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中興大學

[圖文] 我不想打針

2015年4月12日 19:23
前情提要
平常都健健康康的阿閃,前些日子生病了。 「你不舒服嗎,是感冒了吧?」 “ 我不知道… “ 「不過這些病毒也挺可憐的…」 “ ? “ 「它們不知道闖入鬼門關了還在囂張,殊不知自己只是如來佛掌中的孫悟空罷了。」 “ …… “ 好的, 看來她沒有辦法接受自己的免疫系統法力無邊。 結果當天晚上,症狀更嚴重了, 我立刻帶她去掛急診。 「欸你燒到40度耶」 “ 我好不舒服喔… “ 「可以流感判定了吧」 “ 心跳140下是正常的嗎? “ 「當然不正常,這樣你一秒鐘就跳兩下耶。」 “ 那我會怎麼樣嗎? “ 「咦?不對,是兩下多」 「差不多二點三下」 “ …… “ 就在她擔心自己身體而我還在計較數學不夠精準的狀況下, 我們完成了基礎檢查,準備等問診, 她很安分地坐在椅子上,
(腳碰不到地板) 其實她是一個很懂得找到樂趣的人,
很快的她就以觀察其他病患為樂, 一個非常好奇非常八卦的概念, 媲美關二爺刮骨療傷, 只要可以減緩她的不適的都是好辦法,
接著,輪到她了 (感冒外出記得戴口罩喔,除了生病的人,照顧病人的你也要喔,) 阿閃看似健壯,實際上她很常到診所去作客,
因為她是易過敏體質,
坐在診間和醫師說話
做些基本的耳鼻喉檢查對她來說都不是問題,
但其實醫院有個令她非常非常非常害怕的東西, 『你這可能是流感喔,要不要打個針抽個血做檢查?』 “ !? “ 『你燒到40度,還是吊點滴吧』 “ …… ”
彷彿被宣判了死刑,阿閃眼神死的看著醫師,
然後開始哭泣, 她什麼話也沒說,
只是哭泣,以及臉愈脹愈紅, 我感受到她的表達能力已經受到「抽血」、「打針」、「點滴」給抑制了, 診間一片安靜, 讓站在旁邊的我有點尷尬, “我不想打針… ” 「!?」 “ 我不想打針! “ 阿閃沒開口,但我似乎感受到她心中的聲音了! 「你說什麼?」 我勉強地用念力傳出一個問句 “我不想打針我不想打針我不想打針我不想打針我不想打針我不想打針我不想打針我不想打針我不想打針我不想打針我不想打針我不想打針,我不想打針啦……“
滿滿的怨念波塞進我的大腦中… 「那個…醫師」 「吊點滴是必要的嗎?」 『這會方便我們給藥。』 「喔…」 “ 我也不要被抽血我也不要被抽血我也不要被抽血…… “ 我瞄到她求救的眼神 「這樣啊,那抽血呢?」 『呃,可以選擇做快篩啦』( 醫師你XD ) 「那先做快篩好了。」 『那我們做快篩喔,用棉花棒而已喔,只會有一下下的不適感,忍耐一下喔…』 醫師開始和善又溫柔的招呼阿閃。 接下來我們在醫院發呆滑手機,等候快篩的40分鐘, 其中有護理師出現再幫阿閃量體溫,給她先吃一顆退燒藥, 還建議我去買一瓶舒跑, 這段時間,她除了身體的不適外, 心裡也超級不安, 我知道她對針的恐懼, 每次去婦產科做HPV疫苗施打, 我都會跟著,雖然護理師總是會和善的請我 先坐在外面等就可以了, 不過無一例外的, 門關上後很快就會再打開, 『先生,那個小姐說需要你進去。』 於是我很習慣這樣, 也很習慣待會要被大力的捏手臂那樣 回到故事, 40分鐘過去了, 『你這是A型流感喔。』 「需要留下來吊點滴嗎」 其實我從沒遇過燒到40度的情況, 雖然知道阿閃怕打針,但有需要就尊重醫師判斷吧 『嗯……』 『其實不用‧』
『多喝水多休息,待會去拿藥吃就可以了』 聽到這邊, 阿閃就像被特赦的死囚,
臉上掛著無比開朗的笑容 「謝謝醫師,謝謝」 "謝謝。" 她了無牽掛般地踏出診間,外面的世界就像她剛進去時那樣的熟悉, “ 我今天是不是很勇敢,我做快篩都沒有哭喔 “ 「我知道」 “ 我覺得今天的醫師跟護士人都好好喔 “ 「什麼意思?」 “ 我以前哭都會被罵耶,以前遇過一個護士超兇的 “ 「嗯」 「我知道。」 生病是很痛苦的,大家要保重身體喔。 Green
愛心哈哈
3858
留言 69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