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男子權碩彬的雄風重建訓練(三)Django(微H)

6月17日 19:56
(三)Django   「卓楷銳,餵我喝酒。」我摟著他的腰。   卓楷銳也抱著我,餵我喝了一口。「醉了嗎?」   「還沒。」小爺我可是一條鐵錚錚的真漢子,沒有這麼不禁打。   「酒量有練出來。」他說。   「和你這酒鬼拚酒快二十年,我能不練出來?」   儘管我看小颯酒量就沒練起來,而且年紀越大越討厭喝酒。他這幾年甚至寧可自己一個人待在房裡喝酒,都不願意和我們一起喝,就怕我們像以前那樣輪姦他。   這件事錯不在我,我是支持一夫一妻制的,我又不是什麼變態阿拉伯人;變態阿拉伯人是卓楷銳,他可能覺得一妻多夫制很棒,他就變態。   說起來,我們明明是三個大老爺們,年紀也不小了,曾幾何時,一起喝酒竟然成了性暗示?卓楷銳明目張膽地要我弄烈酒來給他喝,豈不成了約X?   「我們再喝一下。」卓楷銳仰頭把杯子裡的酒喝光,湊近我,含住我的嘴唇,我忙把嘴巴張開,讓他把酒渡過來,他還往我嘴上舔了一下。我才想用舌頭勾住他,他就抽開嘴。   這小子。跟以前一樣是一條毒蛇,就沒變過。   我一口把酒全吞了下去,喉嚨裡熱辣辣的,頭開始有點暈,「你這不是一口都沒喝到嗎?」   「你也可以餵我,只要你想。」他從口袋裡抽出一張藍色的、上面有四個小朋友的鈔票,往我眼前晃一晃,「要不要?」   我把那張一千塊揉成一團,丟在地上,「用嘴餵酒,你把客廳活生生搞成酒店包廂了。」   「那你是什麼?」卓楷銳用手指摸了摸我的胸,「你這裡應該要別個名牌,寫個『Leo』在這邊。」被他用手指摸過的地方,特別的癢。   我真的很想把他那隻五根手指都特別修長的手,一根手指、一根手指地拗斷,看他的手指被折斷的時候,會露出什麼表情,發出什麼樣的呻吟;但是這麼一來,他就真的變成廢人了,到時候照顧他的還是我,他現在就已經這麼王子病了,就算我想,我也不能真的這麼做;除非我想自願待在家裡,二十四小時全年無休、把屎把尿地照顧他……當然,我也不是沒有這麼想過,就算小颯不行,但是或許我可以?至少這麼做,我可以把向井理玖那個狐狸精,從家裡徹底趕出去。我都已經不小心在家裡看到他們亂來幾次了?   「別隨便決定我的花名好嗎?」我說。   他捋了捋我垂在額頭上的頭髮,「你是獅子座的。用這個名字能發財。」   雖然中年轉行我也不是沒有考慮過……那一行搞不好還比較適合我的個性也說不定。我都已經是老屁股了!我騷起來,說不定能比卓楷銳還要人命。   「就算我真的要下海,也沒有要給你嫖!」   感覺酒勁全上來了,我往他屁股肉上用力捏了一把。   卓楷銳躲都沒躲,只笑著問:「好捏嗎?」那個諂媚的樣子,真是像極了他以前還在當男公關的時候。   可是今天付錢的人明明就是他。付錢來給我摸,很像他這個人會做的事情,誰叫他天生就喜歡給我糟蹋,骨子裡頭賤得很。   像他這種人,小颯如果和他結婚,作賤的還是小颯,也幸好當年娶小颯的人是我。他這種人最好一輩子都別結婚,省得出去殘害眾生,還是在這裡被我資源回收得好,我年輕的時候,朋友都說我專門回收破麻;我現在可以斷定,卓楷銳是我回收過的所有破麻之中最破的一個,沒有之一。   「不好捏。」我搓揉了一下,「你屁股怎麼永遠都不長肉?」   「你喜歡怎樣的?肉多一點的?」他問道。   這不好說。女人的屁股當然是越肥越好,可是男人的屁股確實是越小越好……   「你不必回答,我知道你的意思。」卓楷銳又問我:「好喝嗎?」他那一雙狐狸眼睛這樣看著我,不只讓我感覺暈突突的,連下面都有些熱熱、硬硬的。   爺我自己調的酒哪有難喝的?就算喝起來像感冒糖漿都好喝。但是他想要我回答的是什麼?他是想要我承認,他用嘴餵的比較好喝!   「不好喝。」我就不順他的意思。   「嗯,那以後你自己喝。」他說。   「好喝。」我慫,我一秒就改了口。   「權碩彬,你知道說什麼話,能讓我開心。」卓楷銳看著我,「可是我還沒喝夠,你再弄一點酒過來。要好喝的。」他從口袋裡又掏出一千塊,塞到我手裡,「今天晚上好好服侍我,讓我高興,你會有獎品。」   「……」這次,我沒再把那一千塊揉到地上,因為我已經喝到興頭都起來了,想喝的人說不定其實是我,而不是他。   我默默地收了那一千塊,直接去廚房裡拿公壺調酒。對,杯子已經不夠用了,我們一晚就是得喝這麼多的洋酒。   權碩彬面臨財務危機被迫兼職打工辛酸畫面流出?   才帶著酒和公壺回來,就看到卓楷銳在玩手機,我一把從他手裡把手機拿走,就發現他和小颯在傳訊息。 Hayate:你們待在家裡有乖乖的嗎? Aldrich:[照片] Aldrich:你老公很乖,在廚房裡幹活。 Hayate:這麼厲害?讓他每天睡陽台都教不會,怎麼讓他聽話的? Aldrich:新台幣。 Hayate:不是吧?他什麼都缺,最不缺的就是新台幣啊。 Aldrich:被人用新台幣脅迫的感覺。 Hayate:這不是他以前最喜歡做的事嗎? Aldrich:因為他自己也喜歡,才會對別人這麼做。 Hayate:我還記得以前你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彬彬用Salute讓你喝吐了。 Aldrich: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Hayate:阿銳你別欺負他,彬彬是老實人。 Aldrich:他覺得開心,我就不是在欺負他。 Leo:你們當我是塑膠嗎? 聊天群組:卓楷銳的ATM(成員三人)   這是我們的家庭群組!幹!群組名還是我取的。   我坐在卓楷銳的旁邊,一人拿著一台手機。我擠了他一下,他也擠了我一下。   「權碩彬,你是不是肥了?」他說:「我們已經不能一起坐一張沙發了。」   「你才肥,你全家都肥!」我說。   「你想讓小颯也變肥嗎?」他說。   「你最肥!小颯永遠都50公斤。」我說。   「呵。」他笑了一聲,也不知道在笑幾個意思的。 Hayate:我先忙了,你們慢慢玩! Hayate:[再見]   我問他:「你還記恨我當年讓你喝吐了?」這些對話紀錄還是讓我有點掛心。   「沒有,如果不是你,我怎麼能跟小颯在一起?我感謝得很。」卓楷銳回答道。   「我當時……以為你很討厭我。」我說。   「討厭你的話就不會找你。何況找你這麼多次。」卓楷銳拿起我的菸,問我:「抽嗎?」   大哥,那是我的菸……   「抽。」我說。   卓楷銳把菸塞進我的嘴裡,幫我點火,「你不抽藍當很久了。」   「因為沒必要了。」我回答他。   那個空心的濾嘴,會讓我想起沒有卓楷銳的生活。   「可是我很喜歡。」他說:「那是你家陽台的味道。」   也是我在我家陽台抽插卓楷銳,差點上爆料公社的味道。拜託先不要,這是太過年輕犯下的錯誤。 ※   下一片,我們看了決殺令。   看到李奧納多把杯子拍爛那段,我說:「你知道這一段是即興演出嗎?」   「我知道。」卓楷銳按住我,「權碩彬你不要再滾來滾去的。」   我有嗎?   他說:「你會從沙發上掉……」   「砰!」   呃啊!我敲到頭了,一帶一帶一帶──   我從地上爬起來,把頭放在卓楷銳的腿上。卓楷銳摸了摸我撞到的地方,「還好嗎?」   我才不在乎頭撞到!   「你不覺得很棒嗎!」我問他。   「你是在說你的頭撞到這件事,還是電影?」卓楷銳說道:「前者很棒。後者跟我們看的上一部水準差不多。」   這反應不太對勁?太平淡了,這不應該啊,這裡可是高潮呢。我第一次看這段的時候開心得要死,第二次看還是為了這段。   「這是你第幾次看決殺令?」我問他。   「第二次。」他回答道。   「換片。」我說。   「不要。」他說。   「為什麼?」我問他。   「你挺喜歡這部片。」他說:「不必換片。」   怎麼看出來的?我就喜歡決殺令跟惡棍特工。   「可是你看過了!」我說。   「決殺令很好看。」他說:「我上一次看這一部是九年前。」   「你何必暴露你的年紀呢?」你不知道我在網路上是有粉絲的,小心我寫下來。你那IG我都看過了,騙吃騙喝的,專門用APP的濾鏡誘拐小女生,也不怕我檢舉你。多少無辜的受害者都還以為你才二十五!我光做一個證明你今年已經4X歲的影片,就有機會上發燒影片,成為熱門Youtuber!   「權碩彬,你會因為我老了,就不喜歡我嗎?」   他拿出我的菸,叼在嘴上,用我的都彭點燃以後,抽了一口。大衛的白色菸身,還有灰色濾嘴,把他那兩片沒有感情的薄唇,映襯得格外蒼白。   我不知道。   我們沉默了一會兒,他才說:「其實你不必喜歡我。」   「反正我喜歡你。」他說道。   其實你也不必說出來,反正我知道。 ※   「惡棍特工你看過了?」我問。   「看過。」他說。   「到底還有什麼是你還沒看過的?」我問。   「你隨便挑一部,我告訴你我有沒有看過。」他說。   看過。   看過。   看過。   ……   這簡直跟女朋友說晚餐隨便吃,結果挑了十間給她,她一間都不要一樣難搞。   「你到底為什麼什麼都看過?」我問他。   「我待在家裡的時間太長了,很無聊。」他想了一下之後,說道:「我沒有看過外星人強姦母牛。」   「我也沒看過啊,我是要去哪裡找那種東西給你看?Netflix上面有嗎?」我說。   「沒有。」他回答:「你放棄網飛吧,你信不信那上面的電影,再怎麼難看的,我都看過?」   ……   我躺在卓楷銳的身上,才覺得有點無聊,卓楷銳就問:「你快睡著了?」   「──沒有。」我勉強讓自己從酒精攝取過量的昏迷狀態中醒來。   他把毯毯先生蓋到我身上,一副我睡著也沒關係的模樣。   「我直接睡著,你不會覺得很可惜嗎?」我說。   「怎樣可惜?」他問我。   我盯著他的胸前,往尖尖的地方揉了揉,卓楷銳不帶表情地看著我。   我隔著他的衣服,捏了捏他的奶頭,發現立起來了,還有點硬硬的。他抖了一下。「幹什麼?」   喔,厲害。   「Aldrich,你這裡的敏感度還行。」我咬了一下那顆被我捏硬的奶頭。   「……!」卓楷銳這次是整個人都顫抖了一下。   「不想看這部可以換別部。別玩我。」卓楷銳說的時候表情有些複雜,還有點為難。   但是,他也沒有用手擋我。這不就是他其實也挺喜歡的意思嗎?就喜歡被我玩?   我又捏了捏他的胸肉,發現卓楷銳在用關愛智障的眼神看著我。   算了,我被他用這種鄙視的眼神看也不是一兩天的事了,他這樣看我,我反而會覺得興奮。   現在不就是機會嗎?可以跟姓卓的……   我已經好久沒有碰過他了。說不想那都是騙人的。像卓楷銳這樣的男人,會不喜歡的人,那都稱不上是一個人了。他如果不是一個到五十歲都依然如此的妖豔賤貨,怎麼可能入得了爺的法眼?   我躺在卓楷銳的腿上,看著他,「楷銳哥──」   「怎麼了?」   卓楷銳跑到電視上的視線,總算從電視螢幕上移開,又回到我身上。電視兒童啊。   「我問你,我們那天在阿曼裡,到底有沒有做?」我說。   「很久以前的事了。」他問我:「想知道?」   「嗯……」   「你覺得呢?」卓楷銳回答完,繼續看電視。   「學校的老師沒有教你不要用問題回答別人的問題嗎?」我彈了他的奶頭一下。   「…唔!」卓楷銳皺起眉頭,蒼白的臉色上好像開始有點紅潤。「……別這樣。」   「你明明就很喜歡。」我說:「你看不到你現在的表情是怎麼樣吧?」   「嗯。我看不到。」他說:「所以是什麼樣?」   「很淫賤的模樣!很想被人操的表情。」我對他笑了一下。「要不要一起爽一下?」   卓楷銳也衝著我笑了一下,笑得非常色,很勾人的眼神,「你想要嗎?」   「還好。」我知道他就是想勾引我。要是這種時候顯得急色,那多丟人?我應該要表現得性冷淡一點,讓卓楷銳主動來求我才對。   我說:「以前你要我和小颯結婚的時候,說過會給我獎勵吧?」   卓楷銳眉毛一挑,「有這回事?」   「有,別裝蒜。」我回答他。   「權碩彬,」他沖著我笑道:「你是不是想為了做愛找藉口?」   我往他的臉上拍了一下。把他那個嘴角揚起來的幅度太過剛好,看上去太過好看的笑容打掉。   他抓住我的手,「是你想要,還是我想要?」   「我們都想要!」我說:「不然你幹什麼一直灌我?以前你在阿曼就是這個死樣子,你想要讓我看起來好像很需要你,來顯得你身價很高。」   「這沒什麼不好……你就是喜歡這種人。」他把我的手,放在他的褲襠上,「你覺得這裡怎麼樣?」   我摸了摸,抓了抓,隔著褲子上下描摹著他那根東西的形狀,「你下面都已經硬爆了,不知道的人以為你剛退伍,已經兩年沒打過砲了。」   「差不多是這樣。」他從我口袋裡,熟門熟路地拿出電子菸,抽了兩口,「偶爾……我也會很想念,被你的大肉棒插後面的感覺。很舒服。」   他說:「你是不是在等我邀請你做愛?這都沒什麼,只要你想,再淫蕩的話,我都能說出來配合你,只要我們都能高興就好。畢竟這是我們一直以來相處的模式。」說的時候,他把舌頭伸出來舔了舔,表情真是騷透了。   他低下頭來,含住我的耳朵,「……權碩彬,我問你,你對我還有興趣嗎?」
5
回應 6
文章資訊
共 6 則留言
中國文化大學
彬彬是老實人? 彬彬是老實人??!!! 他如果是老實人那世界上就沒有渣男了 哦還有卓楷銳 卓楷銳的ATM🤣🤣🤣🤣🤣 人家抽菸都是抽寂寞 我們家卓卓是抽彬彬家陽台的味道 真的快笑死 這篇笑點太多我無法一一回覆哈哈哈哈哈 但後面為什麼突然一個情緒往下掉啦 卓卓真的是很需要被愛灌溉的小花欸 看得心都揪起來了
B1 成颯的價值觀大概也扭曲(ry (妹子你可以準備穿書進去 成為攻三 拯救小成了TT) 我覺得後面 我自己啦 我自己覺得卓楷銳跟以前一樣 又欠揍又沒良心 雖然很沒邏輯 但我覺得他也算是吃定了權碩彬 平常情趣的時候權碩彬還會打卓楷銳 真的到關鍵時刻他就不打了(這很沒說服力 (是我我就打他
中國文化大學
B2 其實我有點想穿進去當權卓的0.5(? 不是啦哈哈哈 如果我可以穿進去的話 要帶小颯遠走高飛 權卓就放給他們爛(欸不是🤣 所以說 權卓這兩位是一個相愛相殺的關係嗎?? 光他們兩個就夠複雜了啊哈哈
B3 我還看到有人說讓卓楷銳進焚化爐(笑死) 真的要接盤的話權碩彬那裡有方蔓蔓 Alex Richard可以排隊 小颯真的就只有卓楷銳還有權碩彬了 卓楷銳...這兩個人都不要 也還有一堆人要 不忍卒睹QQ 權卓的0.5...到底是...插誰然後被誰插(阿說起來好害羞/// 剩下的番外卓楷銳應該會一路乖到結束了 火葬度創新高 有人想把他焚化 我從焚化爐邊把他救回來QQ 權碩彬差點閃人了 他好不容易求回來的 真的別再做妖把人逼走(囧) (劇情如此熟悉...之前卓颯也幹過一樣的事啊XD
中國文化大學
B4 講真的年紀一大把不要這麼轟轟烈烈 心臟受不了💔
B5 辛苦了>< 我也覺得好不容易才把他們這對救回來~~~ 幸好繼續中年男子甜蜜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