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追夫火葬場 第九十一章(權碩彬X卓楷銳/H)

6月6日 17:59
第九十一章.今生就要在一起   送走了向井以後,已是晚上。   四個人一起去附近的高級餐廳,吃了一頓飯,四個人都是酒鬼,因此吃飽以後還一起上夜店玩。   方蔓蔓忽然來了電話,便說:「我出去接個電話。」   成颯不太放心她一個女孩子自己待著,便跟著起身,「我跟妳一起出去吧,這裡菸味好濃,我去休息一下。」   「走啊!」方蔓蔓自然而然地勾起成颯的手,成颯苦笑了一下,充當方蔓蔓的男伴,陪她出去了。   半開放的包廂區裡,頓時只剩下卓楷銳和權碩彬兩個人。   卓楷銳還是淡淡地喝著酒,抽著菸。   權碩彬抽著菸,盤算著那兩人大概何時會回來,直接把手上的菸放進菸灰缸裡掐了,把卓楷銳手上的菸也搶過來掐滅,就著沙發把卓楷銳壓倒。   「這麼急?」卓楷銳問道:「你有喝醉?」   「沒有。」權碩彬盯視著他,埋頭咬了卓楷銳已經傷痕累累、滿是牙印與吻痕的脖子。   兩人的身影隱沒在方几的遮掩下,店內有DJ在放歌,舞池裡是壅擠而嘈雜的,座位區則是靜謐而隱蔽。   權碩彬飛速解開卓楷銳腰間的皮帶,卓楷銳也微微笑著,像是早就料到會如此,若有似無地替他解著皮帶。   「不必了。」權碩彬把臉探在卓楷銳的耳邊說道:「我的褲子不必脫,你脫就好。」   「這麼大膽。」卓楷銳轉頭,把臉對著他,「想怎麼做?」   「──直接插你。」   權碩彬將卓楷銳的長褲褪到膝蓋邊,卓楷銳配合地用雙腿夾住他的腰。權碩彬拉下拉鍊,自內褲縫隙裡掏出來,握住已經硬了,滲出些先走汁的分身,抵在卓楷銳的小穴前。   權碩彬感覺到卓楷銳的淫靡小穴,還沒真正插入,就已經在吸吮他的龜頭;卓楷銳也感覺到權碩彬什麼事都還沒做,下面就已經又硬又濕的了。   「才結婚沒多久就急著外遇,這是你一貫的作風啊,權老闆。」卓楷銳笑道。   「管他的呢?誰在乎。」藉著酒勁,權碩彬沉了腰,直接往前插了進去。   「唔嗯──…」   卓楷銳這還是第一次被男人插入,頓時疼得瞇了眼,臉色有些紅。   「不會讓你痛的。我技術很好,第一次就能讓你爽。」   權碩彬咬著卓楷銳的耳朵,翻開卓楷銳的衣服,用兩隻手來回揉弄著他的胸肉,下手過於用力,把那對白如瓷玉的胸肉給抓出紅手印來。   「…哼嗯……!」   夜店裡的音樂聲很大。身為一個男人,被這麼用力地揉捏著胸部,竟能帶來異樣的快感,卓楷銳發現這無疑是舒服的,絲毫沒忍耐地發出了呻吟。   權碩彬稱讚道:「卓楷銳,你真淫蕩,真騷。我很喜歡。」   他低下頭來,吸吮、舔舐卓楷銳一側的乳頭,用手蹂躪著另一側的乳頭,「這裡有像女人一樣,這麼給人吸過嗎?」權碩彬心情飛揚,異常興奮,抬起臉來對著卓楷銳,張揚地問道。   卓楷銳本來就打算就範,反正他也跑不了。「唔……沒有……」他的呼吸聲逐漸加快,變得沉重,雜揉著些許的慾望,「……你是第一個。」   「那很好!不要再有第二個。」說完,權碩彬埋頭,往卓楷銳的奶頭邊緣,狠狠地啃出一圈又深又紅的牙印。   「……唔!」   很粗暴,很疼,卻也很爽。   卓楷銳被這麼一啃,儘管蹙了眉,身體卻猛然一顫,纖腰自沙發椅上浮了起來。他的身體對著權碩彬的愛撫極有反應。   權碩彬滿意地看著那一圈完整的牙印,就好像自己給卓楷銳打上了烙印。卓楷銳終於是他的了──至少身體是他的。   他彈了卓楷銳的乳首一下,「看你晚上還怎麼跟小颯做愛?該死的傢伙。」   卓楷銳微微一顫,「呵……」也不知道心裡在想些什麼。   他凌亂的纖長瀏海被薄汗服貼在額際與臉頰邊,權碩彬在得意地笑著,他也跟著笑出聲,只是權碩彬不知道卓楷銳是因著什麼而笑。   「讓你過太爽,真是。」還插在卓楷銳的體內,等他的小穴適應自己熱楔尺寸的權碩彬,夾起了臀肉,開始深深淺淺地抽動起來,「還是得讓你知道我的厲害。」   「──唔嗯……哼嗯……!」卓楷銳瞇著眼,蹙著眉,忍耐著權碩彬的龜頭退出到穴口,來來回回,進進出出,淺嚐而止地抽動、搗弄、蹂躪著他未經人事的穴嘴。   儘管後頸都已經冒出冷汗來,他還是勾著權碩彬的後頸,讓他伏在自己的胸膛上,「第一個操我的人是你,權碩彬,我很幸運。」   「以後也不會有別人操你。我敢保證。」權碩彬自信地說道。他又往前插了些,動了動,「別夾得這麼緊,你這樣我怎麼動?」   卓楷銳盡力放鬆,身體仍在痙攣,「…哼嗯…、…權碩彬,給我菸。」他呻吟的嗓音裡有些甜膩,又帶點對疼痛的隱忍。   權碩彬邪邪地笑了一下,「我怕你喝酒又吃這個,等一下被我操死。」他從西裝外套裡,摸出一根電子菸。   「死就死,又怎樣……」   為了忍住被破處的疼痛,卓楷銳急忙搶過那根電子菸,按下按鈕,急不可耐地往肺裡深深吸了一大口,眼神立刻迷茫起來,連看著天花板的視線都在暈眩。「……」他忽然一陣沉默,說不出話來了。   權碩彬也自卓楷銳手裡搶過那支電子菸,往嘴裡深深地吸了一口,「這個有加大麻,我從加拿大帶回來的,除了你以外還沒人用過,我敢說你吸了以後,被操絕對會很有感覺……你會忘不了被我操屁眼的感覺,你會爽到外太空。」   卓楷銳神智一滯,根本聽不清權碩彬在講什麼,也不知道自己剛才吸了什麼不尋常的東西,眼神只是怔怔的。   權碩彬把電子菸插回卓楷銳的嘴裡,替他按了開關。   卓楷銳習慣性地深深吸了一口,把水蒸氣吐了出來,就把菸握在手裡,再也不願意放開。   「喔,效果不錯。」權碩彬感覺卓楷銳的體內全然放鬆了。   夜店裡正在播放非常強節奏的慢搖電音:   今生就要在一起   我不要下輩子   就算相愛的路再艱辛   只要有你一切都可以   今生就要在一起   我不要下輩子   就算拋開一切我願意   只要我還有你   權碩彬整個人都嗨起來了,卓楷銳則是第一次吸高濃度的大麻,完全失了智。權碩彬順著慢搖歌曲的重低音鼓點,開始一下、一下地往身下人體內操幹起來,享受著卓楷銳緊緻而滑順的蜿蜒穴肉,為他的龜頭帶來的擠壓、吸吮與諸多刺激所帶來的極樂至福。   兩人開始狂風暴雨般地交合起來,行為比野獸還純粹。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權碩彬銳意地動著,他的陰囊不斷拍打著卓楷銳的臀肉,發出淫靡的聲響。   「──…嗯…!…哈啊…!…哈啊…、…哈嗯……!哼嗯──…」   卓楷銳平時抽慣了菸的清冷而低啞的嗓子,竟隨著權碩彬插進去搗弄他、翻攪他的內臟,而不斷地發出一波波甜膩的淫喘。   權碩彬一臉迷醉地看著胸上和脖子上都帶著牙印與口水,眼神再也沒了平時作態的卓楷銳,抓起他的頭髮,「爽嗎?」   卓楷銳瞇著眼,滿面潮紅地點了頭,「……超爽,該死的。」他緊緊地用雙腿圈住權碩彬還算纖細的腰肢,迫使他往下一沉,更深地進入他,「幹……好爽……好爽……」   「媽的,就沒看過你這麼淫蕩又這麼賤的淫娃。」權碩彬放開了卓楷銳的頭髮,開始專心致志地快速插入、大抽大弄,「比女人還騷,幹起來比女人還緊,真的太讓人受不了了,可惡。」   「哈啊……啊……!」卓楷銳被插得腦門、腰肉、大腿肉都在發麻,身體時常痙攣,呻吟得越來越大聲,開始連隔壁桌的人都注意到了。   權碩彬趕緊摀住他的嘴,笑道:「閉嘴!卓楷銳。大爺我快要射了,再忍一下。」   「唔……嗚……」卓楷銳無法呼吸,兩眼先是往上一吊,而後瞇上雙眼,漸漸沒了聲息。   此時DJ混的歌播到了下一首:   我把愛愛給了你   你卻敷衍我的感情   明明知道愛我的人不是你   我卻一次次騙我自己   我把愛愛給了你   還是換不來你真心   明明知道你不能回心轉意   我卻不甘心這樣放棄   離開你   「我要出來了。」權碩彬將蓋在卓楷銳臉上的手挪開,輕輕打了他兩巴掌,把他拍醒。   卓楷銳醒來,看著權碩彬,露出癡癡的笑容,哪裡有平常的精明。   權碩彬握住卓楷銳的手,讓他再抽那根電子菸,「吸大口一點,跟我一起來。哥要帶你起飛了!」   卓楷銳依言照做,深深地吸了一口,吐出帶有香濃大麻味的水蒸氣。   權碩彬一邊雷厲風行地抽插著,一邊加速手下對卓楷銳分身的套弄。   他向上擠壓著卓楷銳的前列腺,不斷頂弄著。   「唔嗯……!、權、老闆──…」卓楷銳呼喚著權碩彬。   權碩彬潛身把臉貼在卓楷銳的嘴邊,「怎麼啦?卓楷銳。」   卓楷銳往他耳邊親了一下,「──謝謝你。」權碩彬聞言,一對單眼皮的睡鳳眼圓睜。卓楷銳在權碩彬的手裡射了出來,權碩彬也隨著這一個風輕雲淡的吻,不由自主地解放出來。   他跟這麼多人打砲過,這還是第一回,權碩彬竟絲毫不能控制自己的射精,他對時機控制這一點,向來還是極有自信的。   ──又有一種本以為已經把卓楷銳幹倒了,最後卻還是敗給他的感覺。   權碩彬撐著上半身,籠罩在卓楷銳的身上,猶繼續埋在他的體內,享受著事後的溫存。   卓楷銳射了以後,整個人倒是清爽了。   兩人從插入到射精,所花費的時間可能是十六分鐘,因為總共播了四首歌:地球人都知道我愛你、咱們結婚吧、今生就要在一起、把愛給了你。   卓楷銳思忖著剛才這一砲大概打了多久。   他疲累地躺在沙發上,餘光望見方蔓蔓和成颯回來了。   「權碩彬,你老婆和我男朋友回來了。」卓楷銳說道。   「幹。」權碩彬急忙從卓楷銳溫暖、緊緻而潮濕的體內退了出來,「該死的。」   他將老二塞進內褲裡,拉好拉鍊,處理好自己,這才開始光速地替卓楷銳穿好褲子,揩去他身上亂七八糟的精液痕跡。   趁著兩人還沒回席,權碩彬還有點暈酒、暈菸和暈麻,卻還是打橫抱起卓楷銳,飛奔進廁所。   他進了一個隔間,把卓楷銳放在蓋上馬桶蓋的馬桶上,自己就解開皮帶,脫下內褲,準備清理依然半勃的分身。   「我幫你吧。」卓楷銳說道,吐出仍戴著舌釘的舌頭。   權碩彬先是一怔,頓時滿意得不行,「你很上道。」權碩彬握住分身,輕輕地拍在卓楷銳的臉頰上,「讓人想討厭都很難。」   卓楷銳自襯衫口袋裡掏出他保管的那支電子菸,給權碩彬抽,隨即把權碩彬的分身放進口中,吹吸起來,將分身上的每一塊皮膚都仔細地舔了乾淨。   「幹……」卓楷銳的舌釘,刺激著他的馬眼、龜頭冠、繫帶,卓楷銳還用手來回滑動著他的包皮,權碩彬本來沒指望這個年紀還能多生龍活虎,卻被卓楷銳吹射了。   五分鐘。   卓楷銳注意著權碩彬的手腕上,配戴的成颯送他的名錶。   也不知道是權碩彬早洩,還是卓楷銳舌功了得。   射精之際,權碩彬本來要按住卓楷銳的頭,卓楷銳卻躲也不躲,硬生生接了住。   直到權碩彬全部射完,一絲淫液自卓楷銳的嘴角緩緩流淌而下,他才游刃有餘地將那只分身從嘴裡拔出,用手抹了抹嘴角,動作得異常優雅而勾人,權碩彬全看在眼裡。   他竟有種錯覺,此時雖然是卓楷銳在吹他,然而握有主控權的人,依然是卓楷銳;他權碩彬只是負責提供肉棒和大麻,讓卓楷銳爽一波而已。要是他今天沒帶大麻來,對卓楷銳而言,搞不好還不及格。   卓楷銳往上盯視著權碩彬,帶著笑意,朝他勾了勾手指。   權碩彬心下一動,本想抗拒,可還是忍不住蹲下來,欺了上去,把卓楷銳往後壓倒在水箱上,吻他的脖子、鎖骨、胸前,不安分的一雙大掌,放肆地來回撫摸、抓揉、捏著他的胸膛、腰肢與大腿。   「啾、咕啾、啵──」   兩人唇齒相接,在相對安靜的夜店廁所中,發出淫奢的口水交換聲響。   他親了卓楷銳,卓楷銳隨即懲罰般地,將他嘴裡所有的精液全都用舌頭度了過去,兩人大概各吃了一半。   吞自己的精液,喉嚨裡又乾又黏,嘴裡又腥又臭,非常噁心,權碩彬覺得無法接受;但是卓楷銳也吞了他的精液,公平公正公開,他覺得可以,很可以。   ──反正他噁心了卓楷銳,卓楷銳也噁心他一波,他們的關係一直都是這樣,並不會因為今天打了一砲,就發生任何的改變。   權碩彬的手下又開始不安分地摸索著卓楷銳的襠部,發現卓楷銳連幫他吹簫都能起立,這一回甚至都沒呼麻。   「寶貝,怎麼又硬了?」權碩彬笑道。   「問你啊。」卓楷銳也笑道。   事實上權碩彬剛才對著他又親又摸的,還吸他的舌頭,實在磨人得很,又把他弄舒服了,他自己都不能控制。   權碩彬解開卓楷銳的皮帶,拉下方才才被他急匆匆穿上的長褲,擺弄著卓楷銳的長腿,令他張開雙腿,將兩隻手指插進還在流淌著精液的淫穴裡摳弄,「我還想要再來一次。」   「二十分鐘,你已經射了兩次。你還行,我就可以。」卓楷銳從權碩彬的口袋裡掏出電子菸,又逕自抽起來。   「幹嘛幫我算時間?你是不相信我的持久度嗎?我權碩彬可是全台灣所有男人裡面Top Class等級的,被我幹你只會賺,不會虧……」   權碩彬看似游刃有餘地說著垃圾話,實則急不可耐地將手指抽出,扶著半勃仍帶有硬度的分身,再次插入那只還殘有濃精的小穴裡,才往裡頭攪動了幾下,精液泡沫就順著臀穴口流淌而出。「唔嗯…、…權老闆……!」   權碩彬架著卓楷銳的雙腿,又在呼嗤、呼嗤地幹活,簡直是勞動模範。   「呼……哈啊……呼嗯……嗯……──」   卓楷銳毫不遮掩地淫喘著。   在廁所裡跟卓楷銳做愛,卓楷銳還敢叫得這麼大聲而張揚,就好像怕人家不知道似的,權碩彬的羞恥心與道德感被激起,反而引得他的肉棒在卓楷銳的體內脹得更粗、更大,變得更加熾熱。   「……該死的,卓楷銳……」權碩彬緊緊地抱住卓楷銳,按著他的背脊,「我真的好喜歡你……我愛你。」   卓楷銳聞言,笑了笑,沒答話,用雙手環抱著權碩彬的脖子,將頭靠在權碩彬的肩膀上,閉起雙眼,享受地抽著電子菸。   這次卓楷銳沒再像方才那麼失態,他已經開始習慣這根大麻菸的濃度,一邊享受著權碩彬的龜頭冠來回刮擦著他體內的皺褶,引起一波波妙不可言的快感,一邊過於專心致志地抽著大麻菸。   權碩彬早就知道卓楷銳絕不會回應他的感情,不論這份心意有多熾熱;而且在權碩彬看來,卓楷銳與其說是在跟他做愛,更像是在騙他的新台幣抽。   權碩彬一把奪過卓楷銳手中的菸,把卓楷銳從自己的身上扶起來,抓住他的兩肩,盯視著卓楷銳,異常認真地問道:「姓卓的,你喜不喜歡跟我做愛?」   卓楷銳毫無疑慮地回答道:「很喜歡,非常喜歡。」   他伸出帶著舌釘的舌頭,舔了權碩彬的嘴唇縫一口,「──我希望這一輩子都只給你一個人插。」   權碩彬一陣抖動,又射了。   徹底投降,繳械。   再次敗給卓楷銳。   完敗。   卓楷銳感受到權碩彬在他體內射精的力道,低頭看了一下自兩人交合之處滿溢而出,流淌到馬桶蓋上的精液,又看了一下權碩彬的錶,「十分鐘,這是第三次。」   「權老闆,你很厲害。」卓楷銳望著權碩彬,真心實意地稱讚道:「我沒有看走眼,你真的很好。   「你今天讓我很開心。」   他親了親權碩彬因著緊張而吞嚥著口水、上下滑動的喉結,「──謝謝你愛我。」
5
回應 4
文章資訊
231 篇文章160 人追蹤
Logo
每天有 8 則貼文
共 4 則留言
中國文化大學
權老闆真不愧是狗狗 半小時可以射三次 邊呼麻邊打砲感覺超刺激 也只有權老闆跟卓卓這兩個小壞壞幹得出這種事 而且我覺得方蔓蔓跟小颯也知道這兩個在搞什麼鬼 只是都沒說破 所以之後才會有三人快樂小天地啊哈哈
B1 雖然之後三個人一起住應該是很快樂的 但是我覺得...成颯被火葬了XDDDDD 他頭上綠帽太過沉重簡直加冕為王 從結局來看大概就是我老公睡了我男朋友之類的發展(囧) 然後想想我覺得在夜店桌位+廁所無套打砲還呼麻 權碩彬還結婚了真的有夠敗德 囧 這文到底是怎麼寫的能這樣-.-
中國文化大學
B2 我覺得背德感很棒👍🏻 因為也只有在小說的世界可以這麼任性🤣
B3 我覺得95章你看完可以比較一下當初看五體不滿足跟看現在這一部 哪一部比較驚恐(。 我覺得這部真的是太太太太像五體不滿足了wwwww超有那個F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