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身為 #空服員 的小事-離職篇

2020年5月31日 23:35
這一篇可能是很真實,很沈重,但還是想與各位分享,不是全然的美好~ 在2018年的11月我正式離開了新加坡航空公司, 滿五年合約的我,拿到了新幣一萬塊(還未扣稅前),算是20萬的獎金。 相信對於許多學生或者台灣人來說,是筆很多的金額!但其實我們正常一個月幾乎都是8~10萬,有時班表好的時候,能到11、12萬。所以⋯這筆獎金到底,值不值得? ⋯⋯⋯⋯⋯⋯⋯⋯⋯⋯⋯⋯⋯⋯⋯⋯⋯⋯⋯⋯⋯
megapx
那時候離開的最後一個班是馬尼拉layover,正常都是來回班。 ⋯⋯⋯⋯⋯⋯⋯⋯⋯⋯⋯⋯⋯⋯⋯⋯⋯⋯⋯⋯ 在回來台灣之後,最常就是聽到別人說,薪水這麼高怎麼捨得離開? 剛開始回來台灣真的不容易,尤其我開始做自由工作者,不穩定的接案,不穩定的收入讓我很恐慌,但我還是知道,我必須得回來! ⋯⋯⋯⋯⋯⋯⋯⋯⋯⋯⋯⋯⋯⋯⋯⋯⋯⋯⋯⋯ 原因ㄧ: 我在第四、五年時,睡覺基本上都得靠藥物,我會跟醫師要那些容易導致嗜睡的感冒藥,跟一些在日本買的成藥,來幫助我負荷這些日夜顛倒而調適不過來的時差。(前三年都還好~勉強可以逼自己入睡) 最後一年時,常常因為背痛導致身體一動,就會痛。幾乎把肌肉鬆弛劑當三餐吃的程度,這個傷其實是在我第二年飛的時候,有個乘客說請我跟他(一起)幫她把手提行李放到頂上置物箱,還沒放好時,她就鬆手,我突然需要一瞬間承受一個行李箱的重量(絕對超過7公斤),我的背當時候就可以感覺到一股不適。 *請各位乘客知道,空服員是(協助)置放行李,我們真的沒有比一般人強壯💪🏽 加上,我頭髮掉好多,身為一個女生,看到自己照片中常常看到頭皮,每次洗頭髮就會掉好多好多的頭髮,我真的很害怕~ ⋯⋯⋯⋯⋯⋯⋯⋯⋯⋯⋯⋯⋯⋯⋯⋯⋯⋯⋯⋯⋯ 原因二: 我還在飛的時候,病假是算在升遷資格評分的,我看見自己工作表現評核在前20%,但加入病假後,我成為了倒數20%的人。 病假被列入升遷考核機制這件事,最後有被移除,但那時候,我已經快離職了! 每一次工作我都很盡力地工作,我遇過一些上司也跟我說過,我工作能力很強,我應該能夠可以試試看被promote,但是每次我請一個病假,就離升遷更遠了! 這個評分制度導致許多人生病了硬要飛,其實這樣對他們身體很不好,在工作上其實他們也會無法表現100%導致其他組員要幫忙。我因為戴隱形眼鏡有時會角膜炎跟背傷的關係,我常常請假,一年大概13、14天這樣,即使我上班時,都很認真,也有收到乘客的讚美信,升遷卻也離我好遠,好不公平。 ⋯⋯⋯⋯⋯⋯⋯⋯⋯⋯⋯⋯⋯⋯⋯⋯⋯⋯⋯⋯ 原因三: 我的精神壓力。 的確遇到一些比較有挑戰性的乘客時,心會很累,因為我就是個小小員工,我不能夠給你什麼。我很努力要去站在你角度想,為你多做一些,但能力有限,我也沒辦法。 最痛苦的是,上司也不站在你這邊時。我遇過乘客因為我叫他把他小小的肩背包放置椅子下,三次,他最後對我說:你喔⋯⋯不能當媽媽,你這麼嘮叨,你的小孩會很可憐。 當時的我對他說了:很慶幸我並沒有小孩。那⋯你可以把包包放置椅子下了嗎? 之後起飛後,他像我上司抱怨,說要客訴我。我上司要我跟他道歉,即使,本來所有包包就應該放置椅子下。 有許多上司秉持著,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的想法。但不就是因為這樣,乘客才變得覺得凌駕於我們之上,凌駕於法規之上嗎? 最心寒的就不過如此吧,明明站在同一陣線的隊友,卻沒支持你。還有好多好多的例子⋯就別多說了! 乘客的冷言冷語,我知道你們聽到現在還會有人跟自己的小孩講,以後要好好讀書,不然就跟空姐一樣端盤子~這種話很荒唐,但我也是遇過。 在飛的過程中,遇過性騷擾言語,遇過種族歧視,不管是從乘客或者組員,我也都經歷過了。最後雖然比較會保護自己,但在一個人的時候想起,難免難過。 ⋯⋯⋯⋯⋯⋯⋯⋯⋯⋯⋯⋯⋯⋯⋯⋯⋯⋯⋯⋯ 我希望以一個大略的方式解釋為什麼我離開這個高薪的工作,因為我也不想用我負面的觀感去影響任何人。畢竟每一個人的想法個性都不一樣,會遇見不一樣的故事~ 我在飛的過程中覺得很迷失,因為工作的時候總要隱藏一部分的自己,去扮演著一個好的空服員的角色。在後期時,我的妝容越來越濃,越來越不像自己,就好像一個面具。現在回去看時,都不太能認出自己呢! 但我還是很感激我有這一部分的生活,我覺得很驕傲,也真的很高興當時的高薪正幫助著我追求(藝術家)的生活! 希望讀著我文章的妹妹們,也能了解到,當空服員不僅僅是光鮮亮麗的生活,會有伴隨著一些負面的影響。但每個工作也都是這樣不是嗎~ 我有些朋友還是飛得很快樂~我想他們是能夠在這份工作看到自己,但我沒辦法⋯所以這也僅僅是我個人想法而已! 今晚就這樣吧 下次再跟你們分享~或者有特別主題大家會好奇的,也請跟我說! 掰掰 下次見🤙🏾🤙🏾🤙🏾🤙🏾🤙🏾
愛心嗚嗚跪
1933
留言 81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