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追夫火葬場 (88) Dirty Talk (修羅場/H)(二修)

6月4日 03:06
他能極為專注地俯在成颯的兩膝之間,直到以精純的舌功,把成颯一滴不剩地給吸了出來以後,嘴裏含著成颯的精液,喉頭一動,「咕咚」一聲,全下了肚,接著拿兩隻晶亮而濕潤的眼睛看著他,用那張口裡、舌上、嘴角都還牽帶著好幾絲淫靡白果醬的兩片薄唇,極為自然、無一絲欺騙地告訴他:「──小颯,我愛你。」 第八十八章.Dirty Talk   見了權碩彬的反應,卓楷銳說道:「我醉了。」   「你才沒有。」權碩彬答道。   「我剛才說的都是醉話。」卓楷銳說道:「別當真。」   「就是說嘛,像你這種神經病說出來的話,我怎麼可能會當真?我討厭你,你也討厭我,我們在一起到底要幹嘛?互相找罪受嗎?」權碩彬笑道。   卓楷銳沒有看他,也沒有說話。   權碩彬看著卓楷銳那滿是吻痕的修長頸子,上頭居然沒有任何一樣是成颯給的,全是自己啃的;回想起自己不久之前,才親自撫觸過他覆蓋在白襯衫下那副清瘦的胴體。   權碩彬的內心裡,隱隱有種感覺:他知道卓楷銳沒醉,也希望卓楷銳剛剛說的話不是醉話。   他知道卓楷銳是一個從五樓跳下來的神經病,但他也是一個刻薄、無禮、自私、無恥、冰冷、無情、狠心,有時卻又對他特別地包容、善於傾聽與循循善誘地發問,過份的隱忍與溫柔,時不時便能戳穿他的心思,甚至是……說起話來特別能撩動他的官能,有些性感得過份,能無時無刻、最大程度地激起他的性慾與獸慾的神經病。   為了發洩自己心中情緒的不滿,在婚宴上,藉著燈光變暗與講台的遮掩,他明知會後悔,會為自己增添更多的把柄,卻還是又一次地欺負了卓楷銳,卓楷銳卻反過來為他遮掩,不讓別人看見他所做的事。   ……就算被他親得呼吸逐漸微弱,眼睛裡失去光采,很可能下一秒就會窒息,卓楷銳依然自始至終都沒有推開他。   就好像在酒店裡那一回,他明明已經打算要侵犯他,卓楷銳卻不但伸出脖子讓他親,還用手臂護住他的頭,不讓他撞到沙發的角落。   權碩彬不明瞭,卓楷銳為何總是對他的獸行如此安靜而放縱地承受著,哪怕隨時可能真的會擦槍走火。   權碩彬開始習慣向卓楷銳聊自己內心深處那些最幽微的、連對著成颯都不能開口的秘密……而卓楷銳總是習於傾聽。   權碩彬不知道卓楷銳到底是怎麼想的,但是在酒店裡那一回,他感覺卓楷銳很關心他,這些舉動並不是出於公關的職業內容與本能,而是以一個朋友的身份對他產生了同理心,分擔了他的痛苦,一如今日的喜宴也是;承擔痛苦、分擔寂寞,這向來是權碩彬對成颯所做的,可是除了卓楷銳以外,從來沒有人對他權碩彬這麼做過。   當權碩彬在婚宴現場因為喝得爛醉而崩潰時,成颯沒有注意到他、方蔓蔓也沒有注意到他。   當他感到極度厭惡這個婚宴現場時,卓楷銳對他說:『逃跑吧。逃跑沒什麼不好。』霎時間,權碩彬知道自己不但可以跑路,還有人可以被他捎帶上一起跑路。   就這麼和卓楷銳在一起……每天推著他亂晃,與他嘻笑怒罵,趁機吃他豆腐、享受他的毫不抵抗;在成颯的眼後與他唇槍舌戰,同時又記得彼此曾說過多少難聽的話,三不五時就刨出來給對方洗臉;偶而也像今晚一樣,乘著夜色,吹著涼風,喝點小酒,互相給對方點菸,交換著菸抽,有時雖然沉默,心裡卻明白彼此約莫在想些什麼──   雖然只有一瞬間,但是權碩彬確實感受到了:這,就是他想要的生活。   在百貨公司、捷運、星巴克的相遇,乃至於在天橋上、酒店裡、今日裡的談心,權碩彬終於發現,卓楷銳對他而言,不只是一個敵人,也不只是朋友,而是更特別的…… ※   喜宴結束後,成颯是唯一沒喝酒的,就負責開車送權碩彬夫婦回家,兩人東倒西歪地坐在後座,方蔓蔓連訂製禮服都沒換下來,副駕駛座坐的則是卓楷銳。   成颯留神著後照鏡,發現方蔓蔓靠著權碩彬的胸膛睡著了,想她今日必然也累得很,權碩彬亦睡得很熟,真是兩個被排場折煞的可憐人,哪裡有結婚的高興樣子?   成颯想了想,在看著路,餘光瞟見卓楷銳一對沉穩的劍眉,纖長而輕顫的睫毛,高挺的鼻樑,與無色得幾乎透明的薄唇。他禁不住吞了一口口水,低低地叫了聲:「阿銳,我……」   「怎麼了?」本來在看窗外街景的卓楷銳,轉頭看向成颯。   「我想要……」成颯一隻手操控著方向盤,另一隻手趁著後座的人在睡覺,大膽地捂向卓楷銳的胯間。   卓楷銳被這細皮嫩肉的一隻手這麼搓揉,很快就硬起來了,嗓子裡有些癢,心口裡也熱突突的。「唔……」隨著卓楷銳的呼吸聲變得急促,車子裡的氛圍一下就變得旖旎起來。   卓楷銳被摸得臉有些微微地紅了,他垂著眼睛,偷覷著成颯,說道:「小颯,如今我的腿已經不能用了。」   「我……可以幫你吹硬,然後自己坐上去動。」成颯說到這裡,表情也是尷尬得不行,卻又帶點高興而甜蜜的笑意。   卓楷銳發現成颯隨便說點騷話,他的褲襠也跟著扯旗了,純情得不行,不禁莞爾,「你會讓我想像到那個畫面,我受不了。」   他留意著後座的兩夫婦有沒有聽見二人的騷話內容,疑似是沒有,才把手也按在成颯穿著淺灰色西裝褲的彈嫩大腿上,往內側捏了捏。   「!」成颯被卓楷銳摸得渾身顫抖了一下,「阿銳,我……我在開車。」他羞紅了臉說道。   「我知道你在『開車』。」卓楷銳拍拍成颯的大腿,「先送他們回去。要做,回家先一起洗個澡再做。」   「……!」想到又可以幫卓楷銳洗澡,成颯真是高興得不行。起初卓楷銳半身不遂,他是難過的,但是後來他經常藉口怕卓楷銳在浴室裡摔傷,就三不五時闖進浴室裡看他洗澡,真是恨不得把浴室的毛玻璃換成全透明的,好站在外頭一邊看卓楷銳洗澡,一邊打手槍。   當成颯任意、肆意地使用鑰匙,或是強行把門打開,防不勝防地進入浴室裡打擾他時,卓楷銳對著喜歡的人,脾氣與耐性竟著實好得很;不但沒有責怪成颯,還從此不鎖門,進去洗澡更是從不關門,每天洗個澡爾爾,都好似在引人犯罪。   有時,一股澎澎MAN的香味自浴室裡,跟隨著水蒸氣飄蕩出來,聞得成颯是心猿意馬,下面梆硬,一天有十六小時的時間在睡覺和上班,剩下的八小時大腦裡全是精蟲在游泳,夜夜宣淫。   卓楷銳一邊提醒他:「要補腎。你白天精神不大好。」到了晚上,卻能若無其事地問:「小颯,要不要一起洗?」而後,不只幫他洗了頭,甚至為他口交和手淫。   他能極為專注地俯在成颯的兩膝之間,直到以精純的舌功,把成颯一滴不剩地給吸了出來以後,嘴裏含著成颯的精液,喉頭一動,「咕咚」一聲,全下了肚,接著拿兩隻晶亮而濕潤的眼睛看著他,用那張口裡、舌上、嘴角都還牽帶著好幾絲淫靡白果醬的兩片薄唇,極為自然、無一絲欺騙地告訴他:「──小颯,我愛你。」   正因為卓楷銳是那麼地色情,以至於成颯現在只要看到浴室,就會不由自主地起生理反應。他渴望夜夜與卓楷銳洗澡,更渴望能與他纏綿、交歡與交心……就這麼一輩子繼續下去。   不為什麼,只為了卓楷銳這個男人,真的太過具有性吸引力,他太迷人。   『而最棒的一件事,是他愛著我。』   與他在一起得越久,成颯越發如此心想。儘管把腿摔斷以後,卓楷銳自此成了個性冷淡,但成颯真是巴不得把公司給賣了,二十四小時騎在他身上,不讓自己的菊花離了他老練的棒棒。   當然,卓楷銳在此指的是真的洗澡,在性行為之前,先把彼此洗乾淨的那種,沒有其他調情的意味。   「阿銳,你要幫我洗得乾淨一點……我想用嘴幫你洗。」成颯壓低了音量,甜滋滋地說道。   卓楷銳聞言一笑,「你的那裏我也可以用舌頭幫你,你很喜歡,碰一下就叫出來,下面還滴淫水。」   「阿銳……!」成颯一個分心,本應拿捏得當的油門,不小心踩重了些,把後座那兩夫妻給搖醒了。   「……到了嗎?」權碩彬悠悠轉醒,一臉迷糊地問道。   成颯回過頭來看他,「嗯,到了。碩彬,你把車庫門打開,我要停車。」   權碩彬從口袋裡掏出遙控器,打開了車庫門,若無其事地說道:「現在都已經十一點了,你們別回去了吧?姓卓的就跟小颯一起住平常那間就好了。」權碩彬指的是他在家裡給成颯預備的房間。   成颯雖然在機械式地打檔倒車入庫,一聽,雞雞差點起飛了──今晚或許能在碩彬的屋子裡,跟阿銳做愛……!   在新婚好友的家裡跟男朋友做愛,這是何等邪惡又美好的行為?   卓楷銳注意到成颯那閃亮亮的眼神,瞟向他,笑道:「要也可以,只是不能大聲。我會拿東西把你的嘴巴捆起來。」   成颯還在點頭如搗蒜地偷笑,眼神逐漸淫蕩。   「?」權碩彬完全不知道在他們睡覺的途中,前座的兩人究竟進行了什麼Dirty Talk,只說道:「小颯,開車門。」   「……嗯!」成颯只顧著開心聊騷,竟忘記把大家從車子裡放出來。他從前座電腦控制,將BMW所有的車門都打開來。   成颯下了車,按下遙控器,後車廂蓋自動掀起。他馬不停蹄地要從後車廂裡,將折疊好的輪椅抱出來。權碩彬說了句:「讓管家來拿吧,你按電鈴通知他一聲。」說完就打開卓楷銳的車門,把他自車內打橫抱了出來,「我先去按電梯了。」   「喔……」沒能藉這個機會摸兩把卓楷銳,成颯心裡有些失落,但終究是不會對著權碩彬吃醋,反而想著:『彬彬人真好,居然願意親自把阿銳抱上去,如果是過去的他,肯定不會這樣的。這段期間他也成長了不少……』   成颯按了電鈴,方蔓蔓陪在原地等成颯,權碩彬就抱著卓楷銳,先上了電梯。   卓楷銳一隻手勾著權碩彬的後頸,以防止自己掉下去,權碩彬的手臂托在了他的膝蓋正下方,支撐著他的臀部。卓楷銳的屁股肉隔著布料,在權碩彬的小臂上摩擦,他知道卓楷銳是不能動的,搞得這麼色情的鐵定是自己無誤了,頓時有些懊悔起來,剛才忙著獻什麼殷勤,傻子。   卓楷銳雖注意到權碩彬神色怪異,卻沒有那麼多糾結的心理活動,只問:「權老闆,為什麼要我們留下來?」   「來習慣一下和你在一起的生活啊。」權碩彬目不斜視,沒好氣地說道:「你自己說的話別當放屁。」   「你該習慣的是別的。」卓楷銳說道:「例如我和小颯會住同一間房裡,睡同一張床,沒準我們晚上還會做愛。」   「……」聞言,權碩彬的臉立刻都黑了,「靠,我家不是旅館,你們別這樣,放尊重點。」   「哈。」卓楷銳笑著往他的耳邊問道:「……權老闆,想不想加入?」   「不想!你作夢!」權碩彬差點要把卓楷銳往地上一摔,可是卓楷銳勾著他脖子的那隻手,讓他的皮膚微微地發了熱,這麼近距離地抱著卓楷銳,能聞見他蓬鬆的頭髮上葡萄柚洗髮乳的味道,香噴噴的,令人心蕩神馳。   說實在話,他開始考慮起卓楷銳的提議了。   儘管如此,權碩彬的老二卻很混亂,因為他開始弄不懂,自己究竟是想幹成颯,還是想幹卓楷銳,逼那個淫蕩的傢伙屈服於自己的身下,用兩隻大手擠壓他白皙而緊翹的臀肉,隨後將自己已然充血腫脹而堅挺的老二,從龜頭,至龜頭冠,至棒身,「啵!」地一聲,擠入那水紅色的、歙動的處女小穴中,令卓楷銳周身震顫;他要癲狂地翻動卓楷銳絲綢般緊滑的媚肉,刮擦過他體內精緻而細微的每一道皺褶,抓著、揉弄著卓楷銳的胸肉,含住他的耳垂,迫使他發出求饒的低吟,看他那雙向來比冰山還要清冷的漂亮眼睛,能否像狐媚子一般眼角染上春色,聽他能不能用低沉的喉音,親口說出一句「權老闆,我喜歡你」……
4
回應 7
文章資訊
231 篇文章160 人追蹤
Logo
每天有 8 則貼文
共 7 則留言
中國文化大學
不只是一個敵人,也不只是朋友,而是更特別的......砲友? 等一下方蔓蔓也不能喝酒吧 她懷孕欸😂 而且在新婚夫婦家做感覺真的超刺激 一種禁忌感 彬彬啊如果🐥🐥錯亂就兩個一起吧 我支持你💪🏻
B1 妹子 我回修了一大段非常色的地方 你有空的話記得回來看看 我覺得你應該會喜歡的? 至少我很喜歡~
中國文化大學
B2 這一大段我喜歡😍
B3 我寫完新的一章了......長達七千字的......權碩彬跟卓楷銳的H!!!! 我覺得你會喜歡XD
中國文化大學
B4 等我下班就來細細品嚐大量的H❤️❤️❤️
B5 你是六點半下班嗎? 這樣六點半會變成我很期待的時間(心) 最近真的很謝謝你陪我聊天 不然我關在家裡真的快要關出病來我不騙你QQ
中國文化大學
B6 我現在是八點下班 回家洗完澡大概這時間😆 我才要謝謝你寫出這三個小可愛 上班才不會那麼心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