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倒數30天 第二十六章 定情之物

4月4日 17:40
第二十六章 定情之物   雙手抱胸,背部靠著窗戶,05望著躺在床上,始終一直沉睡的男人,他按了按眉心,走到男人的床邊坐下。   「知道是誰幹的了?」低沉又冷漠的嗓音,在寂靜的病房裡透著絲絲寒氣。05背對著突然出現在病房裡的人,抬手做了一個『把東西給我』的動作。   「Z組嚎狼的手下,夜鷹,催眠專家。」將一個黃色牛皮紙袋交給05,來人冷笑道:「這個夜鷹不簡單,竟然讓我這個業內排行前三的『電腦專業人士』找這麼久,看來Z組果然愈發難對付了。」   「Z組曾大肆換洗過一番,最近又與刑家聯姻……03(零三),10(壹零)回來了嗎?」看也沒看來人,也就是03遞過來的文件,05只是一直注視著病床上的男人,然後伸手,輕按了幾下男人微涼的指尖。   「回來了,但又接新任務去了。」自動忽略05那看似平常,卻多了點不尋常的味道的舉動,03站在05的身後,像個盡責的手下回答05的問題。   「那只能等10回來再行動了。」從指尖移動到手背,又從手背移動到手心,05幫男人來回按摩,好讓男人的血液保持循環暢通。   「你等的起?」雖然05表現的並不明顯,但03卻能從05的眼神中看出他對床上那個男人有著不一般的感情。   「等不起也得等。」按摩好男人的手,05又坐在椅子上看了男人一會兒後,才起身對03道:「江總後天才回國,明天我會回組織一趟。」   Z組現在有刑家這個黑道世家當靠山,沒有10,只靠他們兩人根本連夜鷹的臉都見不到。   明白05的想法,03拍拍他的肩膀,然後也不做什麼掩飾,就直接大搖大擺的走出去。   03離開後,05又坐回床邊,看著男人的睡顏,一直看到出神。   按著犯暈到噁心的頭,凌撕開藥包,吞下醫院開的藥後,就躺在沙發上休息。   雖然化療過後他的胃沒有像治療前痛得那樣激烈、頻繁,但頻頻暈眩,也讓他整個人看起來更加憔悴。   大概休息快一個小時,凌覺得頭沒那麼暈了,便起來準備午餐。   把早上剩下的粥拿去加熱,凌又炒了盤高麗菜,再煎顆蛋,就和粥一起配著吃。   吃完午餐後,凌原本是想直接回房間休息。但走到一半時,他卻突然想改去嶺的書房看看。   書房是江濠嶺在家辦公的場所,也是放有公司機密文件的地方。只有江濠嶺相當信任的人,才能進入這裡。   按下嶺曾告訴過他的密碼,凌打開門,就看到書架上放著滿滿的書籍,以及疊放在桌上文件。   知道那些文件都是他不能看,也看不懂的東西,凌不敢隨便亂碰,只是從書架上挑了一本曾經在圖書館看到的文學作品,就坐在嶺休息用的椅子上看。   看完的時候,天已經黑了。起身將書放回原位,凌走出書房,準備晚餐。   第二天一早,凌依舊頂著兩個黑眼圈去上班。而陳麗麗在把事情全部交代完後,就趕去高鐵站坐車。   把要用的食材先準備好,凌掛上『營業中』的牌子,坐在前檯邊看書,邊等今天的第一位客人。   「老闆您好,麻煩外帶一個起司煎蛋三明治和一杯牛奶。」熟悉的聲音突然從上方傳來。凌抬起頭,就看到一個女孩子正在看價目表。   「妳是……夏小姐?」雖然只在醫院短暫的說過幾句話,但凌對於這個可憐的孕婦,印象倒是蠻深的。   「洛先生?」夏晴似乎也有些驚訝,她本來還以為自己需要用各種理由找洛凌出來『吃個飯』,沒想到天助她也,竟然讓她在買早餐的時候,就遇到他了。   自從在醫院看到洛凌,夏晴就愈發嫉妒這個和她最愛的嶺哥哥在一起的男子。明明是她先和嶺在一起的,雖然嶺並沒有接受她,只和她保持肉體上的關係,但她相信總有一天,自己一定能得到嶺的心。   然而她等了三年,她還是沒能得到他的心。結果也不知道是從哪冒出來的賤貨,竟然敢和她的嶺哥哥在大庭廣眾之下接吻。她當時站在辦公大樓的柱子後面,氣得想掐死那個賤貨,但事後竟有一通電話打來告訴她,要她先別衝動,他能幫她趕走這個阻礙她戀情的人,只要她好好配合。   聽到有人能幫自己,夏晴立刻就答應了。她先假裝去醫院和洛凌巧遇,並讓他知道自己懷有身孕。接著再讓他知道自己有個『未婚夫』,只是那個未婚夫竟然背著她『出軌』。她想看看當洛凌知道自己就是她那個『未婚夫』的『出軌對象』時,他會有什麼反應。   「夏小姐,這是妳的起司煎蛋三明治和牛奶。」將印著早餐店Logo的提袋遞給夏晴,凌又道:「夏小姐,請稍等一下。妳現在不是一個人,我再幫妳多煎一顆蛋,讓妳可以多補充一些營養。」   「不用啦,這怎麼好意思……」夏晴不好意思的摸著自己尚未有什麼弧度的肚子,「這樣會不會太麻煩了?」   「不麻煩,這顆雞蛋是免費的,就當是我送妳的寶寶的第一個禮物。」熟練的煎出一顆漂亮的荷包蛋,凌用隔熱袋裝好後,就和三明治及牛奶放在一起。   夏晴走後,凌繼續坐在前檯等客人。就這樣忙了一上午,等到沒什麼客人後,凌就將店裡收拾了一下。   「喂?夏小姐?」剛把門上好鎖,凌突然接到夏晴的電話。   上飛機前,江濠嶺去婚戒專門店買了兩枚精美的男戒。   除了那個瓶中沙,他還想送凌一個有價值,並且能表達心意的定情物。   雖然如果要送戒指,他更想送訂製的。但戒指需要設計,也需要做工時間,他既然已經意識到自己的心意,那就更不可能在這裡等。   江濠嶺現在只有一個想法,就是想立刻回到凌的身邊。他想抱著他,親吻他,並告訴他自己對他的心意。他更想和他瘋狂纏綿N天N夜,把這幾天沒做的,一次全部補回來。   將買好的戒指小心翼翼的放入口袋,江濠嶺看著窗外,想著凌在收到戒指後,會露出什麼樣的表情。   喝著服務生遞過來的牛奶,凌對坐在對面的夏晴道:「夏小姐,妳說有事要和我說,是發生什麼事了嗎?」   想到今天剛下班時,夏晴突然打電話過來,約他晚上一起出來吃個飯,說有事要找他商量。他本來想拒絕,畢竟他現在的胃不太適合外食,但聽夏晴的語氣,似乎是發生了什麼很急切的事,所以後來還是答應了。   「你還記得我說過我那個外遇的未婚夫嗎?」夏晴也喝了一口牛奶,她現在有孕在身,必須多補充一些營養。   凌點頭。他之所以會對夏晴有印象,就是因為他為這個可憐的孕婦打抱不平。   「我那個外遇的未婚夫今天出差回來,但是……」放下杯子,夏晴的眼神突然變得有些哀傷,「但是他剛剛打電話給我,說要我別等他,他還有別的事。」   「會不會是工作上的事?」凌問道。   其實夏晴的未婚夫說的那句話並沒有什麼疑點,對一個剛出差回來的人來說,大多是為了公司的事。但夏晴現在懷著孕,容易胡思亂想,比較沒有安全感,而且她還懷疑未婚夫外面有人,自然而然的就會以為未婚夫是要去找那外遇的對象。   「我不知道。」夏晴又喝了一口牛奶。據電話裡的那人告知,她知道嶺哥哥今晚就會回來。然後那個人還告訴她,江濠嶺買了一對男戒。至於是要送給誰,那個人只是笑了幾聲,就掛斷電話了。   「不然這樣好了,如果妳擔心他去找外遇的對象,那我們就來個抓姦在床?」嶺不在身邊,他也睡不著,不如幫幫夏晴,也算是做一件善事。   「抓姦在床?洛先生,你真有趣。」手指摩娑著杯子的邊緣,夏晴看了一眼手機上的時間,「洛先生,時候不早了。你再坐一下,我想先回家看看。」拿起放在椅子上的包包,夏晴對凌說道。   「好,路上小心。」將剩下的牛奶全部喝完,凌對走出店外的夏晴揮揮手。然而他並不知道,就在夏晴走出去的那一刻,一個人影正站在他的身後,無聲的向他慢慢靠近。 (待續) ********** 久違的更新~~
愛心
4
留言 0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