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與製作人】聽說華銳總裁是會玩潛規則的男人

2019年1月26日 22:59
※李澤言CP,已交往前提,短篇歡樂向 ◎正文開始◎ 我將公司的工作都完成後,正準備下班,一抬頭,發現其他人都滿臉擔憂的看著我。 「嗯……怎麼了?」我尷尬的開口:「是加班太累了嗎?」 「老闆!妳不要這樣啦嗚嗚嗚──」悅悅衝過來撲向我,「妳這樣我們看了很心疼!」 ??? 我一頭霧水的抱著悅悅問道:「怎麼了嗎?大家,是工作太多?」 「妳……是真的不知道嗎?」安娜姐走過來,眼底隱含擔憂。 「這個!」顧夢難掩怒火,將報紙攤開在桌上── 【華銳總裁驚傳包養旗下女明星!?女星:我們各取所需】 我瞪了瞪眼。 哇哦,哪家記者膽子這麼肥,都敢亂寫李總八卦了? 「男人果然都是大豬蹄子!」悅悅氣得直接伸手拍在報紙上面。「有錢就可以這樣嗎?太可惡了!」 「等等,冷靜點。」我不由得安撫一下情緒:「這一看就是假的報導,妳們不用這麼較真啦。」 「我原先也是這麼認為的,但是……妳自己看吧。」安娜姐嘆了口氣,將報紙上有照片那面遞給我。 照片上是李澤言摟著另一位看不清面容的女孩子走進愛情旅館。 另一張照片,則是他摟著那位女孩子,走出旅館。 「這真的是太過分了!」顧夢皺眉怒罵道:「他怎麼可以這樣辜負老闆?我們還以為他是真心待妳的!」 我看著照片沒有說話。 「老闆,妳還好嗎?」悅悅過來抱住我,聲音帶著哽咽。「妳不要難過,這樣的男人不值得的!」 「嗯……」 我頓了頓,覺得有些難以啟齒。 「不好意思,這上面的女孩子,好像是我本人。」 義憤填膺的同事們:「???」 ※ 下班後我直接到華銳找李澤言,我已經算是熟面孔了,畢竟是總裁女友,警衛都很自然的讓我進去。 總感覺大家投來的視線都帶著憐憫,大概不是我的錯覺。 那篇報導真是害人不淺,我不禁捏了捏眉頭。 照片的角度抓得太好了,除了當事人以外,基本上很難發現是我。 「讓我見他!你沒有資格將我攔在門外!」 電梯剛到達總裁辦公室的樓層,我便聽到前方傳來的喝斥聲。 我帶著好奇走過去──聲音來源在李澤言辦公室的方向,所以我真不是故意要看戲的。 「請妳適可而止。」魏謙冷淡的聲音響起,「如果妳再不安靜,我只能讓保全將妳請出去了。」 「你憑什麼威脅我!?」門前的女孩子音量加大。「一個助理還敢這麼囂張,等我和李澤言結婚以後,第一個就炒掉你!」 哇哦?超囂張的。 我瞪了瞪眼睛,這戲劇比八點檔還精采耶。 可能是我看戲的表情太明顯了,女孩子注意到我的視線,面色不善的開口道:「妳是誰?為什麼隨意上來,不知道這邊是總裁辦公室嗎!」 我一愣,接著笑了出來:「我知道啊?」 我眼角餘光看到魏謙緊張的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那位女孩子,然後── 他就跑進總裁辦公室了。 嗯,這場面還是需要搬男主角出來一起參與的。 「妳知道還敢上來?」女孩子瞇起了眼,「妳是誰?」 「這個呢,我看到報紙上說李總會包養……」我頓了頓,假裝害羞的輕咳一下。「所以,我是來自薦枕頭的。」 「哈?!」女孩子瞪大了眼,像是沒見過我這種不知羞恥的人一樣。 我裝作沒看到對方的目光,探頭在周圍望了望。 「太好了,我還以為競爭對手很多呢。」我輕笑道,「幸好只有我們兩個在排隊。」 「誰跟妳排隊了!」 女孩子忍不住吐槽了。 她有些氣急敗壞的開口:「居然放妳這種人進來,華銳到底怎麼回事,隨便誰都可以上來嗎?!」 我眨了眨眼,其實這句話我也想問魏謙的。 「總之,妳可以回去了!」女孩子沒什麼好氣的伸手指向電梯,「李澤言不會見妳的!」 我看到總裁辦公室的門在女孩子身後打開,我對走出來的李澤言比了個襟聲的手勢。 我歪過頭,故作天真的問道:「李澤言不願意見我?妳是他的誰,為什麼可以幫他做決定?」 「我──」女孩子頓了一下,隨即毫不猶豫的接道:「我是他女朋友,當然可以幫他做決定!」 「女朋友?」我驚訝了下,看向李澤言,他的臉色比我還要黑,好像被當場帶上原諒色的那個人是他一樣。 我不禁笑出來,只一瞬又立即收起笑意。 「沒想到,你已經有女友了!」我抓住胸口,眼神楚楚的看向李澤言──這麼有趣的戲,怎麼可以讓男主角排除在外? 女孩子一愣,她終於注意到對方,有些尷尬的開口:「李、李澤言,你出現啦……」 我故作傷心的掩住嘴:「我還以為你是真的愛我!那一晚你明明說過,只會有我一個人的!」 「那一晚!?」女孩子瞬間飆高音,視線在我們之間徘迴。「你們認識?還過夜?李澤言,我以為你很潔身自好的!」 聽見這話後我放下掩住嘴巴的手,頓時決定換個劇本。 我趾高氣揚的抬起頭看向女孩子:「他的清白,是我親手毀掉的!」 「什、什──」女孩子面色被我氣得發青,好像沒看過惡毒女配一樣。她轉頭看向總裁:「她說的是真的嗎!你們什麼時候認識的?」 「……」李澤言捏了捏自己眉心,嘆了口氣後,淡漠的說道:「我不覺得我有向妳解釋的義務。」 「未來請不要再假借公事名義,擅闖華銳。」李澤言看了她一眼後,看向仍沉浸在演戲的我。「魏謙,將不相干的人請離。」 魏謙身後跟著保全一起出現,轉眼間就將還在滿臉懵逼的女孩子帶出去了。 真可憐啊,女孩子那個懵逼的臉,怕不是沒被李澤言懟過。 李澤言走向我,正準備開口:「妳──」 「我就知道,我們之間只是玩玩而已。」 我摀住胸口,痛心疾首的說著。 還沒演夠,不想收手。 李澤言頓住了腳步。 「沒關係,我知道這場愛情,從一開始就是個錯誤。」我越演越開心,對著李澤言露出一個強撐的笑。「我不會糾纏你的,我會放手,讓你去追尋真正的愛──」 「……妳又看什麼電視劇了?」 李澤言頭痛的捏了捏眉心。 我眨了眨眼,「李澤言,你反應太平淡了,這樣不合格。」 「我可是剛發現男友作風不佳到上報紙頭條,正在暗自垂淚的女朋友耶?」 李澤言皺了皺眉,沉默幾秒後,才開口說道:「……我今天負責煮晚餐?」 「你居然用食物打發我!」我不敢置信的瞪大眼,「一頓晚餐你覺得足夠嗎?」 「如果不是那天妳大聲嚷著說話,被跟拍的記者聽到,妳覺得我會上報紙?」 李澤言看著我的眼神,好像是在說適可而止一樣。 「嗯……金主生氣了?」我歪過頭,學那天開玩笑的演戲說道:「啊,我知道我只是個被包養的玩物,沒有資格對金主表達出情緒──」 我話還沒有說完,就被黑著臉的李澤言抓住手腕,他的力道雖然堅定但卻輕柔,完全不會痛。 我看了看被抓住的手腕,「怎麼了?」 「既然妳口口聲聲說我是金主,」李澤言回頭撇了我一眼,拉著我進總裁辦公室裡。「那就履行被包養的義務。」 哇,好刺激呀總裁大人。 「可是我心情不好,」我歪過頭,故意對李澤言說道:「剛剛還有人說要煮晚餐給我,我的晚餐呢?」 李澤言停下腳步,轉頭看向我,過了幾秒,他像是敗陣一樣嘆了口氣。 「……想吃什麼?」 知道李澤言總是會以我的感受為優先,這種心情真是不錯。 「吃什麼呢?」我揚起嘴角,不懷好意的笑開來:「嘿嘿,總裁大人給吃嗎?」 李澤言的眼神似乎變得深了點。 「就妳嘴欠。」 反正結局都是一起為愛鼓掌,皮這一下口舌之快我還是很開心的。 ※作者的話※ 雖然不確定會不會有人誤解,那個說自己是李總女友的配角啊,李澤言直接在女主面前說對方是不相干的人了,基本上對李澤言來說就算解釋了(?) 所以也沒有再多說什麼這樣XD對方就是個龍套而已(欸) 另外不確定同人文算不算迪卡規範的創作範圍內,我就不附網址了,如果對我碼的其他文有興趣,可以到巴哈的戀與版或臉書的專頁上面看XD
愛心哈哈
337
留言 13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