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體不滿足 八、戀愛運.大成就 (H)

1月14日 02:32
勇人拔出性器,用力地用拳頭,揍了一下勝也的下腹,想把剛才倒入得太多的酒水,從勝也下面的嘴裡排出來。 「砰!」 勝也的身體發出巨大的痙攣,整個人自床上彈了起來。 「嘔唔──!嗚……!嘔!」一聲哀鳴,自勝也的喉嚨間爆出。 勝也的雙眼,逐漸往上吊。被揍的那塊皮膚,呈現出深深的瘀青,與其他的瘀傷顏色,交織在一塊,又青又紫,層層疊疊。 八、戀愛運.大成就 (H)   勇人從外頭回來,帶上了門與門鎖。   此時的勝也,正在看紅白歌合戰。   他抬頭望向勇人,說道:「福山雅治的回合,已經結束了喔。」   勇人把手裡的紙袋放在桌上,脫下厚重的羽絨外套,把外套掛在椅背上,然後走到床邊坐著,把靠在枕頭上的勝也,像絨毛玩具一樣,整個人抱了起來,放在懷裡,「你喜歡福山雅治嗎?」   「很喜歡啊,他應該五十歲,或者快要五十了,但他還是很好看。」   「你也很好看啊。」勇人一邊說道,一邊摸著勝也被他精心用潤絲精以及護髮油洗過的,滑順的長髮。   「這和好不好看,本身也沒有太大的關係;主要還是因為,他是福山雅治嘛,因為是他『這個人』……」   「你比較喜歡福山雅治還是我?」勇人打趣般地問道。   「哈哈哈,你在說什麼傻話?別問這種明知故問的問題啦。」   「回答我。」勇人變了聲調,低聲說道。   「當然是你啊,酒井勇人,你是我這一輩子最喜歡的人。」勝也寵溺地回答道。   「繪里奈呢?她為了你還在坐牢呢。」   「……」勝也沉默了一會兒,他思考著,過一會兒才說道:「勇人,我已經決定不再說謊騙你了。其實我也很喜歡繪里奈,但是呢……她值得更好的人,也值得更好的人生,以後會有一個很好的男人,對她很好,她會與那個男人建立幸福美滿的家庭。」   勇人聞言,非常滿意這個回答,拍了拍他的背,「就是說嘛,垃圾就該跟垃圾在一起,我們這種底層人類,就不要去嚮往福山雅治,或是繪里奈了,好嗎?」   勝也若有所思地點了頭。   勇人又摸了摸勝也的頭,直到把他頭頂的頭髮都摸亂了,才把他放回枕頭上。   他從桌上的提袋裡,拿出兩個小小的油紙袋,上頭貼著寫了「寶入船」三個字的紅色貼紙。   勝也注意到勇人的動作,「那是什麼?和果子嗎?」他問道。   勇人點了頭,把其中一個打開來給勝也看,是船的形狀,裡面包著一些甜甜的餡料。   勝也湊前咬了一口,「米餅?」   「我也沒有叫你咬,為什麼就自己吃起來呢?」勇人把那個袋子從勝也的面前拿走,逕自走入廚房裡。   「這個要沖熱水,你等我。」   他拿了兩只碗,把那兩只和果子放入碗中,再從熱水瓶裡按出熱水,把和果子在碗裡拌勻了。   碗裡冒著些許的熱氣,勇人先對著碗裡喝了一口,確認水溫不會太燙,他才拿起湯匙,回到床邊坐著,一口一口地餵著勝也吃碗裡已經軟化的米餅、餡料,還有甜湯。   勝也笑著說:「很甜很甜。」那一碗使用三盆糖所製成的甜湯,他吃得很歡,還把黑糖沾在嘴邊。   勇人用手指拭去沾在他嘴邊的黑糖,自己吃了。   他極有耐心,彷彿有用不完的時間,慢慢地用湯匙,把碗裡的黑糖水都舀乾淨,讓勝也緩緩地吃完,他才把自己的那一碗,仰頭,一口氣喝乾了。   他吃到嘴裡,發現自己最後吃到的一塊糖膏,是龜甲狀的;而勝也吃到的最後一口糖膏,則是櫻花狀的。   勇人拿起包裝紙給勝也看,「你吃到櫻花狀的糖,上面寫著,你的戀愛運會被成就。」   「你呢?」勝也問道。   勇人說:「我的是『達成運』。」   勝也問:「你的是什麼意思?」   勇人回答:「意思就是,我們的戀愛,會被達成吧。」   勝也不經意地問道:「如果有人吃了這個,發現裡面有各種形狀的糖膏的話,該怎麼辦呢?」   勇人說:「那麼那個人的運氣,也許就全在這塊餅裡,被用掉了吧?   「這麼想的話,就覺得有點恐怖呢,人呀,果然還是不要太貪心的好。像我的話,只要有你在,我就滿足了,所以我不需要什麼達成運,除非……」   「除非?」   「除非你又從我身邊離開,這樣一來,我的願望就不算達成了。不過,我想這不太可能吧?畢竟……」   『現在你的人和心,都已經完全是我的所屬物了。你那邊已經不可能再出亂子了。』勇人心想。 ※   已經不知道過了多少天,兩人大戰了多少回,勝也再次喝下勇人的精液。   兩人休息了二十分鐘後,勇人終於又被勝也吹硬了。   勝也見狀,主動要求道:「這次顏射好嗎?我想被勇人的精子射滿臉!」   勇人聞言,打了他的屁股,「你想要我死嗎?你想要我把骨髓裡的汁液,全都射到你的屁股裡、喉嚨裡,還有臉上嗎?」   勝也並沒有因為勇人打他的屁股,打得「啪啪」作響,而改變態度,反而帶著激動的淚水,一邊哭嚎,一邊呻吟道:「超級喜歡勇人打我!請再繼續打我吧……嗚嗚……」   勇人就把勝也放在自己的腿上趴著,不斷用右手掌打著他的屁股,「懲罰你這個小賤人,以前只會跟別人做愛,現在只知道跟我做愛,難道你每天活著都只是為了做愛嗎?」   「是的……沒錯,我是一個只會做愛,也只喜歡做愛的肉便器,對不起,我錯了……」勝也一邊流淚一邊道歉,臉上卻毫無悔意。   勝也本來白皙的臀瓣,霎時紅腫起來,上面全是青紫的掌印。   勇人見到勝也的皮膚上,已經沒有可以下手再打的地方,於是「啪!」地一聲,打了最後一下,朝他啐了一口唾沫,恨恨地罵道:「勝也,你真的超下賤的。」   勝也的臀肉已經瘀青、腫脹不堪。   在被打了這最後一下以後,他頓時全身顫抖,隨即一波精液自他的下身噴濺而出,沾滿了勇人的內褲,以及兩人身下的床單。   勇人抱怨道:「你難道就不能讓我留一條乾淨的內褲用嗎?」頓時將內褲脫下,捲成一團,像垃圾一樣地扔到了床底下。   他狀似鬱悶而不耐煩地,自床邊拿起一口已經開罐的燒酒,悶頭飲下。   勝也趴在床上,絲毫不覺勇人正對他不耐煩,他只是抬頭看著勇人,不斷發出「啊」的口型。   勇人才把酒瓶湊近勝也,勝也卻說道:「勇人,用嘴餵我喝嘛?」   於是勇人把勝也翻過身,讓他正躺著,往他的頭後方墊了一顆枕頭,本來才想喝酒餵他,眼神卻忽然開始飄忽地上下打量起勝也滿是精液、唾液、酒水、汗水、瘀青與針孔的身體。   勝也沒有雙腿可以藏匿自己的性器,因此他的恥態,毫無隱藏地被一覽無遺著。   只見他的性器雖然因為方才射精,已經暫時消停,他下面的嘴,卻正在緩緩地隨著胸膛的呼吸起伏,一張一闔地吐出先前被射在體內的淫液。   勇人半勃的分身,因為看著勝也的淫靡模樣,而跳動著。   他把手指插入酒瓶中沾濕了以後,插入勝也濕淋淋的後穴中攪動著。   「唔嗯……勇人……!」   隨著勇人的手指進入,勝也開始扭動著全身,恢復了興奮的姿態,看起來沒有絲毫的疲倦。   勇人越是看著勝也這反常的、宛如性飢渴,或是性愛成癮的病態,心下潛藏已久的想法,終於萌動。   他試探地問道:「勝也,你想喝酒嗎?」   「想……」   「想要我餵你喝嗎?」   「想!」   「想喝得比平常更多嗎?」   「想要!」   「想要比平常更爽嗎?」   「──要!我要!」   勇人左手拿著燒酒瓶,右手用三隻手指,不斷抽插著勝也已經被他的性器、玩具們搗得軟糯、裡頭變得黏糊糊的小穴。   「哼嗯……」   勝也的眼神被勇人手中的酒瓶給吊住了。   他感覺著勇人的整隻手都進入他的體內,在他的腔肉中幾近暴力地上下抽送著,忍耐地閉上了雙眼,兩頰通紅,眼角夾著淚水。   「舒服嗎?」勇人將自己的整隻手,都放在勝也的結腸口。   勝也不敢有別的反應,只是急忙點頭道:「……嗯、舒服…」   勇人問道:「勝也,想不想要比平常更多的愛?」他把那只酒瓶,湊到勝也的臉前搖晃了一下,同時將自己的手給整個拔了出來。   「哈啊、嘶……」   隨著勇人的猛然動作,勝也倒吸一口氣,腦中一白。   忽然,一股戰慄感,自他身下那早已被攪爛的腔肉襲來。   勝也的下腹,開始陣陣地悶疼起來,他的腦子也開始察覺到勇人接下來即將要對他做什麼。   他看著那瓶號稱自戰國時期留下來的,來自明智光秀家鄉的,酒精濃度高達百分之四十三的,已開封的燒酒。   勝也覺得自己的腦子裡好像有一根筋斷掉了。   即使他是害怕的,然而他看著面前湊近的勇人,心中的另外一個聲音不斷地說服著自己:『這不就是你想要的嗎?就算死了又怎樣?反正你是爽死的,而且你還欠他一條命!   『爛命一條,賴活不如爽死,這難道不會比打安或吃K還爽嗎?!』   『你想要什麼樣的死法?你連怎麼活著都不能自己決定;只有現在這一刻,你能決定你『唯一』能決定的一件事。   『他已經對你非常、非常地仁慈了,至少他『問』你了,不是嗎?』   『你怎麼捨得拒絕他?你怎麼願意拒絕他?你是害怕死亡,還是不願意體會更極致的快樂呢?』   內心不斷地自問,使得此時的勝也感覺自己格外的清醒。   此情此景,就跟多年前,自己在KTV的包廂裏,準備幫勇人施打安非他命時如此相似。   差別只在於,那時的他,毅然決然,掉頭離開了勇人,因為他不知道勇人的價值,也不知道自己後來會以這樣的形式與勇人重逢,然後再次成為戀人。   「……勇人,你會拋棄我嗎?」勝也膽怯了,他顫聲問道。   勇人搖搖頭。   這讓勝也放下了內心的一塊大石。   一想到接下來即將進行的危險性行為,可能會殃及性命,竟讓勝也心裡的性衝動更加按捺不住。   一切都還沒開始,可是他的心臟開始跳動得越來越快。   勇人似是感覺到他的緊張,用他的大手,摁住勝也的心口,像是要撫平他內心的不安,用溫暖的掌心,感受著他心臟的跳動。   勝也要是有手,也恨不得能握住這隻捂在他心上的手。   他用晶亮的眼神望著勇人,向他低訴道:「就算會死,那又怎樣?只要是和你在一起,就很值得。我願意為了你而死。」   勇人說道:「我也願意,我已經為了你死過一遍,我還可以再為了你,死很多很多遍,和你一起死掉,是我一生的心願。」   這話讓勝也非常地動容,「你根本不必這樣。但是你這麼說,反而讓我更愛你了。   「我覺得我的精神,還有我的身體,都快要承受不住我對你的感情了……如果一定要這麼痛苦地活著的話,能在快樂中死去,也沒什麼不好的。」   他看著酒瓶裡還剩下半罐的酒水,說道:「勇人,我想要更多你的愛;你想要對我做什麼都可以,我支持你對我做的一切;所以,請你現在就誇獎我,然後繼續愛我,好嗎?」   勇人聞言,笑道:「現場沒有黑澤明,我們也沒在拍《七武士》,何必搞得像壯士斷腕一樣呢?   「我會『很好地』拿捏分量,讓我們一起快樂,然後一起醒來。   「我怎麼捨得我這一生最愛的小貓咪,就這樣死掉呢?如果你就這樣被我弄死的話,接下來我就得去死了──所以我會進行得很安全。」他一邊說著,一邊撫摸著勝也已經從純金色褪至淺褐色的纖長髮絲。 ※   「準備好了嗎?」勇人問道。   「準備好了。」勝也答道。   勇人笑著誇獎道:「勝也,你的屁穴是全世界最舒服的,我最愛你了。來,把肛門張開,啊──」   勝也想像著自己正在解便的感覺,果然將肛門口張開了,同時又從屁股裡排出了一些勇人的精液。   勇人一隻手玩弄著勝也立起的奶頭,漫不經心地說道:「下次帶你去穿乳環好了,只穿一邊,或者兩邊都穿,都會很好看吧?穿了環以後,乳頭會變得更敏感喔。」   他的另一隻手,則是將剩下半瓶的燒酒瓶嘴,直接插入勝也的屁眼中。   他專心地看著晶瑩的酒水,快速地進入勝也的身體裡。   酒精很快就開始發揮作用,勝也通體發紅,渾身躁動,發了狂似地說道:「──勇人,你要現在拿針刺我也沒關係,你要怎樣都可以,反正抱抱我!」   勇人只將那半瓶酒注入了一半,就把瓶嘴拔出,也不忌諱這只酒瓶才剛插過勝也的屁股,直接就著口,把剩餘的酒液全部喝了下去。   「自己穿不好看,要找專業的。現在先抱你,下次再帶你去穿環。」   他用手上下擼動著分身,將半勃的性器,撸至硬挺後,才將其放入勝也充滿酒水的後穴中,順著裡頭混雜的酒、精液與潤滑劑挺動起來。   勝也滿面通紅,身體也發紅,自脖子至前胸處,尤其紅得如火紋身一般。   他的腦子裏霎時變成一團渾沌,有時是閃現的一團火。   他的眼前什麼都看不清楚,他的世界開始天旋地轉,他再也無法思考。   他只是憑著本能,不帶思考地吶喊道:「勇人,我的身體好熱,好舒服,只是這樣被你幹,我就快要死掉了──」   勇人夾緊了臀肉,抽動著腰肢,一邊往勝也的花穴內攪拌,一邊摸著勝也被他的陽具頂得凸起的薄薄下腹,游刃有餘地說道:「可別真的死掉,你如果死了,這個世界上,還有誰能陪我玩這種危險的遊戲呢?」   勝也的臉變得越來越紅,聲音變得越來越小,成了氣音,只是不斷呻吟、重複著:「勇人、摸摸我、抱抱我……我想要──」   勇人於是幫勝也打起了手槍。   他一邊用手握住勝也長相斯文的陰莖,在自己粗糙的掌中上下滑動,一邊說道:「因為勝也連手都沒有,就算想摸,也只能拜託我摸而已了,這樣的勝也,難道不是超可愛的嗎?真的可愛到不行。   「我果然還是最喜歡你了,不論至今為止,我做過哪些事,為了現在的這一刻,能這樣和你在一起,我真的一點也不後悔。」   「哈啊、我也是……」   勝也雖然想看著勇人,可是他的視線已經模糊,瞳孔裡的焦距無法對準,只能茫然地望向某方。   「真的很謝謝你願意剁掉我的手腳……謝謝你願意繼續愛我……我已經永遠是你的勝也了……我是你一個人的勝也……我是你的人……我只屬於你一個人……我好開心……」   「只有用這樣的形式,我們才會永遠屬於彼此。」勇人答道。   此時,勇人想與勝也,像從前一樣地十指相扣,感受勝也細嫩的掌心,還有他涼涼的手掌皮膚。   然後,他才想起來,勝也那雙十指修長、指節分明、細白滑嫩,刺著紋身、總是戴著尾戒與手鍊的漂亮的手。   那只一插入他的肛門,就能觸碰到他前列腺的右手;那只替自己打手槍的時候,總是最知道他的G點在哪裡,能完美掌控他射精時間點的手,早就已經被他剁掉了。   和垃圾一起,放在黑色塑膠袋裡,扔掉了。   那是一雙令勇人相當懷念的手。   不論是手的觸感,還是手指甲的形狀、手骨的長相、白皙的膚色,全部都是,可是他已經永遠地失去了那雙令他依戀的手。   就像現在消瘦得能見肋骨、金髮褪了色的勝也,已經是被他眷養的家畜,不再是以前意氣風發、那個他所迷戀的模樣了。   『早知道勝也不會抵抗的話,當初就應該用福馬林把那雙手保存起來才對……就算不觸碰勝也,只要用那隻手來自慰,我一定能射精。』勇人悠悠地心想。 ※   隨著勇人每次將硬挺的性器,自勝也的臀穴中抽出,都會有灼熱辛辣的酒水,跟著一起被挖出來。   勇人並不好受,因為四十度的酒精,正在燒灼著他薄而敏感的龜頭皮膚。勇人微微蹙眉道:「貪心鬼,這一次,你喝得太多了。」   他拔出性器,用力地用拳頭,揍了一下勝也的下腹,想把剛才倒入得太多的酒水,從勝也下面的嘴裡排出來。   「砰!」   勝也的身體發出巨大的痙攣,整個人自床上彈了起來。   「嘔唔──!嗚……!嘔!」一聲哀鳴,自勝也的喉嚨間爆出。   勝也的雙眼,逐漸往上吊。   被揍的那塊皮膚,呈現出深深的瘀青,與其他的瘀傷顏色,交織在一塊,又青又紫,層層疊疊。   一道拋物線,自勝也的下半身射出,他此次的精水極為稀薄,彷彿已沒了精子。   勇人緊緊地按住他的馬眼,想阻止他的射精,「我還沒有允許你射,你為什麼擅自射精?」   勝也聽不見勇人說的任何話,只是逕自用極輕的力氣,以唇語緩緩地說道:「……勇、人……我、愛、你……」   然後,他沒再說別的話,身體頓時委頓下來。   「……」   勇人拍了拍勝也的臉,「勝也,你死了嗎?」   他試著搖晃勝也的肩膀。   勝也早已閉上雙眼,嘴角仍帶著一絲甜甜的微笑。潮紅自他的臉上褪去後,他面色中的蒼白才展露出來。   「勝也……?」   勇人伸出手指,到勝也的人中,探他的鼻息,這才發現──勝也已經沒了呼吸。   他立刻將耳朵埋到勝也的胸前傾聽,而那個始終跳動的器官,沒了脈動聲。 【待續】 下一章.結局! 章節名:〈永恆的愛〉 希望能把兩人的彩圖畫完,然後同時放出~
兩個人都辛苦了,希望他們下戲以後只是一對家常打鬧的夫妻,平時不要互相欺騙還有家暴哈哈哈,剁喜歡的人的手腳絕對是禁止事項喔! 很謝謝各位願意給我感想的大大們,每次看到我都覺得很高興! P.S:我自己修二稿的時候,感覺勇人舉手投足都散發出恐怖情人的味道。
9
回應 6
文章資訊
231 篇文章160 人追蹤
Logo
每天有 8 則貼文
共 6 則留言
中國文化大學
手的那段寫得好好 身為手控一直有手的畫面出現 話說都把人家手腳剁掉了已經恐怖情人認證了🤫
國立臺灣大學
啾啾啵(((o(*゚▽゚*)o)))
B1 我也是手控哈哈哈哈 我覺得尾戒跟刺青很性感 而且勝也不是做粗工的所以手一定又細又白 我寫到這裡其實有一種因果報應的感覺 總覺得勇人在報復勝也 勝也覺得自己在還業障 其實到最後一章也還是這樣啦! 真的很謝謝你的留言😊
B2 謝謝你來繼續看更新也謝謝你的留言!! 我很開心喔♥️♥️
國立雲林科技大學
啊啊啊啊真的好好看 超期待結局的!
B5 對不起QQ 因為中間又多出一段新靈感 要等下下章才結局(我跳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