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辣妹仔94這麼辣」

2019年3月23日 13:38
在北京待了數個月,又在東南亞待了兩年的我,最近從北京回來了。 「終於回台灣了,真的很懷念台灣的食物。」 「也很懷念我媽煮的菜。」 但從國外回來後,家裡的菜雖然好吃, 但總覺得味道實在很清淡,每餐都幾乎快把家裡的胡椒粉跟辣椒粉用完。 「夭壽,家裡怎麼有沙塵暴。」 「喔,我在撒胡椒粉。」 「你什麼時候口味變這麼重了,廢物。」 還記得我剛到北京的時候, 當時的我很喜歡吃台灣的麻辣鍋, 辣度承受等級大約在中辣左右, 在當時已經是無辣不歡, 把不吃辣或是吃小辣的同學吊打在牆上的程度。 還記得那年大四在北京人大,東風宿舍的五樓。 我透過奇怪的校內管道認識的法語系妹妹, 四川辣妹仔伊靜 傳了封訊息給我。 「如果不介意,現在要不要跟我出去溜個狗。」 「你有養狗喔?。」 「我是說溜我們倆單身狗。」 我其實真的很開心能夠認識伊靜, 優秀的她現在正在阿爾及利亞當法語翻譯, 幾個月前我經歷人生最大的失戀浩劫, 是她第一個打給我,相隔多年我們依然有聯繫, 說半夜找她也沒關係,非洲還早。 這樣一路走過來我又慢慢找回了自己。 還記得那晚溜狗 「我聽說四川人很會吃辣,是真的嗎?」 「我們甚至會把家裡祖傳的辣椒帶在包包裡面。」 「你看,接著居然從她的時髦小包裡拿出了鮮紅色的罐。」 不要問我那罐辣椒到底長得怎樣,我當時被空氣辣得淚眼婆娑,再也沒能睜開眼。 「那你會吃辣嗎?。」 「我在台灣算是非常能吃辣的。」 接著等我一回神, 我已經被伊靜的四川辣妹仔軍團帶去吃四川火鍋, 當時總共有六個人 只見其中一個妹仔官腔的問我 「什麼都吃嗎。」 當服務員走到桌邊詢問湯底 「大辣,然後辣椒還要加三倍。」 我的潛意識不停地在腦門迴旋提醒我 「快逃,你是撐不住的。」 但因為我不可以逃避這個在異地得來不易的友情 我最終跟著辣妹子軍團前往拿沾醬 才發現拿沾醬這個行為有很多奧秘 例如 四川人的沾醬,就是在裝滿滿一碗小米辣椒,加上香油 北京人就是會加入麻醬。 回到桌上,辣妹仔軍團對於我把青菜放到白湯裡面煮, 非常的不能理解。 「為什麼,你要把青菜放在那邊煮,所有的東西都一定要放在辣鍋才好吃阿。」 我就看著她們從那鍋已經不知道是鮮血還是辣椒的鍋中,夾出鮮紅色的青菜 接著把青菜放入鮮紅色的沾醬中,在放入口中,豪邁地說舒服。 於是我如法炮製了一次,接著等我醒來的時候我已經在宿舍床上了。 「阿,原來是一場夢。」 床旁邊有一包藥,還有伊靜關心我的訊息 --------------------------- 我接著認識了在北京林業大學,學士直接攻讀博士的 重慶姐姐Aika Aika現在正在德國深造,她也是我在北京的時候很重要的朋友, 直到現在也是,我現在對於北京是極度反感,除了Aika跟伊靜 我還記得我快要離開北京的時候, Aika說附近有家重慶菜很好吃,有家鄉味, 要請我去吃。 這家重慶菜只提供熱水,實在心機,但我已在北京磨練了數個月的心智。 現在不管有多辣對我來說,我眉頭都不會皺一下,就算有,也是不會皺兩下。 我記得Aika點了四道菜,然而這四道菜在上齊後, 我還是看不出來這四樣菜到底是什麼, 我看著四盆辣椒,混雜著離開北京的悲傷,看了Aika一眼 「快吃,很好吃喔。」 於是我拿起了筷子,從數種辣椒還有辣油中,尋找失蹤的主菜 終於夾出了一條羊腸,放在白盤上, 那個辣油如岩漿般擴散至整個盤子,還有隨時會沸騰噴人的趨勢。 接著我用筷子把羊腸上的數十顆腫瘤摘除,喔,原來那是花椒 接著緩慢地放進嘴裡咀嚼三秒,淚眼婆娑 「台灣人都這麼感性嗎?」 我已回答不出任何答案,把滾燙的熱水直接塞入口中, 如入無人之境。 現在只要有人問我 「你吃辣嗎?。」 「我不吃辣。謝謝」 內心還是很悸動 「一顆花椒,一條辣椒,辣出來上千個日子的牽絆。」 文章回顧
愛心哈哈
39
留言 20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