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追夫火葬場 第九十四章.BAREBACK (H)

6月7日 23:08
第九十四章.BAREBACK   洗澡的時候,卓楷銳極為溫柔地替他口了,他的舌釘摩擦著他的馬眼,令成颯極想射精。   就在成颯渾身一顫,即將射出來的時候,卓楷銳將他的分身吐了出來,用拇指按住他的馬眼,告訴他:「因為已經過了凌晨十二點,所以是昨天──我也像這樣,幫權老闆口過。也是戴著這只舌釘。」   「小颯,你有幫權老闆含過嗎?你知道他的老二勃起的時候,多粗,多長,他被口的時候能撐多久嗎?」   「……」成颯氣得渾身發抖,摀住耳朵,不想繼續聽下去。   他握住成颯的一隻手,讓他把手自耳邊挪開來,「……還沒含過就好。我知道以後,他還是會和你做愛的,因為你們以後就是夫妻了,但那是合情合理的。在那之前,我還不想看到你們那樣。」   成颯被這話弄得已經沒了興致,萎得厲害,卓楷銳卻把成颯的性器夾在自己的胸前,緊緊地用手按著,一邊上下動著胸,來回地摩擦,一邊繼續低頭幫他口交,簡直像是在強迫他射出來。   「……阿銳,別這樣。」成颯痛苦而無奈地說道:「我真的沒有心情。放我走吧。」   「別反抗我。」卓楷銳用幫男人口交時特有的妖異眼神,從下往上地看著成颯。   他伸出舌頭,插進他的馬眼裡,用兩隻手指掐住他的包皮,以淫蕩而細膩的手勢來回滑動著。「嗚嗯──…」他將成颯的性器含入口中,露出津津有味的表情,發出過於淫靡的呻吟,吮得臉頰凹陷,含得臉頰鼓出龜頭的形狀。   「……唔!」不論是聲音還是畫面,卓楷銳都實在是太過色情,成颯忍俊不住,被迫射了精,一波波地如白絲帶般,全都射在了卓楷銳的臉上和嘴上,還有一些落在了脖子上。   卓楷銳把臉上的精液,用手抹下來,放進嘴裡吃了,「你明明就不喜歡和我作對。看,這不就射了嗎?」   成颯頓時有一種自己被強姦了的屈辱感。明明卓楷銳是在幫他口交、被他射在臉上的那個人,可是成颯感受到了自己的不願意,還有他所受到的控制。   一切又回到了原點。   就像剛開始,他再次見到卓楷銳的那個時候;只是那時候的自己與卓楷銳,都還有餘裕。   現在的成颯,已經完全沒打算再和卓楷銳分手了,除非他捨得看見已經不良於行的卓楷銳,被從前的客人帶去金屋藏嬌;抑或是已經被破過身的他,再也沒了顧忌,將一輩子依靠這些過於嫻熟的淫藝,以賣身為業;又或是讓他直接變成權碩彬的情婦,被權碩彬偷偷地豢養起來,每天被當成飛機杯操,而卓楷銳還不以為意,甚至是十分得趣──他都不想要!一想到這些不好的事情,他就放不下,也捨不得。   只要他一天還愛著卓楷銳,他就沒有選擇。他必須得接受卓楷銳的控制。   卓楷銳讓他射精就射精,叫他幹嘛就幹嘛。   在這場感情裡面,他成颯注定是不會有尊嚴的。 ※   成颯漠然地幫卓楷銳吹乾了頭髮,包好了浴巾,扶著他上了床,卓楷銳卻勾著他,一起把他帶上床。   「小颯,我想要。」他撫摸著成颯還沒來得及穿衣服的身體。   「我今天晚上不太想要。」成颯按住卓楷銳的手,「別摸了,反正一定沒辦法摸硬。」   成颯真的很想要自己能滾多遠就滾多遠,出去睡沙發都行。   他甚至想跟權碩彬交換,他去跟方蔓蔓睡,權碩彬過來陪卓楷銳算了。他心裡頭全都是這些消極的想法。不可自抑。   成颯想滾下床穿衣服,可卓楷銳的臂力依舊很好,硬是扣著他的腰,將他拖回來,「為什麼?因為我跟權老闆的事嗎?」   「嗯。」成颯毫不避諱地表達了他的不悅。   卓楷銳輕輕地扯了一下他的乳環,「傷口癒合得怎麼樣了?」   「不會痛了。」成颯回答道:「別玩他,他不好玩。」   「這不好,」卓楷銳瞇起眼來,「我希望這傷口能再痛一點。」微微加重了手下拉扯的力道。   「阿銳、別這樣……!」成颯緊緊地抓住卓楷銳的手腕,卓楷銳卻絲毫沒有放手的意思。   成颯緊蹙著眉,忍耐著乳頭上傳來的劇烈疼痛感。   「小颯,你硬了。」卓楷銳歛眉垂眼地盯視著,笑道:「你和我一樣,喜歡被弄痛。」   「……」成颯緊咬著牙根。他的分身就蹭在卓楷銳的下腹,隨著乳頭上傳來的刺激越來越強,而跳動得越發激烈,「阿銳……」就連呼喊的時候,夾雜著痛苦、羞恥、不甘心的色情嗓音,也那麼地難以自控。   就在乳環的傷口,隨著拉扯即將裂開之時,卓楷銳及時地放了手。   他朝著那微微紅腫而翹起的乳頭,親了一口,「小颯,你要再更痛,因為這是你愛我的證明。你是愛我的,這有什麼不好。」   他抬起頭來,用黑白分明的澄澈雙眼,直視著成颯黯淡無光的眼睛,「小颯,你愛我嗎?」   「我不愛你的話,就不會一直忍你到現在。」成颯淡淡地說道。   卓楷銳摸了摸成颯的分身,「你會永遠這樣忍著我嗎?」   「或許,我會的。」他撇開頭,任由卓楷銳玩弄著他的分身。   「如果我想讓你這裡也去穿個環,你會去穿嗎?」卓楷銳笑著問道。   「不會。」成颯斬釘截鐵地說道:「那兩個環已經是我這輩子穿過的最後的環,我再也不會穿了。」   「我明白。」卓楷銳說道:「我不會逼你做你不想做的事。我也不想傷害你。」他伸過手,與成颯十指緊扣,「能原諒我跟權老闆做愛嗎?」   成颯沒說話。   卓楷銳將成颯壓倒在床上,分開他的雙腿,支起身子,曾幾何時,他的分身已經全然勃起,和成颯赤裸著,在大床上淫戲,令他極有興致,使他的馬眼處流淌出前列腺液來。他若有似無地倚靠著這天然的潤滑,摩擦著成颯的臀穴,「小颯,請你原諒我。」   卓楷銳壓在他的身上,胯間與他的股間相連。成颯往後縮了縮,逃避著性愛,又被抓住腳踝,往前一拉。卓楷銳幾乎就要插入他。   成颯沒回答他的問題,只說:「阿銳,戴套吧。你才跟權碩彬做過,我不想跟你無套。」   「他用的是後面,我現在用的是前面,這無所謂,你自己也清楚。」   他掰正成颯的臉,朝他淺杏色的唇上親了親,「以後……也許能三個人一起試試看,那一天一定會很愉快。我可以當中間的那一個,這讓我很高興。」   成颯才聽著,一個不留神,卓楷銳就沿著成颯的臀縫,滑了進去,開始淺淺地戳刺起來。   他低頭吻著成颯的前胸,「我最近也染上權老闆的壞習慣,不喜歡戴套子,覺得這樣比較舒服。」   「…哈…啊……!」   隨著卓楷銳的龜頭,「啵」地一聲,強行通過、撐大穴口,完全進入那細緻的甬道內,成颯發出甜膩的抽咽,同時也放棄了掙扎。   他躺平了,拱起腰來,貼服著卓楷銳的下腹,用雙腿夾著卓楷銳的腰肢,昂起頭看著天花板,瞇起眼來,忍耐著卓楷銳的龜頭冠在他體內前後挺動,帶來太過鮮明的、刮擦著穴肉的感覺,「…唔嗯……!…沒關係。」   『反正……除了碩彬以外,終究是不會再有第二個人了。我一定……可以接受的。』成颯心想。   他緊緊地扣住卓楷銳的背,任由他舔舐著自己顫抖的睫毛,「沒關係的……真的、沒關係。」   卓楷銳按著床面,夾著臀肉,深深地往裡面頂撞了一下。「哼……小颯,我最愛的人果然還是你,只有你能讓我覺得自己還活著。」   對他而言,與成颯做愛永遠都是最得趣的,儘管成颯並不是那麼地善解風情,也不是特別地服從,但是成颯這個人對他而言是唯一且特別的──成颯是他的初戀情人,成颯是獨一無二的。   「…哈、嗯……!」成颯隱忍著呻吟聲,深怕被住在隔壁的權碩彬夫婦,聽見自己正在行淫。   「阿銳,如果你、不是這樣的人,或許……我都不會喜歡你……」   他把卓楷銳還帶著傷痕的臉,按在自己的頸窩,用染上情慾顏色的臉頰磨蹭著他,「……別離開我,別傷害你自己……就好。我會、聽話的。」卓楷銳一下一下地往他體內鈍頂、攪動著,時不時地打斷他的話語,但成颯終究是把自己的心意給傳達出來了。   卓楷銳聞言,滿意一笑,笑得兩眼一瞇。   成颯一輩子都不會知道「向井理玖」這個人的存在是如何地威脅著他對卓楷銳的主權;就算他知道,也終究是拿卓楷銳一點辦法也沒有。
5
回應 2
文章資訊
231 篇文章160 人追蹤
Logo
每天有 8 則貼文
共 2 則留言
中國文化大學
小颯你在卓卓面前永遠都是沒有尊嚴的 誰叫你優柔寡斷一下要這個一下要那個 人家卓卓會這麼壞基本上也是被你害的 就接受吧~~ 而且卓卓其實還是很愛你呦~ 但也愛權老闆 然後更愛他自己 向井小奶狗目前應該還不是愛不愛的關係 而是飛機杯之類的存在🤣
B1 對 向井是飛機杯w 但我覺得最驚訝的是......卓楷銳居然被火葬了YOOOO 被權碩彬給徹底地葬了...... 然後我懷疑其實卓楷銳真心愛上權碩彬了(汗) 只是他自己不知道(囧(王傑-我是真的愛上你.mp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