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智傑 詩集《野狗與青空》 閱讀簡短分享

2021年4月13日 18:27
《野狗與青空》楊智傑     如此如此。 大師過街殺人 金錢悲哀呼吸 櫻花樹下,佛陀徹夜玩著數獨   請擁抱我。 ——節錄自書中的〈總是如此〉一詩
imgur
無法確切描述我對《野》一書的喜愛與感謝有多少。 這本詩集陪伴我度過了徬徨流淚的歲月。我曾經想過,要把這本詩集整本背下,實際上我也做得到。但後來想想:這麼做,詩就不再是原本的感覺了,也會扭曲詩中的情感吧。 想要分享我是如何讀詩的。很多朋友會跟我說:這種東西,我根本看不懂啊!我完全可以理解這概念,我也是無法與每一首詩作共感的。也因此,想要先跟大家解釋,我是怎麼讀詩的。 一. 閱讀的主導權 巴特(Roland Barthes)的概念是:作者給予閱聽者絕對的自由詮釋作品。文字、符號、畫作、電影、街坊的顏色分配,後現代以後,讀者不再是被動的,每一位閱聽者都有權利自行詮釋作品。對我來說現代的詩就是這麼一回事。每一位讀者都有權利與詩中的文字構成共感、自我詮釋,我也會對詩句自我詮釋。 二. 第一步:找「意」 但我讀詩還是有規則的: 第一步是,我會先搜尋意象中的「意」。 意就是指,個人解讀的,文字想要傳達的意思。 同樣舉《野》一書中的〈總是如此〉為例: 總是如此。 這世界,步兵不斷損失 卻大海一樣揮霍   採棉人夢裡下起黑雪 總是如此 石頭只能信任更輕的石頭 第一眼看到的意是:這是在比喻世事流動快速、無常,人很難保持自我。 三. 第二步,找「象」。 接著,我找尋意象中的「象」。 象是指用一個物件、代詞、形容詞、句子表示「意」(意思)。 上面舉例的句子中,作者以「步兵不斷損失 卻大海一樣揮霍」、「採棉人夢裡下起黑雪」、「石頭只能信任更輕的石頭」作為象。 1.戰爭會損耗一批又一批年輕的生命,個人是渺小的,相對於長河一般的時間、宇宙,人的命就是不斷不斷地揮霍。 2.採棉人是指勞動概念,(卡繆的)薛西佛斯神話理論簡單透露了後現代以後,人要在無盡的勞動和機械式的生活中活著,就需要反抗才能成為自己。 3.石頭只能信任更輕的石頭,是河流沖積的概念。石頭要夠大顆、夠重,才能不隨波逐流地被沖走,更輕的石頭會因為沖積的緣故,隨波逐流後,稜角都被磨光了,就不再是自己原本的樣子了。 四. 自我省思 我必須說,即使有這個方式,讀詩還是難。我無法與每一首詩共感。有時也會與作者的本意有所抵觸。 🌸 分享結束,後面分享《野》中我喜歡的詩、聊聊雜感。 <地風街>也是《野狗與青空》裡面的一首。 節錄一段: 她用一生離開這地風街 他用一生追認 生之幽默 風暴前的畫面,終於找到黎明的錄音 也把〈總是如此〉全詩附上: 總是如此。 這世界,步兵不斷損失 卻大海一樣揮霍   採棉人夢裡下起黑雪 總是如此 石頭只能信任更輕的石頭   機械蜻蜓環繞日子的光柱 激流上的手錶 不再加速 戰鬥機移動、非洲象抬頭   死亡的日光閃爍,最早變黑的卻是你我 總是如此 貓崽被夜雨淋濕 一萬個紙箱回收 睡意 今晚的夢鄉不再被祝福   如此如此。 大師過街殺人 金錢悲哀呼吸 櫻花樹下,佛陀徹夜玩著數獨   請擁抱我。 楊智傑的作品裡面有許多社會、勞動、戰爭、愛、凝視的隱喻。至今仍是我最喜歡的詩集。
愛心
7
留言 0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