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醫學大學
原來不是只有我一個在看屁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