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耽美 末世淨土 - 19 跳脫常理的錯誤

8月17日 08:04
前情提要
本文同步發表於米國度平台,那邊會放最新章節,除了肉章需要註冊登入,劇情章免登即可看,這本書是米國度的暑期徵文,如果覺得這本書還不錯的話,到米國度觀看最新章節、收藏或是留言給我,都是對我的一種鼓勵,感謝你們。
不過卡友們也別擔心我只PO幾個章回就棄坑,這裡一樣會更新到完結,不過更新頻率就無法像米國度這麼快,因為米國度那裡我正在挑戰日更,所以我時間真的不夠多同時兼顧一堆平台,畢竟三個月要肝出一本16-20W字左右的小說,真的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原地往生.jpg) D卡更新頻率:每周三、六、日發文,其他時間如果有空會多發幾篇。 肉車的部分,大約會落在中後段,前半段主要還是走劇情,畢竟我是個不寫肉就會死的作者。 最後,這是我第一次嘗試寫奇幻BL小說,如果在哪個部分上有缺失,也希望你們能留言告知我,我也希冀自己能越寫越好。 喜歡我的文章,可以D卡追蹤我,還有這裡也能找到我 👉 IG:r_mei2021 || FB:阿咩想寫就寫 **** 許褚離開范珩的居所,他按著范珩的吩咐,交代追隨者從今日起,言曄的飲食裡面,再額外多送上恢復體力的藥酒以及安神諾亞、安神藥酒。 事情交代完之後,回到居所的許褚又馬上走進蟲室,但見許褚將手伸進其中一甕小土甕裡面,數十隻大約0.3毫米大小,八隻腳、體色白色卻帶點透明的側聽蟲爬上許褚的指尖,牠們憑著輕盈的體重和過於微小的軀體,所以能輕易地附著於任何地方或人體而不被輕易發現。 許褚對著這些蟲子喃喃唸了幾句,側聽蟲陸續從許褚指節一躍而下,紛紛離開許褚的蟲室。 累了整日的許褚,換下身上的衣服,進了澡間泡澡,不過他滿腦子卻是不停想著剛才范珩所說的話,就如范珩所說,言曄確實是個瑕疵品,只是當年許褚年紀尚輕,所以他不明白為何范珩會挑上言曄,可是弔詭的是,若向老一輩的阿卡德人詢問當年言曄即位的事情,所有人都像是被下了緘口令一樣,一概避而不談。 再來,許褚實在百思不得其解,言曄的病這麼多年來都是維持三個月的頻率發作,如果沒有誘其發作的原因,怎麼可能會提前發作? 若要說言曄這陣子的生活有什麼改變,撇開治療病患以外,就屬林琛這個陸地人,起先將林琛帶回之後,許褚原先打算要將他囚禁在關押罪犯的石洞裡面,可是言曄卻堅持將人帶回自己的居所,只因關押罪犯的石洞既狹小又髒亂,言曄就怕林琛被關在裡面,會因為水土不服而生了重病,再加上整個地下城僅有言曄會說陸地人的語言,無可奈何,許褚才會讓林琛這個外人住進王上的居所裡面。 雖還想不透其背後成因,但現階段最要緊的還是,要先盯緊言曄的變化,一定要讓他撐到調息日才能發作。 同一時間,禱祝結束的言曄,一回到自己的居所,他就見到正廳內的長桌擺了兩盤諾亞、一碗蟲乾、三瓶土瓶。 「王上,需要先服侍您換下王袍嗎?」一名女追隨者詢問。 「恩。」 言曄回到自己的寢間,寢間內寬大的石床上,早已擺好乾淨的白袍等著言曄換上,言曄伸直雙臂,女追隨者小心翼翼地替言曄寬衣解袍,厚重的寬袍褪下,言曄身上只剩一件單薄的絲質裡衣,輕盈絲滑的質料,隱隱襯出言曄宛若初雪的肌膚,貼身的絲料更是掩不住他結實精壯的體格。 女追隨者將神聖的王袍放至石床上,她又拿起石床上的白色長袍,披至言曄的肩膀:「王上,澡間的衣物也替您準備好了。」 言曄攏了攏肩上的長袍,他側頭看了身後的追隨者,冷聲道:「去門外候著吧,有什麼事就用傳音蟲通知我。」 言曄性子喜靜,只要他一回自己的居所,定會將屋內的追隨者全部支退,女追隨者拿起換下的王袍離開,言曄也進澡間泡了個澡,再次走出澡間,已是晚上九點,在這段期間,言曄遲遲沒有收到范珩的傳音蟲,言曄心裡清楚,范珩定是問不出什麼,才會用這種委婉的話語來推託。 洗完澡的言曄走至正廳,他坐在石椅上,將桌上的土瓶瓶塞打開,言曄一一聞了藥酒的氣味,他發現這三瓶藥酒裡面,除了一瓶是恢復體力的藥酒,剩餘兩罐都是安神藥酒,言曄再看向桌上的吃食,其中一盤諾亞是沾了蟲液的普通諾亞,另一盤則是安神諾亞。 平時言曄的吃食,並不會特別放那麼多安神藥酒和安神諾亞,這樣的改變,讓言曄很快就意識到,范珩也注意到他的變化了,言曄自己也很明白范珩為何會有此舉,只因......他就是個追隨者們背地暗嘲有病的王上。 數千年前,恩基只挑選Normal領入地下城,按理說,Normal和Normal生下的孩子,也只可能是Normal,但就在這樣的常理之下,卻出現了嚴重的錯誤,言曄的Normal父母,生下了他這麼一個Dom。 跳脫常理的事情,人們都將其稱為錯誤,而言曄,就是這麼樣的一個存在,他一出生,就因為長相與所有的阿卡德人不一樣,所以從小就被冠上怪物的稱號,可是更讓言曄崩潰的是,他竟然還是個Dom,人的愚昧全來自於無知,數千年都活在地底下的阿卡德人,從來就不知道這世上還有Dom和Sub的存在,正因如此,言曄就被這些見識淺薄的阿卡德人冠上怪物、有病這些蔑稱。 言曄從小就發現自己不只有極強的支配慾望,更發現自己擁有特殊的信息素,可是他身邊的每一個人,卻都感受不到他的信息素,這讓言曄感到既焦慮又煩躁,若說Dom的信息素是把尖銳的劍,那麼就必須要有能接納這把劍的鞘,可是,在這座地下城裡,卻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去容納言曄的信息素,所以他每三個月,都會被自己的信息素反噬。 Dom和Sub本就是密不可分的關係,Dom需要Sub的臣服,而Sub需要Dom的支配,若是少了Sub,那麼Dom體內滿溢的信息素,就會導致Dom失去理智,每回發作,言曄總是把自己關在屋子裡,再用以自殘的方式,讓疼痛將理智喚回,而後再對自己治療,就這樣反覆度過這七天。 距離上一次發作,也才過不到一個月,言曄自己也明顯感覺到體內的信息素又在躁動,會這樣的原因,言曄心底也明白,全因林琛在他的身邊,而言曄的本能,一直想對林琛釋放Dom的信息素。 先前二人在陸地上相見時,言曄迫不得已對林琛下達過幾次命令,當Dom要下達命令時,就必定要釋放信息素,可是每當言曄釋放信息素,卻都換來林琛的恐懼和抵抗,將林琛帶回之後,起初幾回見面,言曄還能游刃有餘地將信息素壓下,但是隨著時間推移,言曄內心的慾望迅速增生放大,貪婪的支配慾,更是日日夜夜不停地蠱惑著他,每一回接觸,言曄總是咬牙壓抑內心的焦躁,可是他越是這樣,卻也間接加快信息素的累積。 言曄知道,若是林琛繼續待在這間屋子裡,他一定無法撐到三個月就會提前發作,若是讓人發現他的提前發作和林琛有關,這樣無異是將林琛推入險境,為了避免這樣的情事發生,言曄就必須先想個辦法,在林琛不推拒的情況下,將體內的信息素給慢慢排解掉......
4
留言 1
文章資訊
132 篇文章63 人追蹤
共 1 則留言
通報 📢 好像有人對這篇文章有新想法唷,快來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