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在寅的復仇(韓國政壇大戲)#轉載

2019年3月27日 23:56
壹 張紫妍 張紫妍出生于1982年12月。 在她16歲的時候,父母因車禍去世,從此和姐姐相依為命。 失去家庭保護的女生獨自步入社會時,很容易淪為被狩獵的對象,從朝鮮大學休學後,她選擇的又是燈紅酒綠、龍蛇混雜的韓國娛樂圈。 她出道較晚,23歲才拍了第一部樂天公司(注意這家公司名)的樂高餅幹廣告片,反響還不錯,隨後能拍拍MV,演點勉強算重要的配角,最有名的角色也只是《花樣男子》裏負責欺淩女主角的三惡女之一的sunny。
這樣的三流演員,隨後的人生軌迹,該當是28歲後發現自己永遠連二線演員都混不進去時,在某次酒會或者EMBA培訓班上套到一位圈外富商(這種培訓班套富商的機率最高),或者找一個有遠大前程的中産階級,抹掉過去娛樂圈或黑或灰的回憶,安安分分相夫教子。 張紫妍沒有機會走到這一步,她簽下的公司名叫The Contents,老板叫金承勳。 金承勳是一個惡棍。 她簽了一份十分苛刻的合同,違約金高達10億韓元(約600萬人民幣),很多年後,韓國新聞節目《Newsroom》報導說,張紫妍生前曾透露: 因為不願意一天接待十幾位男客戶,被金承勳關在公司毆打了幾小時 在張紫妍之前,簽過The Contents這家公司的,有兩名女藝人自殺過,一位是李恩珠,一位是鄭多彬(崔真實也簽過The Contents,她的自殺也被懷疑跟The Contents也有一定關系)。
李恩珠2005年自殺,時年25歲。鄭多彬2007年自殺,時年27歲。 張紫妍簽下合同時,並不知道自己走向了地獄。 她很快就體會到,那些據說是“抑郁症”而自殺的前輩們都經曆了什麽(沒有人會無緣無故抑郁)。 為了方便“客戶”,金承勳直接將公司改造成酒店,一樓是酒吧,三樓是VIP套房,張紫妍和公司其他女藝人,在三樓的VIP套房裏,被安排向無數男客人陪酒陪睡。
在這裏,2008年8月她被逼跳上酒桌跳舞,被某報社的趙熙千一把拽下來當衆猥亵(此為張紫妍同事尹智吾所述細節,後趙熙千因其妻是檢察官而躲過調查),還被安排同時陪睡樂天集團董事長86歲的辛格浩和其子56歲的辛東彬,並被父子二人用酒瓶性虐待(禽獸),最多時她曾經被迫同時與4位男客陪睡,為了更好的服務客人,還被要求吃下各種不同的興奮劑與毒品,以滿足客人的特殊癖好。如果不從,就有可能被金承勳毆打。 據十年後韓國KBS電視台以及MBC的《PD手冊》等其他韓國媒體的報道,除了上面一段提到的名字,參予張紫妍陪睡的其他重要男客有:《朝鮮日報》社長弟弟方勇勳、《朝鮮體育報》副社長、KOLON會長、《中央日報》弘報本部長、PD鄭世浩、酒企真露會長樸文德、韓國某報社方正五(及此報社社長二兒子)、某國會議員、法務部高官權宰鎮(至少有參予陪酒)、KBS及MBC的部分導演等,另外,三星集團女婿任佑宰(其前妻是三星集團會長李健熙的長女李富真,任佑宰最早是李富真的保镖),在張紫妍去世前一年有過35次通話記錄,兩人關系也不清不楚。 據後面警方統計,這些男性一共向張紫妍支付了60萬人民幣的支票。 據張紫妍生前向朋友哭訴說,她平均每天要陪4次客人,活得還不如一個妓女。
金承勳(右二那個戴眼鏡的死胖子) 因為長期陪客,為防止張紫妍意外懷孕,也為了方便客人不用戴套,在臨死前幾天,她還被公司安排去做了結紮手術(我相信這是一個女性不想活下去的重要理由之一)。 張紫妍的人生終于崩潰。 在2009年3月7日中午,她還被方正五拉去陪酒,下午16時30分,不堪一次次受辱的張紫妍在京畿道盆唐家中上吊自殺身亡。 張紫妍在臨死前寫下了一份遺書,記錄下了她陪睡過的30多名韓國重要政經界人士的名字。
但這份遺書很快被“證明”是僞造,金承勳被控“性招待”證據不足,只因施暴罪名罰款700萬韓元,其他所有參予此事的韓國政經人士,沒有一個人承擔任何責任。 韓國這個國家經濟結構非常特殊,是一個被財閥統治的國家(我在《樸正熙:改變韓國國運的人》裏講過樸正熙扶植各個財團成長的往事,造成了韓國今天財團的尾大不掉),三星、樂天、SK、 CJ、現代、LG在內的前十大財閥占據了韓國75%的GDP,前文提到的樂天集團父子、三星女婿等,就是韓國頂尖的一線人物,韓國的部分政壇、警察、媒體、法院等都是財閥的附庸,都靠著財閥發財,平凡的三線小演員張紫妍的死,跟過去李恩珠、鄭多彬的死一樣,在2009年被曝光過後,很快被抹平消失。 在財閥的眼裏,這些小女星不過是陪酒時的玩物,死再多也掀不起什麽風浪。(後面李美淑的證據更像是為了替金承勳找理由減罪,本文不采納) 張紫妍在遺書裏說,變成厲鬼也不會放過他們。然而十年過去了,當年的惡人們各自安好,張紫妍的冤魂只能在京畿道的上空漂蕩,無人安撫。 一直到曆史,等來了文在寅。 貳 盧武铉 張紫妍並不是第一個面對韓國財閥碾壓的人。 前總統盧武铉經曆的一切,比她要早得多。 我在《韓國總統為何都不能善終》這篇舊文裏,曾將韓國總統曆史分成三個階段,李承晚到盧泰愚是一個階段,金泳三與金大中是第二個階段,盧武铉到文在寅是第三個階段(我已經寫了兩篇關于韓國的長文,這裏只討論第三個階段的政治大戲),在第三個階段裏,總統與財閥的鬥爭,是貫穿這段曆史的主線。 盧武铉第一個登場。 盧武铉1946年出生于慶尚南道的貧農家庭,祖籍中國浙江金華東陽盧宅,據說按族譜算,是盧植的後人(族譜簡直是中國人的野史,愛怎麽寫就怎麽寫,我家也有一本破破爛爛的族譜,上面也寫著我是盧植的後人,不過打死我也不信的,我一直認為是祖宗們在吹牛)。 盧武铉家裏有多窮呢?他在初中時就去勤工儉學(童工),才有機會讀到高中,1963年他靠獎學生的身份考入釜山商業高等學校,白天上學,晚上又兼職打工,饑一頓飽一頓,連像樣的衣服都沒兩件,勉勉強強讀完了高中。 以致于他是韓國曆史上,唯一僅有高中學曆的總統。
家裏窮得跟鬼一樣,大學實在是沒錢讀了,高中畢業後他跑去一家漁網公司打工,那裏工資實在低得可憐,只做了一個半月他就跑回家務農,在自家山坡上動手蓋了一間破茅屋,一邊四處打零工,一邊自學司法知識,準備參加司法考試。 韓國曆任總統沒有比他起點更低的了,盧武铉20歲開始在人生的道路上起步時,只是一個靠打零工為生,才勉強活下來的農民。 盧武铉天賦一般,但非常非常有韌性,他一共參加了7次司法考試,從1966年一直考到1975年,中間當過兵,結了婚,考試連敗6次,換誰這時候都得精神崩潰,以為自己就沒這個命,但盧武铉同志毫不氣餒,一鼓作用,終于在第7次拿下通過率僅為3%的司法職業考試。 他媳婦權良淑以為自己要陪著他做一輩子農婦了,每次想起這段往事,她都激動得說不出話來: 通過司法考試改變了我們全家的命運。 1977年,盧武铉終于成為一名公務員,任大田地方法院裁判官,但國家糧他只吃了一年,第二年就轉職做了律師,辦了一個私人律師所。 4年後,在這間破破爛爛的律師事務所裏,他等來了一生的知己、好兄弟、好戰友文在寅同志。 那年是1982年,張紫妍剛剛出生。 文在寅比盧武铉小7歲,他跟盧武铉一樣,童年時家裏窮得鬼都呆不下去,他爸在戰俘營做勞工,他媽推著小車在港口賣雞蛋、送蜂窩煤,是社會底層的底層,他也去做過童工,靠兼職一路讀過來,但比起考7次才通過司法考試的盧武铉,他顯得聰明得多,也十分生猛,讀高中時就抽煙喝酒,跟同學打架,還因此被停學過一段時間,18歲嘗試考漢城大學失敗,19歲順利考上慶熙大學攻讀法律(和盧武铉同專業),並拿的是全額獎學金。 文在寅是一位富有正義感的大好青年,他讀大學時是樸瑾惠的父親樸正熙當政,樸正熙當時在國內實行高壓統治,1975年,22歲的熱血青年文在寅搞了個反對樸正熙的學生運動,被學校直接開除,並被判入獄8個月。
剛剛被釋,又被強征入伍,去當了兩年特種兵,訓練世常艱苦,接受跳傘訓練時戰友就摔死在他身邊,他在軍營表現非常優秀,1978年,文在寅以特戰司令部第1空挺部隊特戰旅團陸軍兵長身份退伍。當完兵回來的文在寅奔向司法考試(選擇的人生道路跟盧武铉相同),那時在韓國,成為一名法官或者檢查官就意味著一生衣食無憂,而他當時窮極了,只能住在免費的大興寺裏學習,考試很順利,第一輪輕松秒過,考完第二輪,熱血青年的毛病又犯了,又去參加各種針對樸正熙的運動,1980年再次入獄,他在拘留所裏聽到了司法第二輪通過的消息,但無法再繼續參加考試,從此和夢想中的法官職位錯過。 到1982年,文在寅已經受盡了挫折,不再是過去那個勃勃好鬥的熱血青年,他現在謙和隱忍的性格相必是在這時候開始形成,他坐過兩次牢,當過兩年兵,做不成法官,成為律師後也沒人找他打官司,連吃飯都成了問題,人生一度低落到了谷底,29歲的文在寅由燥動變成了平靜,在一場維權案中,他遇到了一個叫盧武铉的老實人,這個剛剛受到金泳三提拔參政,看起來前途無量的人,和他聊天時,居然說: 我決心要當一個實實在在的律師,為人民發聲。 文在寅已經過了熱血沸騰的年紀了,但以前這位36歲的大叔,好像比自己還要熱血。 經過幾番長談接觸,文在寅發現這人是發自內心地想做一名好律師,是一位理想高遠的憨厚漢子,文在寅的靈魂感受到了共鳴,他決定追隨盧武铉。 就好像孫悟空,找到了領路的唐僧。 兩人在釜山成立了“律師盧武铉、文在寅法律事務所”,一起約好做“幹幹淨淨的律師”,專為勢弱群體發聲。由于專注服務于勢弱群體,兩個人的名聲在釜山越來越大,打了無數勞動與RQ官司,在民間獲得了極高的聲望。(韓國電影《辨護人》就是根據兩人的故事改編)兩人在不斷戰鬥的歲月裏,友誼日深。 1988年4月,盧武铉參加第13屆議會選舉,步入政壇。文在寅則留在釜山,繼續做勞動相關案件的律師並積極支援勞動運動。 盧武铉從政之路無比順利,到2002年,在文在寅的輔佐下,竟當選上了韓國總統,2003年他安排文在寅擔任民政首席秘書官,第一次從政的文在寅起點太高,他也認為自己不適合從政---“一年內胖了十公斤,拔了十顆牙,拔牙的時候,居然累得睡著了”(見文在寅自傳)
文在寅在擔任民政首席秘書官不到一年後便辭職,一個月後,樸瑾惠領導了一場國會對盧武铉的彈劾議案,盧武铉停職受查。 樸瑾惠給盧武铉彈劾的罪名是“非法競選資金”,事實上,是盧武铉追求正義、公平的老毛病又犯了,他居然開始挑戰韓國的財閥集團(他還不知道這是找死,而後繼兩位總統李明博、樸瑾惠則是各財閥的代言人)。 盧武铉任內,南韓第三大財團SK集團總裁、前總統盧泰愚的女婿崔泰源,因為涉嫌侵吞公司資産400多億韓元被判刑三年。韓國現代企業第二代、現代峨山公司負責人鄭夢憲因被調查自殺。 同時,盧武铉還對韓奸和韓奸後代進行政治清算,2005年12月29日,韓國《親日反民族行為者財産歸屬特別法》公布,2006年8月,親日反民族行為者財産調查委員會成立,金昌國擔任委員長。委員會編列親日派3090人名單,其中包括樸正熙(樸瑾惠和盧武铉、文在寅的梁子是解不開了)。 在韓國各財閥中,許多老人跟當年的日本殖民統治者有剪不斷的關系(樂天那對父子就是韓裔日本人),壯大韓國經濟的樸正熙也叫高木正雄,在那種特殊的曆史情況下,現在已成富豪或軍政老手的部分韓國人,當時也不得不依靠日本殖民者,並不是說親日派就不愛現在的韓國,但他們過去的財富帶有原罪,而有部分親日派的後代炫武揚武,而部分抗日英雄則陷入貧困,盧武铉因此開啓的清算計劃使親日派感受到了殺氣。 盧武铉同時還得罪了美國,對美國要求“平等韓美同盟關系”,“要求美軍撤離韓國,交還戰時指揮權”,這使得他的總統之位岌岌可危。文在寅獲知被彈劾的消息便火速回到盧武铉身邊,親自組建律師團並擔任總指揮。在文在寅的努力下,盧武铉重新恢複總統權力。2004到2007年,文在寅三出三進青瓦台,最後被任命為青瓦台秘書室長。 2008年2月,盧武铉總統任期結束。 他並不知道,自己死期將至。 叁 李明博 盧武铉之後,下一任總統是李明博。 李明博看著盧武铉離開青瓦台遠去的背影,扶了扶他的細框眼鏡。 空氣中開始彌漫著殺機。
李明博1941年在大阪出生,家裏極度貧寒,他父親最早在日本牧場打工,1945年日本戰敗後回到韓國,5歲時李明博就要開始做紫菜包飯、到街頭賣水果維生,上學期間連中飯都吃不起,只能喝水充饑。李明博說自己20歲前: 貧窮像石花殼一樣緊緊貼在我們家身上。 他讀書時成績優秀(我寫過的韓國人出人頭地的故事裏,沒有一個人讀書不優秀的),全額獎學金讀完職高後,考上高麗大學商學院,在這裏,他“靠撿垃圾賺取生活費和學費”。 這麽勵志的吊絲人生故事,底層出身的痛苦經曆,本應該和盧武铉成為好夥伴才對(他從政也是金泳三提拔的)。 但命運在他24歲這一年拐了個彎,那年他大學畢業,加入了現代集團。 一幹就是27年。 他的生命完全融入到現代集團裏,從政後,從漢城市長到總統,他慢慢成為了韓國大財閥的代言人。 盧武铉是第一個公開向財閥挑戰的總統,大財閥們絕不能容許盧武铉全身而退,到家鄉“做一個快樂的農夫”。
由于盧武铉本身十分清廉,根本找不到扳倒他的借口,李明博等人從盧武铉身邊人下手,終于找到其家人收受泰光實業樸淵次好處費的證據,李明博指使手下先收押了樸淵次,在威逼利誘之下(有可能有動刑),樸淵次透露了自己在盧武铉擔任總統任內的2005年和2006年間,用行李箱裝了100萬美元到總統府面交秘書長鄭相文,而且還到釜山百貨購買了總值3億韓元的禮券,將其中部分送給當時的總統府官員。 還說盧武铉之子盧建昊和盧武铉侄女婿延哲浩曾在2007年12月,一起找他要錢。盧建昊2007年在美國斯坦福大學攻讀MBA時,受賄受樸淵次贈與的100萬美元,以及位于高級住宅區的室內面積250平方米、庭院面積300平方米的二層樓房。延哲浩在2008年2月受賄受樸淵次500萬美元。 盧武铉在2009年4月承認妻子權良淑收受了樸淵次100萬美元(盧武铉曾經營“長壽泉”礦泉水公司欠下20億韓元債務,權良淑想用這筆錢還債),盧武铉正式向國民道歉,稱自己“無顔面對國民”。
財閥們控制的媒體,以《朝鮮日報》為主,對盧武铉發動了瘋狂的輿論攻擊,財閥們還調動一批人上街遊行示威,抗議盧武铉政府貪腐行為,窮追猛打,盧武铉心理漸漸承受不住重壓,他是一個愛惜名譽的人,而且終身以為民請命為榮,想不到自己退休後會遇到這麽大的名譽傷害,他曾經三天沒怎麽吃飯,神情恍惚,5月23日早上5點,盧武铉用電腦寫下遺書,5點45分和一名警衛去爬後山,到達貓頭鷹岩時,他停下來,問警衛“有沒有煙?”,警衛說沒有,要不要回去拿,盧武铉說“不要特意去拿。”,為了引開警衛的注意,他望著山下的行人,平靜地說:“那邊有人在走動。” 趁警衛轉過頭那一刻,盧武铉從山懸邊一躍而下,頭部受重傷而亡。
盧武铉跳懸處 在盧武铉隱居老家的這一段時光,文在寅一直陪伴著他,卸去政治生活的兩個人,像兩個快樂的農夫生活在這裏,盧武铉還時常踩著一個改裝過的三輪車,帶著孫女在鄉間道路上快樂飛奔,文在寅時常來看望他,兩人一起養點雞鴨,研究水稻,如果有正式拜訪,他一定要親自做陪,因為“有人陪伴,會顯得前總統更有面子。” 聽到盧武铉自殺的消息,文在寅迅速趕到了醫院,醫生告訴他盧武铉到達醫院前就已經死亡,沒有必要再進行搶救,文在寅“只覺得天都要塌下來了”,上午9時30分,在家人的同意下,盧武铉的心髒起博器被撤除,正式宣告死亡。 文在寅在自己的自傳裏說到這一天:2009年5月23日,這是我一生中最為痛苦,煎熬的一天。
隨後,文在寅當著幾百名記者的面,宣布了盧武铉去世的消息,他在回憶裏寫到: “現場氣氛就像馬上要爆炸一樣,可我對此毫無知覺,即使環境如此嘈雜,我感到的只有可怕的寂靜,一切的一切就像靜止的畫面。” “有人遞了一杯茶過來,我盯著茶杯出神,突然想起與總統第一次見面時的情景。我第一次見他,與他聊天時面前也放著一杯茶。那一天的我們是那麽年輕,那麽耀眼……” 文在寅痛徹心扉,他失去了人生的摯友、導師、大哥、一生中向光明而行的磊落君子。
白元宇怒斥李明博 但文在寅很快收拾起心中巨大的悲痛,擔任起盧武铉治喪委員會負責人,在遺體告別儀式上,現任總統李明博也前來吊唁,熱愛盧武铉的暴烈議員白元宇跳起來大罵李明博,叫他在靈前謝罪,還要上前動手打總統,被左右人架住才沒有得逞,文在寅在事後以治喪委員長的身份去問李明博鞠躬道歉,文在寅說: 是我們失禮了,我們對前來吊唁的客人禮數不周。
文在寅深知是李明博及其背後的財閥逼死了盧武铉,但他不會像白元宇這般小不忍而亂大謀,能強忍心中的憤怒和悲痛,向眼前的殺兄仇人鞠躬道歉,必定所謀者大! 到這時候,我們可以判斷,文在寅已經成長為一名優秀的政治家了,他懂得隱忍,了解方寸,明知進退,這時候向仇敵鞠躬,將來一定會血債血償! 李明博對白元宇的行為表示了理解,並說不用放在心上,但回過頭,檢方還是以妨礙葬禮罪對白元宇提起了訴訟,但最後還是宣布無罪。 葬禮上,韓國當時最有威望的老人金大中也前來獻花,文在寅拜托老人發表悼詞,但被李明博政府人員上前表示了反對,文在寅沒有說話。 他心中已經有了一個響亮的聲音響起:李明博、樸瑾慧,你們今天欠下的,我一定十倍奉還! 盧武铉去世後兩年,文在寅一直沒有回到政壇。 但盧武铉身邊原先的幕僚們,一直鼓動文在寅重新出山,兩年後,幕僚們一起跑到了文在寅在梁山山腳下的家裏,懇請文在寅重回政壇,並說:只要不說你不參加大選就行。 于是,文在寅于2012年對決樸瑾慧,爭奪李明博之後的下任總統,那一年冰公主樸瑾慧勢不可擋,她著名的言論:“我沒有家庭、沒有丈夫,沒有兒女,國民就是我的家人,讓大家幸福是我參政的唯一目的。”打動了許多選民,最終,樸瑾慧以3%的優勢擊敗了文在寅。 文在寅毫不氣餒,他已經59歲了,非常沈得住氣。 誰都沒有料到的是,2017年樸瑾慧爆出閨蜜門,震驚韓國,文在寅抓住機會迅速反擊,以在野黨身份對現任總統進行彈劾(當然他只是導致樸瑾慧下台的一小部分力量,他的彈劾絕不是核心力量,而是順水推舟),樸瑾慧重重摔落,免去總統職務,被判25年有期徒刑。
韓國隨後進行總統選舉,文在寅再次參選,這次再也沒有勁敵,以44%的支持率當選總統。 複仇正式開始! 李明博先生,讓你久等了。 文在寅2017年5月當選總統,上馬後立即啓動對李明博的調查,9月,首爾市長樸元淳狀告李明博在任時濫用職權,10月,檢方調查李明博濫用職權幫助他哥哥追回投資金(你當初不是從盧武铉的親人開始下手麽?),爾後又查清李明博涉嫌貪汙大世汽車公司(DAS)349億韓元(約合2.1億元人民幣)、受賄111億韓元(約合6756萬元人民幣),逃稅31億韓元,接受賄賂為三星負責人提供總統赦免(文在寅挑出這條罪名就是跟財閥翻臉),文在寅先將國內外最緊急的事務處理清楚,使韓國的外部環境暫緩平靜,到2018年3月22日,才正式騰出手來對付李明博,首爾中央地方法院當天深夜將李明博批捕。
一個國家的總統,舉手投足間就可以影響到天文數字的生意,身在權力中心,無論是有意還是無意,一定會有大額說不清楚的資金流與其産生關系,像盧武铉這樣查來查去才查出區區600萬美元瓜葛的總統,簡直是清廉得可怕,任何一任韓國總統只要拿放大鏡去看,沒有一個能清白離場,何況李明博本身就是大財閥代言人。 文在寅特別選在盧武铉忌日5月23日這天第一次庭審李明博,經過半年多審判,10月5日對李明博涉嫌貪汙受賄等罪名作出一審判決,判處77歲的李明博15年有期徒刑,處罰金130億韓元(約合人民幣7894萬元)。李明博16項指控中多項罪名成立。 李明博不服上訴,二審還在進行當中,2019年3月6日,在看守所呆了349天的李明博被暫時保釋---李明博是幹完了總統任期,擁有前總統待遇,而且他已經78歲,其醫生反複說他重病纏身,隨時可能猝死,為了不讓他真死在看守所(那輿論對文在寅十分不利),檢方準允其保釋。 但只要文在寅還在任,李明博這次肯定是會將牢底坐穿的。 而樸瑾慧,因為是被彈劾下台,不享受前總統待遇,而且其政治影響力還遠大于已過氣的李明博,放出來就是放虎歸山,無論如何是出不來了,當然,樸小姐還有最有一絲希望可以獲得下一任總統的特赦,而下任總統,根據韓國一直很靠譜的民調顯示,極有可能是其一手提拔的黃教安。 肆 李勝利 文在寅最後的目標,並不僅僅是扳倒李明博和樸瑾慧。 而是站在李明博和樸瑾慧背後,控制整個韓國的大財閥們。 他在等待著,最後決戰的號角。 韓國娛樂圈天團big bang組合李勝利同學,飛快著奔跑過來,一臉蒙逼地遞上了號角。 2018年11月24日,一名姓金的男子在Burning Sun夜店遭到毆打,金某說自己是為了保護一名被下藥的女生,才被保安群毆,這家夜店是李勝利投資的,因此很快引起了媒體關注,李勝利花了點資源(gei le dian qian),叫女生站出來說她沒有被下藥,這件事本來不了了之,但D社記者臥底調查,發現夜店確實經常對女性客人下藥,或者將喝醉的女生送到VIP包房供特殊客人淫樂,並目睹了性侵錄像。 除了涉黃,這家夜店還為客人提供毒品,李勝利旋即被警方調查,2019年2月26日,SBS電視台收到了一份聊天記錄,記錄顯示李勝利長期為各商業大佬(注意!)提供性交易服務,簡單點說,李勝利是韓國財閥集團的一名老龜公。警方後來這份聊天記錄證實屬實。
李勝利的黑料一波接著一波,他還建了個聊天群,專門和其他男藝人一起分享各種見不得人的內容的視頻,以及在群裏透露,有警方的人在保護他們。 李勝利事件使中國的娛樂圈媒體們興奮得要死,各種邊邊角角的小料都挖了出來。 當然,我們不能用這種八卦的無聊心態去看待這件事情,這樣看問題的視野實在太小了,也看得太淺,我公衆號的讀者們一定已經習慣了用宏大敘事看待細節。 李勝利事件影響越來越大,現在還在進一步調查當中,而韓國娛樂圈(尤其是娛樂圈女性)淪為財閥玩物的事實,被媒體端了出來,送到了韓國平民大衆的眼前。 大衆開始憤怒了,並由此想起了十年前張紫妍被逼自殺的事情,幾十萬民衆簽名要求徹查張紫妍和李勝利事件。 向韓國財閥發起總攻的號角,吹響了! 文在寅在聽取韓國法務部和行政安全部關于李勝利事件的彙報後說: “若無法查明這些發生在社會特權階層內的事件真相,那麽我們(的社會)也稱不上正義的社會。” 他還下令徹查張紫妍事件真相,並說:“願賭上命運徹查!” 小小的兩起娛樂圈事件,另一件更是十年前的舊案了,一國總統犯得著“賭上性命徹查”嗎? 因為韓國娛樂圈背後的實際掌控人,就是各路財閥,比如片頭只要幾個小孩看煙火的LOGO的CJ娛樂,堪稱是韓國最具實力的娛樂業巨頭,旗下擁有CJ電影制作公司、大型連鎖院線CGV、CJ娛樂經紀公司、MENT頻道等娛樂産業資源,其母公司CJ集團主要經營食品、百貨等,創始人正是三星集團創始人李秉喆,之後由其長孫李在賢接手獨立出去。 簡單點說,CJ娛樂是三星集團的一部分,而三星,就是“財閥中的財閥”,占韓國整個國家GDP的20%。 文在寅如果要徹查張紫妍與李勝利事件,就是與三星、樂天等大財閥直接宣戰。 所以總統先生,都得使用“賭上性命”這種詞彙了。 伍 財閥 韓國財閥是在樸正熙手裏一手坐大的,也是樸正熙當年為了追趕發達國家,集中力量辦大事,不得以而培養的經濟勢力,應該說,財閥為韓國的經濟發展做出過巨大的貢獻,如果不是這些財閥拼命追趕,也不可能在部分領域超越日本,從日本嘴裏搶奪到一系列重大産業的高端利潤,這是不可抹滅的功績,但現在的財閥,已經完全不受政府控制。
反而在操控著政府。 隨著全球經濟格局發生深刻變化,韓國經濟對于對財閥的依賴,正在使國家喪失了其在經濟活動中的自主性和決定性,扼住了韓國的國運。財閥的子女們在國內都是橫著走,經常有富二代富三代逼著員工下跪(韓企到了中國也有逼著中國員工下跪的記錄)道歉的囂張表現。 而要打擊財閥,縮減財閥高利率杠杆,確保韓國經濟走向健康,于公于私都要賭上性命的文在寅,有沒有一點勝算呢? 不好意思,一點勝算也沒有。 韓國國情特殊,其執政黨根本不像中國一樣控制力直達基層,動不動就一個黨出來個核心分裂出另一個黨出來競選,每個黨的的根基都十分脆弱,韓國總統更沒有實際軍權(戰時指揮權在美國手裏),也沒有自己的類似于克格勃一類的特務機構可以收拾財閥,不可能像普京那樣將寡頭們一個一個幹掉,而韓國諸多財閥的背後,都有華爾街的投資存在,三星集團55%的股份是外資,其中又以花旗銀行和大摩投資最多,動三星就是動美國,以區區韓國總統的實力,華爾街只要願意,可以將他反複秒殺幾十次。
文在寅與各財閥大佬合影 文在寅當然知道自己實力不夠,最近,他帶著200只炸雞和200個披薩訪向軍隊,向軍方示好,還說“大家不要因為和總統吃飯過分緊張。我兒子當兵的時候,我夫人在街上看到穿軍裝的軍人就覺得是自己的兒子,兄弟,朋友。請大家不要忘記,此時此刻也有很多人想念你們,你們是非常珍貴的存在”---可惜這點東西加演講是收買不了軍方的,財閥隨時可以用錢砸。 就連韓國媒體自己都認為,文在寅是在以卵擊石,他將或被下獄,或被彈劾,或被暗殺,總之,他這一任韓國總統,依然逃不過或死或牢的噩運。 柒 義士 文在寅早已做好了準備。 為了不留後患,文在寅先將自己的家人都送到了東南亞,準備展開和財閥們的大決戰。 盡管所有人都認為,文總統此戰必死無疑。他的支持率已經跌破50%,黃教安都在等著他出事好繼承他的總統大位。 但為了上吊而死的張紫妍,跳懸自殺的盧武铉,也為了韓國經濟的明天,哪怕財閥再強大,他也絕不後退! 暮色蒼風裏,財閥的陰影籠罩著文在寅。 文在寅同志,你知道前面已經沒有路? 我知道。 但你還是決定一戰? 是。 如果一去不返? 那便一去不返! 文在寅沒有再說話,他拔出了長劍,孤身衝向了財閥。 雖千萬人,吾往矣! ---大哥!我來了!
說實話,不看好文在寅能成功,韓國財閥的力量太大了,會動用各種政界和媒體的力量對抗他。但也許他根本就沒考慮全身而退?
愛心嗚嗚跪
12546
留言 289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