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Si-fi系列] Alone Again

2021年6月9日 08:46
原創BL小說 Si-fi系列 Si-fi系列的篇名都是the Weeknd專輯《After Hours》裡的歌名,每篇都是獨立的故事,可以拆開來看。
imgur
上篇. 人類原本的居所遭遇自然災害、戰損,僅剩一片荒蕪,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口因為勞動、經濟因素移居其他星系。身為受刑人的我,自願留在地球服刑。 基於人道考量,他們雖然限制了我的活動範圍,但還是給了我許多自由,比起關在牢房裡,真的是好太多。我的主要工作是修繕損毀的太空船和飛行機具,其他星球的基地台每隔幾個月會派人回來視察進度,成功修繕一台,我的刑期就能減少一年。 我服刑的這個地方沒有駐軍,在13年前,最後一批駐軍也撤走了,只剩下我和20台機器人日日在基地修繕機具。我沒有任何怨言,這對我來說是最好的生活,修繕機器原本就是我擅長的事,即使我到了另一個星球,我仍然會修繕機具。每一日、每一週、每個月,我看著我的刑期不斷減少,日子就這樣過去。 今天也是沒有例外的一天,在本地早上七點,我醒過來,緩緩地走去盥洗。打開通訊裝置,AC-1348-ZX90的影像投射出來。 AC-1348-ZX90是一台深藍色的機器人,負責系統資料的統籌、上傳。 「早安,麥克斯,」它機械式的嗓音響起,「系統已為你簽到,今天的工作會在下午5點結束,在這之前,時間皆可彈性分配,你也可在基地內外自由活動,請協助系統上傳工作進度。剩下的刑期還有:72年,所有記錄都會在確認後上傳系統。」 「謝了,A。」說完,我把通訊裝置關閉,開始盥洗。 在這個軍事基地服刑,我可以自由決定時間的運用,即使我花三小時吃早餐,也不會有人怪我不認真服刑,我可以慢慢吃,還可以看機上盒裡的電影和綜藝節目,看到我開心再去工作。但我也沒有很喜歡一直偷懶,我大概吃個30分鐘就去工作了。 今天我看了一些紀錄片,是一個關於城市生活的,2000年的科技和現在不太一樣,我看著看著也蠻入迷,幸好通訊設備的鬧鐘響了,不然我就要一直看到完了。 我先在更衣室著裝完畢,接著開始一天的工作。 我的工作夥伴是另外20台機器人,它們的機能都非常精良,有一台甚至資歷比我低,是去年才剛熱騰騰出廠的新機。 「早安,安藤麥克斯。」淡粉紅色的PX-34056-ACX以快速效率聞名,它習慣叫我全名,應該是內鍵設定,我還蠻習慣的。 「早安,P。」我拿著我的工具,開始修已經拆開的零件。 時間在這裡啊,既快又慢。有時我會忘記時間是流動的。我現在擁有所有自由,可以在我想要的時候休息、工作、吃東西、運動、閒晃、休閒娛樂,但我都會把工作做到一個段落才做其他的事。 大約修好一半,我先擱置了工作,補充一些水分,坐在椅子上看著其他機器人工作。 橘色的CG=34679-XE負責維持環境無塵、清潔,它每隔10分鐘會把整個環境清潔一次。 綠色的AE-45648-9H負責校正數據、功能,三天前我剛修好一部分引擎,它現在仍在檢測中。 我的身體比我想像的還要疲憊,剛剛修繕的姿勢可能不良,上半身有些痠痛,於是我從置物架拿出閱讀器,開始閱讀電子書。 此時,系統響起了通知聲,不是緊急通知,但是臨時通知。 AC-1348-ZX90點開系統通訊設備,約漢尼斯上尉的影像投影在空中。 「地球13區基地,這邊是織女星系5號基地,是否收到?」 約翰尼斯上尉很年輕,非常和藹且上進,我蠻喜歡和他通訊的。 「地球13區基地收到。」我打開麥克風回覆。 「今天有一位新的受刑人自願前往地球,請開啟停機坪準時接收。」約翰尼斯上尉說,「有任何問題嗎?」 「嗯……」我其實不想要有其他人類進駐基地,「人手並無不足,但願意接收。」 「非常好,再麻煩協助接收事宜。以上。」約翰尼斯上尉說罷,便掛斷了通訊。 啊……我不想要其他人類夥伴啊。我一個人在基地好好的,修繕效率也高,誰知道新來的受刑人是怎麼樣的人? 但總之,我先叫來BC=43889-GI,它是淺紅色的機器人,負責地球上的生活事宜、安全防衛。 「B,麻煩匯報今日糧食水源的供應數量。」我對BC=43889-GI說。 「好的,麥克斯,」BC=43889-GI回答,「庫存水源尚存5年又179天,淨水系統儲水共3年又345天,5號基地運送庫存共1年又199天。食材與營養素食材尚存6年又13天,下回的統一運送會在2個月又14天的週日進行。」 「謝謝。」我聽了一下就放心了,再送一個人過來也不會有問題,即使遇到5號基地無法運送糧食的狀況,我們也能從溫室自給系統種植。 不過……這位受刑人究竟為何要來啊,他難道沒有聽說地球的狀況嗎?5號基地應該有跟他說清楚情況了,但是自願來地球……真是匪夷所思。他不怕死嗎?還是有其他目的? 地球的各個區域基於戰損狀況不同,有不同的損毀情形,即使不算上自然災害,一般人是無法居住的。舉我所在的13區基地為例,這裏的空氣中有對人體有害的輻射,13年前駐軍因為軍隊中陸續有人身體出現病變,整個基地已經撤走,地球目前沒有其他星系的醫療儀器,已經不能居住了。 受刑人如果身體狀態還是人類的軀體,大概來這裡,沒有3年就會死去,究竟為何會來呢? 我之所以長期在這裡沒問題,是因為我過去出過意外,身上的部分器官、皮膚被人工器官置換了,體內也有許多部分是機器材質,我現在基本上算是三分之二個機器人,所以我可以一直存活於這個環境,但我不確定其他受刑人是怎麼樣啊……根本沒有人想要冒那個風險吧? 我吃過午餐,然後又工作了一下,系統通知兩個小時後會到達,到時候BC=43889-GI會開啟停機坪,我想了想就休息了一下。 多一個人手不知道是好是壞就是,但我也不能怎麼樣,我無法干涉5號基地的決定。 我想想,沒有換裝就到了停機坪準備接收人員。畢竟也沒必要多正式吧。 不過這次,他們用了不同的飛行器載運,是一台比之前大許多的飛行器。看來織女星星系的科技也快速的進步,或許不久後就會換一批新的機具。 飛行器的艙門開啟,兩台公務機器人帶著受刑人下了飛行器。 「你好,安藤麥克斯。」公務機器人對我說,「請清點貨品。」 我讓BC=43889-GI透過電子清單確認飛行艙運下的物品,有三箱是受刑人的私人物品,還有一台醫療儀,可以進行精密手術、器官的移植,還順帶運來一些食材和飲用水。 我看了一下受刑人,是一個高大的男性,膚色健康,看不出來是美國人還是南歐人,感覺不太親近人,這樣也好,人和人之間保持距離本來就是應該的。 「這位是喬爾凡尼・傑克森,刑期是30年,減刑的計量方式為修好一台飛行器,減刑一年。」公務機器人向我說明,「請基地的機器人協助安置醫療儀器,請協助一週一次的健康檢查和身體機能修復,若有緊急狀況,隨時都可以使用醫療儀。」 「收到。」 「這次一共補給兩年的糧食和飲用水,請協助清點和儲存。」 「收到。」 我請BC=43889-GI和另一台機器人先清點糧食和飲用水,接著請AC-1348-ZX90協助受刑人搬運行李。 「喬爾凡尼・傑克森。」公務機器人喚道,「現在解開你的手銬。」 喬爾凡尼・傑克森,新來的受刑人……看起來有些神經緊繃,他伸出戴著電子手銬的雙手,公務機器人拿出掃描鑰匙,掃過他的手銬。 這一生中,我看過幾次這個畫面,每一次我都會有一種那雙帶著手銬的手要被雷射掃斷的感覺。不知道喬爾凡尼・傑克森是什麼感覺,想必也不會太好吧。 電子手銬脫落,掉到了地上,因為材質是應化的特殊塑膠,掉在地上沒有發出什麼聲響。 喬爾凡尼・傑克森的表情一時如釋重負,但還是很緊繃。 「A,可以先幫他拿行李到房間了。」我說。 AC-1348-ZX90使用內鍵的拖車功能將行李送到了他的房間。 喬爾凡尼・傑克森凝視著我,像是想在這短短幾秒內把我看透似的。 哈,不可能。哪有這麼簡單就把我看透?我打趣的想。 30年刑期,不知道是犯了什麼罪呢?我有些好奇,但也沒這麼好奇。 一個下午的時間,清點和倉儲都順利結束,公務機器人回報了5號基地後,也開著飛行器回到了織女星星系。 喬爾凡尼・傑克森看到停機坪關上,終於鬆了一口氣。 「你好,怎麼稱呼你?」我雖然不喜歡交際,但還是禮貌的問。 「喬爾凡尼。你呢?」他帶了點敵意的凝視著我。 「喔......安藤麥克斯,安藤、麥克斯、或全名……怎麼叫都可以。」我遲了一下才說,因為久沒有和人類面對面說過話了,我有些不習慣。 他沒有回答什麼,這樣也好,保持一點距離是好事。 「我帶你熟悉一下環境吧。」我說,「請跟我來。」 我帶他去看廚房。 「你可以用機器點餐,投影處鍵盤、按鈕輸入餐點就可以了。」我說,然後示範給他看,「比如你要吃漢堡,就輸入關鍵字,用選單去選。」 他看到影像上的漢堡畫面,咽了咽口水。 所以我直接按下了選單中的牛肉漢堡。 機器開始製作,接著漢堡做好了,我把成品遞給他。 他有些發愣地接過,然後不確定地看了看我。 「坐著吃吧。」我點點頭。 我們在椅子坐下,他大口地吃了起來,看起來很餓。看來還是一樣,運送過程中不會讓囚犯進食,到了服刑地點也要經過冗長的等待才能進食,跟我之前的經歷一樣。 「還想吃什麼嗎?」我問他。 他點點頭,忙著吃。所以我就又做了馬鈴薯條、熱狗堡和碳酸飲料給他。 我也為我自己點了一份牛排和蔬菜,接著有模有樣地吃了起來。 「你之前在哪裡服刑呢?」我問。 「3-BDA-16K,是一顆產天然氣的小行星。」 「在織女星星系嗎?」 「對。你呢?」 「我一直都在地球服刑,已經15年了。」 「15年?」他有些疑惑地看著我的外表。 「喔,我已經不會變老了,我身上百分之七十八的器官和皮膚都是人工的。之前出了意外,現在已經算是半個機器人了。」 「你犯了什麼罪?」他好奇的問,「刑期有幾年?」 「我刺殺了第19區的主席。刑期總共是150年。」 他看起來很訝異。 「是你殺的?」他訝異地看著我,「那時新聞很大,整個世界都在報導。」 「沒什麼,總有人要做這件事,」我搖搖頭表示無所謂,「遲早要做的。」 對於這件事,我並沒有什麼所謂。談到因為這事情被判刑,我也沒什麼感覺。 「很多人都把你當作英雄,但你就這樣消聲匿跡了……」他的語氣帶著敬畏,凝視著我,「你是自願留在地球的嗎?」 「他們……那種崇拜是錯的。」我苦笑,「我不認為我做了什麼偉大的事,我也不認為自己值得被敬愛。媒體會寫他們想寫的吧,但我沒做什麼了不起的事。我會留在地球,是因為我想要遠離人。」 「遠離人?」他不解地看著我。 「在我的文化裡,人是很壞的。他們利用信任傷害著同樣文化中的其他人,其他人也是這樣互相傷害著。我不喜歡人,我寧願遠離人群,一個人活著。」 「喔……我可以體會。」他表示理解地點點頭。 「你的身體有被改造過嗎?這樣子來地球不怕身體的傷害嗎?」我問。 「有。」他說,「我之前服刑時開採的機器故障,身體有一部分被炸傷,現在身體的一半是機械材質。」 「沒有考慮過用醫療儀把自己所有損壞的功能都修復回去嗎?現在已經可以做到了不是嗎?也不用擔心癌症什麼的。」 「沒有想過呢,我不想一直活著。」他回答。 「沒有任何事是你想活下去的理由嗎?」 「是啊,我不想一直活著。」他說,「你也是吧?」 「我是啊,但我沒有選擇。」我說,「我的身體大部分是人工材質,壽命不會這麼快結束,你應該可以選擇吧?」 此時,系統響起了警報。 「喔,也到時間了。」我說,「待會基地會全部關上。」 「怎麼了?」他問。 「有海嘯,系統偵測到流動的能量。」 吃飽飯後,我帶他看了盥洗室,接著去看溫室。 「因為最近的補給站在數十光年以外的地方,如果不幸失聯了、或者有戰爭、意外,基地會放棄地球,」我說,「到時候我們可以自己種植糧食。」 「水源呢?」 「淨水系統會繼續運作,系統故障我也有辦法排解。」 時間差不多了,我帶他到他的房間休息。 「這裡可以自行決定時間的運用。」我說,「也可以自由活動,基地或基地以外的地方都可以,但基地外的地方輻射和污染比較強,要穿防護衣再出去。先休息吧,明天還要工作。」 他看著我的眼神,不知為何讓我有點回想起過去的事。不是不好的事,但是我沒有意料的事。 「晚安,喬爾凡尼。」我說。 「晚安,麥克斯。」他對我說,我緩緩地關上門。 中篇. 接下來的日子,我期許自己能夠跟喬爾凡尼保持距離。 他讓我想起過去。 一樣的,我晨起盥洗,到餐廳吃早餐。時常會遇見他,他向我打招呼,我回覆,就只是這樣。 他好年輕,和我不同,我習慣獨自一人度過無盡的歲月,而他不知何時會耐不住孤寂。我告訴自己,不只是刑期,我的生命沒有盡頭。他不同,有一天他會離開,那三十年的刑期不長,他會恢復自由之身,有一天會死去。 他會比我先離開地球。不論接下來他會去哪,會做什麼,那應是與我無關的。我在這裡,或者離開這裡,我都會一個人活著。 我要與他保持距離。 今天我們分別在不同的位置吃著飯,我把2000年的那個紀錄片看完了。能夠有一段距離觀察人類是很有趣的,距離接近,或者成為一份子後,一切都不同了,我不喜歡那樣。 他在看紙本書,真是新奇,現在居然還有紙本書啊。還是那是年輕人的潮流呢?收集已經不再製造的紙本書或古董……之類的。 「好…….」我小聲地說,起身伸了伸懶腰,準備要去工作了。 他看我起身,也把書收回包裡,要去工作了。 哎真是,你可以自己決定要去工作的時間啊。我無奈地想。 但我沒有說什麼,回收了餐盤後就去工作了。 工作時,我有時不自覺會觀察他的方式和進度。有一些方式是他獨有的,沒有什麼不好,他工作也很認真,並不是會打混的樣子。 打混也好啊,那是他的自由。但很顯然現在他不想這麼做。 前幾週沒怎麼樣吧。日子就這樣過了。 我們沒有特別交際,沒有特別說話,僅有遇到彼此時問候。我沒怎麼察覺異常,也不覺得不好。 事情發生的那一天,他看起來狀況不怎麼好。 工作到了一半,他突然起身,到了更衣室換上了防護衣,就要往外跑。 我沒有攔下他,因為在這裡,人可以有決定權,決定自己要去何處、如何運用時間。 他往外走,我繼續工作。 大約過了幾小時後,系統提醒今晚會有海嘯。我不確定他在哪,心裡總覺得有些不安。 這樣做是好的嗎?海嘯來了,他必死無疑啊。甚至連屍體都找不回來。 我要怎麼做?我不會有任何責任,但是這樣放任他死去,真的是好事嗎? 我先喝了一些水,去餐廳補充了一些熱量,讓自己安定下來。 雖然說情緒有些安定下來了,但我還是游移不定,應該讓他自己選擇自己的命運?但我真的有盡到告知危險的義務嗎? 但為什麼告知危險是我的義務呢?海嘯來了,人會死,這不是常識嗎? 我努力讓自己維持著冷漠和冷靜,想要把自己從這樣的不安中抽離。但大約焦躁了半個小時,我還是沒有比較平復。 還有兩個半小時,海嘯就要來了。我決定去找他,因為實在無法就這樣撒手不管。 他讓我想起過去的事。 我到了車庫去開搜尋資源的小型車,幸好我之前有幫其中幾台充電,我帶上有急救功能的機器人CK=16457-89K、飲用水、一些緊急升醣的食物、照明與保暖的設備和武器,穿厚防護衣後便出了基地找他。 幸好他有帶通訊器,可以定位他的位置。我循著定位找到他的路徑,他似乎在海岸邊,跑得不遠,我迅速地驅車前往。 系統通知海嘯發生時間還剩一小時四十五分,已經好久我沒有這麼緊張過了。我的情緒很久沒有這樣波動過。 倒也不是生氣,對方跟我沒有什麼直接的關係。也沒有愧疚,在第一週我就把所有情形都和他解釋過了。 心裡沒來由的緊張吧,不知道怎麼說。 害怕他死去?害怕找不回他的屍體? 我自己也無法釐清這種情緒,所以我加快了車速,在濱海地區搜尋著他的身影。 距離海嘯來臨還剩1個小時又十分鐘時,我在一處消波塊群找到他。他的腳卡在石縫中,他無法脫困。 我連忙過去,用攜帶的緊急設備切開了石塊,接著讓CK=16457-89K檢查他的骨折狀況。 幸好只有輕微骨折,CK=16457-89K做了緊急處理後,我們立刻驅車返回。 海嘯迫近的聲音來了,整個地面都在震動,天空中一陣鳥鳴,接著群鳥飛過,浪的聲音和壓迫感又更大,我沒說話,讓他吃了一點東西升醣和補充能量,維持清醒,而我自己就是一直一直往前開。 我們回到基地時,還剩15分鐘海嘯就來了。 我趕緊叫BC=43889-GI關閉最後的入口,我喘息著,讓CK=16457-89K將喬爾凡尼送到醫療儀上治療。 今天的海嘯特別大,關閉所有入口也聽得很清楚,非常駭人。 我到餐廳做了一些蛋白質和醣類充足的食物,然後請CG=34679-XE幫我一起拿到診療室。 喬爾凡尼躺在病床上,他的骨折已經被醫療儀治癒,因為穿了防護衣,也沒有受到輻射的傷害。 我沒有其他激動的情緒,也不覺得憤怒。反倒有些慶幸他沒事。 「吃點東西吧,」我說,「這樣會讓心情好一點。」 他有些生氣地看著我。 我可以理解,我也明白。因為這些情緒我都經歷過。 「你怎麼有辦法……這麼冷靜?」他生氣的說,「這裡只有我們兩個人、機器人、還有一大片幅射的土地!」 我沒有回答,只是安靜地凝視著他。 「必須在這裡待這麼久,你受得了?」 「……我明白你的感受,在我剛到這裡時,我也非常的孤獨。」我開口,「我的狀況比較不同,對於人和文化的創傷和懼怕,讓我習慣了孤獨。」 他凝視著我,我繼續說: 「我在原本的國家,24區,我找不到希望,所有人都懷著惡意傷害著彼此,我每天活得很痛苦,對於這樣的文化和人,我很受挫,也很痛苦。我自願去刺殺統治者,因為我想被判處死刑。」 他的表情轉為訝異,接著他靜了下來。 「他們很高興聽見我不要功勞,願意去送死。他們在我耳邊說,你是我們民族的英雄,我們一輩子感謝你。但事實上,我知道他們原本是想要把功勞據為己有,他們不在意我死不死、活不活,也不希望有人記得我。」我說,「我心知肚明,因為我也不想有人記得我,我也不想我自己記憶著我自己。我想要消失,在一個文化裡活得如此痛苦,我想死去。」 他凝視著我,眼神中好多哀傷。 「但那天,我拿著一把短槍,混在人群裡,就這樣往前走往前走,人群把我推向他,他從車上下來……我緩緩地跑上前,即使他們想攔阻我,我就是前進……然後我對他開了三槍,一槍在眉心,一槍在胸前,一槍穿過胯下。我被衝上來的護衛壓制,我的頭撞到了地板,耳朵一陣嗡嗡響,什麼都聽不到。」 不知道為什麼,我就很順利地說出來了。過去從來沒想訴說自己,但今天我很順利地說了出來。 「這一切都被外國記者拍下來,影像直接被上傳網路,我被羈押,美國的人道組織幫助我申請了政治庇護,但24區對美國施壓,我必須繼續服刑,但是以比較人道的方式進行。」 「如果……你繼續待在你的國家,你會怎麼樣?」喬爾凡尼問。 「我會從世界上消失。所有關於我的資訊會被屏蔽,我不存在了,沒有人知道我怎麼樣,沒有人知道我的下場,接著,我會被遺忘,像是從來不存在。」 「在行動前,即使知道可能會如此,你也沒有猶豫嗎?」 「沒有,即使知道可能會如此。」 那天晚上,我陪著他在診療室,我們一起吃了點東西,隨意地聊了一下。 我更加的瞭解他是怎麼樣的一個人,這個晚上之後,我也不再和他保持距離,因為我無法裝作自己完全沒有情感。 我想,他來自一個完全不同的文化背景,我和他相處起來很輕鬆,在這個基地,我也不擔心他會傷害我,所以我覺得沒有關係了,不用再刻意保持距離了。 下篇. 之後的某一天,喬爾凡尼說起了自己的事。 他說他的國家在後期經濟狀況下降,大部分的工作階層都移民到了其他區域,他想存錢給他的母親移植人工器官,但母親在那之前就死去了。後來的日子,他都在酒精與暴力中度過。 「那時每天都喝得很醉,接著和街頭的陌生人打架,」他說,「有時候就是做愛,醒來時也不去工作。」 我沒有打斷他,我就默默地聽著。 「我參與了搶劫,」他說,「和街頭一些認識不久的人一起去強劫了生物醫學公司的飛行器,想讓沒有錢的人也可以修復自己的身體。那時候,我的國家醫療費用很昂貴,可能要一個月的工資才能治療自己一次。」 「最後……沒有成功,我們開著搶來的飛行器從城市的西邊飛到城市的東邊。其他人都在飛行途中被槍殺了,但我就是一直飛,可能是因為酒精的關係,我什麼都不怕,也不怕死,因為活著有什麼意義呢?」 「為什麼認為沒有意義?」我問。 「無法拯救我所在乎的人,這個世界一點也不公平吧。我存了這麼久的錢,苦幹著存下工資,但最後我能拯救誰呢?」他苦笑著,「有些人生下來就是富有啊,他們只要一生病,就可以立刻得到治療。我那時每天都擔驚受怕著,兼了好多份工,只想快點讓我母親接受治療。但,她身體毀壞的速度、衰老的速度,卻快過了我賺錢的速度。」 「你現在還是這樣想嗎?」我問。 他不解地看著我。 「因為,這些故事裡,沒有一點是為了你自己的?」我說,「全都是為了別人,因為別人發生了什麼事,因為別人想要什麼,你就去做什麼。」 「這樣不行嗎?」他皺眉,問。 「你誤會了,並沒有不好。我只是覺得,你總要為了自己去做選擇吧?」我說,「我明白你想要實踐那些,我不覺得不好,但有一天,你也會過自己的人生啊。」 他凝視著我。 「怎麼說呢,你還這麼年輕,死啊、不活啊、生命沒意義啊,這些事很痛苦沒錯,但有一天會過去的。」我說,「因為我想,你只是暫時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 「在我看來,你是個活生生的人。你能夠開著飛行器和警察追逐,你能夠為母親的死去哭泣,酗酒度日,並且在一個陌生的異地感到孤獨,這證明你是一個有情感且有血有肉的人類。」 「是這樣嗎?」 「是這樣喔。正因為是功能正常的人類,才會感到哀傷和憤怒啊。」我說,「才會因為被留在一個空曠的地方而感到孤獨。」 「但也因為是個功能正常的人類,你的人生絕對不只如此。」我繼續說,「我認為你的未來是大有可為的。」 他沒有說話,但點點頭。 之後,我和他一起修好一台一台的機器,我們看照著彼此的狀況,也更加的瞭解彼此。 有時,我會和他開著小車,到外頭的海邊走走。 我們無法走遠,因為距離若超出回程時間範圍,我們可能會遇到突發的海嘯,所以約幾公里處,我們便下車,到沙灘散步。 「你對我來說是不可思議的存在。」 某天下午,喬爾凡尼突然說。 「不可思議……這是好還是壞呢?」我笑著問。 「你讓我很快樂,面對廣闊的地土也不再感到孤獨。」 我愣了一下,沒想到他會如此直白。但因為很開心,所以我笑了起來。 他就這樣凝視著我,我沒有多想,反正無妨。就這樣凝視著吧,沒有什麼不好的。 「我也喜歡你的陪伴。」我說,「跟你在一起很輕鬆,我不喜歡人,但我喜歡你的陪伴。」 他笑了起來,看起來很得意。 真好,我好久沒有看到我讓其他人開心的笑著。 喬爾凡尼是不一樣的。他不會用人情強迫我做我不想做的事,他不會利用我的不安感讓我受害,他不會因為自己的狀況不好,就想讓我也過得不好。 他和過去我所屬的文化中的人們都不同,他不會把惡意當作理所當然,他不會強迫我要融入,他不會用人情勒索我。 他停下來,緊緊抱住我。 我沒有拒絕,我們抱著彼此,開心地笑著。 回到基地後,我們吃了晚餐,一起看了一會電影,接著去盥洗。 日子就這樣過了。 有一天,工作休息時,他詢問可否親吻我。 我不認為有什麼不好,於是便答應了他。 他吻我,接著把舌頭伸進我的嘴裡,我不太適應,還是回應了他的親吻。 被需要著原來是這樣的感覺,原來不用強迫自己做不喜歡的事,也能夠被需要著。 那天晚上,我和他做了愛,我過去和女人做過,沒什麼感覺。但是和他,我感到被需要,他壓著我,撫摸我、詢問我是否接受,是否可以繼續,我連連說著,可以啊,可以。身體感覺溫暖,呼吸有些粘膩、熾熱,我從他的眼中看到了,他需要我,他想要我。 而我也需要他,我想要他。 這個世界,貧窮的人一直勞動著。總是如此,有錢的人越來越富有,政黨輪替著,中產階級為著上升而勞動啊,勞動。 尤其是找不到自己的年輕人,每天都在勞動中找尋著生命的意義。 包括我,包括喬爾凡尼,我們都沒想過有一天,我們能在彼此的眼中看見我們自己。我們沒有料到,我們可以思考著自己真實的感受,也沒有預料到,即使說出了真實的自己,世界上也會有人接納我們。 更沒料到的是,我們會在這個充滿輻射和自然災害的地方找到自己的路。 在某一天,我忘了自己還剩幾年刑期時,喬爾凡尼跟我說: 「麥克斯,我想去旅行。」他說,「等到我們都自由了,我想跟你去旅行。我們一起搬到一個安靜的地方住。」 我凝視著他。 「到時候,我們可以一起去散步,像現在一樣。」他滿懷期待地說。 我笑了笑,告訴他,沒有問題。 因為我知道,我可以需要他,也被他需要著。 我不再害怕,作為一個人類,我也可以功能正常地愛著。不用再擔心自己因為信任他人而受傷。 喬爾凡尼是不同的,而我需要他。 正如他需要我一樣。 THE END. 作者後話: 謝謝大家看到這邊。我一直都想寫賽博龐克系列和Si-fi系列的BL小說。Si-fi系列是我聽著the Weeknd的新專輯《After Hours》一邊寫下的。Alone Again是《After Hours》的第一首歌,也是Si-fi系列第一篇的篇名。其實也算是我跟未婚夫(男朋友)相處過程的呈現,我過去不知道原來跟一個人共同生活可以如此開心。感謝他願意和我照顧著彼此。 Si-fi系列總共有14個故事,系列作會參展噗浪線上場,如果有興趣持續關注我的創作,可以在場次當天來逛線上攤,商品會以電子付費文章的形式還有實體書預購的形式呈現。歡迎各位購買。
愛心
1
留言 1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