一位確診者的心得分享

2021年6月14日 17:58
從我未確診前,確診後,到康復後,同樣的問題一直有人重複問,我真的是回答得無可奈何,請參考專業學者以及國外的經驗,「醫師多會建議輕症患者在家休息,靜待免疫系統清除病毒,大部分的輕症患者只要休息1週即會痊癒,隔離期間可使用醫師開立的止痛、退燒以及緩解症狀的藥物來減輕不適。」 至於為什麼政府會制定對輕症及無症狀患者與重症患者的政策不同,一部份我相信一定是有參考此基礎,最大的主因就是因為事發突然,感染數量暴增又遇醫療量能有限,所以沒辦法像以前未爆發前那樣做,非常時期有非常方法。 其實明明很多事情,在現在網路媒體這麼便利的時代,正確的資訊隨手可得,只需學會稍加釐清辨識即可辦到,但我在臺灣看到更多的是,每個人只想著抒發自身的情緒,造成無意義的恐慌,不斷訴諸無止盡的謾罵,到底有何意義? 時代不斷在進步,但人們卻沒有任何長進,倫理遠遠落後沒有跟隨著科技的成長,凡事都不願花心力去了解,只想著一直靠著情緒勒索達到自身目的,認為這樣子就會有人幫自己解決問題,這不配叫做民主。當人們都不分青紅皂白、無視數據參數,不懂得尊重專業時,那代議就顯得完全無意義,根本只是推一個人出來當戰犯,最終只會造成社會更大的壓力,而每個人卻還在無意義的恐慌,如果這時領頭的人也跟著陷下去,那就真的什麼都完了。 這邊我想舉一個以確診者的角度看到的實例: 從之前一開始萬華茶藝館到最近的藝人陳零九確診,這些確診者的事蹟讓大家爭論不斷,每天吵得沸沸揚揚,而身為確診者的他們,明明也是受害者,卻還要這樣招受各種莫名的謾罵,如果只是單純小小的調侃那倒還好,但不是耶,很多人直接不先了解前因後果,就直指他們確診有問題怎麼樣的,因為這樣子無止盡的謾罵,到底造成這些確診者多大的壓力呢? 我認真覺得有些確診者隱匿疫情,始作俑者就是這些不明事理的酸民造成的。後來陳零九先生也拍影片跟粉絲說明道歉了,從他的說明裡我了解到,他跟我確診前後遇到的狀況幾乎很像,我們並不是對疫情沒有警惕,相反地,我們還算蠻有警覺心的,在不對勁的時候有先看醫生,也打防疫專線諮詢,但當時得到的線索看來,都被判定為不是,所以我們才會拖了幾天才真的去做篩檢,而最終確診陽性的結果也都讓我們很意外。 嚴格來說我們並沒有做錯任何事情,我們都有依照流程再走,也很主動積極配合,在確診第一時間,也趕緊自主通報接觸史相關的人,可是儘管這樣子,他卻還是為了那群是非不分的粉絲拍了影片,為了自己沒做錯什麼事情而道歉,這到底是什麼荒謬的社會? 我之所以會對這件事情有所感觸,也是因為我也遇到相同的狀況,儘管你再怎麼樣告訴他們事實,他們永遠只專注在自己的不安,然後希望你為他們的情緒負責,但你們知道嗎? 不管是我們這些確診者,還是那些正在前線奮鬥的所有相關人員,我們跟這個病毒的關係遠比你們來得更加接近,我們所面對的壓力跟問題比你們更多,我們不只要擔心所有我們接觸史有關的人員,還要擔心我們康復後是否留下後遺症,或甚至二次染疫,同時在配合隔離期間,還沒辦法好好休養,要面臨親友不斷詢問各種很容易獲取的COVID-19相關資訊,其中當然有些是感受的到是真的關心,但剩下那些真的是不願自己花心力蒐集資訊,一直不斷地當伸手牌打擾確診者的人真的很要不得。但你們在還是身體健康的時候,只需要擔心必須做好防疫,你們並未成為當事者,對我們來說你們猶如置身事外,所以麻煩不要再做這些無理取鬧的行為了,「你們可以針對中央政府、地方機關、衛生單位、醫療人員、確診者等的行為提出改進的建議,這當然是可以,但麻煩請建立在理性的發言之上,還是說非得要讓你們自己親身體會,才能夠讓你們意識到,光靠情緒是不能解決問題的,必須為了自己的言行負起責任。」 「正視自己的情緒很重要,但要解決問題,最終還是得實際點,參考實際經驗,運用數據擬定對策。」 ––––––––––––––––分隔線–––––––––––––––– 以下有一些關於COVID-19相關的資訊,順便跟大家分享 【新冠肺炎輕症、重症、無症狀感染怎麼分?治療方法和傳染力秒懂】
【為什麼Ct值高才是陰性?怎麼看Ct值?】
【解密新肺抗原快篩原理】
分享一下關於我對兩種COVID-19篩檢的理解 〔抗原快篩〕 — 會辨識有沒有這個病毒存在 〔RT-PCR核酸篩檢〕 — 用循環的次數,推敲病毒樣本數量大小 這也是為何政府制定快篩陽性需要進一步做PCR,因為才有辦法確認Ct值,得知更精確的數據。 這邊也推廣一個很不錯的頻道,77老大是以前中醫出身,會時常分享一些關於醫學、保養、生活,還有目前最重要「防疫相關」的小撇步 【為何戴了口罩也感染?10個防疫習慣,學完降低風險!!】(續集部分大家可自行點閱)
最後是關於最近高端疫苗二期解盲的部分,這邊有專業學者上節目的訪談說明 【高端疫苗解盲將送審!食藥署 EUA 標準出爐,爭議仍未解?(公共電視 - 有話好說)】
我自己的見解是,如果真的EUA授權了,雖然目前還沒有三期與AZ疫苗比較的數據,沒辦法了解確切的保護力,但以目前解盲的產生副作用數據看來是不錯,所以我願意當志願者施打,如果政府真的開放的話! 以上言論除引用文章與影片部分,皆出自個人立場,本人並非醫療專業相關人員,故有任何有誤的部分歡迎大家提出指正,但盼大家能夠理性討論,另外有過激言論的部分,僅是為了呈現出對於事態的重視,並無其他意思,謝謝大家
愛心嗚嗚跪
1420
留言 236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