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強強文#陌106

8月6日 11:53
前情提要
《陌》#106 #冷戰 「季棠…?季棠。」黑髮少年叫道。 可少年沒有回應,眼神放空看著前方黑板,一副若有所思的疲憊模樣。 於是黑髮少年走到他的座位旁,在他眼前晃了晃手:「季棠?」 「啊?……喔…千川澈,怎麼了?」 「你才怎麼了咧?看你眼睛那麼腫,是不是姓井的昨天欺負你啊?」千川澈關心。 「………」季棠眨了一下眼,沒有回話,心想著:『靠…被看出來了是嗎,也是…哭了一整晚眼睛當然腫。』 自己哭了一晚等不到男人的安慰已經夠糟了,井奕謙那混蛋竟然還睡在書房。 『就因為那揮之不去的前任跟自己大聲?我操。』這氣讓季棠受得委屈。 「沒事啦就是關心一下,看你精神不是很好…」千川澈話還沒說完,季棠便反問了他:「待會兒放學我可以跟你們一起走嗎?去哪都行。」 「好啊,我跟慕禾熙今晚正好要去看電影,再幫你訂一張票。」千川澈立馬答應。 雖然季棠嘴上不說,但千川澈大概也猜到他和逼哥吵架了,否則不會提出放學跟他們走這種要求。 「嗯。」季棠勉強擠出一個笑容。 放學鐘聲結束不久,背著書包的高中生們三三兩兩的往校門口移動。 回想起來,井奕謙從早到現在都沒有傳任何訊息給季棠,而季棠亦是,擺明著要冷戰。 可是就算心裡再氣,季棠仍在慕禾熙將車開出校門口的時候,帶著一絲期待抬頭看向井奕謙平時來接他放學的位置。 白色賓士駛出校門,少年的期待隨之被滅。 迎向他的不是井奕謙的車,而是黑色的瑪莎拉蒂和兩個身穿黑衣的小弟站在車旁。 『呵?也不來接我?好啊,你慢慢等。』季棠冷笑在心裡,整個人貼回座椅,閉上眼睛。 等了一天,他真的累了。 「欸?逼哥的笨蛋手下在那邊。」千川澈看到右前方的瑪莎拉蒂,指著說。 「我沒看見。」後座閉著眼的季棠冷淡回應。 「喔,是我看錯了。」千川澈趕緊收回指頭,他怕是自己戳到季棠痛處了。 「不用跟他說一下嗎?那傢伙找不到你肯定發神經。」慕禾熙光是想到井奕謙震怒的樣子就覺得麻煩。 「就讓他發吧。」這時候,季棠才睜開眼睛看向窗外,表情帶點小複雜,或許是於心不忍卻又倔強不屈。 ——— 『老老老…大…』電話那頭的小弟用顫抖的聲音說著。 「嗯?」裸著上身站在窗邊的冷峻少年點上一根菸。 『嫂子…嫂子他……』 「呼———————」少年呼出白菸,靜靜的聽。 『他…不見了…』一說完,小弟自覺死期到了。 「…………」 『…………』 沉默片刻。 「呼———————』井奕謙再呼出一道長長的白菸。 『…………』小弟仍緊張得不敢作聲。 『知道了。』有別於先前的狂暴躁動或破口飆罵,井奕謙異常的平靜,反而像是此事在他意料之中似的。 『啊?老大…我…』 不等小弟把話說完,井奕謙便掛了電話,面無表情,繼續抽著悶菸。 其實他昨晚也沒睡好,哪能睡好呢?季棠那張強忍眼淚的小臉讓他心疼不已,可他那段愕然終止的過去被窺探了著實令他惱怒;內心兩股情緒強碰,反倒形成這意外的平衡讓井奕謙沒勁暴躁,但他左思右想了一天還是不知道自己該如何是好。 低頭認錯?絕不可能,他又沒做錯什麼。 放任冷戰?不是辦法,他一天沒抱季棠就渾身不對勁。 好吧,如果是一般的小吵小鬧或許他哄個幾句就行,但這次情況棘手,季棠知曉自己和尹澤风相戀的那些過去,接下來的日子難免季棠會特別在意,更是難逃被做比較。 這時,井奕謙腦海閃過季棠昨晚那句怒吼『他就對你那麼重要嗎?』 完完全全醋勁十足的一句話啊! 「他媽的…」 滅掉手裡的菸,井奕謙套上了黑色短T,拿起手機點開和“愛找死”的對話。 :『把人給老子還來』 愛找死:『?』 :『地址發給我』 愛找死:『…』 :『你他媽地址!』 愛找死:『操,不會看定位喔🖕🏻』 :『他關了』 愛找死:『電影要2小時』 :『嗯,結束我再接他』 愛找死向您傳送了位置訊息📍 都在一起多久了,井奕謙還不了解季棠嗎?在班上跟季棠要好的就那幾個,雞婆的也是那幾個,方才小弟回報季棠人不見的時候,他心裡大概就有個底要找誰討人了。 『或許那猴孩子看個電影心情會比較好。』井奕謙心想著,認為再給彼此多點時間冷靜一下最為上策。 ——— 燈光暗下來後,影廳的屏幕上開始播放預告片,慕禾熙將手機湊到千川澈面前,靠在他耳邊輕說:「逼哥知道季棠跟我們在一起。」 千川澈看了對話,咬耳朵回去:「媽的他怎麼會知道?」 「可能通靈吧?」慕禾熙聳肩。 「算了,至少他還知道要找人,等電影看完再說吧。」 「嗯。」 冷戰將近一天,季棠根本沒心思做任何事,現在的他好比是上課神遊的學生,如果突然問他電影劇情演了什麼肯定答不出來。 畢竟跟井奕謙交往至今還不曾被這麼冷落過,這讓他感到十分受傷。 偏偏這場冷戰是自己引起的,是他擅自翻動井奕謙的日記,提醒了井奕謙有段傷心欲絕的過去。 該道歉的人是他才對。 但這陣子所受的氣讓他拉不下臉。 「喂…季棠,季棠。」千川澈一邊搖晃那睡得深沉的少年,一邊喊著。 「……」季棠這才醒來,看樣子是昨晚失眠讓他不知不覺睡死在這裡。 「散場了。」慕禾熙說。 「喔。」放眼望去,整個影廳只剩七、八隻小貓,季棠背好書包趕緊起身。 「姓井的都對你幹些什麼啊?你怎麼累成這樣?」千川澈忍不住再次發問。 「沒事…」 夜幕已至,三個少年走出戲院,正朝不遠的停車場前進。 「他要是欺負你,儘管跟我們說。」講義氣的千川澈拍胸脯保證,接著速速切了一個手刀說:「看老子不弄死他!」 「笨蛋。」慕禾熙覺得自家男友的動作笨得可愛。 看到千川澈如此相挺自己的逗趣模樣,季棠笑了:「哈哈哈還真想看看他被弄死會是怎樣的表情。」 「他媽的想弄死誰啊?」一個蠻橫不講理的聲音從他們身後冒出。 不會吧,說人人到,三個少年同時間轉頭。 只見井奕謙叼著菸,站在他們身後,直勾勾的盯著季棠,眼神透露出訊息:『這冷戰是該結束了,臭小子。』 【#106】
愛心
18
留言 7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