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非你不可05

2022年10月27日 00:28
前情提要
+++   羅承旭是被悶醒的。   他一睜眼,許舒晏就躺在他旁邊,一手撐著頭,一手捏住他的鼻子阻隔他的呼吸,惡作劇得逞般的笑容在看見他睜開眼睛時都還來不及收回去。   「你怎麼這麼累啊?」許舒晏迅速放開他的鼻子,故作沒事一般地問。   羅承旭翻身攬住許舒晏的腰,打了個呵欠說:「值班,我三天沒睡了。」   「三天!」許舒晏驚呼:「當醫生好辛苦啊。」   「確實。」羅承旭閉起眼睛,難得休假一天可不想這麼早起床,但他腦子一轉突然發現有哪裡不太對勁,又立刻睜眼問:「你不用上班?」   許舒晏被他錮在懷裡動彈不得,只得乖乖回答:「我請假了。」   「你昨天也沒上班吧,連請兩天沒問題?」   「年底了,我還有很多假沒休完呢。」許舒晏伸手把羅承旭的眼皮蓋下來,輕笑:「怎麼突然關心啊?」   「我可不想害人翹班。」   「真要上班我就會走了。」   「說得也是。」   話題結束以後兩人都沒再說話,羅承旭沒想睜眼,許舒晏溫熱的掌心就一直覆在他眼皮上。沒多久許舒晏的手慢慢往上移,用拇指和食指繞著圈按壓羅承旭眉骨,按了一會兒後,又挪到臉側用指腹去揉他的太陽穴。   許舒晏力道抓得剛好,從昨天就一直一陣一陣感到鈍痛的部位總算沒那麼不舒服了,羅承旭整個人都放鬆下來,在節奏緩慢的按摩中再度睡了過去。   緊緊貼著的胸口均勻起伏,許舒晏察覺到羅承旭睡著了,手上的動作也慢慢停下來,轉而觀察起面前的男人。   他用指尖點了點羅承旭的鼻尖,再度感嘆這人還真是長了張正中他喜好的臉,就連睡著都這麼好看。雖然嘴有點壞,做愛時還喜歡欺負他,卻解決了他的困擾,也沒嫌他煩。   許舒晏有點不明白這個人在想什麼。   明明三天沒有闔眼,累得一沾床就能睡著,還把他找出來見面。雖說兩個人都爽到了,但羅承旭好不容易得來的休假卻變成有大半天的時間都和他待在旅館的房間裡,想想都覺得有點虧。   余然怕他被當作打發時間用來玩玩的對象,但到目前為止,許舒晏反而覺得自己得到的還比付出得多,根本沒什麼好擔心的。   許舒晏盯著那張臉,指腹輕輕地在他的下顎流連,這時,一旁的手機忽然震動起來,是有人打電話來了。   許舒晏發現是自己的手機響了,連忙起身抓著手機下床,看了一眼來電顯示後走到窗邊將電話接起來:「喂,媽?」   「在做什麼呢?」劉美芳語氣輕快,聽起來心情不錯的樣子。許舒晏直覺反應肯定是他們最近時常談及的話題有了什麼新的進展要告訴他,但還是和平常一樣回應:「上班啊,怎麼這時候打電話過來?」   果不其然,劉美芳立刻切入重點:「嗯,是這樣,爸爸昨天跟我說他有個朋友的女兒年紀和你一樣,我看過照片覺得滿漂亮的,就想問你下周末要不要回來一起吃個飯?」   又來了。許舒晏簡直哭笑不得,拽著窗簾布說:「媽,我不是說了這種事我自己會看著辦的嗎?你們不要再幫我介紹人了。」   「但我看你那邊也沒什麼動靜啊。」   「你上一次問我到現在也才兩個禮拜,哪有這麼快就找到對象的啊?感情也不是說談就談的啊。」   「所以我現在不是在幫你了嘛!」   「不是這樣……」許舒晏揉了揉眉心,「我最近工作比較忙,現在真的沒什麼心思談這個。」   此話一出,劉美芳也難以再勉強下去,她沉默了一會兒,只道:「好吧,知道了。」又交代了幾句讓許舒晏好好照顧自己的話之後便結束了通話。   許舒晏嘆了口氣,劉美芳說是那麼說,電話一掛還是把那個女孩的照片發了過來讓他多少看一眼。許舒晏邊轉身往回走邊低頭點開那張照片來看,照片裡,留著一頭長直髮的女孩子穿著素色洋裝站在花田的正中央,她對著鏡頭露出燦爛笑容,是看起來很有氣質的那一種類型。   雖然不知道個性如何,不過單就外表來說確實是滿漂亮的。   「滿漂亮的。」突然發出的聲音把許舒晏嚇了一跳,他抬起頭,才發現羅承旭竟站在自己面前,低著頭和他一樣在看那張照片。   「抱歉,吵醒你了?」許舒晏捏緊了手機,本想把照片關掉,但想想也沒什麼不能看的,又怕自己表現得太刻意,就沒有動作。   就是有點緊張,不知道羅承旭是什麼時候醒的,也不知道他聽見了多少。   雖然他曾在羅承旭面前說過最近被父母催著找對象的事,但當時他只是一語帶過,實際被人聽到還是覺得挺尷尬的。   「沒有,我睡飽了。」羅承旭抬頭看他,眼神裡看不出情緒。許舒晏眨眨眼睛,就見羅承旭伸出手帶著他的拇指去按手機右側的按鈕將螢幕整個關掉,而後捏了下他的鼻子說:「把房間退了我們去吃飯吧。」   說完這句話以後就去廁所了。   留下許舒晏一個人摀著鼻子站在原地,好半晌才明白對方大概什麼都聽到了,所以才什麼都沒問,順勢阻斷了他的胡思亂想。   --   由休息改住宿的房費是許舒晏先付的錢,因此吃飯就由羅承旭來負責了。他在距離旅館兩條街的路上挑了間吃義大利麵和披薩的餐館,將車子停在附近公園的停車場後以步行的方式過去。   這種小餐館的座位都不大,兩個男人在雙人桌面對面落座,手一伸就能碰到對面的人。   距離很近。點餐時許舒晏抬頭想問羅承旭要吃什麼,視線卻落在對方拿著菜單的手上,羅承旭一邊思考,食指一邊在菜單上點啊點的,許舒晏莫名想起這隻手曾在他體內抽插的樣子,一不小心就忘了自己要說什麼。   羅承旭的手指修長,指甲短而且乾淨,手背和手指上的青筋明顯,握拳時指骨突出,光是用看的都覺得性感。他插入的時候不會一口氣直送到底,兩次都是先在淺處按壓,而後才往裡頭伸;神奇的是,手指明明比按摩棒細,也不會三段式震動,帶來的快感卻比按摩棒強了不知多少倍。   「看什麼?」羅承旭挑好自己想吃的,抬頭發現許舒晏看著他的手發呆,在他面前彈一個響指把人拉回神,壓低聲音問:「想什麼?」   許舒晏肩膀大力一抖,扭頭說:「沒……沒事,你要吃什麼?」   羅承旭盯著他看了一會兒,但沒看出什麼端倪,便道:「番茄雞肉義大利麵吧。」   「那我想吃奶油鮭魚。」語畢,許舒晏抬手請服務生來點餐,點完餐後說是想上廁所,對羅承旭嘿嘿一笑,起身,跑了。   ──滿臉心虛的樣子。   羅承旭撐著頭喝了口水,看著許舒晏落跑的背影想想都覺得好笑。他又不傻,哪裡看不出來這是有事不說,不過既然對方有意隱瞞,再繼續逼問下去就沒什麼意思了。   羅承旭沒打算破壞吃飯的氣氛,但也不是真要就這樣輕易放過他。他故意在許舒晏走回來時盯著他入座,持續撐著頭卻沒有馬上說話,被盯著的人心虛地問他怎麼了,羅承旭則勾了勾嘴角,撇開視線故作彆扭地說了句「沒事」。   羅承旭的反應讓許舒晏在意極了,但很快地餐點陸續送了上來,羅承旭也問起他有關於按摩的事,話題就這麼被帶開了。   許舒晏始終找不到機會開口,直到他們吃完飯上了車才抓到空檔,在羅承旭繫安全帶時拉住他的手問:「你……生氣了啊?」   羅承旭在心裡竊笑,面上卻是眨了眨眼睛,像是聽不懂許舒晏的問題,反問:「生什麼氣?」   「點餐的時候,你問我在看什麼,我沒說。」   「啊──你不說我都忘了。」見話題的走向完全按照自己所預想的發展,羅承旭挑起嘴角,笑意藏都藏不住:「所以,你看我的手的時候到底在想什麼?」   羅承旭笑得很壞,許舒晏看著他的笑容,腦袋當機了三秒才意識到自己這是落入了男人的圈套,敢情對方根本從頭到尾都在鬧他,就是故意在等他提起,他恍然大悟:「你是不是根本沒生氣!」   「我本來就沒生氣啊。」   「我不是這個意思……你……我……」   羅承旭適時打斷他:「說吧,我的手到底怎麼了才能讓你看得那麼入迷?」   「啊……」許舒晏手指拽著安全帶,狹窄的車內哪裡有能讓他閃躲的空間,羅承旭遲遲沒有發動引擎,似乎有他不說就不走的態勢,許舒晏沒有辦法,只好把那些旖旎的想法收一收,只留下重點支支吾吾地說:「就是……在想……在想呢,為什麼我自己弄都射不出來,你一弄就都滿順利的。」   羅承旭挑起一邊眉毛,「我說過了,你壓力太大了。」   「我覺得我最近應該沒那麼有壓力了。」   「不只是工作上的,你在自慰的時候不是會一直想著一定要射出來嗎?這也是壓力的一種。」   「啊……是這樣啊。」許舒晏雙手搓了搓大腿顯得有些侷促,羅承旭盯著他,半晌,才道:「只有這樣嗎?」   「啊?」   「眼神這麼色,你不是只有在想這件事吧。」   「我哪有色!」   羅承旭聳聳肩。   「……」許舒晏毫無威嚇感地瞪了他一眼,被瞪的男人絲毫不受影響,繼續追問:「怎麼,看都看過了,還有什麼好顧慮的?」   許舒晏咬住下唇,猶豫再三,終於還是敗下陣來,用氣音含糊不清地說:「我覺得你的手比按摩棒舒服……」   許舒晏咬字全糊成一團,羅承旭一個字都沒聽見,乾脆雙手抱胸往許舒晏那邊湊過去撞他的肩膀:「你說什麼我沒聽清。」   許舒晏自暴自棄地大吼:「我說!我覺得你的手比按摩棒舒服啦!」   羅承旭愣了下,在終於聽懂許舒晏的話以後接著噗哧一聲笑了出來:「你怎麼這麼逗啊。」   「所以我才不想說嘛……」   「我也沒說什麼啊。」   「你笑我。」   「好吧,我的錯,我沒有要笑你的意思,只是覺得很有趣而已。」羅承旭閉上嘴,發動引擎,終於把車開出去,讓許舒晏指路把他送回家。   許舒晏嘟囔著兩者之間有什麼差別,不過接下來他們都沒再談論這個話題,這件事也就這麼過去了。   車子一路開到了許舒晏所居住的公寓前,下車後,許舒晏站在駕駛座的窗邊,他微彎下腰,羅承旭則放下車窗,兩人同時眨眨眼睛,一時間誰都沒有說話。   「那,再見了。」最後是許舒晏先開的口,嘴唇蠕動幾下,彆扭地說:「改天見。」   「哦。」羅承旭看著許舒晏的臉和他背後的公寓,一想到其中一層的某一戶,屬於許舒晏的住家裡就放著他平常在使用的按摩棒,搭著他方才的話,一個沒忍住又掩嘴噗哧笑了出來。   「你笑什麼!」   「沒什麼,快回去吧。」   「哦。」   許舒晏揮揮手,刷卡進門,這次是真的徹底消失在羅承旭面前。   羅承旭又在原地待了一會兒才離開。   不知道許舒晏是真沒發現還是故意這麼說,畢竟按之前的話,昨晚他補了上一次沒盡興的約,他們之間其實已經兩清,已經沒有再見面的理由了。   本來就只是一次口頭上的衝動行事,更何況許舒晏也不像是嫻熟於約炮的人……第一次開房時他沒想太多,是昨晚和今早特意觀察才發現的,許舒晏在各方面來說都表現得過於笨拙了。   「……噗。」一想到自己曾打趣般地問許舒晏是不是把他當作專屬按摩棒,羅承旭就有點想笑,誰想到對方還真拿他跟按摩棒比呢?   雖然確實挺可愛的就是。   羅承旭手指在方向盤上點了點,他從一開始就沒打算和許舒晏發展成肉體關係,除此之外也沒其他想法,但當許舒晏說「改天見」時,他卻沒有立刻開口糾正他,而是讓人就這樣回家。   他那時候在想什麼呢?羅承旭已經想不起來了,就只是覺得這個人滿有趣的,回到家以後他又想,自己一個人煩惱這些實在沒什麼意思,姑且當走一步算一步吧。 +++ 確診ㄌ 還好症狀沒有很嚴重,跟普通感冒一樣咳嗽然後很多痰,不講話喉嚨就不會痛,發燒也只有燒2天 疫情開始後每天都有吃維他命B+C,不知道是不是保健食品發揮功效了 真希望疫情趕快過去(´Д` )
愛心
41
留言 9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