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 異曲同工的經驗

9月28日 09:27
前情提要
我是大夜,我店裡的座位區23-06是不開放的,因為太多流浪漢。 太多不友善的流浪漢。 記得那天0400左右,幫客人結完他手上的泡麵,我就回倉庫繼續上EC。 EC上到一半聽到座位區椅子被搬動的聲音,出來一看,剛剛買泡麵的客人很自動的把椅子從桌上卸下來坐了。 我只好上前:「抱歉座位區開放時間還沒到」 客人:「可是你們另一個大夜都會讓我坐」 「我他媽看起來像另一個大夜嗎」這句我可不敢說。 取而代之的是: 「抱歉,可是時間真的還沒到」 我是臭卒仔。 客人沒理會我,繼續攪著他的泡麵。 這樣不行,我的劇還沒追完,我是說,我的EC還沒上完。 「抱歉,座位區還沒到開放時間」我再度開口,盡量擠出客氣。 客人突然暴走,手中的麵條夾斷:「你現在就是趕我就對了啦!」 我聲音也失去溫度:「可以吃,不能坐!」 一場惡戰似乎在所難免。 我倆的背後隱隱出現各自的守護神獸,一龍一虎,張牙咧嘴。 空氣中緊繃著肅殺的氛圍。 客人欲言又止,見我聞風不動也不好發作。 僵持許久,客人被我視姦到渾身酥麻,終於決定起身作勢要離開。 我見狀便轉身準備回去繼續工作,我也沒那麼雞巴一定要用眼睛瞪著他走。 人前留一線,日後好相見。 我默默的走回倉庫,留給客人一個收拾自尊的空間。 我輕輕的踏進倉庫,彷彿怕吵醒在倉庫沈睡的精靈。 我輕輕的關上倉庫門,為這無疾而終的死鬥默哀。 然後我他媽用跑百米的速度坐到電腦前,眼珠以幾乎要貼在螢幕上的距離死盯著監視畫面,邊咬著指甲邊唸:「是要滾了沒是要滾了沒是要滾了沒⋯⋯」 直到親眼看到他離店我才如釋重負。 殊不知過了五分鐘,他又回來了。 但那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另外附上我跟店長的對話⋯⋯
imgur
心情
0
留言 8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