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強強文#陌107

8月17日 23:19 (已編輯)
前情提要
《陌》#107 #咬痕 「回家。」井奕謙開口,語氣平穩不動怒,他不想再把季棠推得更遠。 「你這…!」 千川澈正準備臭罵一頓這個姓井的傢伙,卻被慕禾熙一把扣了過去,摀上嘴:「唔嗯!嗯!嗯……」 「別插手了笨蛋。」慕禾熙在千川澈的耳邊說。 黑髮少年只能作勢對空氣拳打腳踢。 季棠眼看時間不早,況且井奕謙都親自來接應了,他沒有理由繼續鬧,所以和慕禾熙、千川澈道再見後就隨井奕謙走。 坐在屬於自己的副駕上,白皙少年確實安心不少;這種安全感也只有身旁那位單手飆車的少年給得了他。 雙門跑車內,季棠將書包抱在腿上凝視窗外,仍倔強的不發一語。 可那快速略過的景色越看越不熟悉,季棠再仔細一瞧前方建築物,發現這並不是回家的路啊! 「你要帶我去哪?」季棠轉頭問道。 「吃宵夜。」“終於說話了是吧,再不說話還以為你這小子要當啞巴呢。”井奕謙心想。 「我不餓。」 「老子還沒吃。」 「幹嘛又不吃飯啊!神經病!」季棠有些生氣,事實上是擔心井奕謙總是不按正常時間吃飯會搞壞身體。 認真看了眼前的少年之後,季棠發現井奕謙的確消瘦許多。 “媽的真不會照顧自己,蠢蛋,真是蠢蛋一個!”季棠心疼著自家男人。 「老子寵在手心的臭小鬼今天他媽的人間蒸發,你覺得我會有心情吃飯嗎?」井奕謙回話。 「啊?你才人間蒸發!根本不關心我今天在做什麼好嗎?連放學都派那些白癡來接!」季棠一吐為快,抱怨自己所受的氣。 「誰說我不關心了?」 「喔,一整天沒傳半條訊息給我?」“這樣子還敢說你關心?別笑死人了。”季棠不爽在心裡。 「…………」井奕謙瞬間回不上話。 算了,井奕謙不想跟清醒的倔強少年繼續爭吵,為什麼會說是“清醒”呢?因為待會兒井奕謙打算點幾杯調酒給季棠,等這小子醉了肯定又會酒後吐心聲,到時候兩人再來好好談心也不遲。 —— 雖已入春,但夜晚的風還是冷了些,井奕謙看季棠身上只穿著制服外套實在太過單薄,於是脫掉自己的黑色夾克外套,霸氣的幫季棠披上:「別著涼了。」 「那你感冒了我可不管。」季棠一邊啃著檸檬雞翅一邊說。 「少咒老子,又不是你這副弱不經風的身體。」井奕謙說完,搓亂了季棠的頭髮,繼續吃自己的番茄牛肉燉飯。 「哼,別把我當小孩!」季棠縮了一下,伸手撥理自己被搓亂的秀髮。 井奕謙盯著季棠手上的雞翅問:「哦?是誰家小孩點了“兒童餐炸物拼盤”?」 「什麼兒童餐,這叫點心!」季棠說完,立刻把眼前的炸物拼盤拉到井奕謙拿不到的位置。 「………」“媽的這猴孩子到底在氣什麼?” 今晚井奕謙帶季棠來這間知名夜景餐廳吃宵夜,靠關係被安排到戶外的VIP區,擁有獨立空間和最佳視野。 繁星點點下的城市夜景,美得像是會把人的魂抽走似的,其他組客人無不沈浸其中。 白皙少年在杯杯調酒下肚之後,開始感到暈熱,於是一把脫掉披在身上的夾克外套,往身旁的冷俊少年蓋上,卻蓋歪了。 「醉了是吧?」井奕謙接過外套,將臉紅的季棠摟向自己。 「沒有,要把你蓋起來暴打一頓才行。」喝醉之後,季棠還真把自己心裡想的都說了出來。 「嗯?那你倒是說說看暴打我的理由?」因為要開車,井奕謙滴酒不沾,他清醒得很。 「打!最近你都很晚才回來,根本…根本不關心我……該打……」 這點井奕謙無法反駁,近日組上的事確實讓他忙得晚歸,他回家的時候季棠已經休息了,隔天季棠便早起去上課,兩人的時間幾乎碰不上,這也難怪季棠會生悶氣。 「但是…我也該打。」季棠突然失落的說。 「嗯?」井奕謙點上一根菸,靜靜的聽。 「我偷看了你的日記,對不起。」 從井奕謙的視角看下去,季棠像是鼓著他那通紅的小臉在抱歉著,如此可愛又難得一見的模樣,讓井奕謙也不自覺的紅了雙頰。 「你是不是…忘不了他?」季棠現在醉了,心裡想問的都直接問出口來。 “老子這輩子都不會忘記他的”井奕謙的深情讓他無法忘記這段已被埋葬的初戀。 他只是不再去想他,可他不會忘了他。 或許是這些天累積的所有情緒潰堤,季棠竟藉著醉意發洩,他的額頭正靠在井奕謙的肩膀啜泣,這副連哭都倔強的模樣看得井奕謙挺揪心。 井奕謙只是默默的抽著菸,讓季棠好好宣洩一會兒。 夜色越晚越朦朧,山下那片城市依然燈火齊明,微微閃耀。 「誰都有過去,但老子現在只有你。」井奕謙邊說邊抹去季棠眼角的淚水。 「嗯……」季棠揉了揉眼睛,像隻小貓被主人安撫著。 「別再去想那些不會發生的事了,接下來幾天我會好好陪你。」井奕謙摟緊季棠,語畢在他額頭烙下一個深吻。 儘管一回想到日記內容,季棠的心還是酸酸澀澀的,但他明白了井奕謙的回應『誰都有過去,但老子現在只有你』,他們不可能參與或是改變彼此的過去,可是他們現在正愛著彼此,一起走向未來;季棠知道井奕謙是想告訴自己,他珍惜的是當下與自己的感情,過去什麼的沒必要重提。 把心裡話都說出來果真舒坦多了,但季棠總感覺還不夠啊? 這時季棠茫茫然的看著井奕謙,突然,他向前咬住井奕謙的左頸肩;別看這隻小貓剛剛溫馴乖巧,這一咬可是狠狠的使勁一咬呢! 「呃嗯!……」井奕謙忍痛,瞇起一隻眼。 咬了半分鐘之久,季棠才鬆開,他那深紅的齒痕明目張膽的落在井奕謙的頸肩上。 「臭小鬼…看等等回去老子不操死你。」井奕謙快被疼死了。 「等等回去我也要一個。」季棠根本不怕。 「啊?要一個什麼?」 「咬痕。」 「那有什麼問題。」井奕謙躍躍欲試,將季棠摟得更緊一些。 和好如初,白皙少年恨不得立刻被推到床上狠狠的疼愛,再瘋狂的互相標記。 【#107】
18
留言 7
文章資訊
75 篇文章625 人追蹤
共 7 則留言
這種霸道的和好方式真的太愛了❤️ 井季讚讚🥰
沒有什麼是一杯酒不能搞定的 如果有那就來兩杯!
太好了 真甜❤️❤️
通報 📢 好像有人對這篇文章有新想法唷,快來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