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BL #耽美 《無極》 第三百零二章 〈鬼推手〉

6月16日 07:07
無常鬼無法明瞭究竟為何王大正會突然一擊, 這一下在牠看來非常不合理。 為了吸取更多的陽元, 牠放棄了原本吸乾王大正的想法, 轉而以附身的方式對周圍的男人展開吸食, 原本在牠計畫裡,在家中擁有高地位的吳秀芳是第一人選, 附身在陳嫂身上是個意外, 但之後牠發現陳嫂的身份,比當初選的吳秀芳好上許多, 做為家中管事人之一的陳嫂, 實際上與多名男工都有些霧水關係, 這一點變成了無常鬼吸取男性陽元的重要關鍵, 他意識到如果當初牠順利附身在吳秀芳身上, 那牠只會一如既往的殺人,最終因為殺的人過多被發現, 相對說陳嫂的身份無論對內還是對外,八面玲瓏的做人處事, 兼之有著徐娘半老的風情, 只要牠不貪快讓那些男人慢慢死去,誰也不會發現, 這樣的節奏可以讓牠穩穩的成長, 反倒成了燈下黑的狀況, 畢竟吳秀芳這個目標太大太明顯。 吳秀芳的身體劣化的確與牠有關, 在過了幾天滋潤生活後,牠發現這具身軀給牠帶來的好處實在不小, 牠明白只有吳秀芳活得越久,牠才能維持這個身份, 若是吳秀芳死去,王家的環境必然會有所變革, 到時候只怕不如這時來的滋潤, 可是先前為了怕吳秀芳會說出牠的祕密, 牠下手過重,原以為只是讓一般人體虛氣弱的手段, 放在吳秀芳身上居然讓她的生命開始快速流失, 為了維護自己的利益,牠不得不想法子, 這才有了王家人替吳秀芳找醫一事, 也意外的牽扯出覬覦王家財富的劉本祥。 這一切都是無常鬼始料未及的。 張沂在看了吳秀芳的記憶後,就對無常鬼起了殺意, 在他看來王大正家之所以出這麼多事, 與這隻鬼脫不了干係,於是他便設了這個局。 身中一刀的無常鬼不明白為何王大正會突然對牠下手, 一時間牠腦中混亂不知道是身份被看穿, 還是對方真的想殺陳嫂。 張沂對著還在猶豫的無常鬼開口道 「你是誰?為什麼在這裡?」 說著他將王大正推向一旁,接過手那把金刀, 金刀在手後張沂迅速的念起降魔咒, 只見方才他在刀身上畫的那幾筆,霎時湧現金光閃耀的梵文! 無常鬼大驚,此刻的牠再無疑惑,對方是殺牠來著! 梵文如早發的藤蔓,不住的從陳嫂的胸口爆發式的滋長, 接著像一道道的鐵鍊將陳嫂捆得結結實實, 在梵文鎖鏈加身的同時,陳嫂的身體冒起白煙, 身上好似被火燒灼過,出現了焦黑的痕跡, 此時的陳嫂的臉起了變化,原本四十歲樣貌的俏婦人, 瞬間臉白的像是一張白紙,臉上豐嫩的肌膚變得宛如樹皮, 頭髮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白了起來。 這樣的變化誰還不明白,眼前這個他們熟悉的陳嫂有問題, 原本圍繞在身邊的王大正跟周全紛紛逃離, 周全發出尖銳的叫聲,雙手著地連滾帶爬的往門口的方向去。 被張沂放血畫符,導致虛弱的王大正此時身體突然有了力量, 但是過度的驚嚇又讓他有種使不上力的感覺, 雙腳虛軟的他趴在地上,手肘著地匍匐的往外爬。 元少學見到陳嫂轉變的當下,深怕張沂會出事, 立刻伸手握住張沂拿刀的右手腕,用力向外拉扯 嘴裡大罵『都出事了還不快跑!』 心裡原以為已經交待過元少學,無論出了什麼事, 都只許站他身後的叮嚀,沒有提防元少學會來這一齣, 於是他的手被元少學拉掉, 這一拉連帶著原本刺進陳嫂胸口裡的金刀也跟著被拔出。 這突如其來的變化,打亂了張沂所有的計畫, 他很想一掌打在元少學臉上,對他破口大罵, 但是偏偏他又知道,出事後對方不但沒獨自逃跑, 還拉著他一起跑的這份情誼,不是任何人都能做出來。 張沂對事情的發展感到無比的憤怒與憋屈, 為什麼就是有人講不聽? 明明都跟你說站在我後面了, 為什麼還要自以為聰明的打擾? 當金刀離體的瞬間,原本捆住無常鬼的梵文金鎖飛快的消融, 連帶著陳嫂的身體快速的恢復, 眼見大事不好,張沂手用力的往前推, 企圖再次將刀插入陳嫂體內, 可終究慢了,元少學拉住張沂的手並沒有放開, 使得速度慢了下來, 無常鬼把握了這一瞬間,牠知道若是攻擊張沂對方大有可能擋下這一擊, 於是牠雙手向前,朝著擋在張沂身旁的元少學用力一推, 那一下將元少學推進張沂懷裡,那力量帶著兩人撞翻了書桌, 一時間桌子向後傾倒,東西灑落在地場面一片混亂, 同時反作用力讓牠的身體飄了起來, 發出一聲怪叫的陳嫂,身體像是一紙風箏遙遙的向上飛去, 無常鬼怨毒道 『我會記得你,臭小子別為事情就這樣沒了, 你壞了我的事,我一定會再回來找你!!』 說著陳嫂的身體透過牆壁消失在房裡。 此刻的張沂內心無比的憤怒,這原本是十拿九穩的事情, 到最後惹得一隻對自己帶有惡意的怨鬼就這樣跑了, 這對往後的生活會造成極大的影響。 然而,事情已經發生,雖然感到不滿,但也沒辦法, 張沂很快的調適好自己的情緒。 他嘆了口氣對著元少學道 「喂,你可以起來了,還要趴在我身上多久?」 張沂半抱怨式的對著一直伏在他身上, 一動也沒動的元少學做出了抗議, 但這並沒有帶起任何的反應。 注意到事情不對勁,張沂坐起身來, 伸手探了探元少學的呼吸, 接著他將人反了過來枕在他腿上, 此時的元少學像睡著了,臉上的神采有些黯淡, 像是一幅被水漂過的畫作,顏色去了幾分。 一看之下張沂心中一突, 他連忙將元少學的上衣拉了一塊下來, 露出方才被無常鬼推了一下的肩膀, 只見左肩上頭有兩道小小的女人掌印, 青中帶紫的印在肩上,掌印上有數根綠色的細絲線, 見到這情況後張沂臉色垮了下來。 「鬼推手!這個世界竟然有人會這歹毒的邪術!」 =========== 下午三點左右,周全親自開車送張沂與元少學回去, 一路上周全的臉色相當的緊張, 一言不發的他,回想著陳嫂鬼化離去後發生的事。 車後座的張沂在書房時,將一道符遞給王大正對他道 「道血符是我改的,已經與原來的書中的符有所差別, 只要你將那道符貼在夫人的頭上時, 她就不會是頭血獸,這是對於你願意犧牲生命救她, 我給予的認同,但是醜話先說在前頭,這種符是消耗品, 隨著時間,符本身的力量會慢慢消耗, 一張符我看最多也只能撐一個月, 你最好把握時間跟夫人把彼此的後事交待完整。」 聽到張沂的話後,瞬間王大正眼淚汩汩的冒了出來, 滿腔的涕水充滿了鼻腔,他整個人跪在張沂的面前, 嘴裡不住的道謝 『謝謝你、謝謝恩公、謝謝……謝謝……。』 張沂的這席話聽在王大正的耳裡, 感到無法置信,內心無比的激動, 原以為這一生再也無緣跟吳秀芳相見的他, 只求以一死換得妻子的餘生, 這是王大正下定決心後的決定, 沒想到張沂一道血符, 竟然讓他與妻子以這樣的模式還能見到彼此, 知道生死的他明白,有些人有些話, 最怕是能說,但對方再也聽不見, 看似冷酷的張沂, 以他的方法讓王大正得以與妻子還有一個月的時間相處, 無論結果如何, 這份恩情在王大正看來是還不起了。
2
回應 0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