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男子權碩彬的雄風重建訓練(四)Blowjob(H)

6月18日 05:39
(四)Blowjob   不等卓楷銳說完,我立刻把卓楷銳那件騷到爆的黑色CK三角內褲拉到膝蓋邊,將他已經充血的老二放進嘴裡含著。   說起卓楷銳的小Aldrich,尺寸、長度、粗細、顏色、形狀,我都喜歡。要怎麼形容?一個詞:文秀。   形象化的形容,就是這是一根書生、讀書人、文化知識份子的老二,不是那種外型很粗獷、賁張的類型。這根老二允文允武,硬起來能插人,被插的時候能硬,是身為雙插頭必備的可動搖桿。   Neon Aldrich Ver 1.0.0.0 是一根兼具感度極高、操控性極強、外型優秀、顏色好看等諸多優點的頂尖的Joystick,外出在家均能使用,送禮自用兩相宜。   小颯的小小颯很像白菜?荔枝?紅毛丹?反正是水靈靈的,白裡透紅的,尺寸、長度都比卓楷銳的再小一點,不過我敢說這大小是夠用的。   如果總有一天我的後門必須見客,我會斷然選擇小小颯,因為這東西拿來開苞,說不定會很舒服,幅度還有點上揚,能頂到好地方;重點是小颯很溫柔,這種柔情似水的感覺是㊣港台灣男子漢的特色(雖然他看迪士尼公主);如果我是個女人,我會希望是他來幫我破處,讓我跪著一邊哭一邊倒貼他,對著他千里送逼我都可以,卓楷銳這人渣就、先不要……   說起來,我在想些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難道是因為每次看到卓楷銳還有小颯被幹就一臉酥爽樣,我才心生嚮往?我應該要讚歎自己能讓他們得到性福才對,因為我要交兩人份的公糧;什麼時候我開始對被操這麼感興趣了?   此時卓楷銳的老二因為站起來的緣故,包皮已經往後縮,露出整顆深粉色的龜頭,在暈黃的燈光下反射著圓潤而漂亮的琉璃光澤,就像是一顆裹著焦糖外衣的蘋果一樣,看起來非常美味。   這是我的真心話,我知道我早就已經GAY到不行,沒有直不直的問題了,憑良心說,一張好看的屌確實能引起人想好好吸吮的慾望。(我要是有軟骨功,最想吸的就是我自己的屌了!我的小小權是一根女人看了會心動,男人看了會躁動的好老二。)   我把小Aldrich放進嘴裡,用舌頭往他的龜頭上來回舔了幾下,再把舌頭插進馬眼裡摳弄,仔細嚐他的味道。   或許是因為卓楷銳不常給人吹,他反應很大,不但露出享受的表情,喉結還一直顫抖。「呼嗯……」他把手放在我的頭上,我把手放在他的大腿上。   這是我第一次幫他吹簫;小颯願意交公糧就挺好了,更難奢望他主動替卓楷銳吹。   身為一名被包養的小……不,老白臉,家裡頭最常幫人吹的就是他,他很敬業也很具有服務精神,我們兩個都被他吹過。   說來很蠢,但這是二十年來,我第一次意識到這種服務其實是相對的,以後我應該也要常常幫他吹兩下才對。   講真的,讓我在廁所裡堵到他,就算他剛尿完,我能幫他把馬眼裡吸乾淨,連中年危(腎)機(虧)造成的殘尿都吸出來。   小颯有潔癖不可能這樣,但我可以。可是卓楷銳也要讓我爽一下,因為這種play居然讓我光是用想的,下面就有點冷靜不下來,可能廁所是我的性癖之一。(雖然已被老婆明文禁止)   我仔細嚐了嚐味道,發現這小子的下面不但一點口味都沒有(鹹的可能是尿或是汗,甜的一定是糖尿病徵兆),甚至有點香皂味,就像是剛仔細地洗過似的……這麼騷?是預期今天我一定會幫他吹,還是他準備要用這根好東西來挖小爺我的老屁股?而且想無套?   我從嘴裡把那根寶貝拔出來,問他:「甜心,你下面剛洗過?」   「怎麼了?」他摸了摸我的臉。   「好吃啊!」我說:「我是一個吃東西的人,不能評論一下我吃過的東西?」   「太諂媚,不真誠。」他摸摸我的頭,把一千塊塞進我胸前的口袋裡。「再幫我吹一下,我可以射出來。」   我會想讓他射?我會想吃他的精液?搞得好像矛盾大對決似的,嘖嘖。   我繼續把小Aldrich放進嘴裡含著,舔他的棒身,我的舌頭能感覺到爬在棒身上的血管在跳動,還有這些血管的形狀。   我無非就是亂吹一通,牙齒別碰到他(尤其是別碰到龜頭,很痛!),吹一些我自己被吹的時候會覺得舒服的地方,例如馬眼、龜頭冠、繫帶之類的。   尤其是馬眼,把舌頭戳進去舔,會很酥麻,直衝上腦門的那種酥麻感,卓楷銳被我吹到連坐都坐不直,只能癱軟在沙發上任憑我來服務他,我敢說他的腰一定是沒力了。   我連卓楷銳那兩顆一根屌毛都沒有的蛋,都能用吊茶包袋的方式,一口一個的含進嘴裡玩。   陰囊的皮是鬆的(具體能扯多開?請參考七十歲以上的老人的手背皮,但是咬蛋皮還有蛋皮回彈都很痛,請善待男伴,別這麼對他們),就算他看起來再怎麼緊緻、年輕、細滑、有光澤,還是保留了一些讓卵蛋跑來跑去、熱漲冷縮的空間,實際的卵蛋體積是小於蛋皮的,含的時候就可以在嘴裡用舌頭讓他在嘴裡滑來滑去的,非常好玩。   「嗯……!」卓楷銳激靈了一下,發出一聲好聽的呻吟。他的嗓音因為長年抽菸的關係,有點菸嗓,可是低沉得很性感,光是聲音都自帶費洛蒙與催情效果,叫得特別甜的時候可以讓我直接早洩。   「我這裡想要。」他指了指那碩大的,變得越來越紅,被我的口水舔得發亮的龜頭。前列腺液都已經從馬眼裡溢出來了。   我光是看著他的老二不停地跳動,就知道我沒吹過別人,但我是一個有前途的人,我讓我第一個客人滿意得很,而且我出師了。   我放開他那兩顆大概被我含到生無可戀的卵蛋,重新把老二放進嘴裡含著,感覺到他一直想幹我的嘴。   「…呃!」我毫不掩飾地反胃了一下,就從嘴裡拔出那根已經硬到翻掉的小老弟,一邊用手幫他打飛機,一邊問他:「卓楷銳,你這根東西在我嘴裡一直動來動去的,一定被我吹得很舒服。你興奮多久了?」   「很久了。我太久沒有這樣跟你獨處過,今天晚上很想要。」他說,「怎麼會想含我?」   「我……想吃你。你也曉得,不是只有打砲是品嘗一個人的方式。我想要的是你整個人。」說完,我把他的老二放回嘴裡含著。   「權碩彬,你真的對我很好。你如果想用別的地方試試看這個東西的話,你會有機會的。」卓楷銳張開腿,朝我嘴裡淺淺地前後戳刺著,「有幫小颯含過嗎?」   沒有,可是他有打算讓我回答嗎?   也許這答案並不重要。   沒等我舔多久,卓楷銳的腰就開始動起來。他按著我的後腦勺,戳到我的喉嚨口的時候,我下意識「嘔!」了一聲,立刻把老爺的東西吐了出來。   剛好卓楷銳也射出來,有些在我嘴裡,有些在我臉上,有些在我頭髮上,有些在我衣服上,有些在沙發上,有些在地板上……我的飛天義大利麵神!量真多,難道我跟他絕交的這一個星期他都沒有打過砲,也沒有自慰嗎?他在想什麼?看來那一星期痛苦的絕對不只有我,還有雞雞硬到爆炸的他。   「呼……」卓楷銳朝後方仰了下來,他的胸膛隨著呼吸,不斷地上下起伏,額際和脖子都出了汗,向來蒼白的氣色變得紅潤起來。看起來有一點色色的……   「我吹你吹了多久?」我簡直覺得下巴有點痠,抽了桌上的衛生紙抹臉,把嘴裡的先走汁往垃圾桶裡吐出來。   卓楷銳拿起遙控器,看了影片的播放進度條,「十五分鐘。」   「WOW!不排除是喝酒比較難射,但是你挺厲害。」我說:「你上星期是不是完全都沒打砲也沒自慰,不然怎麼會攢這麼多庫存?」   「都已經這個年紀了,不必兩三天就做一次,一星期不做也不會有感覺。」他說:「我又不是你。」   我都幫他扶老二了他還挖苦我,哪有人這樣?   我坐在地上,一隻手用衛生紙抹地板,另一隻手握住卓楷銳半勃的分身,上下滑動他的包皮,隨著我捏著他的手一動,裡面又有一些存貨零零星星地射出來,我舔了一下,不是摻水假貨,是真精。   「一邊裝性冷淡,一邊大爆射。」我說:「喂,我跟向井哪個比較厲害?」   「他舌頭比較靈活,服務周到,你動作有點粗魯,態度與眼神都有待加強,還可以更好。要練習。他是你的前輩,比你多學了很多年。」   他又抽了一張一千塊,塞到我胸前的口袋裡,我看出去外頭工作,都沒有待在家裡服侍卓楷銳的好賺──雖然他拿老子我賺的錢在嫖我!但是我有什麼辦法?   不論是賺錢給他,還有他養在外面的情婦花,還是把他的老二放在嘴裡舔,然後再被他這樣沒心沒肺地挖苦,不都是我心甘情願的嗎?不都是我自己做出的選擇嗎?我早就知道會這樣了,不就我他媽賤!   我爸跟我媽只看到小颯這個媳婦在他們面前有多賢慧,他們根本不知道我在家裡養著一個大少爺,照三餐睡我老婆就算了,我替他做小伏低,還要受他侮辱、言語暴力,簡直比洗腳婢還沒尊嚴。鬼才能忍!   權碩彬,你怎麼還能跪在他面前,頭低低的,一身精液,卑微成這副德行?   今晚不家庭暴力一下,我還是不是個男人?   「吃醋嗎?」卓楷銳輕輕地拍了拍我的臉,「射你臉上都沒這個表情,說到理玖就變成這樣。」   「不然我要怎樣?感恩師父,讚歎師父嗎?開示就開示,幹嘛說外面的野男人比我好?他有賺錢給你花嗎?他有每天跟你住在一起,聽你講這些屁話嗎?他有把你抱上抱下的服侍你嗎?反正你未婚,幹嘛不跟他結婚,然後繼續花我們的錢算了,你到底是想怎樣?」   聞言,卓楷銳臉色一變,一陣沉默。   我說:「你知道小颯為你付出了多少嗎?你也不必出去工作,為什麼不好好待在家裡等我們回家,然後跟我們打砲就好?你怎麼好意思繼續過這種沒廉恥的生活?   「你是不是一輩子都不打算跟向井理玖分手啊?你已經從他二十幾歲,一路睡他到三十幾歲了吧?!他直腸大概都已經是你雞巴的形狀。年輕的菊花是不是操起來更緊更嫩更舒服呀?他難道天生就是個會幫男人吸屌的同性戀嗎?還不是你卓楷銳卓老爺一手調教出來的!最會吹男人老二的人是誰?還不就是你!你是他的師父,他能不厲害嗎?他能不像你一樣是個狐狸精嗎?」   「不要這麼說理玖。他也不年輕了,我只是因為欠他太多,才沒辦法和他斷乾淨……」他抓住我的手,「權碩彬,別生氣。是我說錯話。你別這樣。」   幹!又我生氣?我又生氣?又是我?   我忽然覺得,我沒有辦法繼續了。   真的,沒辦法繼續了。   卓楷銳,我操你祖宗十八代。   我壓抑了很久,才勉強忍住自己打他的衝動,不然等小颯回家,我會跪機械鍵盤。   「我去洗一下。」我把他的手拍掉,從他身上把毯子帶回房間,就進浴室裡洗澡了。   媽的,真受不了。   先是小颯,然後是向井,還會不會有小五小六小七……連我前妻、女兒都喜歡他,我自己都喜歡他,我快瘋了!他這個人這一輩子到底還能跟多少人搞上?我真的忽然想起來我上個星期到底在氣他什麼了。   歸根結柢,這個人就是太壞了,還壞得特別無恥,實在讓人疼不入心。每次我才想好好的對他,他就讓我血壓上升,我跟這個人根本就完全無法在一起。   反正他身上一堆錢,幹嘛不直接滾出去和向井一起住算了,我敢說向井一定會大歡迎;還不就是貪圖著小颯的好處?不就是不想離開小颯?想繼續操小颯?想要繼續享受小颯對他溫柔體貼、無微不至的照顧?我幹什麼幫著他一起騙小颯?這件事是可以鬧家庭革命的!   他可以從我女兒兩歲開始,一路睡向井睡到我女兒十八歲,向井當然能比我厲害,因為他含了卓楷銳的雞巴十六年!整整十六年!我敢說他們是根本不可能分開了,斷乾淨個屁?真的聽他在喇叭。屁話那麼多,一句「對不起」都不會說,什麼都不會,就只有出去勾引男人,還有當我是塑膠他最會!   我已經無法思考也無法言語,只想快點洗完回房間,藉著酒精倒頭就睡,還希望洗澡別讓我變得太清醒,不然我真的會覺得非常地不舒服。   我敢說我能再不跟他說一句話一個星期,幾根冰棒都拯救不了我跟他之間的問題。   ……   就在我睡到一半的時候,忽然感覺下面舒服得不得了,又癢又爽又酥麻……卻是從後面?   毒龍鑽!這裡也不是東莞,怎麼會有這種東西?   我立刻睜開眼睛,就看見卓楷銳伏在我的兩腿間,好像在幫女人舔下面一樣地舔我的菊花。我立刻抓住他的頭髮,逼他把臉抬起來。「卓楷銳?你舔我後面幹嘛?!미친놈(神經病)!」   「權碩彬,你還沒滿足我。」卓楷銳的身上有濃濃的蘭姆酒的味道,蘭姆酒有種甘蔗或水果的味道,甜甜的所以很好認。   「不討厭被人舔這裡吧?喜歡的話就讓我繼續。」他抓住我的手,簡直能把我的手骨頭捏碎,아──씨(啊西)!好痛……   「你的份。喝完它。」卓楷銳指著放在我床邊插了一根金屬吸管的冰霸杯說道。   我喝了一口。這個可樂味,是長島冰茶。而且光是那個可樂都蓋不住的辣度、嗆度和苦味,我就能喝出裡面有多少伏特加,這都沒有要掩飾,就是要用來喝醉的……我才喝一口而已,就能感覺到喉嚨辣燙燙的,頭都暈了。在幹什麼……또라이(瘋子)!   「別鬧了,這麼大杯都喝下去,我能吐你身上。」我說。   「那就吐。然後我帶你去洗乾淨。」他說。   我才不相信!你這병신(殘廢)!   「卓楷銳,少변태(變態)了。不管你是不是突然發酒瘋,才會想來幫我舔肛,反正我和你還有問題沒解決。」我說。   「我就是來解決問題的。」   什麼?   卓楷銳忽然把一隻手指插進來,往我裡面摳。他的手指在我的屁股裡亂動。   ……這是什麼感覺?好奇怪。   不如說是可怕。什麼鬼?!쌍년(婊子)!씨발(男妓)!개씨발(給西巴)!씨발놈(操你媽渾蛋)!!   「權碩彬,聽好了,男人之間沒有什麼問題是打一砲不能解決的。打一砲不能解決,那就打兩砲,或是更多。   「我要操你。我要像我幫小颯還有理玖破處一樣,幫你破處。   「我當初是為了報復小颯才破他身子,我為理玖破處的時候也非常粗暴,但是你不一樣。   「──我會好好對你。讓你像另外兩個人一樣,學會怎麼用後面舒服起來。」他往我裡面又加了一根手指,前後動了幾下。我能聽到濕淋淋的水聲,是因為他在用手指快速地前後插我才發出來的。這居然是從我體內發出來的聲音。不舒服,他在指姦我!아이고(啊一狗)!개새끼(狗娘養的雜種)!   他往我大腿內側親了一下,濕濕癢癢的。我的牙齒在打顫。顫得我自己都痛,可是停不下來。   「今天晚上,我想徹底支配你,權碩彬,不論是你的精神,還是你的身體,都必須臣服於我。忘了成颯,他不會回來救你,而我……接下來會成為你的主人。」
4
回應 3
文章資訊
共 3 則留言
中國文化大學
為什麼卓楷銳的老二有介紹文案啦! 在前戲的時候開始介紹三個人的屌有夠好笑🤣 而且身為一個總攻竟然有被幹的想法 而且還真的要被幹! 三觀崩壞😆 他們真的吵起來的時候真的什麼難聽話都說得出來欸 這樣吵架母湯啦
國立中央大學
權老闆吹個簫也好多想法 笑死 而且做夢也沒想到他的後門會被偷襲🤣
B1 他被幹過他就知道這一點都不快樂(?) 其他三個人會快樂(?) 是因為兩個是受一個是0.5 wwwww 強迫一個Alpha當0他只會覺得很辛苦QQ 其實我很想秀秀他 覺得權權這三章辛苦了TAT B2 權權犧牲太多了TAT 我還是喜歡他TxT 卓楷銳說他是喝太多 我姑且相信他啦w(ㄏ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