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男子權碩彬的雄風重建訓練(二)Vesper

6月17日 04:31
(二)Vesper   「你需要你的朋友嗎?」卓楷銳問我。   我想了一下。「你說小毯毯嗎?」   「嗯。」卓楷銳點了頭。   小毯毯是我被關在陽台的時候認識的,後來我又被陸陸續續關了幾次,卓楷銳每次都說我是去住套房,很不吉利,所以我被關在陽台過夜的時候絕對不看股票。   毯毯君陪我度過了無數個孤單寂寞冷的夜晚。毯毯很棒。每個人一生中至少都必須擁有一件自己的毯毯,懂的人就懂。   我把小毯毯從房間裡拿了出來。   「你會在房間裡玩那一件毯子?」卓楷銳問道:「自己一個人的時候?」   「嘿,那是我的朋友!尊重他好嗎?」我說:「我不是在玩他,我是在和他一起度過一段兄弟之間相處的時光,我們在培養感情!你知道一個能聽你說心裡話的好朋友有多麼得來不易嗎?像你這種沒有朋友的人一定無法了解吧?毯毯他很好,他很溫柔,也很善良,他就是你的相反面,他擁有你這個人身上沒有的所有的優點。」   卓楷銳沉默了一下,而後表情有些奇怪地說道:「你有沒有別的朋友是一顆排球,名字叫威爾森的?或是有一根叉匙,上面有眉毛、眼睛和嘴巴之類的。」   「You know nothing, Aldrich!」我把毯毯先生塞進他的懷裡,「你跟他相處一下,就可以明白毯毯君的魔力。他不是你口中的那種幻想朋友之類的,我還沒到那麼孤僻。」   「好。」卓楷銳收下毯毯,「那你呢?」   我坐到卓楷銳的身旁,一把抱住他,「我現在兩隻手都很忙,你幫我照顧毯毯先生,你們兩個都是我的朋友,認識一下才能培養感情。」   「兄弟之夜。」他一隻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另外一隻手抱著我的毯毯,「我們三個。」   「Yep, Bro’s night.」我點點頭,「老婆不在家的夜晚。」   「沒有迪士尼公主的夜晚。」他說:「挑個Hardcore一點的片子。」   我選了八惡人。   開場是一個雪地。搖鏡超慢,光是等CAST表跑完,我幾乎就快要睡著。我想看爆頭!血漿亂噴!屍橫遍野!這不是我認識的昆汀!   「等一等。」卓楷銳說道:「大概兩個多小時的時候,就有你想看的東西了。」說完,他問道:「有菸嗎?」   你明明就比我還不耐煩!   「有嗎?」他對我伸出兩根手指。   我把菸灰缸、大衛杜夫和打火機從抽屜裡拿了出來。小颯不在家,我和卓楷銳可以盡情抽菸抽到肺壞掉為止。彈盡糧絕我就直接去樓下買一條上來。   我拿一根菸出來給卓楷銳,替卓楷銳點了,卓楷銳吸了一口,就插到我的嘴裡。吃到卓楷銳的口水,害我忍不住想親他,盡情地舔他的嘴唇還有唇縫,吃他更多的口水──我敢說他的口水能比豐年果糖還甜!   他和我的嘴碰了一下,就用手推著我的胸膛,說:「讓我看一下這一部片,別這麼過動。要幹嘛等等再說。」   唔。   所以真的可以幹嘛?   「喔。」   我坐在那裏,看了一陣子,我在抽菸,卓楷銳也在抽菸,屋子裡開著冷氣,整個客廳都是菸味。   我打開陽台的門,讓菸味散出去,就聽卓楷銳說:「家裡還有酒嗎?」   「嘿,卓老爺,我不是……」   我才想抱怨,卓楷銳就指了指桌上的新台幣,「服務費。」   新台幣真香!   我走過去把那些錢全都一把塞進口袋裡,去了小颯的吧台,「兄弟,你想喝啥?」   「除了威士忌還有白蘭地以外,有其他選擇嗎?」卓楷銳說道:「不喝啤酒。」   「當然不喝啤酒!我們這個年紀還能喝?」我說:「琴通寧,螺絲起子,可?」   「你這個程度是要扣薪水的。」卓楷銳說道:「打開Google,問他酒譜。」   謝謝喔!你的建議非常明智。   我拿出手機,「OK Google。」   「燈燈。」手機對我說:「您好,有什麼我可以幫忙的嗎?」   「今天我要喝什麼酒?」我問手機。   「以下是為您搜尋到的網頁結果。」手機螢幕裡顯示出N種調酒。   「你到底想喝什麼啦!」我走過去拿著手機對著卓楷銳,「你好煩喔!」   卓楷銳滑著我的手機,「家裡有苦艾酒嗎?」   「有,綠仙子。」我說:「所以老爺您想喝點啥?」   「我想想。」卓楷銳死都不自己拿著手機,硬要我拿著手機給他滑,我要是放手,我的哀鳳肯定會摔在地上。「家裡有Lillet嗎?」   「怎麼可能有那種東西!」我去酒櫃裡翻了翻,不翻則已……有,居然真的有這種東西,而且還是萬年消不掉的類型。有白的跟紅的,誰買的?!哪個酒鬼會買這種酒放在家裡!幾百萬年都調不到吧。   「Vesper。」也不管我有沒有回答他,他就自顧自地說道。   「裝逼大師!你裝007給誰看?」我說。   「給你看。」他說道。   「幹嘛給我看?」我說。   「因為你懂。」他笑道:「搖盪不要直調,在最冰的時候倒出來,加上一點削好的檸檬皮。」   「叫小颯回來調給你喝啊!我可不知道我調出來會變成什麼東西喔!」我說。   「不論那東西會不會好喝,」他說:「我唯一能肯定的一件事,就是喝完之後我們能一起舒服一下。」   「小颯走之前才叫我不可以喝酒跟發酒瘋。」我說。   「他是說你不可以喝太多,不是說你不可以喝。」卓楷銳說道:「何況你有聽過他的話嗎?如果有,你和那件毯子就不會成為朋友了。毯子,你說對不對?」   「對!」毯毯先生回答道。   「毯子說對。」卓楷銳說道。   「……」   ???   我以為能和毯子說話的人只有我?   不論如何,最後,我們得到了一杯超級烈酒。為了讓它變得更好喝,我還加了豐年果糖!我一邊搖酒,一邊用我真摯的心意為這一份酒注入魔力:肥死卓楷銳!讓他心血管疾病英年早逝!長出啤酒肚!脂肪肝!內臟脂肪過高!高血壓!糖尿病!   「嗯……」卓楷銳用威杯(事實上應該要用雞尾酒杯裝,但家裡沒這東西)品嘗著,「以自己在家裡玩耍的成品來說,很不錯。權碩彬,你可以早圖改行了。」   「誰跟你玩耍!」我把卓楷銳的杯子搶過來,喝了一大口,「……喔,真的還不錯。我願意為了這杯東西得心血管疾病。」   這個甜膩的燒喉感!我可以理解美國以前實行禁酒令的時候,重型醉漢們為什麼要在浴缸還有汽車裡面釀酒,還有為什麼他們寧可喝假酒中毒死掉,都不願意欠酒精了。   我前陣子怎麼會戒酒這麼久?!傻了吧。就因為跟卓楷銳賭氣而戒酒,這種時候就應該喝到爆才對啊!   「看你的臉就知道好喝。」卓楷銳把手扣在我的胸前,拍了拍,「多喝一點,喝得越快越好。」   ……   卓楷銳是不是又想害我?我會不會又被小颯罵?隔天會不會跪算盤?   唉可是自己調的酒就是好喝,簡直停不下來!有夠順口!毫無藥水味!又香又甜!我居然把007喝的酒調成妹酒,搞不好我其實真的是個天才?!這個搞不好連小颯都喜歡。   「熱嗎?」他問道。   我點頭。   他拿起冷氣遙控器才要調溫度,我就把遙控器摔到地上。   「別發瘋得太快,小颯會罵我們。」他一邊說,一邊幫我脫了襯衫。   感覺真棒。我忍不住抱住他。   「別蹭我。」卓楷銳推了推,「你會害我有感覺。」   唔!   「什麼感覺?」我靠在他的臉頰邊問道。   「你說呢?」卓楷銳看了我一眼,「別亂摸。」他把我的手從他的大腿上挪開,「再等等。」   「等到什麼時候?」我問他。   「氣氛適合的時候。」他說。   釣著我幹什麼?   「留一點給我喝。」就在我要喝最後一口的時候,卓楷銳把杯子搶過來,一飲而盡,然後往我臉上親了一下,把杯子還給我,「GO. Get me another shot, right now.」   「喝!都喝!喝爆!待在家裡不喝酒!不然要幹嘛!昆汀的片子就是要配酒!」我整個人突然都有幹勁起來了。   「權碩彬,你這張嘴難得能說出一句人話。」   卓楷銳笑著拍了手。他不會是已經醉了吧?!雖然我知道我酒量一直都比他好,但是這傢伙可別比我更早醉死,不然我沒了對手,誰來陪我喝?   他抓了一下我的胸。感覺酥酥麻麻的……唔,我恨對著被男人抓奶,居然還能有感覺的我自己。   「欸!」我才要不高興,就聽他往我耳邊細聲說道:「權老闆,你的表情已經把你想的事情都洩漏出來了。你還是喝醉的時候比較可愛。就算老了也一樣。」
5
回應 6
文章資訊
共 6 則留言
國立中央大學
看了番外才知道權老闆幼稚的可愛🤣
B1 番外也會展示他的渣樣~~(其實也還好?) 算是一個正文無法展現他的本性 只好拿來補完的機會(? 本著這樣的理念我不會錯過剩下的每一篇>"<
中國文化大學
看到威爾森跟叉子我整個都有畫面了😂 沒有迪士尼公主的夜晚真的笑死 卓卓竟然能跟毯子對話 他跟彬彬果然是好朋友 彬彬就是個老屁孩 屁得很可愛😆
B3 叉匙...我記得他的名字是不是Forky (汗 番外寫了超級多電影相關的梗 (其實還有宅梗) 卓楷銳不能跟毯子說話w 他在騙權碩彬 不過這篇是第一人稱 所以權碩彬永遠都不會知道卓楷銳在騙他(汗 P.S:權碩彬要無端被火葬(汗
中國文化大學
B4 我不記得他的名字 但他頭上有三根尖尖的頭髮(? 卓卓本來就是愛情的騙子+小淘氣 所以這個故事的每一個人都要被火葬就對了😆
B5 對 我記得那四個人都有互相葬過對方w 像權卓 權葬過卓 卓也葬了權(這次的番外) 他們就互葬過(到底... 成葬過卓 卓葬過成(成崩潰大哭那一章 權還被成PUA 哈哈哈 權也被卓PUA (靠 權還出去PUA別人 (喂 卓PUA過 成 權 向井(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