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耽美 末世淨土 - 18 瑕疵的王上

8月14日 00:12
前情提要
本文同步發表於米國度平台,那邊會放最新章節,除了肉章需要註冊登入,劇情章免登即可看,這本書是米國度的暑期徵文,如果覺得這本書還不錯的話,到米國度觀看最新章節、收藏或是留言給我,都是對我的一種鼓勵,感謝你們。
不過卡友們也別擔心我只PO幾個章回就棄坑,這裡一樣會更新到完結,不過更新頻率就無法像米國度這麼快,因為米國度那裡我正在挑戰日更,所以我時間真的不夠多同時兼顧一堆平台,畢竟三個月要肝出一本16-20W字左右的小說,真的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原地往生.jpg) D卡更新頻率:每周三、六、日發文,其他時間如果有空會多發幾篇。 肉車的部分,大約會落在中後段,前半段主要還是走劇情,畢竟我是個不寫肉就會死的作者。 最後,這是我第一次嘗試寫奇幻BL小說,如果在哪個部分上有缺失,也希望你們能留言告知我,我也希冀自己能越寫越好。 喜歡我的文章,可以D卡追蹤我,還有這裡也能找到我 👉 IG:r_mei2021 || FB:阿咩想寫就寫 **** 不過言曄很快就恢復冷靜,他向追隨者說了句沒什麼,便又繼續往王座的方向過去。 言曄坐上王座,居高凝望台階下正在進行淨化儀式的范珩,女追隨者站在台階之下,雙眼不時瞟向王座上的言曄,雖然言曄面上不起波瀾,但攢緊袖口的雙手卻是隱隱表露出他的焦躁,此時的言曄,看上去似是在隱忍些什麼。 一小時過去,范珩的淨化儀式總算結束,只是以范珩年近百歲的高齡歲數,連續一小時跪在亡者身旁做淨化祈願的儀式,確實也消耗掉他不少體力,范珩藉著追隨者的攙扶將身子站直,他踩著發虛的步伐,踉踉蹌蹌往言曄面前走去。 言曄見儀式結束,便也隨之起身走下高台,言曄與范珩擦肩而過,言曄正準備要為往生的追隨者做禱祝,而做完淨化儀式的范珩,本想直接回到自己的居所休憩,不過眼尖的范珩卻注意到今日侍奉言曄的追隨者神色似乎有些怪異,於是范珩並未直接離開神堂,而是掉頭走至那名女追隨者面前。 「為什麼捧著諾亞站在這裡?是王上允許妳把吃食帶進神堂裡面的?」范珩一張枯皺老臉,散發不言而喻的嚴肅,鬆垮的眼皮瞇成一條線,視線卻是凌厲地令人不敢直視。 年輕的女追隨者,被范珩這麼一問,瞬間刷白了臉,她捧著諾亞,誠惶誠恐地回答:「那是……因為王上從早上到現在都沒吃東西……」 「現在都什麼時間了?妳竟然讓王上餓到現在!?」 范珩的厲聲質問,嚇得女追隨者雙腿一軟,她頻頻對著范珩磕頭,說道:「祭司……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而是王上他……說沒胃口……」 「服侍王上本就是追隨者的責任,妳現在卻跟我推託說他沒胃口?」 追隨者惶恐抬起頭,卻見到范珩乾枯的指尖爬出一條又一條的百足蟲,追隨者一看,更是死命地對范珩磕頭,哭喊道:「祭、祭司……求您饒命……而是……王上他最近……真的很奇怪……」 「王上……這幾天不只沒有胃口……脾氣更是比往常還要焦躁……他……」 女追隨者一股腦兒哀求的同時,還不停訴說言曄這幾日來情緒不穩定,范珩聞言,眉頭一皺,他從中聽出字句間的不對勁,但面上卻不表露出來,他依舊冷眼從袖口放出數十條百足蟲,放任百足蟲往追隨者腳邊爬去。 「不......不要......祭司求您饒命......」女追隨者害怕到已顧不上禮儀,她不合宜地跌坐在地,頻頻往後閃躲。 「祭司,你怎麼還在這裡?」 一聲即時的叫喚,讓百足蟲在爬上追隨者腳邊的最後一刻之前停了下來,范珩轉過身,對著不遠處的言曄行了個揖禮,言曄眼角餘光瞥了一眼花容失色的追隨者,又道:「如果祭司你還不急著回去居所,我們晚點能一起談個正事嗎?」 言曄還未等范珩回話,他馬上又繼續接著說:「我想和你談一下先前請你請示先祖的事情。」 言曄話一說出口,范珩臉色頃刻之間鐵青得難看,這幾日他上過好幾次神壇,仍是求不得恩基的回應,范珩心裡清楚,方才的騷動肯定是引起言曄的注意,所以他才會出聲替追隨者解圍。 「王上,這幾日以來您為病患忙碌奔波,晚點我再用傳音蟲將此事傳達給您,我就不打擾您休息了。」 范珩離去,言曄也接續未完的禱祝儀式,只是范珩卻在返回居所途中,發了個傳音蟲給許褚。 范珩才剛回到居所沒多久,許褚也隨之抵達范珩居所,他被追隨者領進屋內,范珩抬手支退屋內的追隨者,僅留下許褚一人。 「祭司,您是有什麼要事嗎?怎麼會這麼急著找我過來?」 范珩聽聞,倒也沒有馬上回答許褚的疑問,他不疾不徐地喝了口茶,說道:「這幾天,除了送恢復體力的藥酒過去以外,再額外多送安神藥酒和諾亞過去給言曄。」 送上恢復體力的藥酒還能理解,但許褚卻想不明白為何還要再額外送上安神藥酒和諾亞,范珩見他一臉狐疑,他也不打算兜圈子,開口就直接道出許褚的疑惑,他說:「我懷疑言曄的調息日提前了。」 許褚一聽,倒抽好大一口涼氣,不可置信道:「不可能……這都還不到三個月……怎麼可能會……」 「所以我才要你這幾天多送一些安神藥酒和安神諾亞過去給他,現在西區和東區的病人,全靠言曄的治癒術撐著,絕不能讓他提前發作。」 調息日,是從第九十代王上流傳下來的日子,當時的王上,每隔三個月便會有一周的時間避不露面,雖然祭司對外都向不知情的東區平民、南區奴隸宣稱,這個日子,乃王上恢復體內魔力的日子。 王上的魔力來源,源自恩基賜予的枯木權杖,那根枯木權杖,實際上是與恩基相連通的,只要恩基不死,權杖內就會有源源不絕的魔力,可是並非所有人都能駕馭權杖,祭司遴選出來的王上人選,不只生來要有過人的天賦及資質,更重要的是,王上的身體還要能成為接納恩基魔力的容器,只有能承受住恩基魔力的身體,才有資格成為恩基的分身。 也就是說,王上體內的魔力,全部來自恩基的權杖,根本就沒有恢復魔力這件事,這一切全是范珩粉飾太平的謊言。 數十年前,第九十代的程堯王上,不知得了什麼病症,每隔三個月,程堯原先溫恭謙良的性格就會逐漸轉為暴戾狠毒,不只脾性浮動焦躁,更會無情出手傷害周遭的人,為了避免程堯發作時,一時失控毀掉地下城,范珩便會趁著程堯理智尚存時,讓程堯在自己居所的周遭,設下堅不可催的結界,范珩也會提前讓程堯將權杖擺至神堂。 不過隨著程堯的殞落,追隨者們本以為新的王上就會和過往的王上一樣,是個完美的無瑕品,豈料,言曄卻也和程堯一樣出現相同的症狀。 「有需要我放側聽蟲去監視王上的一舉一動嗎?我就怕他會在治療病患時突然失控……」 范珩瞟了許褚一眼,說道:「別衝動,如果讓言曄發現你在監視他,這樣只會讓他的情緒更加不穩定而已,你只要像先前一樣,暗地在服侍言曄的追隨者身上放置側聽蟲就好,記住,一定要讓言曄捱到三個月才能讓他發作,否則好不容易穩定下來的民心,又要再度動蕩了。」 側聽蟲,比偵查蟲更高端的蟲類,側聽蟲不只擁有偵查蟲的追蹤能力,更能將聽到的聲音紀錄下來,每當接近言曄發作的前半個月,范珩便會要求許褚在追隨者們身上放置側聽蟲,好讓許褚隨時注意言曄的變化,這樣的模式,兩人已瞞著言曄執行十多年之久。 「可是我擔心王上如果吃了安神藥,可能會影響到東區的患者治療......」 范珩知道許褚的顧慮,東區的患者比西區還要多上好幾倍,言曄每天治療完西區再趕至東區治療,時間上已經相當緊迫,若是再讓言曄起得晚,東區的病人一天之內根本就治療不完,可是比較死幾個人,都還是比不上言曄的驟然失控還要來得嚴重,若是讓他爆走,地下城很有可能會全毀於言曄的手中。 「起得晚也就算了,如果真的不行,我會再把西區的湯藥比例重新調過,之後只需要讓言曄替東區的病人做治療就好。」 「祭司,王上的病真的沒有其他辦法了嗎......黑斑症好不容易才有那麼一點起色,現在又要用這種方式讓王上......」 許褚話都還沒說完,只見范珩齜牙咧嘴地打斷他說話:「閉嘴!我讓你做什麼,你就給我做什麼!你以為我真的想讓言曄這個瑕疵品當王上嗎?要不是當年......」 越說越激動的范珩,似乎意識到自己說了不該說的話,他連忙歛起失控的情緒,後面的話也沒有再往下說下去。 「就照我說的去辦,我要休息了,你也去忙吧。」 「......知道了。」
3
留言 1
文章資訊
132 篇文章63 人追蹤
共 1 則留言
通報 📢 好像有人對這篇文章有新想法唷,快來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