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交通大學

#分享 一起拍攝情侶畫報的徐熙媛x具俊曄

9月30日 15:23 (已編輯)
一起拍攝Vogue情侶畫報的徐熙媛x具俊曄夫妻
imgur
imgur
imgur
imgur
imgur
imgur
imgur
imgur
imgur
imgur
imgur
留言: - 好適合!!! - 真的好好看 - 哇 我第一次看到兩人合照 真好看 - 爆米花那幾張好可愛 - 熙媛的pose太帥氣了 - 熙媛穿正裝好帥氣 - 哇 氛圍真的是太棒了.. 徐熙媛有種以前香港電影的氣質 --- VOGUE 10月號封面,大S徐熙媛&具俊曄 愛如初見
熙媛牽著具俊曄的手抵達攝影棚,笑盈盈地跟攝影師說:「嗨,好久不見,跟你介紹一下,這是我的新老公。」她脂粉未施,眼睛亮晶晶的,臉上漾著光暈,少女般的容貌讓人彷彿重回二十年前他們秘戀時。 從未體驗過比這次封面更有愛的拍攝,徐熙媛和具俊曄的手無時無刻都緊緊牽著。熙媛說裙子好重,具俊曄就直接把她整個人抱起來。兩個人只要對望就會不自覺微笑;當他接受採訪時,她就坐在旁邊默默聽著,一言不發卻默默嘴角上揚。或許就像具俊曄說的:「我們錯過太久,現在對彼此的感情要毫無保留地呈現給對方。」 - 我要成為你的家人 「歐爸打電話給我的時候我非常驚訝,可以說是悲喜交加吧。我手機都沒有換號碼,說真的,有可能是刻意不想換,因為二十幾年前分手時我就是用這支號碼,他後來搬家完全斷掉聯絡,我就沒有再換電話了。」熙媛這麼說。 那通電話從凌晨聊到清晨。隔了幾天後具俊曄再打給她,然後每天都刻意找一些小事聯繫,突然間好像回到二十幾年前熱戀時。熙媛甜蜜地笑著說:「我們聊了好幾個禮拜之後開始視訊,我記得我看到他的時候第一句話就是:『歐爸,你怎麼變這麼老!』他回我:『熙媛好漂亮,你怎麼都沒變!』」 他們開始每天視訊通話,講了一個多月,每天通話好幾個小時,講到激動處會一起哭,講到開心處一起大笑,二十年前那段深刻未果的戀情突然全湧上心頭,兩個人就這樣越聊越深。歐爸有一天突然問她:「熙媛,上一段感情你處理乾淨了嗎,我想要去找你。」但那時疫情正峻,台灣和韓國封鎖國境,除非家人才能見面。熙媛說:「他在電話裡請我嫁給他,他問我,我可以當你的家人嗎?」 疫情是這段戀情的加速劑,也是催化劑。分隔兩地的台灣、韓國跨國登記領證需要複雜程序,但不知道是宇宙眷顧或他們特別幸運,那些繁複的流程奇蹟似地快速辦妥,最後只花了一個月的時間,他們就成為合法的夫婦。熙媛說:「他在電話裡問我要不要嫁給他的時候,我說,怎麼我們都這麼老了你才問我?你二十年前就應該要問我這句話了!」 - 意外中的不意外 徐熙媛笑說:「或許我的人生不管走到多悲慘的狀態,結局都還是喜劇。」證件辦妥,具俊曄訂了機票和防疫旅館飛奔到台灣,在旅館隔離過後,熙媛的助理把歐爸帶到她家。具俊曄興奮地從電梯衝出來,但因為太開心,抱熙媛抱得太大力,她大喊:「歐爸小力一點!我的肩膀快要骨折了!」,然後他們兩個相視大笑。語言的隔閡,年齡的差異,還有過去沒有與彼此經歷的一切,好像都不那麼重要了,就把握當下吧,她這麼想。 他們在二十年沒聯絡、沒見到本人的情況下,決定在幾個月內互許終身,這不一般的戀情,讓輿論大感吃驚,但熙媛身邊的人卻都異常平靜。她說:「像我妹是第一個知道的,她超開心,她覺得我們本來就不應該分開。身邊跟我熟的人都不感到意外,知道我本來就最愛他。大家都聽過我出了名的會追人,但唯有歐爸是他追我,我太喜歡他反而不敢追。」 - 最傷心的失戀經驗 尼可宏比(Nick Hornby)在1995年出版《失戀排行榜》,後來還翻拍成電影,故事敘述男主角回憶最慘烈的前五名分手經驗。如果熙媛是故事的主人公,她一定會將第一名獻給具俊曄。「他跟我分手的時候,我痛苦死了,超想退出演藝圈,心中想著因為我是藝人才不能跟他自由交往,所以很討厭這個工作。後來偉忠哥求我不要退出演藝圈,所以我跟我妹和萱萱(范曉萱)才請了三個月的假去倫敦散心。」 那是2000年的九月,《娛樂百分百》為了她們做了倫敦遊學特輯。現在在YouTube上看來,都是小S和范曉萱在撐場面,偶爾鏡頭瞥過徐熙媛,漂亮仙氣的臉孔顯得特別失落。她沒化妝,眼神無光,隨便穿著邋遢的運動衫,看起來一點精神也沒有,因為那時她正經歷人生最慘烈的失戀。「雖然有姊妹陪著我去倫敦療癒情傷,可是歐巴卻總是浮現在我的腦海裡。當時的我常在想,如果老了真的有人生跑馬燈,我腦海中浮現的臉一定是他。」熙媛這麼說。 - 一見鍾情 1998年,韓國團體Clon酷龍來到台灣。具俊曄和姜元來搭配的雙人組合舞跳得一流,加上獨特的電音歌曲,在千禧年之際人氣達到頂峰,被許多港台歌手翻唱。那次五天炫風訪台,新聞上斗大的標題是「韓流來襲」。他們在一週內被塞滿通告,上了無以計數的電視節目、簽唱會和見面會,但就在那個命定特殊的時刻,他在節目裡遇到了徐熙媛。具俊曄說:「我第一次看到她就愛上了,就是一見鐘情。熙媛完完全全就是我喜歡的女孩子模樣,外表到內在都是。好溝通、很有趣、很幽默。我們一直以來的相處都是非常好玩開心的。她的外表很漂亮可愛,表情非常有魅力,而且超性感。」 不只是具俊曄心中澎湃,23歲的熙媛對這位韓流始祖男神也是心頭小鹿亂撞。「那個時候他來台灣宣傳,韓國人習慣收工完會跟工作人員一起吃飯,後來他吃完飯後晚上12點打給我,想要我帶他去台北的夜店看看。」於是熙媛找了妹妹和化妝師,一起跟他去咻比嘟嘩開的夜店喝酒聊天。沒隔多久,酷龍再度來台灣開歌友會,特別找她們主持。此時的熙媛和具俊曄的感情迅速升溫,他們開始在台北密會,在陽明山散心,或是去深夜的國父紀念館。兩個人在黑暗中牽著手散步聊天,最怕鬼的熙媛為了他隱忍著在漆黑一片的公園裡散步。他們的愛情從台灣這個小島開始萌芽。 - 那一通凌晨的電話 當時《娛樂百分百》週一到週五都要Live,因此只能假日見面,為了怕狗仔跟蹤或被路人目擊,兩個人不但會易裝,具俊曄有時還會戴上假髮。他們見面的地方時常在東京、香港,或首爾與台北。倆人都是炙手可熱的名人,工作也忙碌,雖然見面時間短暫,在一起的時候卻總是很開心。但隨著酷龍在亞洲知名度越來越高,唱片銷售也破百萬,經紀公司的壓力和時空距離的一切種種,這段維持了兩年的遠距離戀情逐漸失去魔法,最終,具俊曄跟徐熙媛提出分手。 熙媛說:「我本來問他可不可以做朋友,他說,分手不要再聯絡比較好,連分手都那麼冷靜,讓我當時傷心欲絕。所以我萬萬沒有想到歐爸會二十年後再打電話給我。當時我剛結束上一段婚姻,很多報導、輿論,又要在孩子面前維持很好的情緒,壓力很大,晚上都睡不著。凌晨突然接到他的電話,我非常震驚,他叫我的名字熙媛,我回叫歐爸,聽到那一聲的時候,我眼淚都要掉下來。」 講到這段與具俊曄重新聯繫上的經驗,在電話那頭的熙媛也激動地掉下了眼淚。兩人本來平行線般的人生,從那通電話開始有了交集,過往的遺憾與愛開始被慢慢拾起。 - 關於他的過去 當初在整個亞洲如日中天的酷龍,在他們第四張大紅專輯發行的年底,另一位團員姜元來因為重大車禍癱瘓,沒辦法再出片,音樂生涯中斷。當時唱片公司建議具俊曄自己單飛,可是他拒絕了,「這是我人生遇過最困難的事情,我很辛苦,但姜元來更辛苦,所以我沒有辦法說這是我最辛苦的時期。我只知道他是獨一無二的朋友,我沒辦法拋下朋友用酷龍的名義單獨發片。」 樂天且正向的具俊曄沒有被這個巨大的挫折擊垮,他開始學習過去沒有嘗試過的事,去東大門賣衣服、當DJ、畫畫、時尚設計……體驗各式各樣的工作與生活。的確,這些其他的工作也是因為有一部分的他覺得:「我只想跟那個朋友一起唱歌做音樂,如果不是他就沒有意義了。」也是因為這樣,他後來還特別為姜元來編寫了輪椅舞,就是希望能再跟他一起跳舞。 就像他形容自己的「單純、誠實、樂天,一條筋通到底」,可能有時候沒那麼聰明,但總是會擇一而始終如一。「遇到困難的時候,與其說想辦法解決,不如說是走吧、過吧、活下去吧,一定會有辦法的。」他這麼說。 - 她就是我的完美對象 褪去酷龍光環後,日子過得飛快明朗,他也慢慢轉型成為DJ Koo,發行個人專輯並做出一番成績。但他這些年來的感情生活卻意外地都是一個人,甚至還被韓國綜藝節目選為「最不可能結婚的藝人」。「沒有人比熙媛更好。就如大家知道的,我們20年前分手了,但其實留下來的感情在我心中還是非常洶湧。這個女人真的是我心中最完美、最想要的女人。」 分手之後,具俊曄時常會想起徐熙媛,有時候看到芒果(熙媛說那是全世界最好吃的水果)或是棒球衫(以前熙媛常穿的衣服),回憶就會湧上心頭,但處女座的他懂得抑制情感,因為日子還是要過,他知道她結婚了,希望她能夠永遠幸福。 具俊曄說:「老實說,二十年前我比較容易把自己的感情藏起來,有點想要裝酷、耍帥的感覺,但之後我很後悔。但現在幸運之神眷顧我,可以再相會真的是運氣站在我這邊。我們比以前感情更好了,因為熙媛和我都喜歡誠實的對方,互相對彼此坦承,對彼此的感情更要不留後悔的表現給對方。」 - 女人要勇敢追求愛情 即便因《娛樂百分百》與小S制霸主持圈,又因《流星花園》的杉菜一角創下台劇巔峰,徐熙媛卻從來不是個戀棧名氣的人。她在婚後將重心放到家庭,而後產下一男一女,但也因為生產時癲癇發作,送進加護病房,一度休克在ICU搶救。生完二胎後,她的身體無法再負荷戲劇作品的工作量,也降低節目演出及減少與媒體互動,盡量讓自己的生活歸於平實,以家庭爲重。更因為種種原因,2021年,在結婚十年後,她與前任選擇和平分手。 她說:「從小到大,我的人生幾乎每天都充滿了恐懼,不管是原生家庭或是我之後自己組的家庭,都有各式各樣的壓力和包袱在我身上。我像個戰士一樣去面對我的每一天,但遇到歐爸後,一切都不一樣了。我一開始也很害怕大家不接受,也怕大家覺得我瘋了。但人生沒有你們想像中的長,那些過程我都是很深地在感受。我嫁給歐爸之後身邊沒有反對的聲音,感受到從沒想像過的幸福。有時候半夜睡覺的時候,會以為自己在做夢,但我只要摸到他的光頭,就知道這些都是真的。」 徐熙媛就是這樣的個性,勇敢去愛,不愛了就離開。「我的初心完全沒有變過,我還是小時候的那個我,對愛永遠都很衝。以不犯法為前提,愛了再說,不愛下去不知道適不適合,也不知道他會不會是對的人。女人一定要勇敢追求愛情,沒有跟對方在一起,就不知道會發生什麽。」 - 我們不需要婚禮 沒有婚禮,沒有盛大的排場、鮮花或禮服,這次徐熙媛和具俊曄的儀式是她從少女時期就一直嚮往的:朋友家人見證的一場簡單聚會,加上愛人親手刺青的戒指。「我已經受夠結婚的一切,我們兩個年紀都這麼大,更不需要那些。我跟歐爸都是非常喜歡刺青的人,他下跪求婚的時候,我就叫他不要買鑽戒,要他親自幫我在手上刺上結婚戒指,然後他就買了刺青機器,每天用自己的肉來練習。所以我們手上的戒指都是他刺的。」 不只是戒指,歐爸身上的刺青還有他們的定情曲、熙媛的名字、以及寫著台灣經緯度的船錨。「因為我想要定錨在台灣,熙媛在的地方就是我的家。幸運女神肯定是站在我這裡的,她能再度回到我身邊,就是我人生中最感恩的事情。」具俊曄說。 時光回溯到1998年的《娛樂百分百》。徐熙媛在開場時用小粉絲的口吻問妹妹熙娣:「你覺得光頭會跟我結婚嗎?」熙娣說:「如果你用誠意感動他應該是沒問題。」熙媛說:「好,我很有誠意,希望他會跟我結婚。」 歲月靜好,緣份如此難以預料,兜兜轉轉二十年,現在他們還真的結婚了。兩個人吃著歐爸日益精進的韓國菜,窩在家裡看韓劇,那是他們日常卻又充滿愛的每一天。熙媛一邊笑鬧說著歐爸天然呆,一邊又用寵溺的眼神看著他;而具俊曄呢,就是不折不扣的老婆傻瓜吧,「她讓我找到人生的意義。」他這麼說。 轉自:
=============== 以前很少關注大S,剛剛在ptt看到這一篇覺得拍得有夠好看,氣場超強,兩人的互動好可愛!訪談看文字就覺得好幸福是真愛,看了會有一種開心的感覺,雖然遺憾錯過二十年,但希望他們以後的日子都可以幸福下去~ 然後看到摸到他的光頭就知道一切真的,真的笑死哈哈
愛心驚訝嗚嗚
6567
留言 256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