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倒數30天 第二十五章 第一次愛上的人

2021年12月19日 17:23
第二十五章 第一次愛上的人   從醫院回來後,凌就先把醫生開的止痛藥放在老地方。他去廚房煮了一碗餛飩麵,放了些小白菜和兩粒餛飩,又打上一顆完整的蛋。接著放點芹菜和蔥,以及少許的鹽調味,再把煮好的麵條加進去後,就在廚房裡吃。   吃完午餐後,凌收拾了下桌面,又把碗洗一洗,才回房間休息。   坐在床上想著在醫院遇到的那個女孩子的遭遇,又想著下一次化療的時間,想著想著,凌就忍不住的開始想嶺。   嶺現在在做什麼?嶺已經睡了嗎?嶺什麼時後回來?嶺會想他嗎?   「你會想我嗎?」凌對著空氣喃喃自語,他伸出手,想像著嶺現在就坐在自己的身邊。然而就在他快要碰到嶺的時候,嶺卻忽然消失了。   「嶺!」凌一驚,慌張的在空氣中亂抓。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突然這麼想,但他知道其實從一開始,自己和嶺就不會有任何結果,即使他已經不能沒有他了。   第一次愛上的人,也是這輩子最不可能在一起的人。明明早就知道是這種結果,卻始終奢望著那一點的擁有。   凌在床上就這樣一直坐到天黑,又坐到了半夜。他想念嶺,非常非常的想念。他想打電話給嶺,又怕會打擾到嶺工作;他想聽嶺的聲音,又不知道該以什麼身分和理由。他只是個床伴,既不是嶺的親人,也不是戀人,更不是朋友。若是被人問起,讓嶺覺得為難,那該怎麼辦?   早晨的時候,凌頂著眼下的兩個烏青去浴室沖洗。這一整晚,因為嶺不在身邊,所以他失眠了。   用毛巾擦拭了一下臉上的水,凌看著鏡子中滿臉憔悴的自己,便用手拍了拍臉頰,讓臉色看起來好一些。   隨便煮個稀粥當早餐,凌吃完後,就去上班。   把背包放進員工休息室的置物櫃,凌走到前台,就看到背對著他,正在煎火腿片的陳阿姨。   「小凌,你過來把這幾個三明治和喝的裝一裝,待會阿姨要送到隔壁街。」將煎好的火腿片放在起司上面,陳阿姨轉過頭,對凌道:「另外再幫我做幾個漢堡,吳奶奶剛剛打電話過來說她們家的小孫子和小孫女一直吵著要吃……哎?你的臉色怎麼這麼差,生病了嗎?」   「沒有。」邊從口袋裡拿出口罩戴上邊搖頭,凌拿起掛在椅背上的圍裙圍上,「阿姨,我沒事,只是昨晚沒睡好,有點失眠而已。」   「那你今天早點回去休息,明天早點來。阿姨明天有點事,一大早就要坐車,所以要麻煩你顧一下店。」陳阿姨邊說,邊將火腿、起司、雙糖心蛋及小黃瓜絲放到吐司上,又擠了些美乃滋,就把做好的三明治拿給凌,讓他去做包裝。   凌將包裝好的三明治和喝的飲料通通放進袋子裡,陳阿姨便騎著車,去隔壁街送早餐。   將四個漢堡麵包平放在烤盤上,再放上生菜沙拉、剛煎好的漢堡肉、火腿片、起司片及特殊模具煎好的蛋,又加上美乃滋和番茄醬後,凌就把做好的兩個漢堡包起來,走到對面的吳奶奶家。   「小凌來了?進來讓奶奶看看。」吳奶奶對凌的印象非常好,除了他會做孫子孫女最愛吃的漢堡外,對她也很貼心。她在這裡已經住了三十多年,和早餐店的老闆娘陳麗麗也很熟,洛凌是早餐店一年前招進來的員工。   一開始她以為像洛凌這樣的年輕人可能不會待太久,但沒想到幾個月過去了,試用期也早就過了,洛凌依然在早餐店工作,而且從沒抱怨過,甚至待人親切溫柔,對長輩更是溫和有禮。   但最近洛凌時不時的請假,讓吳奶奶覺得洛凌可能是發生了什麼事。連陳麗麗也覺得奇怪,卻都沒問出什麼。只知道每次幫他請假的都是一個樣貌帥氣,笑起來很好看的年輕男人,至於其他的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吳奶奶,這是小霓、小延的漢堡和奶茶,因為他們還是小孩子,所以奶茶我只調了微甜,這樣比較健康。」   「謝謝你,放那裡就好。」指著茶几,吳奶奶坐在搖椅上道:「小凌啊,過來坐坐,奶奶想問你個事兒。」   「好。」將裝著漢堡和奶茶的袋子放到茶几上,凌走到吳奶奶的身旁坐下。   翻著煎到香氣四溢的玉米火腿蛋餅,凌關掉火,將煎好的蛋餅盛到盤子上,端給客人吃。   從吳奶奶那回到店裡後,他就一直在想吳奶奶問他的問題。吳奶奶問他為什麼會突然請這麼多天假?又問他為什麼會突然搬走?然後還問他幫他請假的那個年輕男人是誰?   第三個問題他或許答得出來,但第一和第二個問題,他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說。   他不敢和吳奶奶說他對一個男人一見鍾情,所以和那個男人同居了。也不敢和她說因為被舅舅強暴,所以他在醫院待了三天。更不敢讓她知道他生病了,現在正在治療當中。他實在不想讓一個老人家為他擔心。   點蛋餅的客人吃完後,又外帶了一杯溫豆漿。凌收好錢,坐在前台等下一位客人。   「您好,我要外帶兩個蓮蓉包、一杯牛奶和一杯熱咖啡。」一個大概18、19歲的男孩子看著價目表,對凌說道。   「好的,請稍等。」凌轉身,準備打開蒸籠的蓋子的時候,忽然又聽到一個低沉的男聲,「把他說的蓮蓉包換成一碗地瓜粥。」   這聲男聲非常的好聽,且和嶺一樣,都充滿著迷人的磁性。凌聽得有些出神,手差點就被冒著熱氣的蒸籠燙到,所幸他及時回過神,才沒有被燙傷。   將蒸籠的蓋子蓋好,凌拿著耐熱袋走到後邊的廚房,打開保溫桶的鐵蓋,將一碗地瓜粥的份量盛進袋子裡。   把盛好的粥用邦提圈(粉紅色的塑膠繩)繫好,凌又拿來一杯溫牛奶和美式,放進印著『陳美美早餐店』的logo的提袋裡,然後走到前台,將東西遞給等待中的兩位客人。   接著又陸陸續續的來了幾位熟客。凌在做完一個熟客點的巧克力厚片吐司後,忽然覺得頭有點暈。   「小凌,先回去休息,剩下的阿姨來做就好。」陳麗麗剛回到店裡,就發覺洛凌的臉色比她出門前還蒼白,且看那像是隨時都會昏倒的樣子,許是已經不舒服一段時間了。   「謝謝阿姨,那我就先回去了。」剛剛只是覺得微微暈眩,現在是得要稍微扶一下東西才能避免摔倒。凌按著愈發不舒服的腦袋褪下圍裙和口罩,然後去員工休息室拿出自己的背包後,就走出店外打車。   穿著浴袍坐在床上,江濠嶺邊喝著紅酒,邊看著今天在飾品店買的瓶中沙。   一般在外面看到的瓶中沙,裡面裝的都是五顏六色的沙子,但這個瓶中沙,裝的卻是原色的海沙。海沙這種沙子,在陽光的照射下會發出閃閃動人的光芒。但江濠嶺看中的並不是它能如何,而是因為這瓶裡裝的沙子,是源自於他與凌約會的那個海邊。   當時他剛聽完分公司的彙報,準備去吃飯的時候,剛好路過一家飾品店。在此之前,江濠嶺對飾品這種東西並無任何興趣。然而在店門打開的那一剎那,吊在角落的架上的其中一個東西,也就是瓶中沙,卻異常的吸引他。   明明是毫無特色,也沒有什麼值得多看一眼的東西,但就像是對他施了術似的,不斷的牽引著他的目光。   事後江濠嶺向店家詢問,才明白這個瓶中沙為何會如此吸引他。   因為那個與他相識不到一個月的男孩子喜歡坐在礁岩上看海。因為那個明明很害羞,卻又會突然大膽的向他求愛的男孩子喜歡看那『落入海中的太陽』。因為這沙子是出自於他和那個溫柔又體貼的男孩子約會的地方。因為他對那個男孩子……他對於凌,已經動了心。   這次出差,一半是為了視察及聽分公司彙報,一半是想讓心沉澱一下,自己對凌究竟是何種感情。   但也許先前只是不願承認,不願打破自己一直以來的原則,卻發現這顆拒絕讓任何人進入的心,早已為名為洛凌的男子而沉淪。   拿起放在邊上的瓶中沙,在瓶身上輕輕落下一吻,江濠嶺將它貼在胸口上,想著自己終於承認,也是第一次愛上的人,現在正在做什麼。 (待續)
愛心
8
留言 2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