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甲大學
講真的 我覺得他沒有很凶更沒有到怒瞪吧 只是對於這件事較嚴肅而已 畢竟公佈地址會影響到他的生活 難道他要笑笑的問嗎 這樣誰會把這件事嚴肅看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