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耽美 末世淨土 - 17 王上的變化

8月13日 00:05
前情提要
本文同步發表於米國度平台,那邊會放最新章節,除了肉章需要註冊登入,劇情章免登即可看,這本書是米國度的暑期徵文,如果覺得這本書還不錯的話,到米國度觀看最新章節、收藏或是留言給我,都是對我的一種鼓勵,感謝你們。
不過卡友們也別擔心我只PO幾個章回就棄坑,這裡一樣會更新到完結,不過更新頻率就無法像米國度這麼快,因為米國度那裡我正在挑戰日更,所以我時間真的不夠多同時兼顧一堆平台,畢竟三個月要肝出一本16-20W字左右的小說,真的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原地往生.jpg) D卡更新頻率:每周三、六、日發文,其他時間如果有空會多發幾篇。 肉車的部分,大約會落在中後段,前半段主要還是走劇情,畢竟我是個不寫肉就會死的作者。 最後,這是我第一次嘗試寫奇幻BL小說,如果在哪個部分上有缺失,也希望你們能留言告知我,我也希冀自己能越寫越好。 喜歡我的文章,可以D卡追蹤我,還有這裡也能找到我 👉 IG:r_mei2021 || FB:阿咩想寫就寫 **** 再次睜眼,身旁的言曄早已離去,經過昨日的談話,言曄也如他所承諾的,他讓追隨者除了送諾亞進來,更端了一大碗的乾燥蟲屍給林琛。 林琛拿起那一大碗蟲乾,臉色真是一陣青一陣白,他哪知道這裡的人,不是吃果子就是吃蟲,碗裡的昆蟲,看上去就像是曬乾的蚯蚓,一條又一條的蟲乾,林琛光看就沒有食慾,更遑論把這些蟲子放到嘴裡吃。 不過從目前的觀察,特殊的語言、奇特的打扮、詭異的吃食,林琛推敲,這裡可能是隱居深山的原始部落,否則是不可能出現如此巨大的生活差異。 林琛開始擔心起,若是真的讓他逃離這個地方,他到底該用什麼方法重返原先居住的N區? *** 早上八點,地下城西區,隔離患者石洞。 今日言曄起了個大早,他趁林琛熟睡之際,一次取完兩回血,而昨日范珩也僅用半日的時間,將言曄要求的湯藥比例調配出來。 言曄一早就將新的命令使用傳音蟲傳達到西區及東區,為了早日讓地下城重回正軌,言曄欲暫停每日的各區巡視工作,他將全心投入治療黑斑症的病患。 依照言曄的安排,三碗湯藥提供給重症病患,其餘全給輕症患者,許褚領著幾名追隨者開始在石板上紀錄喝過湯藥的病患,為了加速每位患者都能拿到湯藥,重症從原先的每日一碗湯藥,延長成二日一碗,輕症患者一日一碗湯藥,改成五日一碗湯藥,但凡喝過湯藥的輕症患者,在等待下一次分配湯藥的期間,全由言曄的治癒術來輔助治療。 黑斑症除了皮膚會遍佈黑斑之外,患者還會出現嚴重的呼吸困難、無法正常進食的症狀,身強力壯的中年人得病至少都能捱個四至五個月,但體弱的老年人,不出兩個月就會病逝。 言曄走至安置重症病患的區域,他俯身蹲到其中一名年邁的男人身旁,男人皮膚遍佈大小不一的黑斑,他張嘴大口喘息,嘴裡不時發出斷斷續續的嗚咽聲。 「呃啊......啊......哈......」 言曄眼神示意身後的追隨者餵藥,女追隨者將手上的湯藥餵給老男人喝下,言曄緊接著將右掌貼到男人的額頭上開始施放治癒術。 幾分鐘後,言曄站直身子,他又往下一個患者走去,沒過多久,言曄已治療完三名重症患者。 「王上,您辛苦了,東區區長發來傳聲蟲,他說他正等著您過去。」一名男追隨者,對著言曄恭敬說道。 言曄點頭應和,只是他並未立即前往東區,而是改往右前方排隊人潮走去,那裡全是等待領取湯藥的輕症患者,許褚和幾名追隨者正在發放湯藥及登記造冊。 言曄身著王袍、手持權杖,不怒而威的氣場更顯他是天生的王者,言曄走至許褚面前,一干排隊的追隨者見言曄到來,紛紛向言曄行跪拜禮。 「王上,您不先前往東區嗎?」許褚問。 「明天開始,湯藥再提早一個小時發放,喝了湯藥之後,如果症狀已經緩解到能夠正常工作,就先把湯藥派給還沒喝過的人。」 「明白。」 新政策實施之後的第五天,短短數日已逐步看出成效,尤其東區最為明顯,第一批喝過湯藥的輕症患者,已經恢復到可以開始從事農活。 雖然政策起了效用,但言曄每天花在治療的時間卻也大幅增加,隨著時間推移,僅過這麼幾天,現在的言曄,一天就必須花上五至六個小時左右來對病人施放治癒術。 「王上,您要先休息一下嗎?」一名追隨者端著茶水和諾亞前來詢問道。 坐在石椅上的言曄,左手持著枯木權杖,右手掌心覆在跪於他面前的女人髮頂上,他淡然回道:「不用,晚點再吃。」 「可是......今早您也沒有進食......就怕您的身體......」 一向沒有太多情緒的言曄,聽了追隨者的話,他竟反常地眉頭緊皺、側頭狠瞪一眼女追隨者:「都說不用,妳是沒聽清楚我說的話?」 女追隨者被這麼一喝斥,很快就噤聲不敢再説上一句話,言曄治療完東區數百名的患者,時間又過了三個多小時,言曄的下一站是神堂,但從今早到現在已是黃昏時刻,言曄除了喝了幾口水以外,完全都沒有進食,而且這樣的情況是日益嚴重。 女追隨者又捧著水和諾亞,戰戰兢兢說道:「王上……您先休息一會兒……神堂那裡祭司肯定還在做淨化……」 「不用,直接過去。」 「可是您……」 追隨者的溫聲關切,不但沒有換來言曄的理解,卻是讓言曄臉色更加陰沉,他沉聲反問:「同樣的話,妳是要我說幾次才懂?」 語畢,言曄持著權杖又在牆面施咒,他將女追隨者丟在身後,逕自往黑洞走了進去,女追隨者見狀,雖然心裡委屈,卻也不得捧著手上的東西急追上前。 言曄和追隨者先後到達神堂,果然就如追隨者所說,范珩還在為逝者做淨化儀式,在阿卡德文化裡,追隨者能在往生之後,獲得王上的禱祝,讓王上將他們的靈魂領至恩基所在之處,而一般的平民,將由祭司進行靈魂淨化儀式,至於最低下的奴隸,則是連進入神堂的資格都沒有。 言曄沉著一張臉站在遠處,他環視神堂一圈,恩基的畫像下方,躺著八名平民、四名追隨者,范珩跪在這些亡者的屍體前方,嘴裡喃喃低語唸著阿卡德古咒。 按慣例,淨化儀式會持續一小時之久,言曄見儀式似乎才剛開始,他便想先坐在王座上等待儀式結束,言曄往恩基畫像右下方的石椅大步邁去,高台上的巨大石椅,不只象徵無上的權位,更意味著王上與恩基有著密不可分的神聖關係,在阿卡德人的認知裡,王上即是恩基的分身,亦是阿卡德人的精神支柱。 言曄走在前方,後方的女追隨者亦步亦趨地緊隨在後,倏地,言曄猝然停下腳步,後方的追隨者差點就撞上言曄,嚇得女追隨者頻頻道歉,追隨者雖道了好幾次歉,卻遲遲未見言曄有反應,她側頭偷望言曄一眼,卻見言曄雙目圓睜、臉色詭異。 「王上……您是怎麼了……?」 言曄回過頭,平時總是冷靜的面容,竟帶著一絲驚恐,他開口詢問身後的追隨者:「妳……有看見王座上坐了一個男人嗎……?」 追隨者順著言曄的話看向王座,莊嚴的石椅上空無一人,那個位置,除了王上以外,根本就不會有人去坐那個位置,女追隨者一臉不解,回道:「王上……哪來的人?您是不是看錯了……?」 再次回頭,方才坐在王座上的男人又消失了,就像前幾天一樣,夢裡的男人這次卻出現在神堂內,言曄剛才見到那個男人身穿白袍坐在王座上,他正面無表情地望著台階下的屍體。 打從男人那次在夢裡對言曄施咒,自此之後,言曄便不再夢到男人,可是取而代之的是,言曄開始見到男人的身影,起初言曄是在自己的居所裡看到,現在居然連在神堂裡面也會看到男人,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3
留言 1
文章資訊
132 篇文章63 人追蹤
共 1 則留言
通報 📢 好像有人對這篇文章有新想法唷,快來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