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了眼,愛上你(127)

6月18日 12:01
前情提要
第一百二十七章  什麼之仇不共戴天?   第二天安瑀起床,有點兒想不起來身在何處。他頭暈暈的,稱不上痛,但是就有那種宿醉後的頭重腳輕之感。他坐在床上發了一下呆才想起來安全問題,連忙看向四周,還慌亂的掀開被子看看自己。   呼!還好沒出事。是自己的房間,本人也整整齊齊的穿著睡衣,非常安全。   不對!經過昨夜,自己怎麼還是「整整齊齊」「沒出事」?不是應該醬醬釀釀一整夜,被蹂躪的像卡車來回撞過嗎?   安瑀不信邪的動動自己的身體。他大伸懶腰,在床上滾來滾去,甚至還,羞恥的搖了下屁股。嗯!確認過了,卡車真的沒來過。   這到底怎麼回事,葉清和人咧?   他心頭有些不安,跳下床往門外跑,一出房門看見葉清和正坐在中島對著筆電講電話,馬上止住腳步。安瑀站在房門口定了下心神,雖然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有緊張的情緒,可是看見葉清和還在家裡,心裡頓時輕鬆了一半。   葉清和神情有些嚴肅,中島上放著一部筆電,他一手拿著手機講話,一手操作滑鼠,似乎正在講重要公事。安瑀慢慢走出來,葉清和餘光看見有人,抬了抬眉毛跟來人打招呼,還抽空指了指廚房示意他裡面有吃的。   他繞過中島進廚房,看見灶台上的陶鍋正微微火煨著一鍋雞茸粥,他拿勺子攪了攪,確認米粒已經熬得米心開花香氣四溢。安瑀舀了一碗粥要端出來,正好聽見葉清和結束通話:「好,那就這樣,拜託你幫我查一下了,謝謝謝謝。」他掛了電話,順便關掉網頁闔上電腦,將筆電放到一邊。   「你在忙啊,星期六一大早就要辦公,」安瑀把粥放上中島桌上,問他:「你吃了嗎?」他見葉清和揉著眉心搖頭,將碗推過去:「這碗給你。」   「已經不早了,快中午啦。公司臨時有點事,要處理一下。」葉清和接過安瑀推過來的粥,拿湯匙攪動晾涼:「我吵醒你了?」   「沒有,我自然醒的。」安瑀原本要回廚房再盛一碗,聽到葉清和的聲音忍不住皺眉,反問他:「你聲音怎麼這樣?」剛剛安瑀在廚房沒聽清楚,現在站在他面前,才發現葉清和的聲音啞得很嚴重。   葉清和虛弱的笑了笑:「沒什麼,大概酒喝多了。」他讓安瑀也快來坐下喝點粥:「我想我們昨天都喝得有點多,今天肯定沒什麼胃口,就熬了點雞肉粥。可惜你這裡沒干貝……」   「你不要再說話了,」安瑀回廚房熄了火、盛了碗粥走回來坐好:「聽起來好痛啊!」   「……」葉清和語噎。很痛嗎?那你是不是也還很痛?   安瑀吃了兩口粥,感覺葉清和在看他,他疑惑的抬頭,果然看見對方一臉憂傷的望著自己。   「吼!夠了唷!你都問過我好多次了,我的喉嚨真的不痛!」安瑀一看葉清和的哀怨臉,就知道他又在胡思亂想什麼:「我就是那時候傷到了,聲音沒辦法復原,但是現在傷口都好了,早就不會痛了。反而你這種聲音沙啞是因為喉嚨發炎,才是很痛的吧?」安瑀伸手摸葉清和的額頭,擔心的問:「你是不是著涼了?哎唷,怎麼那麼燙?」   安瑀嚇了一跳,他沒想到早起煮粥,還抽空處理了公事的葉清和,居然發著燒。他跳下高腳椅,急著找溫度計,葉清和拉住他:「先吃,粥涼了就不好吃了。」   「我先去拿體溫計,你先吃……」安瑀還是很執著要量體溫,被葉清和打斷說話。他沉下臉,對安瑀說:「不聽男朋友的話了?」   「……」男朋友這三個字讓安瑀的腦子暫時空白了兩秒,原本著急的人終於停下無頭蒼蠅般的團團轉。他紅著臉坐回高腳椅,低頭吃粥,吃了幾口之後又小聲的說:「那等一下吃完就要量體溫。」   葉清和見安瑀這副乖巧溫順又略尷尬的反應,覺得好笑:「害羞什麼?昨天不是很大膽的在黃老闆面前把我扶正了,現在想反悔啊!」葉清和故意逗他。   「沒,沒要反悔,」安瑀聽到葉清和提到他昨天大膽的發言,頭垂得更低了:「我們,我們已經,確定關係了嗎?……可,可是,我們昨天晚上,沒有,又沒有……」安瑀說得坑坑巴巴,葉清和還是聽懂了,畢竟是兩個人共同期待那麼久的事。   「那個不急。」葉清和眼神閃了一下,又笑著逗他:「還是你很急?」   「我才沒有。」安瑀猛然抬頭大聲反駁。他瞪著葉清和,一副很不滿意的眼神。   葉清和嘴角那戲謔的調笑,瞬間變得溫柔:「昨天我們都喝醉了。你睡著了,我總不能,」他頓了一下,想了個措辭:「強行拆禮物。」葉清和無奈的揉揉鼻子笑了笑,接著說:「然後,我又感冒了。對不起啊,最近可能沒辦法……」   「我說了我沒在等那個!」安瑀羞惱成怒,打斷葉清和的話。   「好好,沒有沒有。」葉清和好聲好氣的安撫安瑀:「那男朋友可以快一點吃粥,吃完來幫我量體溫?」   「嗯。」安瑀低低的應了一聲,又說:「你也快吃。」   飯後,安瑀找出體溫計幫葉清和量了一 下,果然燒到三十八度五。葉清和說要回房間躺一下。安瑀將吃好的空碗收進廚房洗好晾乾,心裡正擔憂葉清和的突然發燒,猛然想起自己之前備了藥,連忙跑回房間拿退燒藥、倒了溫開水進到葉清和房裡。   葉清和原本一回房躺上床就迷迷糊糊的,被安瑀強迫起床吃完藥,馬上累得昏睡過去。安瑀坐在床邊摸葉清和蒼白的臉,手心的觸感乾燥高熱,他用拇指蹭蹭葉清和乾到脫皮的嘴唇,想著是不是要找個護唇膏來幫他塗。葉清和微微擰著眉毛,臉頰無意識的閃躲安瑀的觸碰,嫌冷似的將自己縮進被窩,很不安穩的姿態。   安瑀看了一會兒,發現葉清和雖然擁著厚被子,卻還是有些發冷的微微顫抖,安瑀擔心他還要繼續往上燒,又見他冷得一直發抖,忍不住爬上他的床,鑽進被子抱著人一起睡。   他一鑽進被子裡的時候,葉清和還冷得縮了一下,過了一會兒漸漸感覺到身邊溫暖的熱源,情不自禁的往安瑀身上靠,最後將人摟在自己懷裡不肯鬆手。   相較於發冷的葉清和尋找溫熱的體溫,葉清和身上的高熱,把安瑀熱得出汗,可是他又很喜歡這樣被緊緊抱著。安瑀慢慢的在葉清和懷裡轉身,讓自己的背緊緊的貼著葉清和的胸膛,就這樣窩著躺著慢慢的睡著了。   兩個人這一覺睡到傍晚才起,葉清和先醒過來,看見安瑀滿頭大汗被自己抱在懷裡,內心五味雜陳。   昨夜在得知安瑀受到那麼大的傷害跟委屈之後,他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當作沒事、毫無芥蒂的跟他繼續交往的把人吃掉,他自認沒那麼禽獸。   可是一見到安瑀,他完全忍不了,先是嘴上佔便宜,硬是把人定下來,強行套上了男朋友的身分。然後又趁著安瑀心軟照顧自己的時候,對人家動手動腳。明明想著不敢碰,卻一碰到就緊抱不放,自己怎麼老是心口不一、出爾反爾,根本就是禽獸本獸。   葉清和對於這樣意志不堅的自己非常的鄙視唾棄,再想到目前與戀人的發展更是感到難過。   不是愛而不得,是千辛萬苦求得了才發現自己不配得到。   他這樣低劣的人,毀壞了安瑀,還有資格待在他身邊嗎?現在安瑀看似接受他,可是他如果知道了自己因為葉清和而失去了什麼珍貴的機遇,他還能這樣平心靜氣的承認自己有他這個男朋友嗎?   什麼之仇不共戴天?殺父殺母之仇不共戴天!   那殺了夢想呢?葉清和真不敢往下想。   他躺在床上百般思慮之後,下了一個懦弱的決定。葉清和輕手輕腳的下床,開始收拾行李。 (待續......) ======================= ♡ 月光碎碎念 ♡  要說的話太多了,那就......不說了! (我逃命先.....沒事別喊我......🥴🥴🥴🥶🥶🥶
愛心
9
留言 7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