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追妻火葬場 (71)~(73) 微H

5月29日 10:57
第七十一章.七情六慾   卓楷銳幫權碩彬整理了一下西裝外套的領子,見他的打扮不像是從家裡出來,「剛下班?」   「嗯……欠酒精就來了。」權碩彬有些不自然地說道。他不想讓卓楷銳知道自己才接到電話沒多久,就屁顛屁顛地來了,這樣顯得他好像很沒人陪似的。   「我也缺酒伴,」卓楷銳把權碩彬的手按到自己的後腰上,「我們進去慢慢聊。」   摸見卓楷銳的腰原來是這麼細,權碩彬心下暗暗地吃了一驚,才要把手抽回來,卓楷銳就按住他的手,靠在他耳邊細聲說道:「權老闆,人都已經來我店裡了,就給我點面子。」   「得。」這話權碩彬聽著心裡熨貼,點了頭,「只要你願意跟我開口,我沒什麼做不到的。」   『果然還是缺人奉承。』卓楷銳瞧著權碩彬的反應,心想。他說道:「我還有別的事情想請老闆你幫個忙。」   「什麼事?」權碩彬反問道。   卓楷銳揚起了嘴角,「不急,晚點再說。」 ※   昏黃的燈光下,卓楷銳替兩只高腳杯斟上冰鎮的紅酒。   卓楷銳忙完以後,在權碩彬坐了下來,「權老闆,需要叫我們店裡其他的公關,或是店外的女公關過來嗎?」他把手按在權碩彬的腿上。   權碩彬視線微微一動,看了看卓楷銳那極為自然、毫不羞恥地大剌剌擱在自己大腿上那隻手,仔細一看,骨節分明、手指纖長,貝殼狀的指甲色呈珍珠,薄薄的皮膚下能隱約看見青色的血管。   權碩彬還沒喝酒,已覺得包廂內有些熱,解開了襯衫領子的兩顆扣子,「這裡沒有外人,你不必這樣。」卓楷銳恍若未聞,權碩彬也沒強迫他把那隻越發往上游移,位置愈發靠近胯間的手拿開。   卓楷銳笑盈盈看著權碩彬,等待著權碩彬的回答,權碩彬回答道:「你既然專門要坐我,我就不會叫其他人,這叫互相。」   卓楷銳得了這回答,滿意地點了頭,舉起酒杯,「權老闆,你很上道,我乾杯,你隨意。」   權碩彬亦舉起酒盞,與卓楷銳碰了杯,兩人皆將杯中物一飲而盡。   卓楷銳又倒了酒,依然是不多不少的四分之一杯。他拿起遙控器,「權老闆,平常出來玩,都唱什麼歌?」他嫻熟地打開點播排行榜。   權碩彬說:「我今天不想唱歌,沒這心情,你表演吧。」   卓楷銳點了頭,「權老闆想聽什麼?」   權碩彬百無聊賴地瞅著榜單,「停,就這首。」   卓楷銳沒有要拒絕的意思,只說:「這首歌調子比較高,我唱起來可能不好聽。」   「降key啊,用點腦子。」權碩彬學著卓楷銳前幾日在星巴克那拿喬的模樣,反諷道。   卓楷銳看著那歌名,揣測道:「你今天的心情應該不大好。」   權碩彬在沙發上高高翹起穿著黑色尖頭皮鞋的腳來,自灰黑色的西裝褲腳下,露出一截黑色的襪子,以及沒被襪子包覆到的一截白白的皮膚。   「所以你是不是應該要為我分憂解勞一下?」   卓楷銳潛身替權碩彬拿起了酒杯,遞到權碩彬手裡,「何以解憂,唯有杜康,大一國文都唸過吧?」   權碩彬挺稀奇,這傢伙怎麼連自己吐槽過他什麼都還記得,表現得倒是有些上心,這是找熟人喝酒的好處。「那你呢?」權碩彬瞄向卓楷銳放在桌上的紅酒杯。   「開唱前暖個嗓,開唱後潤個喉,酒是一定要喝的,何況還是跟權老闆你一起喝呢。」卓楷銳雙手持杯,敬權碩彬,「權老闆,敬我們的友誼。」   「嗯。乾杯。」權碩彬單手持著杯頸,與卓楷銳碰杯,仰頭將透明杯中血紅色的液體一氣飲盡。權碩彬放下杯子,用手背揩去嘴角的紅痕。   兩人交飲過,點播的歌早已播放至副歌,卓楷銳這才放下酒杯,撿起了麥克風,打開開關。只見螢幕上播放著MV,歌詞在螢幕上跑動著:   給你的心不要你還,痛不要你償;   陪你走過一段,七情六欲全都品嚐。   愛你的苦不要你扛,淚不要你擋;   七情六欲打翻,笑著哭哭著笑去想,你的模樣……   也不知道點了這首歌,而今唱的又是誰的心情。   第七十二章.查勤   電視上正在播放〈我是真的愛上你〉,自包廂的音響裡流淌出樂聲與人聲:   我……偷偷的愛上你,卻不敢告訴你;   因為我知道我給不到你要的東西。   我……只能偷偷的想你,只能偷偷看著你;   總是沒勇氣,總說不出我是真的愛上你。   酒過三巡,權碩彬懶懶地靠在沙發的椅背上,放在玻璃茶几上的手機忽然開始震動,亮起的螢幕顯示是方蔓蔓來了電話。   卓楷銳立刻拿起遙控器,將電視的聲音關掉。   權碩彬這才接起電話,「喂,蔓蔓?」   「妳問我人現在在哪裡?」權碩彬看了卓楷銳一眼。   卓楷銳比了「噓」的手勢,搖頭。   權碩彬刻意搭著卓楷銳的肩膀,「我在外面喝酒,我不是不久前才跟妳說過,我今天出來找朋友玩嗎?我叫我朋友聽電話。」他把手機交給了卓楷銳。   卓楷銳接過電話,貼在耳邊,「喂,方小姐,好久不見。嗯,是我。我是Aldrich。   「權老闆在我店裡。放心,這裡沒有女孩子。妳不放心的話,我可以拍照給妳看。   「沒什麼,只是我們很久沒見面了,我很想他,才約他出來喝酒。」   卓楷銳過於嫻熟地用一套一套的說辭打發著打電話來查勤的方蔓蔓。   權碩彬對著卓楷銳無聲地「嘔!」了一下,卓楷銳拍拍權碩彬的大腿,讓他安份點,少在邊上添亂。   「他沒有騙妳,我們一直都是『朋友』。」卓楷銳意味深長地望了權碩彬一眼,「是我先約他的,不好意思,沒讓妳事先知道,害妳擔心了。」   看著卓楷銳替自己向方蔓蔓陪不是,權碩彬心裡在偷笑,臉上也在偷笑,要不是因為這是在他店裡,卓楷銳見狀,沒準會揍他一拳。   心裡想著:替客人擦屁股,也是服務業的工作內容之一。卓楷銳繼續用極富耐心的語調,對著電話說道:「妳不用過來,權老闆很快就會回去的,我會好好照顧他。   「好,我先把手機還給權老闆。」答應了方蔓蔓以後,卓楷銳面無表情地把手機塞到權碩彬手裡。   這還是卓楷銳今晚第一次對著他露出死魚眼。不知為何,卓楷銳掛在臉上的營業用笑容簡直刺眼,在店裡的卓楷銳就是另外一個人,權碩彬實在是不習慣。   「喂,蔓蔓,」權碩彬依舊攬著卓楷銳的肩膀,接過了電話,「我今天只有跑這一攤而已,喝完就回去。就這樣,我先掛了。」   按掉紅色的掛斷鍵以後,權碩彬直接用單手把手機打開了飛航模式。   結束查勤後,權碩彬整個人呈大字型,軟癱在沙發上,「唉……」他萬分疲憊地一聲長嘆,餘光瞥向卓楷銳,「謝謝你幫我掩護,我認你這個『朋友』了,」他坐直身子,正要拿起酒杯,「我敬你。」   卓楷銳按住權碩彬的手,掇過權碩彬的杯子,把他杯裡的酒往自己杯中倒了些,「你既然願意來幫我,我為什麼不幫你呢?」卓楷銳按著杯腳,將杯子推向權碩彬,「這是我應該做的。」   「呦,還學會幫我分酒了,好傢伙,你很上道。」權碩彬笑了笑,拿起杯子,與他碰了杯。兩人一飲而盡。   卓楷銳自冰桶裡拿出紅酒瓶,一邊倒酒,一邊打聽道:「權老闆,你被方蔓蔓套牢了?」   「……要你管?」今日表現尚無敵意的權碩彬,終於還是嗆了卓楷銳一句,卻因為悶悶不樂的緣故,讓人絲毫感覺不到狠意。   第七十三章.止痛藥   「是我說了不該說的話,我自罰一杯。」   卓楷銳把自己的高腳杯添至八分滿,就在要拿杯子的時候,權碩彬按住他的手,用犀利的目光看著他,「我們兩個都乾杯,可以嗎?我想知道,是我比較能喝,還是你比較能喝。」   『打架打不過我,就想和我拚酒量……』卓楷銳心想,權碩彬是完全不可能拚過他這個把酒當開水喝的人了,嘴上回答道:「你願意陪我喝,我高興都來不及了。」   嘴上甜蜜,手下卻要放毒,卓楷銳先加自己杯中的酒,再加權碩彬的,直接把兩個人的杯子都加到表面張力。   這畢竟是紅酒,威力驚人,權碩彬看著這懲罰遊戲似的喝法,遲疑道:「你要喝得這麼快?你在趕進度嗎?」   卓楷銳約莫猜到權碩彬是因著什麼原因,才會與方蔓蔓復合,並不是很心甘情願,「醉一點會比較開心,每個人都有需要喝醉,也有需要人陪的時候。」卓楷銳拿起酒杯,「權老闆,喝。」   權碩彬自己都感到很意外,在這個他人生中最黑暗、最苦悶的日子裡,自己居然會選擇花錢在牛郎店裡,和一個牛郎一起喝酒。   最微妙的是感覺不但不討厭,還特別放鬆。權碩彬已經很久沒有過這種自由的感覺了;或許是對著成颯,自己太過亟於討好,唯恐成颯討厭他,但是對著卓楷銳,自己不但不必小心翼翼的,還可以和他有來有往地對彼此開嘲諷。   「嗯,謝謝你。我敬你。」權碩彬真心實意地說道。他拍了拍卓楷銳的背,拿起杯盞。   卓楷銳也拍了拍權碩彬的肩膀。兩人像是兄弟一樣地碰了杯,兩只玻璃杯的杯緣碰撞,在寬廣的包廂內發出清脆的聲響。 ※   懲罰遊戲的後果,就是權碩彬頓時進化為超級醉漢。他懶洋洋地趴在卓楷銳的大腿上,動彈不得,一臉難受。   卓楷銳拿起遙控器,將空調的溫度調得更低些,扯鬆權碩彬的襯衫領,幫他抓著後頸。   「呃……好痛……!」卓楷銳下手力道不只不輕,甚至是很重,要不是因為身體沉重,權碩彬一定會整個人都彈起來。   「還會痛,表示人沒事。」卓楷銳全然沒有減輕力道或停手的意思,「權老闆,有心事嗎?」他打探道。   「有……」權碩彬有氣無力地說道。   「發生了什麼事?」卓楷銳問道。   「蔓蔓懷孕了。」權碩彬答道。   卓楷銳是知道這件事的。他繼續藉著權碩彬醉酒的機會,打聽道:「小孩是你的?」   「嗯。」   「確定嗎?」   有去驗DNA,結果還沒出來。」權碩彬歪了頭,往上瞟著卓楷銳,「你贏了,你開心嗎?」   「不開心。」卓楷銳回答道。   「為什麼?」權碩彬又問道。   「──因為我還沒有贏。」卓楷銳的眼神微微一變。   卓楷銳攬著蜷縮在他腿上發抖的權碩彬,不讓他從胸膛與大腿中間形成的窩中掉下去,躬身往桌上倒了杯水,再從白色西裝外套裡,掏出一片薄鋁箔裝的藥片。   「權老闆,吃顆止痛藥吧?」卓楷銳問道。   「好……」權碩彬不疑有他地答應下來。   「你能起來嗎?」卓楷銳試著抓起權碩彬的手臂,想扶他起來坐好。   「不能……」權碩彬還是猶如一團65公斤的巨型爛泥,動也不動。   「你躺平,我餵你。」卓楷銳直接把權碩彬翻過身,權碩彬醉得過份,連被翻身都能發出呻吟。   卓楷銳剝開薄鋁箔片,將藥片拿出來,「權老闆,張嘴。」   「啊……」喪失行為能力、思考能力,智商退化至三歲兒童水準的權碩彬依言照做。   卓楷銳把藥放到嘴裡,俯身欺上權碩彬,用靈巧的舌頭,將藥度到他的口中。   「……」權碩彬醉中向來發瘋,見了人就想親,也不知哪裡來的力氣,直接用手按住卓楷銳的後腦杓,逼著他過來與自己接吻。   卓楷銳也沒抗拒,直接張開了口。權碩彬將舌頭伸進卓楷銳的嘴裡,纏住他,吸吮著他的舌頭,吸出一陣「吱吱」的淫靡口水聲。   「唔嗯……」   卓楷銳被他這麼一深吻,本就微醺的臉,頓時紅了,一雙薄薄的唇瓣,還被吸得有些紅腫,權碩彬把他的嘴唇咬破了。   從事服務業兩年來,卓楷銳著實沒受過這等職業傷害,心想:『果然是條瘋狗。』   直到權碩彬過了癮,這才放開卓楷銳,連嘴邊亂七八糟的口水都沒抹,只是盯著天花板上的水晶燈放空,神色迷茫。   「權老闆,多久沒有和人做過了?怎麼憋成這樣。」卓楷銳微微地喘著氣,用手抹了抹吃痛的嘴,這才發現抹出的不只是口水,還有血。   他不以為意,整了整自己凌亂的襯衫領與西裝外套的領子。   「……」權碩彬用手背遮住雙眼,不去看卓楷銳。   「權老闆,喝點水。」卓楷銳潛身往茶几上拿起水杯,含了一口,再俯身就著嘴,把口中的水餵給權碩彬。   權碩彬喝了水,喉頭一動,把口中的藥吞了下去。   他本來想裝死,卻還是沒忍住,當卓楷銳的嘴唇碰上他的嘴唇,他再次親了上去,一隻手按著卓楷銳的頭,不讓他逃,另一隻手猴急地向下摸索、抓揉著卓楷銳的臀肉。卓楷銳沒有阻攔,只靜靜地看他能逞強到何時。   權碩彬粗喘著,反客為主,將卓楷銳壓倒在沙發上。   騎在身上的人影,遮住了水晶燈的光,顯得更加龐然、更具壓迫感。   「看來缺這個『大框』的人,不是我,而是你,權老闆。」卓楷銳用灼人的目光盯視著權碩彬。   權碩彬被這麼一刺,蹙了眉,湊近卓楷銳的臉,捏著他的下頷,酒膽全都喝出來了,惡狠狠地笑道:「閉嘴,男妓!反正你應該早就習慣跟人做這種不要臉的事了。今天不就是特意打電話找我出來玩你嗎?你想被玩,我也不差錢,我們就來玩一玩啊!多少錢能把你操到懷孕,你倒是跟小爺說說,我會負責任的!」把一股子窩囊氣,全都發洩到卓楷銳的身上。   卓楷銳看著他,「我不會懷孕,你不用負責。你想要,我免費給你。」   這話令權碩彬醉中都能一驚,「幹……我活了三十年,第一次聽到有人對我說這種話,你他媽怎麼能這麼賤?!你家人把你生下來有沒有後悔過?」   嘴上雖是羞辱,權碩彬看著眼下那毫無頑抗的貌美男子,卻感下腹一股熱流上湧,權碩彬發現自己的褲襠不但硬了,還戳著卓楷銳的肚子。可卓楷銳沒有躲藏,沒有抗拒,只是直勾勾地看著他,甚至把手搭在他的後腰上。   權碩彬往卓楷銳的耳根子上咬了一口,「我下面超硬超大,你用過就知道我有多厲害,再說我小,我把你操到一輩子不能當男人。」便低頭往卓楷銳修長的脖子上襯衫領都無法遮住的部位,張口含住卓楷銳的皮膚。   卓楷銳的唇際挾帶著一抹意味不明、游刃有餘的微笑,「我很期待。」   他側了頭,露出更多脖子,用手肘把權碩彬的頭圈在他的頸窩邊,手掌輕輕地按在權碩彬的後腦杓上,任由權碩彬予取予求。   權碩彬一隻手按在卓楷銳的胸前,粗暴地解著他的襯衫扣子,把扣子都崩掉了,才在卓楷銳的脖子上吸出一圈紅中帶紫、紫中帶青的瘀青,脖子一軟,「呼……嘶……」就枕著卓楷銳的胸膛,睡著了。   卓楷銳摸了摸權碩彬的頭,「雖然對你很不好意思,但是這一件事情,必須要拜託你才行。」   「謝謝你的幫忙,權碩彬。」他往熟睡的權碩彬耳際輕輕地落下一吻。   是成颯送的那一罐,YSL「天之驕子」的味道。
2
回應 7
文章資訊
231 篇文章160 人追蹤
Logo
每天有 8 則貼文
共 7 則留言
中國文化大學
想問一個問題 所以卓卓怎麼突然去星巴克打工又跑回去酒店? 我是不是有漏看(抖... 彬彬已經整個失去理智了欸 一切都很不順 只有在卓卓身邊才能稍微放鬆 結果卓卓也要弄他 可黏啊可黏 看到天之驕子整個揪心起來了
B1 沒有 你沒有漏看 卓楷銳是為了約成颯來才會回酒店 也是因為想設計權碩彬才會回來 我覺得這一點應該要在下一章補講一下 不然其他人也會以為漏看XD 權碩彬酒品挺差的 之前跟成颯有發作過一次 現在是對著卓楷銳......(不過不反抗的才是最可怕的...仙人跳喔喔 權碩彬還是喜歡成颯 卓楷銳也是為了成颯在實行計畫(包含對權碩彬下藥) 沒下藥的話我看下一章權碩彬就直接像角頭1還有角頭2的劇情一樣 直接在包廂無套開幹Orz (雖然我很想看權碩彬壓倒卓楷銳但這一對的設定是絕對不會做TT) 頂多能當婊兄弟(囧)但絕對不會跟彼此打砲...... (啊就沒有愛情只有友情 囧"""")
中國文化大學
B2 還好還好 因為感覺很突然 不是去銀行了怎麼又回酒店了 彬彬平常是傻狗 喝酒後變瘋狗的類型 哈哈所以主角還是成總 只是這幾章暫時在旁邊吃瓜 呃啊啊啊這樣就只能自己腦補 彬X卓 或 卓X彬 了
B3 話說我想到可以怎麼亡羊補牢了 卓楷銳其實來給成颯站哨那時候就把工作辭了 因為他破釜沉舟 不破樓蘭終不還 沒追到成颯之前他是不會停手的 這樣(?) 要等卓楷銳跟成颯在一起了才會繼續有這兩隻互攻的劇情QQ (雖然我也覺得很可愛...卓楷銳意外地受/話說權碩彬那些ditry talks會讓你覺得反感嗎(?
中國文化大學
B4 用這種方式來表達他的決心也是可以 卓卓感覺就是可攻可受 不管在上面或在下面都騷氣滿滿 不會反感啊 覺得彬彬就是喝醉變瘋狗 卓卓也是在嘴砲彬彬 兩個一對寶❤️
B5 可可愛愛(心) 不過我覺得接下來成颯可能會引人反感wwwww 但反正都快要結局了真的就隨便(靠) 反正我的碩彬寶跟楷銳寶不會惹人厭就好~(在那邊 P.S:權碩彬自己還是會覺得很XD啦 你不介意可是他本人還是會在意(靠) 碩彬:戒酒戒起來!!!!!
中國文化大學
B6 哈哈哈我們成總得不到親娘的愛 那讓我來秀秀你(? 彬彬跟卓卓就負責撒糖吧~(??? 哈哈哈沒關係彬彬你不要跟別人說騷話 跟我說就好(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