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強強文#陌117

2022年11月25日 16:25 (已編輯)
前情提要
《陌》#117#倒數 教室黑板的最右側,紅色粉筆大大寫著一行字,『升學考倒數6天』。 現在正好是早自習前的打掃時間,班長例行性擦掉天數後,拿起黃色粉筆寫了個“5”上去,接著將它加粗加深。 待班長離開講台,紅髮少年左顧右盼,趁沒人注意的時候又多畫上兩個數字,抖肩賊笑幾聲,悄悄溜回座位。 大考即將到來,沉寂的氣氛籠罩著三年級這一層樓,像是戰爭爆發前的那般寧靜。 各班導師也在早自習時間,紛紛回到教室向同學們信心喊話。 「最後一週了啊各位!老師還是那句話,保持平常心,比較弱的科目,加強重點複習……」戴著圓框眼鏡的中年男子正在講台上振奮士氣,他是這個班的導師。 但台下的同學一臉心累的看著他嘰哩呱啦,恨不得他趕緊下台好讓他們準備第一節課的數學小考。 於是大家左耳進右耳出的聽著班導“勉勵”了十幾分鐘…… 「……所以說~老師對你們非常有信心!來!各位看過來,看看再倒數幾天你們就解脫了~」 班導才剛說完這句,同學們立刻笑成一片;於是他轉頭看向黑板想知道這群猴子在樂什麼的同時,千川澈正好大聲的回答:「三百六十五天!」 「哈哈哈哈哈哈哈———」同學們笑得更有勁了。 「不會吧你們還想重讀一年啊?考都還沒考呢!」班導推了推眼鏡,半開玩笑的說道。 接著繼續說:「誰寫的?上來把三十六給擦掉。」 岳子凜這才搔著頭,有點兒不好意思的走上台去,在大家的笑聲中擦掉自己的“傑作”。 一看到是自家男友的洛宇凡,頓時覺得不好笑了,反倒心悶悶的有點來氣, 心想著:『這笨蛋到底在搞什麼?有夠白目。』 「子凜~老師希望明年不要在學校看到你嘿!」班導扶著講台兩側說著。 岳子凜點頭笑了笑,趕緊回座。 「哈哈哈哈哈———」 —— 放學鐘聲一響,岳子凜飛快來到洛宇凡面前,壓住他的書包肩帶,不讓他拿起。 「幹嘛?」洛宇凡冷冷的問。 「我才要問你在幹嘛咧!為什麼一整天都對我愛理不理的?」岳子凜問道。 「我不太想跟需要重讀的人講話。」 「啊?早上那個是寫好玩的…」 「不好玩。」洛宇凡斬釘截鐵的說。 被如此冷淡的回應之後,岳子凜的臉色也黯淡下來:「這麼認真幹嘛?怕我考不上是吧?」 「倒數五天了,你能考上嗎?」洛宇凡反問,雖然只是短短兩句話,卻顯得咄咄逼人。 面對心愛之人如此薄情的態度,岳子凜緊握雙拳,哽著一股鼻酸,衝動之下一個嘴快便說出:「沒考上大不了就不要在一起!」 聽到這句,洛宇凡心裡一震,十分難受,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岳子凜就已經低頭跑出教室了。 「唉…我在幹嘛…」洛宇凡垂下頭嘆了口氣,有些懊悔。 其實他也沒那個意思要兇岳子凜,可眼看這個週末就是升學考了,那傢伙還嬉皮笑臉的,一點準考生的態度都沒有,實在是讓他心煩,這可是關係到他們未來唸的學校啊,他那麼愛岳子凜根本不敢想像遠距離戀愛會是什麼樣子。 「怎麼垂頭喪氣的?岳子凜呢?」千川澈湊過來關心。 「被我氣走了。」洛宇凡背起書包,闔上座椅。 「難怪你這副死樣子。」千川澈說。 「該不會還在氣他早上的365吧?」慕禾熙問。 「白痴喔你氣他這個幹嘛!他手賤亂寫的啦!」千川澈幫岳子凜講話。 冷靜想想,洛宇凡確實有點小題大作了。 「岳子凜他很用功的好嗎!」千川澈繼續說:「老實告訴你吧,他覺得跟你一起複習會有壓力,好幾次來找我幫他惡補欸。」 「真的?」洛宇凡吃驚的問。 「沒騙你啦!還自帶餅乾來我家複習。」 聽到這裡,洛宇凡腦海中浮現出岳子凜方才憋屈的模樣,意識到自己的確過份了些,於是二話不說往教室後門衝。 「欸!跑去哪?」千川澈在後方喊著。 洛宇凡沒有回頭,只是匆匆揮個手道再見,接著掏出手機撥給岳子凜。 少年都打三通了,還是無人回應。 「接電話啊……」洛宇凡邊說邊撥打第四通。 等了幾秒鐘,終於接通了:『幹嘛一直打!』 「那你幹嘛不接。」 『我在騎車啊,剛回到家。』 「喔…我去找你吧。」 『別來!反正你不會想找一個需要重讀的人,再見!』岳子凜賭氣的回應。 「喂!別掛電話!」 『………』 「那個…對不起,我不該那樣子說你……如果你不想見我,我就先回家了。」洛宇凡道歉,聲音溫柔。 『……來的時候帶上一包洋芋片!哼!』岳子凜氣也消了不少。 「嗯,沒問題。」 —— 晚間,千川澈家客廳,兩個少年正在沙發上打遊戲。 倒數五天對他們來說幾乎是無感的,依他們兩人的實力,就算閉著眼睛作答也能考上第一志願。 而他們倆的第一志願一致,皆是那所頂尖的X大,培養過無數傑出的企業家。 「你爸還有提起留學的事嗎?」千川澈問。 「沒有,他忘記最好。」慕禾熙回道。 「就算到時候真的要把你送出國,老子也會一起去的。」 「嗯。」慕禾熙點頭,眼神堅定著“誰都無法將我們拆散”。 「如果沒出國的話,我們大一的時候就外宿,最近我有看到幾間不錯的,你看看。」千川澈點開他的手機相簿,拿給慕禾熙看。 「迫不及待想和我同居了是吧?」 「請把前面四個字去掉。」“沒有迫不及待,謝謝。” 「想和我同居了是吧?」慕禾熙還真聽話。 「當然不是!哈哈哈哈哈,是老子有點潔癖,怕住不慣學生宿舍。」 「……你怎麼不乾脆讓我把整句話去掉。」慕禾熙簡直無語。 「因為我就愛看你這張臭臉,略~」千川澈吐出舌尖,樣子調皮。 「本大爺愛看你被我操到沒力的臭臉,要不要表演一下?」慕禾熙瞇起眼,不怕死的問。 「鑰匙拿好,你差不多該回家了。」千川澈抓過桌上的車鑰匙,塞進慕禾熙手中。 可下一秒,慕禾熙便將鑰匙丟到沙發角落,迅速以公主抱的姿態抱起千川澈。 「喂!放開!」 「沒看到你那臭臉之前,我是不會回去的。」慕禾熙任性的說。 「啊?你瘋了嗎!」千川澈開始害怕了,心裡無奈著:『你他媽等等是要做多少次才能達到“被你操到無力”的程度啊!慕禾熙你這個瘋子!』 無視千川澈的掙扎,慕禾熙一路將他抱回房間,壓到床上好好疼愛一番。 做一次之後,慕禾熙溫柔的輕吻一下千川澈的前額,說道:「說要把你操到無力是逗你的,我怎麼捨得讓你臭臉。」 「嗤,就你這張嘴最香。」千川澈噗嗤一笑,伸手摸了摸慕禾熙的側臉。 「寶貝你誇我誇得太早了,沒聽過“男人的嘴,騙人的鬼”嗎?」慕禾熙得意的挑起眉峰說著。 「啊?…」千川澈不明白。 在黑髮少年還沒反應上來的時候,慕禾熙再次扒開了少年的腿,用自己那根硬起的棒子抵著他濕漉漉的穴口。 「操你……」千川澈瞪大雙眼,這才發現自己被唬了。 「我剛說了,沒看到你那臭臉之前我是不會回去的。」 「媽的!老子現在就臭給你看!」 千川澈推開慕禾熙,抓起一旁的枕頭就往慕禾熙身上猛打! 慕禾熙又不是傻子怎麼可能杵在那裡被打呢?他一把掀過棉被蓋住千川澈,反將他制伏,還故意揪住千川澈下體的位置。 「幹!你死定了!」千川澈在被子裡拳打腳踢,氣憤得大喊。 「哈哈,我看不到你的臭臉。」慕禾熙對眼下那團扭來扭去的人形說著。 「活膩了嗎豬八戒!」 「不膩啊,有你這麼不可愛的男友,怎麼會膩呢?」 「我操——」 在升學考倒數五天的這一夜,他們倆互鬧著彼此,無形中又讓這段感情增溫不少。 【#117】
愛心
18
留言 1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