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追妻火葬場(99)一王二后

6月11日 02:20
第九十九章.一王二后   生日宴會一結束,送走賓客們以後,又到了四個人齊聚的時候,只是這次多出了一個小茄子。   在成颯的陪伴,以及卓楷銳的目視之下,權碩彬當即鼓起勇氣,提出要離婚。方蔓蔓也極為乾脆,連律師都不打算找,親自跟權碩彬談起了條件。   她雙手交叉著手指,眼神銳利地說道:「老公,我知道現在這個時候,不論我開什麼條件,你都會同意的。   「只要我有錢,要什麼樣的男人沒有?又何必選一個像你一樣水性楊花,又那麼老,還不給人幹的中年老屁股?我幹嘛逼自己硬是留在你的身邊,來浪費我的青春呢?我也已經二十六歲了,是時候好好享福了。   「碩彬,我只是想告訴你──離婚是我們兩個人共同作出的決定。我不是被你離婚的女人,因為我也有離婚的需求。   「你決定從今以後,將『某個人』當成你的生活重心,並且為他而活,這很好。」方蔓蔓說的時候,看向成颯與卓楷銳,不知道在看哪一個,「可是每個人出生的時候,都只能是自己一個人,死的時候,也只能是一個人。   「你無法在死的時候,將你喜歡的那個人帶走,所以所謂的『永遠在一起』,說穿了只是個浪漫的騙局而已。你正在為了一個騙局而奔走著,你是一個汲汲營營的局中人,身陷網羅而不自知,那是你的事,我只能祝你幸福。」   「我認為,正是因為我已經參透了這一點,才會選擇把自己從感情以及婚姻這兩件事中抽離開來。遇到或許是對的那個人,我可以享受當下,但是不論如何,以後我再也不打算把自己整個人都搭進去。」她怡然自得地闡述著主張,好比她們所處的位置不是台北信義區,而是雅典學院,在場的另外三個人是希臘三哲。   協議裡,權碩彬答應把名下現住的信義區豪宅直接過給方蔓蔓──因此權碩彬必須即刻搬出。   方蔓蔓威脅道:「從你簽字的這一刻開始,你就必須把東西搬乾淨,你只要在這棟房子裡留宿一宿,就必須和我履行夫妻義務──性行為,你曉得吧?老公。」   聞言,權碩彬真是怕極了,他都已經性無能兩年半了,根本不可能履行方蔓蔓的條件,最近唯一成功硬起來,還射出來的經驗,只有在陽台和卓楷銳打砲的那一回,那時候他被卓楷銳吹硬了,還不知道有沒有被鄰居或是路人看見。在陽台打砲,不論他是不是權碩彬,只要被人拍到了,上爆料公社的機率就很高。   成颯當即說道:「沒什麼,我也幫你一起搬吧。先把東西都裝箱完,再叫搬家公司一起來載會比較快。就算不叫搬家公司,我跟你一人開一台車,也不會搬不完的。」   方蔓蔓又說道:「對了,碩彬,你那台Audi A5過戶給我,沒問題吧?可以明天一早就叫律師來辦過戶嗎?跟地契、房契一起。」她翹著二郎腿,坐在貴妃椅上,右手拿著維珍妮,左手一杯不加水只加冰塊的XR。   「方蔓蔓,妳這瘋……」權碩彬才待發作,成颯便攔住他,「沒有問題。」又低聲對權碩彬說道:「她要什麼就給她什麼,車子再買就有了,你公司股份只要還在,你有經營權,你愁幾台A5?」   「她萬一真的要我公司的股份怎麼辦?!我該不會要為了『那傢伙』淨身出戶吧?」權碩彬極力地壓低了聲音,向成颯說道。   成颯理所當然地說道:「為了阿銳,你連這點覺悟都沒有嗎?那你又有什麼資格跟他在一起呢?你當然可以選擇繼續維持現在這樣的生活啊。」   這句話被方蔓蔓聽得一清二楚,她放下威士忌杯,說道:「小颯,人家也不是要跟你在一起,你在那裡忙什麼呢?如果你是想碩彬快點跟我離婚,好跟我求婚的話,我也不是不可以考慮喔,畢竟你的長相跟個性都比碩彬好多了,比起碩彬你更合我的胃口。」   成颯回應道:「蔓蔓,碩彬是要和我結婚沒有錯。我們早就約好,婚後會回權家告知二老一趟的。」成颯把卓楷銳的鋒頭擋得一乾二淨,深怕卓楷銳被方蔓蔓針對。   權碩彬聞言,倒是有些動容,握住成颯的手,心裡感謝極了。成颯都還記得自己當年對他告白時,對他說了些什麼。   若說他與卓楷銳之間的感情是全然的激情、無理性;那麼他與成颯之間的感情,更多的就是對現實的考量,更像是他們這個年紀的人該有的樣子。   權碩彬知道,比起像是自己,或是卓楷銳那樣不管不顧的人,成颯會更懂得如何經營一個婚後的家庭,也會更懂得如何在婚後去照拂雙方的原生家庭。跟卓楷銳結婚,還要擔心他婚後出軌;跟成颯結婚,對他權碩彬而言只有好處,沒有壞處,感情上是的,肉體上是的,經濟上、精神上都是的。   權碩彬知道,成颯這個人值得被託付與信任,他有同理心、有共情能力,又能與他交心,這麼好的一個人只當朋友太可惜了──住在台灣,當然是娶來當老婆才賺!怪不得方蔓蔓現在就開始撬牆角,她一定也明白這一點。   卓楷銳只適合當玩伴、當小妾,成颯才是真正出得了廳堂、進得了廚房的那個完美嬌妻。至於婚房,就留給卓楷銳吧,那是他唯一能大展長才的地方。   他不知道卓楷銳當初有沒有為他考慮得這麼多;或許沒有,因為卓楷銳只在乎他自己。可是權碩彬在表白的激情結束之後,看到成颯為了他,對著他的前妻戰鬥起來,他的心裡竟開始變得有些踏實了。   卓楷銳不娶成颯,那是他的損失,反正他權碩彬已經準備好要娶了!   和成颯結婚,然後和卓楷銳在一起。這就好比是賈寶玉最終和薛寶釵結婚,賈家復興以後,林黛玉還心甘情願給他作二房一樣。   同時兼顧著浪漫與理性的愛情,本來是不該存在的,因為林黛玉只會先焚稿,然後死去;然而成颯可以是薛寶釵,卓楷銳卻不是林黛玉,更不是什麼好東西。   此刻正在發生的情形,權碩彬看著,當真覺得玄幻得很。儘管卓楷銳沒有感覺,成颯則是人已經進入PVP場,幫著權碩彬跟方蔓蔓PK起來了,沒這麼多美國時間想這些有的沒的。   方蔓蔓聞言,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什麼?我以為碩彬是要和……」   沒等方蔓蔓把話說完,成颯便截斷她的話,說道:「我為了我的愛人,盡全力地去做我力所能及的事有什麼不對?」   權碩彬聽了這話,不禁心想:『卓楷銳這傢伙真是幸福,小颯確實愛他。』成颯卻回頭瞥著他,一副讓他別擔心的樣子。權碩彬與他四目相接,頓時又覺得成颯話裡說的那個人,其實並不是卓楷銳,而是他權碩彬,有些懵了。   卓楷銳沒在管場中Battle,只是兀自躺在沙發上抽電子菸,還從方蔓蔓那裡要來乾淨的威士忌杯,分著XR喝,彷彿這一切都與他無關,他只管坐壁上觀,羅馬競技場生死鬥是給他配酒抽菸用的。   至於他身旁的小茄子,只是一味地在長沙發上來回滾動,不知道大人們現在在吵些什麼,還不時用頭頂著卓楷銳,被卓楷銳打了一下屁股。   方蔓蔓看見,忙罵道:「卓先生!別打我女兒的屁股!這是性騷擾!」   卓楷銳立刻道歉:「對不起,我錯了。」   小茄子也跟著賠罪:「對唔起。」   卓楷銳看了權碩彬的女兒一眼,心想:『小孩子挺好玩的,小茄子很聰明。要是能帶回來給小颯養,該有多好?』終究只是想想而已,方蔓蔓太兇狠了,她的老公如今已經要被他搶走了,他可不敢連她的女兒都搶走。   確實,對卓楷銳而言,當他說動權碩彬的那一刻,他的任務就結束了。會選擇讓成颯與權碩彬結婚,也是因為他不擅長處理這種事,離婚也好,結婚也罷,他不喜歡這種有束縛感的關係。   卓楷銳認為,他想主動待在誰的身邊,就沒有外力能使他離開;反之,他不想待在誰的身邊,亦沒有外力能留住他,因此婚姻關係對他而言也就格外的雞肋,甚至是有點噁心。   他甚至想著:『要是到死,我身份證上的配偶欄都是空的會更好。方小姐說得對,喜歡的人生不帶來、死不帶去,所以「配偶」這種東西,無疑是很虛無的。』   在場的婚姻鬥士們,自然是不懂得棋手卓楷銳在想些什麼了。   他們談妥,那台紅色的敞篷Audi A5 Cabriolet 3.0直接過戶給方蔓蔓;最重要的是,小孩的監護權也是她的,父親只有探視權。   關於這一點,權碩彬是很為難的。   方蔓蔓說道:「你女兒還是你直系親屬,還是能繼承你的財產,我一定比你女兒死得還早,你在擔心什麼?你女兒的財產不會被我吞了,成年之後,她就能自行支配她的資產。我從你那裏弄來的房子跟車子也很夠用了,還有贍養費可以花,我動我女兒的錢的歪腦筋作什麼?   「台灣這麼多像你們這樣的狗男人,我怕她以後被哪個像你們一樣的負心漢給騙了,幫她存錢都來不及了!我怎麼可能花她的錢呢?」   權碩彬覺得這些都是屁話,他到時候還得花很多心力幫女兒弄信託基金,否則錢一定十之八九被方蔓蔓給吞了;但是頭都已經洗了一半下去,成颯在旁邊陪著,重點是卓楷銳在後方盯著他,他只能繼續做,如今多了這兩個人在身邊支持他,他更是沒有任何半途而廢的理由。   就算現在是打BOSS戰的緊要關頭,相比這兩年半的婚姻生活,對於權碩彬而言,都還是過得舒坦得多了。   作為離婚條件,以後每個月會自動從權碩彬的戶頭中,匯十萬元整的贍養費給方蔓蔓,教育費與撫養費日後另外開立。   就這樣,離婚協議談得差不多了,翌日請了律師過來立書面協議,雙方白紙黑字地簽了字,畫押後便有了法律效益,權碩彬與方蔓蔓不再是夫妻,但他們依舊是孩子的父親與母親。   權碩彬壓下手印以後,成颯握住他的手,告訴他:「辛苦你了,謝謝你。」權碩彬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回過神來就已經不自覺地往成颯的脖子上親了一下,才發現對面的方蔓蔓用手遮著眼睛,開了一條好大的手指縫偷看他;律師對著他視而不見;成颯則是刻意地壓抑著反應,或者是不知道該對著他這樣親暱的行為,產生什麼樣的反應,總之是不予理會的。 ※   三日後,他們去戶政事務所辦結婚登記的時候,卓楷銳並不在,他們也壓根沒打算帶上他。   成颯和權碩彬一起拿到了全新的身份證:配偶欄上被以鉛字印刷的方式,印上了彼此的名字,彷彿一種無聲的誓言,也彷彿是一種後天自行選擇的詛咒。   成颯默默地將身份證收回皮夾裡。他和權碩彬的左手無名指上,都戴上了同款式的婚戒,那是兩年半前成颯向權碩彬求婚時買的,權碩彬戴男戒,樣式寬而方、成颯戴女戒,戒指細窄而精緻。猶記當時他去挑戒指時,那些興奮的感覺,如今回憶起來,卻有些恍如隔世。   一起步出戶政事務所的時候,成颯搭著權碩彬的後腰,說道:「這很可能是我們本來的結局。不論有沒有阿銳,至少結果是很像的。事實上我很感謝阿銳……畢竟這是我一直以來的心願。單憑我自己,是沒有辦法做到這個地步的,有時候我特別地佩服阿銳,就像我也很佩服你。」   權碩彬苦笑道:「我以為你的心願應該是跟卓楷銳結婚才對。」   「怎麼會呢?」成颯回答他道:「我會尊重他。他不想要,那就不要。我沒有勉強別人的習慣,那也不是我的樂趣所在。」   權碩彬忽然有些能明白,為何兩年半前卓楷銳選擇跟著成颯回家,卻寧可給他掐著脖子往嘴裡塞雞巴,都不願意答應他的原因了。   就像方蔓蔓說的那樣,在成颯跟他權碩彬,這兩個人可以挑的情形下,是個正常人都知道要挑成颯,才不會想挑他權碩彬。   權碩彬感覺到如今這個場面,不只是成颯這個大房寬容大度,更是卓老爺對他小權子青眼有加,破格垂憐的拔擢了。   權碩彬的車暫時沒了,因此這一趟是成颯開車來的。   上了車以後,成颯說道:「我車庫裡那台Volkswagen,你願意暫時拿去代步嗎?」權碩彬恍惚得很,根本沒聽清成颯在說什麼。   成颯拍了他的肩膀,「彬彬,你回神哪!」   他「蛤?!」了一聲。   成颯「啪!」地一聲,大力地拍了一下他的大腿,能把他的腿肉拍出掌印來。   權碩彬抱怨道:「老婆,你跟誰學了壞,懂得暴力了?姓卓的那廝教你的嗎?」   成颯沒理他,兀自說起了正經事:「老公,不是我要掃你的興,但是阿銳不會跟你結婚,也不會跟我結婚的,這一點我一定要跟你說清楚。所以你別再這樣了,如果你非常介意這件事的話,那你從頭到尾就不應該發那一張請帖給阿銳。   「別再讓你自己的人生後悔了,現在退出還來得及。活著一定是為了開心,你別從一個地獄出來,就讓自己立刻進入下一個地獄。我先說,要離婚我不會跟你要贍養費。你想離隨時可以離,我們也不必討價還價的。」成颯說道。   權碩彬回答道:「開什麼玩笑?小颯,雖然是繞了些遠路,但是我好不容易才娶到你,我是不可能跟你離婚的。就算你爬牆去隔壁跟老王在一起,我都不離。」   權碩彬心裡也明白,要是卓楷銳是一個會結婚的人,他當初早就跟成颯結婚了,又何必大費周章地讓自己來跟成颯結婚呢?   他不介意以一名花花公子過來人的身份,揣測著卓楷銳的動機,無非就是他喜歡成颯,也喜歡他,可是又想繼續保持單身,反正他全都要,一樣都不想放,愛情對他而言既無獨占性、亦無排他性;或者他的東西他可以獨佔,但是他完全不想讓別人獨佔他。他快樂就好,別人快不快樂,他嘴上說著在乎,他其實是完全不在乎的。   『狡猾得很,果真是一條毒蛇。』權碩彬心想。   只要繼續保持單身,這樣一來,卓楷銳日後仍有繼續做手、荼毒其他人的機會;然而除了向井以外,權碩彬暫時還想不到卓楷銳有什麼亂七八糟的對象能讓他繼續搞七捻三的。   「老婆,謝謝你這麼關心我,但是我不會後悔。講真的,我覺得我一個人大概也管不住那傢伙。說不定你對他都還比較有約束力一點。卓楷銳只要勾勾手,他過去什麼奇怪的客人八成都會去找他的。   「我先前在阿曼不小心跟一個叫作Alex的人喝了一下,呦,那小子,對卓楷銳情根深種得很。卓楷銳的交友情形如何,坦白說我並不清楚,但是跟這種傢伙結婚,我十之八九覺得怕。」權碩彬說道。   成颯直接吐槽道:「你的交友情形我是知道的,跟你這種傢伙結婚,我不必十之八九,我十分之十覺得怕,怕極了。」   「……」權碩彬聽到這裡,竟露出一個欣慰的笑容,「可是你是全世界最了解我的人,連我爸媽都沒有你了解我。能和你結婚,我權家祖墳會冒青煙,只要能跟你每天晚上來那麼一下,那我真的連外遇都不想了。   「畢竟要結婚的話,你是最好的選擇。這世上大部分的人,最後結婚的對象,都不是最愛的人,而是最合適的對象,不是嗎?   「能和你做一次也是我一直以來的願望,如今我不必強姦你就有機會實現了,還有機會能做很多次,很多年,看來我也得感謝一下卓姥爺才行。」權碩彬說道。   「都已經成為夫妻了,確實是沒有理由不行房。你不排斥的話今晚就可以。」成颯笑道:「但是對著我,你硬得起來嗎?我沒有阿銳那麼性感誘人。在床上我非常木頭的,而且我這人不太好幹。」   「光是看到你那對乳環,我雞兒就硬了。」權碩彬說到這裡,見到成颯臉色倏然一變,「你何時看到的?」   權碩彬急忙忙朝成颯的額頭上吻了一下,轉移話題道:「你那台Volkswagen就借我開吧。等我買了新車以後,就還給你。」   成颯沒躲,反而對權碩彬的肢體碰觸並不陌生,甚至是有些懷念;他本來還以為,在選擇和卓楷銳在一起以後,他這一輩子,都不再有機會與權碩彬這麼親密無間地相處了。   說到底,對著權碩彬,他不但不討厭,還是喜歡的,也是習慣的。成颯的臉上始終掛著一抹自在的微笑。   「這不急,你愛開多久就開多久,只是上路前記得去保養一下,已經一段時間沒開了。」   他笑了一下,「除了你之外,我還真沒想像過和其他人辦結婚登記的情形──就連跟阿銳,我都沒想過。我是真的以為你不喜歡女人的話,就會和我結婚的。   「不宴客這點也挺好,我當時參加你跟蔓蔓的婚宴,就覺得挺煎熬的,我這人比較不喜歡那麼熱鬧的場面,也覺得很浪費時間。我寧可把我的時間拿來跟我喜歡的人在一起,其他時間都拿來工作,賺更多錢給我喜歡的人花,我會更高興。」   權碩彬聞言,微微一愣,臉上一熱,「小颯,你向來都是很懂我的,其實我對你也一直都……」   成颯沒繼續這話題,直接把車內導航的語音打開,只聽Gamin說道:「往東。」打斷了權碩彬的話。   權碩彬也不好意思繼續談下去了──成颯是否還對他抱持著朋友以外的感覺?關於這個問題,只要回到成颯的家裡以後,就沒有繼續談下去的必要了。因為他們終究是為了卓楷銳這個想繼續保持單身的自私男人,而在一起的。   他們或許可以對彼此抱持更深的感情,因為他們已經是法律上的夫妻了,這是合理的。但是任憑成颯或是權碩彬都知道,曾經有過的曖昧的感覺,還有戀愛的火花,在短期間內是不會再回來了,因為他們都喜歡卓楷銳,更勝於喜歡彼此,他們現在在一起,不過是在為了未來的生活而合作罷了。   他們是合作夥伴。在生意上是這樣的,在感情上也是這樣的。   倘若卓楷銳是居於原動天的神,那麼成颯居左翼,權碩彬居右翼,他們現在也是三位一體。三一向來是一個神聖數,若聖父、聖子、聖靈可以是三位一體,那麼憑什麼他們三個人,就不可以是三位一體呢?
4
回應 6
文章資訊
231 篇文章160 人追蹤
Logo
每天有 8 則貼文
共 6 則留言
中國文化大學
三位小夥伴要開始快樂小日子了~~~ 新婚愉快啊權老闆跟成總~~~ 今晚三個人一起開個車吧🚗 是說這三個人關係好複雜 不管是感情上還是法律上 但他們得到了完美的平衡 然後就可以加一個小夥伴🤣
B1 是有車... 但就在我想直接奔向完結的時候 其他地方的小夥伴告訴我... 男人三明治呢? 權X成的H呢? 我默然......所以還不能奔結局TT 還有這兩個還沒處理呢!!!!! 我乖乖地把大綱撿回來!!!! 乖乖地開始改文舖梗...!(還沒有寫完發出去之前都是來得及的>"<) P.S:向井這傢伙其實挺陰魂不散的(之後一直有意無意地出現
中國文化大學
B2車也可以等番外啦 但如果在正文裡感覺比較完整 所以完結的事再緩緩🤣 向井這傢伙出現的時間點真的很詭異😂 一看到他的瞬間想法是 在這時候出現想怎樣 但後來發現這樣讓彬彬有點危機意識也不錯(?
B3 我覺得權碩彬這傢伙也有點 該怎麼說 有小颯可以用的時候他也會完全忘記卓楷銳耶(汗) 本來我的預想是權碩彬跟成颯結婚之後這兩個人都給卓老爺當洗腳婢 但我自己的想法也時常隨著寫完的東西變...... 有的時候我都覺得他們都是愛情的騙子(其實是我也不知道他們各自喜歡誰啦)(幹) 就覺得楷銳哥找向井確實是不意外 因為向井是真的心裡只有他......而且就算成颯真的跟權碩彬在一起 兩個人看開了把他丟出去(當然不會啦) 向井都會自己下海賺錢來養他讓他買名錶的......(然後就台灣版五體不滿足了這個熟悉的劇情)(劇情太熟悉了就不寫了wwww靠
中國文化大學
B4 彬彬跟小颯畢竟從學生時期就在一起了嘛 還是有點情份的 反正愛情就是騙來騙去的啦🤣 而且長期下來三個人 遇到一個只愛自己的人會動搖也是正常的 好啦我也不懂這四個人錯綜複雜的關係 只要兒子們高興就好😆
B5 都已經結婚了,權碩彬罪責可以輕一些(?) 有時候我都覺得卓楷銳跟權碩彬各有各的瘋處,小颯根本是唯一的正常人被拖下去A_A 他可能也沒有不喜歡啦...(不喜歡早就滾了,就跟先前一樣) 我覺得或多或少也是喜歡,只是就需要休息一下(小颯也是有點賤......)我覺得最神奇的一點大概就是他是被卓楷銳很極度的情緒勒索之後才在一起的,當然他背約一度不願意跟卓楷銳在一起,他也是有點問題,但是他是在被情緒勒索之後才喜歡上卓楷銳,又是跟權碩彬打了砲才重新愛上他,仔細想想我覺得他問題不小......(就還是三個互相回收吧-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