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追夫火葬場(92) (微H/NTR)

6月7日 16:40
第九十二章.覆水難收   權碩彬後來再抱著卓楷銳回席,儘管兩人身上都弄乾淨了,他們之間的氣氛卻變得與先前不大相同。   成颯是很想問的,但又不知該從何問起。   看著他們兩個互相喝著對方的酒,抽著對方的菸,若有似無地勾肩搭背,他儼然看見自己從前是怎麼和權碩彬相處的──這不只是朋友之間會做的事。難怪那時候權碩彬會對他發這麼大的脾氣。   卓楷銳把自己杯裡馬丁尼裡的橄欖,用牙籤叉到權碩彬的嘴邊,「吃嗎?」   權碩彬不只把橄欖直接吃了,還把他握著牙籤的纖長手指,若有似無地含進嘴裡吸吮,連在昏暗的燈光下,都能看見卓楷銳的食指指尖變得濕淋淋的,閃爍著水光,還自以為做得密不透風,沒人能看見。   「不吃橄欖,就叫吉普森啊,喝什麼馬丁尼?我又不是廚餘桶。你當你在養豬?」權碩彬都已經把橄欖嚥了下去,才抱怨道。   卓楷銳只是笑吟吟地看他,「我沒有不吃橄欖。」   這話頓時讓權碩彬沒了脾氣,被捏得死死的,就好像剛吞下去的橄欖,既不是苦的,也不是鹹的,而是甜的。   成颯看見權碩彬那灼灼的目光,好像他想嘗的,既非馬丁尼,也非橄欖,而是卓楷銳的唇瓣。成颯對權碩彬的共情能力太高,這讓他整個人都不好了。   方蔓蔓的雷達也還開著,自然是感應到了什麼,她比較簡單粗暴些,入手點也快,當時就問了:「你們一起去哪裡了?不見了十五分鐘呢!厲害的都能打一砲了。」   權碩彬正要說話,卓楷銳就截斷了他:「我們去廁所。我站不住,要麻煩權老闆幫我扶一下。」   方蔓蔓也是老江湖,直接回懟道:「扶『哪裡』啊?」   卓楷銳沖她笑了笑,「下面啊。妳也想幫忙我嗎?要看方小姐的老公願不願意答應才行。」   成颯立刻揪了一下卓楷銳的手臂肉,對他搖頭,讓他別對著女孩子耍流氓。   然而此刻心情真正複雜的其實是權碩彬。他知道卓楷銳為什麼敢當著他的面調戲他的老婆,因為進了廁所以後,到底誰扶的誰下面都不知道了,事情若不想曝光出來難看,以後對著卓楷銳,他最好是能有多安分、就有多安分。   見了這場面,成颯跟權碩彬的心裡都是難堪的,只是他們互相不知道罷了。 ※   四人都喝了不少,於是權碩彬叫了代駕,把四個人一起帶回家。   成颯還算清醒,代謝酒精的速度尚可。   回到權碩彬的家裡,成颯本來想用輪椅推卓楷銳回房,權碩彬下車以後,像是在搶功勞似的,立刻就去開了後座的車門,直接把卓楷銳打橫抱了出來,「讓我練個二頭肌吧。他敢不聽話,看我把他摔到地上。」真的是把卓楷銳抱了就跑。   進電梯前,卓楷銳還笑著看了成颯一眼,當然是毫無惡意的──成颯卻覺得看著有些嘲諷,這笑靨好看得太過刺眼。   「小颯,他愛弄,就給他弄吧。能者多勞嘛。」他用手勾住權碩彬的頸子,像吃橄欖一樣地含住了權碩彬的喉結。   進電梯前,就見權碩彬低頭,把臉貼了上去,卓楷銳也會意地抬起臉來。   在這之前,成颯從來都沒有感覺過卓楷銳能這麼狐媚,就好像身上有某種費洛蒙被成功激發出來了;他肯定是發生了什麼事,有哪裡改變了。可是為什麼呢?不知道。   也不知道他們又在電梯裡做了什麼。   想到這裡,成颯的心情難以言喻,恨不得自己當時也跟方蔓蔓一樣,待在車子裡和別人聊LINE,滑IG。反正不在乎的人最大。   他頓時都不知道自己吃的是誰的醋。卓楷銳的?權碩彬的?他只覺得,竹籃打水兩頭空,那兩個人逕自地走了,誰都不是他的。 ※   成颯住的那間房裡,配了一間衛浴,方便得很,是從前權碩彬特意為他改的,儘管他很少來住。成颯曾經說過不必麻煩,當時權碩彬卻很想自己來跟他住,說道:『小颯,你有點潔癖,和我一起共用浴室,你不習慣吧?』就先斬後奏地裝修了,事後讓他來住幾天,那時還每天都開車先載他去公司上班,送完他,給他買了咖啡,他自己才去上班。   這讓成颯不由得開始懷念、數點起以前權碩彬對他的好。他果然是喜歡被權碩彬寵愛的,只是那個對象很可能不再是自己了。   成颯回房前,刻意在走廊上,放輕了自己的腳步聲,微微地轉開房門的門把,開了一個門縫偷窺。   就見權碩彬把卓楷銳壓在床上,霸道地親吻他,由上往下,先是嘴唇,然後是喉結,脖子,鎖骨,前胸。看著這個態勢,若是正在洗澡,只怕連腳趾都能含進嘴裡當成葡萄舔。   「哈啊……」卓楷銳瞇著眼,任由他擺弄,還發出頗為愉悅的呻吟聲。   權碩彬欺在卓楷銳的身上,抬起他的一條腿,把右手伸進他的褲子裡,伸得極其裡面,前後、前後地動了起來。成颯都看得出來這是在做些什麼。   「小騷貨,幹什麼總是引誘我?」權碩彬笑吟吟地啜吻了卓楷銳帶著碎髮的額際,「你明明就知道我忍不住。」   「有婦之夫玩起來比較有趣。」卓楷銳毫無羞恥心地回答道:「權老闆,你都不知道你自己能有多好玩。」   「卓楷銳,你這個人真是……」   權碩彬向來最經不起逗,他急不可耐地掀起卓楷銳的衣服,低頭含上他的乳首,吸住被牙印圈起的範圍。那小小的、櫻粉色的乳尖,早已因著被啃咬、吸吮、拉扯得太過,而紅腫、挺立起來。   「…哈、嗯……!」隨著權碩彬在他胸前的動作,以及他放在褲子裡的手,前後抽送的速度越來越快,卓楷銳周身戰慄起來,忍不住昂起了頭,露出修長而白皙的頸子,精巧的喉結,與形狀優美的下頷;然而他頸子上的瘀青顏色實在太過明顯,怵目驚心。   究竟是怎麼弄的,能把一個好端端的人蹂躪成這樣?卓楷銳為什麼非但沒拒絕,看上去還喜歡得很?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   「怎麼辦?你這死傢伙……我想給你玩一輩子。」權碩彬抬起臉來,對卓楷銳舔了舔嘴。   「那就來啊,我沒有說不可以。」卓楷銳對著權碩彬緩緩吐出戴了錚亮舌釘的瘦長小舌,權碩彬見了,便像是被勾了魂似的,立馬搶上去吸住,一隻手按在卓楷銳的胸前,揉著他的胸。   「唔──…、哼嗯……」   卓楷銳被又親又摸又插的,臉色越發紅艷起來,嗓音也變得甜膩可人,房內的空調都無法阻攔幾滴香汗自他額際涔涔落下,被權碩彬當即舔去。   成颯怕再看下去,他們都要回本壘了,便偷偷地走回電梯口,發出正常的腳步聲,緩緩地走回房門前,然後敲了門,「叩叩叩──」   「阿銳,碩彬,你們回來了嗎?」成颯對著房內喊道。   他站在房門外滑手機,滑了五分鐘,才等到權碩彬來開門,整個人整整齊齊,乾乾淨淨,只有抓好的頭髮,落了一綹瀏海在額前,洩漏了方才那些敗德的情事。   「小颯,怎麼這麼久才上來?」他一把將成颯拉進房門裡。   「我剛和蔓蔓聊了一下,蔓蔓說你昨天都沒和她恩愛,今天也這樣的話,她就要出去找Money Boy了。」成颯按著他覆著薄薄肌肉的上臂,笑道。   「她去找MB,我會請徵信社跟拍她,然後跟她離婚。」權碩彬也笑道:「當初想跟我結婚的人是她,現在想找MB的也是她。她到底想怎樣?」儘管這話很沒人性,但成颯看得出來,權碩彬說的完全是認真的。權碩彬向來對他不愛的人很沒耐心,也毫無容忍可言。   「小颯,謝謝你願意來我家裡住幾天。晚上多休息,少跟卓楷銳胡搞瞎搞的。」權碩彬拍了拍成颯的肩膀,道了聲「晚安」,往他額頭上親了一下以後,便要回房了。   成颯在想,這句話裡所流露出的佔有欲,究竟是對著自己,還是對著卓楷銳?難不成如今的自己竟要反過來,變成權碩彬的情敵了?   權碩彬臨行前,又依依不捨地看了卓楷銳一眼,瞎子都能看得出他脈脈含情,恨不得把卓楷銳打包帶走。   卓楷銳還笑著跟他揮了揮手,臉上倒是沒別的意思,純粹只是想跟權碩彬玩。   在成颯看來,這兩人毫無隱藏之意,明目張膽得很。這讓他傷心得幾乎絕望,猶如整個人被撕成兩半。   成颯帶上門以後,見卓楷銳坐在床邊等他,他便迫使自己盡量表現得平常。他蹲在卓楷銳的面前,為他脫襪子,不鹹不淡地問道:「阿銳,你今天喝得很多嗎?」   「有一點。」卓楷銳沒扯謊,那根電子菸還在他手上吸,他吸得太快樂了,根本拿不脫手,權碩彬也沒吝嗇,告訴他一句:『這是賞你的。』就沒再要回去。他醉的不是酒,而是大麻,很快就清醒,他還繼續吸,吸得讓自己不清醒。   「我幫你洗吧。」得到卓楷銳的回答,成颯主動說道:「我也一起洗,我們今天都喝多了,早一點洗完早一點睡了……」   「萬一我想抱你怎麼辦?」卓楷銳看著成颯。   成颯開始脫起自己的衣服,「那也是得洗澡。」很快就脫得赤條條的,接著也坐在卓楷銳身邊幫他解衣服,這才仔仔細細地看見他的脖子、鎖骨、肩頭、胸前、小腹、腰際,就連大腿內側,都有著層層疊疊的牙印,和狀似瘀青的吻痕,青的、紫的、紅的,大大小小、星星點點,把他整個人弄得亂七八糟,看上去像個倍受愛寵的性奴。   成颯見狀一怔,呼吸一滯。他不知道權碩彬是這麼粗暴的人,卓楷銳活像是才被人輪姦過。   他終於得到他心中問題的答案了──為什麼那兩個人在酒吧裡消失,回來之後就變得曖昧。為什麼卓楷銳變得更誘人了,因為他被他最好的朋友給破身了。   他難道應該要煮個紅豆飯,來給卓楷銳慶祝一下嗎?   「阿銳,我先洗吧……」成颯顫抖著嘆了一口氣,為赤裸的卓楷銳披回襯衫。   成颯本要去鎖門,卓楷銳卻叫住他:「門別鎖。」   「他今晚還會來的。」卓楷銳說道:「就像以前纏著你那樣。」   「碩彬是要來找你……對吧?」成颯遲疑地說道。   卓楷銳沒回答。   成颯走向卓楷銳,蹲在他的面前,「你抽的是碩彬的電子菸。」   卓楷銳點了頭。   「你讓碩彬……喜歡上你了,是不是?阿銳。」成颯說到這裡,忽然不能自遏地流著淚,「多久了?你腿受傷前就已經是這樣了嗎?」   「或許吧,我不確定,我不是故意的。」卓楷銳說道。   成颯都還記得,那時候他們在酒店的樓頂上對峙的時候,自己對著卓楷銳的幾個回答,也都是「不是故意的」。   直到這個時候,他才感受到這句話有多麼不負責任,又讓人心裡多難受。   ──不是故意的,罪責就能比較輕微嗎?談感情又不是在講法律、判罪責。   卓楷銳當時拿他和權碩彬調情的事來檢點他;而今自己也做了這件事,倒是做得光明磊落,毫無歉意。成颯拿他一點辦法也沒有,明知如此,還是不願意把已經為了他自殘過一回的卓楷銳給丟了,又何況是權碩彬呢?   「你們……先前還做過嗎?」成颯強忍著情緒上的不舒服,內心依然想知道真相,又繼續問道。   「沒打過真軍。」卓楷銳忽然說了一句:「我不會騙你的。我早就在心裡發過誓,這輩子我可以騙別人,但是我不會再騙你。所以你不要再繼續問一些會讓你自己不舒服的話了,我不想傷害你。」   成颯抹了抹臉,淚水卻還是止不住,他仰頭看著卓楷銳,「都是我的錯,當初是我掛記著碩彬,放不下他。要是我能在阿曼的五樓放下碩彬,要是我不去向碩彬求婚,要是我再也不喜歡他,今天你就不會被糟蹋成這樣子……」   「誰被糟蹋了?」卓楷銳說道:「是我在糟蹋他,不是他在糟蹋我。我從不讓人糟蹋的。」   成颯聞言,對著卓楷銳,面色微微一變。   卓楷銳清醒得很,有條不紊地告訴他:「你沒有任何的過錯。我是因為不討厭權碩彬,才和他發生關係。他把我操弄得很舒服,我也實在是不介意每天都給他操免錢的,反正開心最重要。   「相對地,就算我現在是個植物人,我都不會容許任何一個我所討厭的人,來對我做這種事情。   「我不知道在你眼裡,我現在看起來是什麼模樣,也許你可能因此忌妒我、討厭我,但是我享受這一整個和權碩彬交往的過程──做愛也好,曖昧也罷,任何互動都是。這可以讓我活得比較舒服。」   卓楷銳抽著電子菸,看著成颯,說道:「當初你懷疑我和方小姐有染,所以和我分手。我以為對象是權老闆就沒有問題了,因為比起我,你其實更喜歡他,那你就不會吃他的醋了。   「你現在跟我在一起,也只是因為你心裡有愧。你可以不那麼喜歡我,反正從一開始就是我逼你跟我在一起的,你壓根兒沒有想過要遵守和我之間的約定,可是對我來說,這不一樣。   「一來,我能繼續和你在一起,這對我來說很重要;二來,我再差一點點,就能讓權老闆離婚,放下方小姐,來跟你在一起。你可以對著我繼續彌補你的罪惡感,然後繼續和你喜歡的權老闆一起過活。權碩彬既不會離開你,也不會離開我,何樂而不為呢?   「我只不過是想讓你變得更快樂,順便讓他也來陪你,然後一起變得更快樂而已。我只是希望我們三個人都能過得很幸福。可是,小颯,為什麼你現在在哭?是我做了什麼不應該做的事嗎?」卓楷銳問道。   成颯聞言,內心一抽。   ──卓楷銳完全不明白他為何流淚。他們之間的價值觀差異怎麼會這麼大?   成颯頓時覺得,自己現在正在為了以前做過的那些三心二意的錯事受懲罰,整個人都在火刑架上烤。   他當初沒和權碩彬做,可是權碩彬已經被他掰彎了;現在卓楷銳和權碩彬已經做了,成颯知道一切都回不了頭了,就像卓楷銳的雙腿不會再恢復如初,權碩彬也不會再像以前一樣那麼喜歡他。卓楷銳不再只是他一個人的,權碩彬也是。   這就是他想看到的嗎?他不知道。   只是等到他發現自己的心裡,其實無法接受的時候,一切都已經為時已晚。
4
回應 3
文章資訊
231 篇文章160 人追蹤
Logo
每天有 8 則貼文
共 3 則留言
中國文化大學
哇啊啊啊為什麼有一種即視感 總覺得這一連串在哪裡發生過 但我喜歡這種偷窺感 畢竟成總感覺好久沒出現了🤣 而且卓卓完全沒在避諱欸! 彬彬雖然在成總面前會稍微一點點的收斂 但留吻痕本身就是佔有慾超強了 何況一堆牙印跟吻痕 這沒瞎的都看得出來這兩人怎麼回事吧! 感覺成總完全被卓卓跟彬彬排除在外了 但如果轉念一想三個都有砲打的話 就可以過三人的快樂小日子了
B1 哪一部文裡面發生過啦XDD 被你講得我也有既視感了Orz (話說我覺得又要有人說我偏心到姥姥家去(青花魚那邊)但我明明讓成颯全身而退不要被虐 讓權碩彬跟卓楷銳兩渣相殘 難道不好嗎囧
B1 我覺得權碩彬的排他性比成颯還強 他的攻擊性超高(應該是全文最高的) 卓楷銳只是威脅+自殘 權碩彬是真的會攻擊+虐待別人的 嚇死了......搞得我好想知道接下來權碩彬的評價會不會翻盤喔(目前是0負評(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