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文科技大學
這讓我想到有一次一個阿北來店裡點一碗湯 🥸:「哇咩幾勒摳白」 :「蛤?」 🥸:「摳白啊」 :「蝦密摳白?」 🥸:「苦瓜排骨湯啦台語不會聽喔!」 苦瓜排骨湯-->摳龜白故ㄊㄥˉ 就五個字而已也懶得講完,還以為別人一定聽得懂,你聽不懂就是你有問題 的那種心態,這種客人真的很煩,心裡一萬隻草泥馬飛奔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