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男子權碩彬的雄風重建訓練(五)Counter-attack(反攻H)

6月18日 09:37
(五)Counter-attack   「──卓老爺,行行好,別這樣,有話好好說,非得操我後面嗎?」我哀求他。   最可怕的是,他不知道塗了什麼東西在我後面,辣燙燙的,還很麻,害得他用手指插我,我的肛門不但不覺得痛,甚至覺得好癢,很想插什麼更大的東西進來殺殺癢,這讓我很痛苦。很屈辱!   我本來就已經放不下他了,這下子他能直接升級成我的夢魘。   「我是在解決你的問題。你忌妒理玖,我就讓你變得更特別。」他說:「你會是唯一一個用過我的前面和後面的人。你是我的,就像我也是你的。這很簡單。這樣,你還會忌妒理玖嗎?」   「……我不知道。」我又喝酒又被塗媚藥,我能想什麼?   「你用過就會知道。反正你喜歡我,你一定會原諒我。不論我對你做了什麼,都是因為我愛你,你自己心裡很清楚。」   卓楷銳一邊用舌頭舔我,一邊把第三根手指插進來,在我身體裡抽送。   不知道為什麼,我整個身體都抽筋了一下。還射了前列腺液。我整個身體跟腦子都是分離的,我不懂我為什麼會這樣?我的下面還沒有萎,這不應該,這是非合意性交啊!   「權碩彬,你的下面在吸我,你的身體沒有說不要。」他用三根手指往我裡面前後動了動,速度還越來越快,進的地方越來越深。   「你的小穴很緊,是我幹過的所有人裡面最緊的,你應該要驕傲,因為你從來沒有被人幹過,除了我。」   「等等…、啊……!」   這是我的聲音?   「會痛就喝酒,抱好你的長島,別放開他。」卓楷銳用另外一隻手,推著我的卡娜赫拉冰霸杯,督在我的嘴前,「別這個表情,你會讓我想立刻插進去,這讓我失去耐心,我就沒有辦法溫柔地對待你。   「我不想違背我前面對你許下的承諾。我只是想讓你留下對我獨一無二的回憶。」   該死的!   我腦子裡很亂,我不知道我在幹嘛,只能喝好喝滿,麻木一點就不會有感覺了。   讓我醉倒吧,讓我當屍體吧。我從來沒有被別人這樣過,也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事情,我不想做任何的決定。   這感覺很糟。他在控制我的腦子和身體!我覺得我在被男人強姦!可我是個男人!這比直接承認自己是同性戀還恐怖!   我在幹什麼?我老爸如果知道我這個時候選擇躺平,一定寧願當初把我直接射在牆壁上或是老媽的嘴裡……   「權碩彬,你想一想,你這麼愛我,我來破你的處,這不是很合你的心意嗎?」他脫了褲子,壓在我的身上,用他的分身跟我擊劍。他的老二皮膚很嫩,和他的一起磨蹭我很舒服,可是我後面很痛,這沒辦法彌補什麼!我覺得我一輩子都能有心理陰影,我再也沒有辦法硬起來了!   「哈啊……!」我能聽見我自己的呼吸聲,非常沉重。   當他的手指往我體內攪動,我的呼吸聲就不由得粗重起來。   我聽過這樣的呼吸,這是淫喘,以前是由我來控制的,我用我的手,還有我的老二,來決定對方的呼吸多快多慢,多淫蕩多淡定,可是現在那個在淫喘的人是我……!怎麼會呢?!這不應該……   我發現我沒有辦法調節我的呼吸。他的手還插在我的裡面,我很難受。下面不是痛,但就是悶悶的,他每次往裡面挖一下,我就感覺我的腸肉被他的手指擴張開來,他用手把我的腸肉剝開來,他在我的裡面動!那裏面除了大便以外,是不應該有任何東西的,包括任何男人的手和老二!   我甚至能感覺到他的手指的粗細還有長度,我不習慣……我喜歡被我插的人能感覺到我的老二有多長、多粗、多硬,所以我不愛戴套,但是我不想自己變成那個去感覺的人。   我覺得我在為我的前半生贖罪,我在被懲罰。這一刻的我沒有尊嚴,只能任人魚肉。但是這不是我,至少不是我認知中的我應該有的模樣。權碩彬不該是這麼可憐的,他不應該在任何一場性愛中輸掉主導權!   「卓楷銳,你別說了!」我痛苦地說道。   「你明明就想要我這樣侵犯你。讓你的腦子裡留下對我的感覺,讓你的記憶裡滿滿的都只剩下我一個人。如果你不喜歡的話,你可以像平常一樣打我。你這人不是最喜歡暴力嗎?為什麼今天就不這麼做了?」   他湊在我耳邊說道:「──因為你捨不得打我,你喜歡我,你愛我,你就喜歡被我玩你的後門,你不但喜歡我用手插你,還在期待著我跟你打真軍,最好是無套,射在你的裡面,給你留下烙印,就像你對我做的一樣。   「平常打我,對你而言是一種情趣,你是在和我調情;可是現在你在被我幹,你整個人就卑微起來了。你發現你根本就無法違抗我,你期待我為你做主;尤其是當我把東西插在你的屁股裡的時候,是不是?   「權碩彬,你為什麼不承認你就是欠人幹,你跟我一樣是個騷貨?當我可以把老二放在你嘴巴裡,插你的喉嚨的時候,你就應該要知道這一點!   「你在期待我對你做些什麼,勝過你想對我做些什麼。你的骨子裡頭就是想和我這樣,發生一些不可抗力的性行為還有體液交換。你體內有些基因,使你無法違抗我,使你天生就屬於我。   「你喜歡被我控制,被我主宰,當我的玩具。你明知道我有複數個性伴侶,可是現在你只想當最受寵的那一個。呵!權碩彬,你這個人太好懂了,明白易暸到我都不想猜你的心意,你這個人真的很可憐!」   他的聲音還是很好聽。他噴在我耳邊的氣息還是令我整個人都熾熱起來。可是他說的那些話簡直就是在折磨我,這是一種凌遲……   他在逼我正視我不想說出來的那些感覺。   明明只要繼續像平常那樣,我們三個人愉快地在一起,我就不會想起那些事情……當年我為什麼會留一個疤在他身上的原因。   因為我想要他一輩子只屬於我一個人,可是我做不到。   為什麼我現在不打他?不踢他?他是個殘廢,就算我酒醉,只要我想,我還是可以很輕易地把他從床上摔下去。可到底是為什麼?   「因為你想成為我的所有物。權碩彬,承認吧。你希望你在我心裡是獨一無二的。   「你不想要成颯和向井理玖玷汙你的地位。你希望你永遠是我心中的第一名。你希望能永遠獨佔我,可悲的是你辦不到,所以你必須委曲求全,透過順從我,來達成你的目的。只要是為了我,不論我要你怎麼樣,你都會答應的。你天生就是這樣。   「我只是在實現你的願望。我不幫你,你永遠都無法達成你自己的心願,你是無能的。」   卓楷銳往我耳邊說道:「只要我還活著,你永遠都得幫襯我。賺錢來給我花也好,拿你的錢來給我養向井理玖也好,你終究是無法抵抗的──除非你不喜歡我,但是這很難。   「如果你能及時抽身,你會有無限多次機會!當初在泰國,你就不該原諒我!你已經原諒我太多太多次了,你這輩子都會繼續原諒我,你無法控制你自己!」   該死的!   我直接把他掀翻在床上,然後把他踢下床。   「你在說什麼!我不是瓊瑤小說的女主角!小颯可能是這樣的人,但我不是,我是權碩彬,God Damn Gwon Seok Bin!你憑什麼以為你能控制我?你是喝酒喝太多喝kiang了是不是?你以為我是那個你只要從五樓跳下去,我就能一輩子被你擺佈的人偶嗎?」我罵道。   卓楷銳沉默了,他很久都沒有回話。   我放置了他一段時間,本來想平復自己的情緒,睡下去算了,但是不知道睡了有多久,我心裡都不安寧,根本就睡不著,才閉上的眼睛又睜開來。我就算已經酒醉,我還是睡不著覺。我知道他還在我的床底下,我才剛把他踢飛。   對他下手的那個人是我。   他死不了,但是也無法靠他自己的力量爬起來。   他是一個把自己的雙腿都摔斷的人……想到這裡,我甚至有些心痛。這種感覺,連我自己都無法違抗。   終於,我還是忍不住爬到床邊看,就見到卓楷銳躺在床下面,肩膀、嘴角還有額頭都瘀青了。「……卓楷銳?」我叫了他一聲。   他滿身是傷,沒有回應。   是我弄的?   我想起來以前我是怎麼打他的。在那之前他臉上就已經有傷,和這個時候很類似……他是挺容易受傷的一個人,比起我,他更嬌貴。   「殘廢,你還活著嗎?」我直接把他撈上床。   卓楷銳好像是睡著了,或者是摔暈了。這樣安安靜靜,漂漂亮亮的,不是很好嗎……我抱住像個死人的他。忍不住親了他一下。   「你別再說那些垃圾話,放過我吧……折磨我有什麼好的?只要你不說出來,我們之間就沒有什麼事,是不能解決的……!   「我們可以過得很好,可以每天都這樣繼續下去,可以這樣度過很多很多天,直到我們其中一個死掉為止……我們明明是可以這樣過活的!」   天知道我在說些什麼。光是說出來,我都覺得心裡難受得很,我在欺騙我自己,就只為了能繼續跟他安穩度日……   卓楷銳他沒有回答。這很好。沒有回答就是回答。只要摟著他,我就覺得這一夜能平安過去。   對,沒有什麼事情是不能解決的,順其自然就好,這不是很簡單嗎?我的前半生都是這樣活過來的……就算這其實很折磨,但是也都已經過去了,不是嗎?   我本來也快睡著了,直到感覺有什麼東西在磨蹭我,快要進來了,「!」我一睜開眼睛,就看到他壓在我的身上,挺著他的狗公腰。他在幹什麼……   「權碩彬,你是想反抗,但是這沒有用。只要你不把我打死,我就會一直做,直到幫你開完苞為止──你是我的男人,但是我會讓你體會,只有我的女人才能擁有的快樂。   「你要永遠記得,今天晚上,我不是在強姦你,是你自願讓我幹的,因為你想要。你就是需要我,如果我不是你的氧氣,當年為什麼在你家的陽台隨便跟我打了一砲,你就跟你的老婆離婚?嗯?」   卓楷銳說著說著,就插了進來。   喔……你他媽……!   我能透過腸子感覺到卓楷銳的老二形狀,我的嘴裡都還有那個形狀的記憶,這真的好噁心……快點拔出來啊!別這樣!   「…啊……!」   我應該像個男子漢一樣,把聲音憋住的,可是我沒有憋住。這真的太痛了。   下面辣燙燙的,好像吃了麻辣鍋拉肚子,又好像裂開來,屁股變成兩半一樣,好難受……卓楷銳的下面是這麼大嗎?   「別弄……」我使盡全力憋住「好大、慢點、別這樣」諸如此類能引起他情慾的話語,哪怕這些完全就是我的真心話。   我用力扣住他的身子,可是沒有用。傳教士體位,他開始扶著床鋪,往我裡面抽送起來,幅度雖然很小,可是很痛,我看不到,但我就覺得下面在流血。我的天。我心理的難受甚至勝過我生理的難受,飛麵神能知道我怎麼會這麼難受?   「只有前面進去,後面還沒進去。」他親了親我的脖子,有點癢……   「喝一點酒,讓你自己快活起來,不要給我找麻煩。我會盡量慢一點,我知道你不習慣。」他一邊說,一邊動。   我能感覺他在往前挺進,我的裡面好像被破開來了。這是什麼?以前我破過的處女的感覺嗎?飛麵神在懲罰我,我錯了……   「卓楷銳……別這樣……別插了……我真的很痛……」我發現不論我再怎麼努力,我說話的時候都在顫抖,而且我必須非常努力,才能勉強自己不咬住牙齒,把這些話說完。   「每個人都有痛的時候,你也曾經讓我痛過,但是我挺過來了。」卓楷銳拿出他從我身上拿過來的電子菸,往我嘴巴裡插進去,按下開關。   我吸了一口,感覺自己的臉上都是汗,我好難受,快要死了。   我這一生中還沒有這麼難受過,就連當年班長讓我在水溝中間撐三十分鐘,我腿痠到完全沒有知覺,快要喪失五感,隨時都會掉到水溝裡面,都沒有這麼難受過。   「我愛你。」他好像是要安慰我,往我嘴上親了一下,「對不起。」   「我只是想製造專屬於我們獨一無二的記憶。你破我的處,我破你的處,我們扯平了,所以請你原諒我。」他說完,又往裡面插了一下。   「…啊──…」我痛得忍不住叫出聲。我想忍住,可是我用鼻子很難呼吸得順暢,我簡直無法相信我會發出這種淫賤的叫聲。   「整根插進去了,你做得很好,權碩彬。以後你會慢慢習慣的。你裡面在吸我,夾我,以後我還想幹你很多次……你永遠都是我最愛的那個人。」   我根本沒認真聽他在對我講什麼廢話。我只知道我在受苦,我是個苦行僧。我這輩子後悔投胎成人。   他拿起潤滑,像不用錢一樣地撒在我的胯間,我能感覺裡面是熱辣辣的疼,外面又冷颼颼的涼,我快不行了,我可以昏迷嗎?這是酷刑!   「……卓楷銳,你放過我!向井的事隨便你!你愛搞幾個就搞幾個!」我說。   卓楷銳摸了摸我的眼角,「有什麼好哭的?當年我被你插,我都沒有哭過,你有什麼資格哭?   「這無關理玖的問題,這是我們兩個的問題。你只要繼續和我在一起,總有一天我一定會插你。我已經等了二十年,這還不夠久嗎?跟你不一樣,我一向是很有耐性的人,為了一件值得的事,我可以等……十年也好,二十年也好,我終究是能達成我的目的。   「我只瞄準我有把握的獵物,我從來都沒有失敗過。直到現在也一樣──權碩彬,我插了你,你已經是我的人了。」   卓楷銳說完,又開始動起來,我能感覺他往後拔的時候,我整副內臟都快要被他的老二吸出來,可是更痛的是每次他往後退,都是要往前挺進,就因為我能預期他插進來的時候有多痛,所以我很怕。我想爬走,可是這沒有用,卓楷銳力氣很大,就算他不弄我,我都覺得我離不開他這賤貨。   我快要懷疑人生了,到底卓楷銳為什麼能忍耐這種痛?小颯為什麼能忍耐這種痛?現在讓我滾,我能自主禁慾二十年!   卓楷銳一直在我的耳邊喊我的名字,他在摸我和親我,但是我的注意力完全無法被分散,我就感覺有個東西超大,卡在我的下面,只要一動,我身體裡就熱辣辣的,很像有人往我屁眼裡灌綠油精的感覺,很痛,很難受,這不舒服,我受不了,我想退出,想逃走。我下面都快裂成兩半了,我能怎樣反抗?我沒辦法踢他……   「別哭成這樣,我不想欺負你……你已經很可愛了,別讓我心疼。」他親了親我的眼皮,「我幫三個人破過處,你是第三個,也是最不能忍的那一個。我不知道你為什麼會覺得這麼痛,我的甚至都沒有你的大,也沒有你的長,你就掙扎成這樣,這讓我很捨不得。   「你永遠也不知道我第一次被你插的那個晚上能有多痛,但我不是在報復你,我是想對你好……因為你跟其他人比起來,在我心裡,終究是不一樣的。你是我的權老闆。我是你的Aldrich。」   他往我嘴邊親了一下,碰了碰我的老二,上下撸動起來,「別萎,這個年紀的男人,只要萎了,就沒辦法再站起來。我要讓你站起來,還要把你調教到靠後面就能站起來──我要成為你的師父。   「只要你想,你就可以比理玖更優秀。只要你能取代他,我也就不需要理玖了。這不就是你的願望嗎?」   他往我眼睛邊親了幾下,「你的表情已經告訴我你的意思了。你要忍下來,直到你覺得不痛,還開始感覺很舒服為止。你要挺腰迎合我的抽送,用腿夾住我的腰,希望我插得更深,觸碰你的前列腺,渴望我愛撫你的全身,讓你迎接你的高潮。   「只有這樣,我們才能永遠在一起……我可以達成你的夙願,但是你必須乖一點,不要哭,放鬆一點,習慣我在你體內的感覺,然後配合我。」
3
回應 6
文章資訊
共 6 則留言
中國文化大學
飛天義大利麵神有簡稱了😂 飛麵神哈哈哈哈哈哈 卓楷銳超會哄人的 萬人迷不是沒有原因的 而且彬彬在我的想像是一個很高很壯的男生 竟然被一個殘廢壓倒 有夠反差欸😆 但他很有潛力 可以當第二個0.5👍🏻
國立中央大學
我的天 總攻還真的被幹了 卓果然是個狠角色😂
B1 飛麵神教! 信飛麵神其實挺可愛的/// 我覺得最扯的是 (以下劇透下一章) 那個Alex 戲份好多wwww笑爛 他第一次登場是在Aldrich的最後一夜 後來權碩彬又提到他 這一次直接寫當初權碩彬是怎麼跟他一起玩的 Aldrich的最後一夜裡的Richard也有登場 番外直接把一堆東西都寫出來了(囧) Alex 方蔓蔓 小茄子 向井...這一堆人都快要可以組 小四 小五 小六了 Orz 但我私心覺得 Alex 跟 Richard是碩彬的後宮w 權碩彬的人設是185公分 65公斤 他很壯>/////< 然後他沒辦法當0.5...卓楷銳等於有達成兩個成就 壓倒全文的總攻/全文唯一的0.5紀錄保持者 B2 火葬度急遽提升 下一章幫他救一下囧" 我覺得權碩彬妥協得好快XD 他幹得了權碩彬其實也只是因為權碩彬捨不得打他 然後順從他罷了 權碩彬不喜歡他 他強不了Orz (不過權碩彬差點想分手了...這是全文第一次吧 (卓楷銳也創下二度分手紀錄了
中國文化大學
B3 不講我都快忘記Alex是哪位了 我們彬彬也要有自己的後宮啊 他可是又有魅力又高又壯又帥又有錢欸開玩笑! 這晚大概成為權碩彬最黑的黑歷史吧… 幫他秀秀…
B4 權權大概覺得所有他當受(也就兩場)都是黑歷史w 他當攻就是戰績 他可以很光明正大地告訴Alex他尬到Aldrich 然後把自己被Aldrich給尬了這件事給藏起來 (他應該不想被任何人知道自己被尬過XDD
中國文化大學
B5 這件事就只有彬彬跟卓卓還有作者跟讀者知道 沒關係我們不會說出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