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讓我廢寢忘食的古裝小說 (十二)

2019年10月24日 00:09
前情提要
嗨~好久不見啊XD 這幾個月真是忙的快掛了,好幾次拿起小說翻開沒幾頁就受不了跑去睡覺 累到懷疑人生(´;ω;`) 但也總算終於撐過最難熬的時間了,真是可喜可賀呀✧◝(⁰▿⁰)◜✧ 《花開春暖》•閑聽落花
「這輩子能跟你在一起,是我的福氣。」 「妳才是我的福氣!」 初次邂逅,她是古靈精怪的青澀丫頭;再次相逢,她已是名門世家的絕色閨秀。 從她咬了他一口開始,他的眼裡就再也容納不下其他女人。 看到這個女人,他就想拿捏她,可每次吃虧的總是他,而他卻還甘之如飴。 他是位高權重的天之驕子,要什麼女人都有,卻甘心放棄各色紅顏,只為她嬌媚一笑,無論有多麼疲累,似乎只要一看到她,所有的煩悶困擾都會自然而然地煙消雲散,才發覺原來他以眷戀她如此之深…… 年幼的李小暖,與奶娘魏嬤嬤送父母的棺木到福音寺寄放,卻不幸染病,幾乎回天乏術。 魏嬤嬤抱著昏迷不醒的小姐,聆聽當世高僧唯心大師頌念了一天的心經,命懸一線的李小暖竟然奇蹟似的甦醒。 唯心大師莫測高深地說了句:「李姑娘命格極貴,是個福澤深厚的。」 當然是福澤深厚,因為那個出身書香門第的李小暖早登極樂,如今九死一生的李小暖,是來自現代的靈魂。 命格貴不貴不重要,她只知道要先填飽肚子才能留下一條薄命,而且粗茶淡飯了多日,讓本就熱愛美食的她,憋悶不已。 於是,她把主意打到了供桌上那些豐盛精緻的祭品上。 誰知道出師未捷,她才偷了幾塊,就被人逮個正著。 這人不是別人,正是特意來福音寺上香的汝南王世子程恪。 李小暖戒備地打量著這個居高臨下,面露鄙夷之色的少年。 程恪誤以為這個眉眼還沒長開,穿著粗布衣裳的小丫鬟是自家的下人,忍不住斥她偷竊的行徑丟了汝南王府的顏面,正想揪住她,她卻猛地上前踹了他下身,又狠狠咬了他的小腿肚一口,接著一溜煙不知去向。 李小暖以為自己被扶靈返鄉的名門古家的同宗李老夫人收養後,再也不會遇見那個尊貴又高傲的少年,不料兜兜轉轉了半天,卻原來古家與汝南王府沾著親,古家的小姐還得叫那個目中無人的少年一聲「表哥」…… 這個小丫頭簡直就是他命裡的剋星,初次見面就無禮地咬了他一口,再次相見,更是毫不留情地將他踹到荷花池裡。 程恪以為她是古家的下人,想把她要到自己身邊,任他搓揉報復,可是看到她從原本的稚氣未脫,到逐漸長成讓人移不開眼的傾城絕色時,看到她妙語如珠,侃侃而談她那番令人目瞪口呆的「皇帝是全天下最辛苦的工作」的歪理謬論時,他想要她的念頭,就在心裡瘋狂滋長。 這個女人只能是他的,即使是與他情同兄弟,智略卓絕,最有機會問鼎皇位的四皇子周景然也對這個女人有興趣,他也分毫不讓,更是撂下狠話:「你要她,從此咱們橋歸橋,路歸路!有我在,你最好想都不要想!」 周景然當然不可能為了那麼一點談不上情愛的興趣,就與自己相交十多年的兄弟決絕。 程恪是他不可或缺的左膀右臂,有程恪在,他能安心與他那幾個對皇位虎視眈眈,甚至陷害手足的皇兄們一爭高下,他更看重的是兩人之間彌足珍貴的兄弟情義。 尤其他又親眼見到自己這個兄弟對李小暖的執著之深,更讓他堅定了守護兩人的信念。 只是,無論程恪使了什麼手段,都接近不了李小暖,甚至數次栽在她手上。 人人競捧的天之驕子,竟然奈何不了一個小丫頭,偏偏他想放也放不開,只要一想到她可能會嫁給別的男人,他的心就宛如烈火焚炙,煎熬得難受。 他不在乎兩人身分地位的差距,這輩子,她只能是他的女人 她喜歡安安靜靜地待在自己的小天地,守著自己的歲月靜好,而今,她的歲月靜好裡又多了一個他 他的身邊只有她一個女人,他對她的執著與狂熱,寵溺與嬌慣,讓她的心不知不覺淪陷 無論程恪走的路有多兇險,小暖永遠都會站在他身後,同樣的,程恪也會一直陪在小暖身邊,陪她度過一切困難 真的是個溫暖而美好的故事 雖然程恪偶爾會有些霸道過頭,但每次看到他栽在小暖手上,真的會忍不住笑出聲 超喜歡小暖對於人生豁達的態度 特別喜歡一句:人生至樂,不過就是這樣,有美景、有美味、有美酒,有健康的身體和一顆懂得享受的心。 其實越看越覺得,那個時代的女人真的很堅強,看似柔弱,卻是比誰都還要強大,但一想到她們的處境,內心偶爾會感到酸酸的 很多地方作者不會明確的跟你說最後究竟發生了什麼,而是給點暗示,讓你自己去琢磨 然後我一定要吐嘈,前面兩集程恪的內心戲真是多到一個離譜,讓人忍不住想對他大喊:是個男的就給我上啊! 結果只花了不到兩頁就解決了前面兩集他的糾結 有點小傻眼(ಠωಠ) 《君心向晚》•菡笑
當所有的怨恨都隨著仇人得到報應而散去時,我才恍然驚覺,原來我的重生,不是為了復仇,而是為了與你相遇! 爹娘雙亡,迫使她投奔舅父舅母。 表哥溫柔呵護,舅母細心關懷,就在她以為自己有了歸依時,卻被人設計陷害,汙衊她與人有染,未婚失貞。 直到舅母強行送一杯毒酒至她跟前時,她才恍然大悟,原來至親至愛之人早已覬覦自己雙親留下的龐大遺產許久。 毒入臟腑,忍痛吐血,她厲聲發願:「我寧可永不轉世,也要讓你們不得好死。」 然而,她並未如預期的化身為索命的厲鬼,而是重生回到了四年前,回到了爹娘雙亡,她投奔舅父舅母的前一天,回到了那個巨大陰謀籠罩她的前夕。 她再一次看到了舅母溫暖的微笑,同時也看透了她隱藏在背後的冷笑;她再一次看到了表哥熱情的目光,同時也看透了他隱匿在背後的無情。 復仇的烈火燒灼得她的心越發堅強,重活一世,她要那些令她冤死的人付出相應的代價…… 他是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的天之驕子,她是舉目無親的小孤女,兩條看似沒有交集的平行線,卻在這一世惹出千絲萬縷的糾纏…… 重活一世,她不僅再次遭逢前生以為是良人卻有著狼虎之心的表哥,更是邂逅了那個名動京城的美男子君逸之。 這個風流倜儻,宛如妖孽般的男人,凝視她的目光總帶了幾分思量,彷彿能看透她一般。 她刻意迴避他的打量,擔心他識破自己的謀算,無奈總會在不經意的場合裡遇見他。 像是命中註定似的,他屢次救她於危難之際,甚至不著痕跡地運用自己的勢力暗中助她。 她原以為他會是阻礙自己復仇計畫的絆腳石,待回過神時卻發現,自己似乎已經習慣了有他在身邊。 然而,就在對上他熾熱的眸光時,她堅定地說:「我寧可嫁入寒門,只要能一生一世一雙人。」 他的身邊有各色各樣的美女,有衝著郡王名頭來的,有衝著他無雙俊顏來的,但他從來沒有興趣。 這些女子,要麼虛偽得讓他噁心,要麼白癡得讓他煩躁,當然也有真正聰慧賢慧的淑女,可是一言一行都是禮數、一舉一動都是規矩,讓他覺得呆板得跟屋裡擺的花瓶沒有兩樣。 又或許,她們對他有所求,不敢表現出真性情,又或許僅僅是氣場不和,總之,在遇到她之前,他覺得天下的女子就只有兩類:看著煩躁的、看著不煩躁的。 見到她之後,他才發覺還有第三類,是會讓他時時想著再見一面,想著她今日會做什麼,想著她會不會也想著他……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他求的不只是她的展顏一笑,更要她的比翼雙飛! 嘛……反正就是那些老套路,我應該不用多說什麼了吧XD 我覺得吧,這些穿越啊,重生啊,其實跟主線故事幾乎沒有任何關係,只是讓人感覺女主多了些智慧,有能力擺平一些棘手的事情罷了,然後順便黑一下原本女主喜歡的男人或友人或家人或親戚,反正就是那些對女主不好的人啦,看到壞人得到報應就對了 雖然老套,可就是看得很爽啊(˜้ีᆸ ˜้ี ;) 最後補充一下,第一集挖的坑居然在最後一集快要結尾的時候才填上,我都忘了前面還有伏筆了,不過也算給整個故事一個交代,雖然個人認為有些牽強 《永安調》•墨寶非寶
不怕念起,唯恐覺遲,既已執手,此生不負。 那天,武永安睡不著半夜閒走,卻意外撞見了武則天與男寵的閨房之娛…… 一個男人捂住她嘴,止住滿身冷汗的她尖叫;後來她才知道,這救她一命的翩翩公子,竟是大唐皇室的廢太子——永平郡王李成器。 他如何在宮中布下眼線人手、意欲何為,永安不知,但為了回報救命之恩,永安亦只能果決地在女帝親信面前,假裝自己對李成器有意。 許是因兩人共享祕密,越認識他、知曉他的才氣謀略,永安就越心折。 入宮前,她便曾聽聞太子殿下一支玉笛,風流無盡,而今相識,只覺比傳聞更有過之。 情意經波折分明,李成器笑言要求賜婚;她芳心萌動,羞澀難抑,可東宮傳出巫蠱案,永平郡王母妃,賜死 眼睜睜看他母親被冤,如花鮮活轉瞬零落成泥,始明白,若要保全眾人,唯有將錯就錯。 李氏與武氏,乃是當今世上最相互倚重,卻又極盡猜忌的兩個姓氏。 她終會成為李家兒媳,只是那個人,不再是……他了。 身為女子卻登上開國至尊之位的武則天,是他們武家的傳奇! 然時至今日,除了崇拜,永安還懂得,唯有仇恨與鮮血,才能鋪平前往御座之路。 李成器身為太子長子,本就是眾矢之的,有錯便是死,無錯也藏著禍心。 皇上什麼都看在眼裡,宮中又怎能容下他倆的真心實意? 金口賜婚,眾人恭喜,在春日御園中,永安渾身冰冷地成了他弟弟李隆基的妻,而坐在一旁的李成器,臉上笑容未變,眼底痛苦卻幾乎流出—— 她得到了夢想的賜婚,成了李家人,卻是一場錯嫁,可笑的是,這不過是又一場權力制衡! 武家若得天下,李氏必被趕盡殺絕;李家如坐上龍椅,武姓一族又怎能存活? 為了保護自己的家人,使天下不起刀兵,從今往後,他們只能不露聲色,淡交如水,只因一個回眸,都可能洩漏萬般深情。 他們是世上最為相惜的知己,也是距離最為遙遠的兩人,水火不容,只願生死相依。 武家與李家的鬥爭越演越烈,他們已無緣分,卻仍必須為了保全自己的家人與彼此,不得不站在對立卻互相支持的一方…… 雖然只有兩集,但我卻花費了和上面五集差不多的時間才看完 原本還想說這次男女主角前期就迅速的的進入熱戀,後面應該就是兩人手牽手一同面對困難 我真是太天真了(´;ω;`) 如果早知無法相戀,為何要給希望? 「到明年就十二歲了?」 「嗯。」 「是小了些,不過文德皇后出嫁時也才十二歲。待到明年,我尋個好時機請皇祖母賜婚。」 當時的他們是那麼甜蜜,一切美好的如同夢境,但他們卻忽略了,只要皇帝的一句話,就能要了任何一人的命 皇上懷疑李氏有叛變的嫌疑,李家人全數被打入天牢 「忘了賜婚的事吧。」 「好。」 「不要再和李家有任何關係。」 可武氏與李氏注定密不可分 「朕自己的兒子,卻要別人剖心證明清白。」 李家的災難解除,永安與李成器卻無法如願在一起 「你日後必定姬妾成群,子嗣眾多,多我一個不多,少我一個,卻能少了不少禍事。」 如果世上再無永安,他也會少些負累,而我也不必再整日提心吊膽,過得如此辛苦…… 「若稱帝,江山與共;若落敗,生死不棄。」 「所以,妳一定要好好活著。」 「大周有你,何其有幸;李家有你,何其有幸。」 而我又何其有幸,能得你深情不移,得你生死相許。 該怎麼說呢……雖然沒虐到會讓人哭的死去活來,但就是心會感覺酸酸的 總之就是會讓人翻兩頁就嘆一下氣,有點不敢看接下來的發展,所以我真的花了很長的時間才看完 整體很棒,劇情很流暢,就是跳轉的有點快 《蝕魂少年路中拾遺》•木容
如果遺憾可以被撫平,思念得到慰藉…… 當勾魂的鐵鍊叩響家門,多少人會不由自主的做出選擇? 聽說,你不想活了是吧? 我們特來和你做一筆生意。 一心求死之人,總有那麼一個未了的願望。 只要你說,只要我們能做。 范無救和謝必安做的就是這種買賣——替人完成心願,再取那人的性命延續在自己身上。 沒有人記得他們的名字,即使他們已經「活」了幾百年。 可漸漸的,兩人卻拉扯出百年前的恩怨,和自己「死去」的真相…… 原來早在一開始,獲得永無止境生命的同時,就得忘掉一切。 他們一次次記起,又一次次遺忘…… 「我想讓一個人忘了我。」 「我有一個朋友,身懷六甲,如今已懷胎近有十月,即將分娩。她想要一個兒子。我希望她能得償所願。」 「無論他現在是不是活著,我都想知道他的下落。」 「我想再穿一次戰甲,已一個亡國將軍的身分死去。」 范無救的記性很差,上一秒發生的事情,可能下一秒就忘了 謝必安則完全相反,過目不忘,范無救能“活”到現在,可以說幾乎都是靠他的功勞,但也因為這樣,范無救可沒少被誆 記性差到連自己都名字都能忘都范無救,唯獨沒忘記謝必安是個可信之人 謝必安最常對范無救說的話就是:「我答應過我妹妹,要好好照顧你。」 所以儘管謝必安老是騙范無救,儘管謝必安老是把苦差事丟給范無救,但只要有人敢傷害范無救,謝必安絕對是衝上去拼命 總之這兩人誰也離不開誰 嗯 誰也離不開誰 我絕對沒有腦補什麼(* ̄m ̄) 其實一開始我是想選本輕鬆歡樂向的,前面的不是細節太多太燒腦,不然就是太過悲傷惆悵,真心覺得自己需要一些搞笑的正能量 但,我又錯了 想死之人的願望,怎麼可能會歡樂呢…… 原本想多寫些配角的故事進來,後來想想還是讓有興趣的人親自去體會吧 大推,絕對值得去買一本供奉在家裡(ㆁωㆁ) 《大膽刁奴》•北門南牙
「我是女子,不可能永遠留在皇上身邊,朝中沒有女子為官的先例。」 「誰要妳做官了!妳可以做皇后啊!」 身為皇室唯一一個皇子,楚荀從小備受眾人矚目、萬千寵愛。 但自從梅千燈這個武林世家小公子進宮當太子伴讀後,他的完美生活就全變了調。 梅千燈先是吸引了眾人的目光,害他成了一個冷宮太子,還總是頂撞他 「我是主子,你是臣子,你可知何謂君臣之道?」 「『君之視臣如土芥,則臣視君如寇仇。』孟子說的。」 被打臉的楚荀氣結,但他的視線卻總是不受控制地跟隨著梅千燈練劍的身姿,就連做夢都會見到他——可恨啊,難道自己是斷袖?! 某次楚荀偷聽牆角,竟發現了梅千燈天大的「祕密」,而此時此刻,宮中卻傳出宸王與梅家勾結,意圖謀反! 皇上以利益為重犧牲梅家,梅家卻甘願為國犧牲,不申冤反而默認。 隨著梅千燈的消失,楚荀好像一夜之間長大了,他的初戀才剛萌芽就已結束…… 「之前我女扮男裝當過太子伴讀,有些經驗。這次呢,皇后我肯定裝不了,不過……我可以扮太監啊!」 梅千燈消失了五年。 三年前,太子繼位。 楚荀沒想到,一次微服私訪竟被某個刁奴踢了一腳,就是這一腳,讓他找到了那魂牽夢縈五年的人! 而梅千燈為了逃避婚約,竟自願假扮成楚荀身邊的貼身太監! 心愛之人在側,心機皇帝欲顯龍威,卻被大臣們認定是因遲遲未立后而無處發洩。 宮裡大臣不斷逼婚,各國貴女前來選后,花招百出;楚荀機關算盡,就是想要讓這群迂腐的老頭推選梅千燈當皇后。 一切都在未定之天,楚國卻遭到外族皇女陷害,挑撥其與海盜之間的關係! 梅千燈不懂風月,但此事讓她做了一個決定 皇上恕罪,左思右想,出此下策,以身相許不知能消三分皇上怒火否? 哈~總算被我挖出搞笑喜劇了吧₍₍ ◝( ゚∀ ゚ )◟ ⁾⁾ 就是很單純很輕鬆很歡樂很愉快外加嘈點滿滿滿的作品啊 其實多少還是有些虐人的成分,不過作者真的太愛吐嘈了,所以我在看的時候完全不覺得會是以悲劇收場,導致那些傷感的部分完全沒虐到我www 還記得之前我可以一天看完一本,實習期間兩天也能嗑掉一本,現在一本都要看到四天以上,覺得難過ಥ_ಥ 果然出了社會才明白學生時期的自己有多麼幸運呢(・ัω・ั)
愛心
33
留言 1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