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更」「性侵」澳門,永遠的夢魘。高雄的女孩,請妳小心

2018年8月6日 14:44
謝謝大家的回覆和建議,對於法律我真的沒有太多的瞭解,還希望大家可以給我一點指示。 上篇是所有細節的照片跟對話,我知道很多人覺得不解,整件事都是這麼誇張,卻還會相信?但如果你認識被告,你會知道他多狡猾。 試想,五年的時間呀,卻沒有任何的案底和記錄,他非常善於「利用每個人心中的弱點」去做進一步的攻擊和刺激,「心理遊戲」慢慢的用時間去打垮你⋯ 昨日收到檢方的不起訴書,雖然難過了好久,回想當初的每個細節我都好想吐,但我決定提出聲請再議,因為已經沒有時間難過了,如果這件事情可以得到重視,我相信可以給很多有過類似經驗或是目前在類似處境的人一點鼓勵,不管怎麼樣我們都要堅持做對的事情,雖然這種事情真的非常痛苦。
在細細看過大家的建議及思考後,我認為應該要針對這件事情都是「非出自我個人意願的」做說明,也就是說必須表達出,關於檢方採用的刑法228條權勢性交是不足夠表達這件案子的。 同時我也會聽取大家的意見尋求律師的協助,真的很謝謝大家的支持,因為我媽媽在收到不起訴的通知後⋯⋯就一直呈現非常沮喪的情緒中,我也非常自責因為自己不小心遇到變態而讓媽媽這麼擔心。 另外,關於爆料公社的事我還在思考。畢竟事情還是尚有希望的,我擔心打草驚蛇所以想再等一陣子看看,等再議的結果如果在做進一步的動作。 **正文** 做了好久好久的心理準備,我才能平靜的把那段黑暗的經歷寫出來,我最希望的就是希望再也不會有女孩被那個滿口仁義道德的禽獸,和他公司表面的慈善而被欺騙。 高雄的女孩們,真的,請妳小心。 特別是大學剛畢業的女孩,你或許就是他的下個目標。 事情發生到現在已經過了將近五個月的時間,但每次回想我都還是忍不住發抖。我平安逃出來了,卻不敢想之前到底有多少「助理」受害⋯ ***** 他們是一間在高雄鳥松的化學公司,公司主要的產品是化學清潔器、液晶等等,打著幫助流浪動物和關懷社會的名義,不知道的年輕女孩是很容易受騙的。 事情是開始在2017年尾,當時我在大陸東莞的一家皮具廠工作,因為有想換工作所以把104的履歷打開,後來11/19我接到他們公司面試的電話跟訊息,對方是個很溫柔的女生V(後來我們都叫她姐姐),視訊面試的時候姐姐問了很多關於我個人家庭情況、個性等等的問題,對我個人的工作能力上卻不怎麼關心,最後姐姐也表示楊董事長在關懷戶和流浪動物上都做了很多的努力,因為是成長環境的關係,對於他們在社會關懷的支持這點讓我好感動⋯⋯ 我當下就相信了他們,殊不知我也就這樣把自己推入可怕的地獄裡…… 在我結束了大陸的工作回到台灣,待在家裡的那段時間楊表示因為特助的工作不僅僅是工作上,對於他個人生活上的打理也有很密切的關連,他希望可以多聊天讓彼此快點熟悉,以適應正式上班後因為雙方不熟悉而產生比較多時間的磨合。 這看似堂堂的理由讓我當下便答應了,當時距離12/24第一天上班的日子還有2天,當然會多想和家人相處,但對方隨時隨地卻不著邊際的訊息卻讓我好苦惱,記得有次楊還在晚上11點多得時候要求視訊,雖然我已怕吵到家人為由拒絕卻隱隱覺得不對勁。 但隨後對方不段傳來的文章和創作,及建廟、和粉絲專業上幫助流浪動物的事蹟卻讓我打消了懷疑的心態。 對於社會關懷願意付出這麼多的人怎麼會是壞人呢? 並且楊聲稱自己是信佛的人,在看了他幾篇文章也知道他是有點文學素養的人,單憑幾天的對話和視訊的要求判斷他可能是壞人也不知道是不是正確的,當下的我只認為自己疑心病太重,或許對方只是比較熱情而已吧。 在12/24開始上班之後我發現工作地點是在楊位於鳥松的家中,而工作內容其實就是陪在他身邊,主要內容就是陪他散步、運動和他個人的創作部分,但是時不時要面對他莫名其妙的情緒問題,常常不明究理的楊會不斷的以我們「不夠努力」、「不夠為家人犧牲 (當時我一直以為他所指的是我們在工作上要積極,犧牲玩樂時間)付出」為由而大發雷霆,通常並沒有甚麼確切的原因。 關於這點他讓我們相信是因為童年受虐和學生時期因喪父需要負擔家庭經濟的關係,導致他在健康和情緒上長期需要依賴藥物,當時愚蠢卻自以為善良的我就這樣相信他,以至於一步步掉進他設下的陷阱中。 當時除了姊姊和我之外還有另一位剛剛大學畢業女孩K和我一起擔任這份工作(K比我早進入這份工作幾天,她12/22是第一天上班),我們是以輪流的方式上班。 早上是10點到晚上7點是K ,下午2點到晚上11點是我,而姐姐則是任何時候都在,當時姊姊和楊是住在一起(還睡同一間,雖然奇怪但我認為這畢竟是私事也就不去過問),而我則是住在楊提供的宿舍(同社區但是不同棟,他們住E棟8樓,而我是住F棟13樓),另外K是暫住當時男友家。 在相處上我們相處都還算不錯,K和我一樣有點傻氣但卻非常貼心可愛,姐姐個性溫柔、細心異常,對於楊所交代或是生活所有的大小事務姐姐幾乎沒有不知道或是不清楚的部分。 而楊的妻子是個非常虔誠的佛教徒,時不時的會去廟中學佛,回到家也都是在佛堂中拜佛念經。 據家中煮飯和打掃的阿姨所說太太是因為幾年前養的兩隻狗狗去世,因為希望這兩條生命的離去可以順利所以才會開始拜佛。 記得在12/24報到第一天,在姐姐的帶領下我來到楊的家中與太太第一次見面,楊表示太太是非常善良及富有同情心的人,太太當時聽到楊對我成長過程大致的介紹後也露出非常不捨的神情。 現在想想說實話我不知道她的不捨是因為知道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或是純粹對於我的過去而惺惺作態。 雖說楊的情緒不穩常常讓我感到筋疲力盡,但畢竟在大陸待過一陣子對於工作上的煩心事我也養成了不抱怨、默默吸收的習慣,直到在12/30跨年夜K因為請假和男友去慶祝,楊又再次質疑我們對這份工作的責任心而大發脾氣,那天晚上K第一次打電話給我。 她告訴我對於這工作她感到好無力,過長的工作時間和無時無刻楊對於我們行蹤上的嚴格掌握,讓她的男友和家人都感到不滿。 當時的對話我隱隱感覺到K有在暗示些甚麼,感到她的不安和抱怨但我卻沒多加細想,因為我不知道的是當時楊已稍稍對她伸出魔爪,而她也不知道楊對我卻還是保持友好,以及長輩對於晚輩應有的距離和尊重,俗話說「雞蛋不該放在同個籃子理」的企業家經營理念,楊真是諷刺的貫徹始終。 幾天後,楊收到澳門金沙集團總監的邀請,決定要前往澳門度假賭博,或許是冥冥中有保佑,當時機票是由我來負責與旅行社聯絡,正因如此,事情發生時,我才能及時聯絡旅行社更改機票逃回高雄。 還記得出發前一天,K因為楊再次鬧情緒而不滿決定離職,當K離開楊家後,楊隨即命令我們當著他的面,刪除所有與K的聯絡方式,而我也照的他的話刪掉了與K的微信與line。 隨後1/5晚上七點,我們便從小港機場出發,開始我噩夢般的旅程…… 在一開始的前幾天,由於是對我的了解還不夠,楊便逐步地試探我如何才能加大我對這份工作的「犧牲」代價,或許是以往的經驗,讓他認為年輕女孩是可以用奢侈品、金錢和養尊處優的生活收買,他開始不斷帶我與姊姊購物、吃高檔美食(記得有一天他突然興致勃勃地拉著姐姐與我到Prada櫃上買了兩個新款包包,並當著我的面送給姐並出示發票給我看,並且每次吃飯時他都要求我記錄每一次所吃的食物與發票金額收據,我當時覺得納悶與奇怪,同時他曾經對我說如果我在這裡工作久一點,他也會買包包送我)。 他總是告訴我這樣的生活模式是因為他年輕時努力工作才能換得,希望我以這樣為目標努力工作,讓家人也可以享受優渥的生活。 就像是長輩對晚輩的勉勵,我當時也是笑笑禮貌地應對,並沒有細細思考他的話中話。 或許這樣的生活模式很多女生會迷惑,但也許是小時候媽媽對我的教育影響,我對於奢侈品與精品包包並沒有太大的著迷。 在我心中最重要的並不是這些沒有感情的物品和生活,而是媽媽與妹妹們的快樂與健康。 在他頻頻地引誘失敗後,最後幾天他開始採取另外的動作,才讓我驚覺事情的不對勁與嚴重性。 1/10當晚10點,在他又因為我始終學不會百家樂的玩法而大發雷霆後,他卻提議帶我們去做spa。 更加莫名其妙的是他要求跟我同一間油壓室,而讓姊姊單獨一人。雖覺不妥但因他剛發完脾氣,我覺得害怕卻不知道該如何拒絕。 在換衣服當時,我用浴袍遮掩並背對他躲在角落換衣服,他因為這樣的舉動十分不滿,在他離開更衣室後,我偷偷告訴按摩師隨後的油壓過程我不希望讓他看到我的身體,印尼籍按摩師也溫柔地告訴我,她會用眼罩將我們的眼睛蓋起來。 當時的油壓室是除了我與楊以外,還有兩位我們彼此的按摩師,為了不讓按摩師了解他的不滿,楊用台語責怪我更衣時遮掩身體的行為與這次按摩師使用眼罩這件事。 隨後1/11凌晨2點我們回到位於36樓的總統套房,他依舊因為更衣的事情而不滿碎念,當時我已經察覺這有點奇怪而不對勁,而私下問姐姐這是否正常。 姐姐當時語帶平靜地表示,楊對他一直都保有禮貌與尊重,這讓我對姊姊的信任產生了動搖。在稍微休息後,楊要求和姐姐下樓玩百家樂,讓我在房間獨自休息。大約半小時後(也就是1/11凌晨3點),我聽到客廳爭吵的聲音,隨後我的房門被重重甩開,只見楊站在門外對我破口大罵:「為什麼我們之間的事情要讓Vicky知道!!! 」那時我正與在美國出差的好友訴說著剛剛發生的事,以及我開始感覺到不對勁的事。我滿頭霧水的看著楊,他說完話後怒氣沖沖的跑到位於我隔壁的空房間然後甩門關上。 在我平息的驚嚇的情緒後,我走到位於客廳另一端的主臥室裡詢問姐姐發生了甚麼事,只見她一臉平靜的一邊刷牙一邊對我說:「沒事啦,剛剛他在玩老虎機就一直抱怨說你剛剛換衣服的事情,我就說女生這樣是正常的阿,他就生氣了。沒事啦! 」雖然直覺告訴我姊姊一定有隱瞞我甚麼,但大概猜的出來楊會生氣是因為剛剛換衣服的事。當下我覺得好害怕好委屈,我走回房間把門關上思考著下一步該怎麼做,這時楊又將我的房門甩開:「阿你現在甚麼都沒有要做嗎?!」我戰戰兢兢的看著他,隨後我便走到客廳,只見他怒氣沖沖地告訴姊姊他要下去玩百家樂,姐姐試著要阻止他,卻見他不斷大吼並狠狠地推了姊姊一下,那力道毫不留情的將姐姐甩了出去……但後來在楊的堅持下,他們二人還是離開去樓下賭博了,我懷著滿滿的驚嚇邊哭邊抖的打電話和當時在美國拉斯維加斯出差的好友哭訴,當晚因為害怕的關係我整整一夜未闔眼,也不敢離開房間。直到1/11早上7點才聽到他們回來的聲音。 1/11早上8點左右,楊為我安排了早餐,他像個沒事人似的熱情叫我出去吃飯。「我想了一下,過去的事就讓他過去吧。畢竟出來度假這樣搞的烏煙瘴氣也不好,你今天就帶阿姨一起出去走走吧。她也是難得來,剛好你們也就順便買點手信甚麼的好了」 當時同行的還有一位楊家中打掃的阿姨。因為楊有吃檳榔的習慣,礙於假牙的不便需要將檳榔用果汁調理機打碎,同時他希望又我跟姊姊可以隨時在身邊stand by,因此便安排阿姨前來幫忙他處理檳榔的採買及處理。在楊的命令下,下午2點左右,買完楊和姐姐的便當和喝完第二杯星巴克的特大美式咖啡,之後我便和阿姨一起去澳門大三巴牌坊走走。 滿滿的人潮和微涼的風讓我的思緒稍微清楚了一點,我先以試探的方式慢慢了解阿姨的立場後,我向她坦承發生的事和我的害怕,在聊天的過程中我突然想到K的離去似乎有些奇怪,正苦惱不知道該如何聯絡到K時,阿姨單純的問我為什麼不打K手機? 我才想到跨年夜當時,K是用手機打給我的而當下我也是順手存了她的手機號碼,在連絡上她並告訴她發生的事情,K才對我說當初楊其實一直對她有性暗示,並且在出發澳門前還以腰痛為由帶她去開房間卻被她拒絕發生關係。 當時她以為或許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在我身上,因為不了解是否我跟姐姐一樣,願意接受這樣類似被包養的生活,所以她當時才沒有告訴我她的遭遇。 當時我所有的證件都放在房間裡,只好在楊與姊姊的催促下於6點離開大三巴牌坊,和阿姨一同回到飯店。 記得在回去的路上阿姨不斷的鼓勵我、安慰我,告訴我要堅強冷靜。快速地做好心理準備後,我打起精神回到瑞吉酒店位於36樓的總統套房。 在經過強顏歡笑的晚餐後,1/11晚上8點多楊要求出門去逛街買衣服,在快速喝完那天不知道是第幾杯的濃縮咖啡後,我們就這樣出門了。 晚上11點再度回到飯店,不知道是長時間的精神壓力還是因為過多的咖啡因,我開始感覺到些許暈眩和心悸的不舒服,但為了確保自己的安全我還是試著打起精神。 回到房間後楊已聊天為由隨之進入我房間,他自顧的在我床上躺下,我假裝鎮定微笑親切的坐在椅子上跟他說著一些「我會努力加油」「非常感謝他對我的厚愛」等等的話,接著姐姐也走進房間在他身邊坐下默默的幫他按摩。 注意到楊似乎慢慢熟睡後,我已練習百家樂為由離開到客廳,因為咖啡因的關係我感到清醒卻不能思考,身體強大的疲倦感也讓我好難受。 在1/12凌晨大約1點,楊從我房間出來,在我措手不及的情況下,他坐到我身後,由後方抱了我一下。我僵住,隨即他坐到我面前的椅子上抽菸,看似漫不經心的問著我練習的心得,我當時隨口說了一句「感覺我的反應還不夠快可以馬上聯想希望的牌是甚麼,特別是看到9我會稍微擔心下張牌,如果不是Q,K,J或是10的話就會輸」 百家樂的玩法是所有點數相加後,愈靠近9點的獲勝,超過9的牌一律當作為0點,所以其實第一張牌拿到9獲勝機率是4/13,比起其他的點數獲勝機率最大。我的這番話又再度激怒了他,他已我不夠清楚玩法為由開始責怪我,我就這樣被他罵到1/12的凌晨5點左右。 在這段時間中,我已經慢慢不能思考,但我清楚地記得他不斷的強調要我「主動」和「犧牲」……看到我面無表情的聽著,或許是感到無趣也或許是另有計畫,他命令我回房間休息。 回到房間後我撐著最後一點力氣,跑到廁所打電話給台灣的好姊妹,告訴她目前我發生的情況。因為楊不准許我睡覺鎖門,所以我睡覺都會穿好所有的衣服,隱約的第六感告訴我目前的情況對我非常危險,所以當時我偷偷把錄音打開放在身邊,便陷入昏迷…… 時間應該是1/12的5點多或6點,在黑暗中我依稀感覺有人在摸我的胸部和說著話,強大的恐懼讓我完全說不出話來,在思緒慢慢回來後我知道是楊,當我正準備求救時,我想到……沒人可以救我。 當時這間總統套房全部都是實木的建材和四周厚厚的地毯,讓隔音效果非比尋常的好,再說姐姐隨時都在楊身邊,怎麼這時候不在? 想必她當然也是默許這樣的情況,於是我強忍噁心和恐懼,用我不斷發抖的聲音告訴楊我身體不舒服,以目前狀況不佳當作理由慢慢拒絕他,而對於他那些噁心的舉動和觸摸我也沒有當下表明拒絕,因為我知道以他的脾氣和力氣若是我反抗,很可能我連性命都會不保。在他慢慢接受我的說法後,楊便答應離開房間讓我休息,隨後我馬上將事情按手機錄音傳給K並且開始整理行李,我將行李箱藏在更衣室裡,並用毛巾和枕頭盡可能地讓房間看起來很亂,這樣就算他們進來也不會察覺到我已經將東西收好了。 同時我馬上和旅行社聯絡請對方幫忙把回台機票改為當天,接下來最令我苦惱的是該怎麼離開總統套房,雖然我表面上並沒有拒絕,但以我對楊的了解,他的疑心病是不可能就讓他這樣相信我的。獨自在人生地不熟的澳門,唯一可以幫我的似乎就是跟我接洽過幾次的金沙盧經理,記得聽楊說過盧經理有一個1歲多的孩子,因為腸子扭結的情況讓盧經理非常擔心。 我當時天真的以為,既然身為人父不久加上我與他接洽時對方都非常客氣有禮貌,應該不會是壞人。所以我就傳訊息向他尋求幫助,或許他可以幫我偷偷地離開這間飯店,但我不知道的是,這一步棋我完全錯了…… 1/12號早上8點左右,在我說明大致發生的事情後,盧經理回了一句:「你有受傷嗎?」接著便完全沒有任何回覆了,當我感覺隱隱不對時,楊突然打開我房門神情古怪的問我:「你之前就認識盧經理嗎? 你跟他說了甚麼? 現在出來客廳我們聊一下」我馬上便知道自己被盧經理出賣了……面對楊,我知道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必須要用最快的速度冷靜面對,愈糟的情況我愈要堅強下去,不管怎麼樣至少都要活著回去討回公道呀! 趁楊不注意時,我將公用機中可能需要的資料傳到藏好的私人的手機中,並將公用機的資料刪除後帶出去給楊檢查,我對他說:「我以前不認識他,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要聯絡他,昨晚我有點嚇到,畢竟我的戀愛經驗不多……大概是喝太多咖啡了我一直感覺迷迷糊糊的,所以才不知道為什麼會連絡他……」在那時候,或許是我臉上的疲倦和蒼白,以及微微發抖的聲音真的稍微說服了他,他若有所思的看著我,便讓我回房間同時又一副關心我的樣子,讓姊姊進來「照顧」我。我當然知道楊的意思,他怕我再次向外界聯絡,所以讓姊姊看著我。 姐姐不愧是在楊身邊最得力的助手,我甚至連呼息節奏的改變都能引起她的注意,深深的絕望真的差點吞噬我,但想起媽媽和妹妹擔心的臉,我強逼自己冷靜下來評估目前的情況。 只要我有辦法離開這間房間,到了飯店門口我就可以搭計程車離開,但逃出去就是個大難題。 當時我思來想去,楊最信任的人是姊姊,但是以我的觀察他們之前絕對不可能是老闆與助理的關係,若是我所想的「特殊關係」姐姐要是因為錢,那麼我的留下或多或少會分散楊對她的寵愛;要是真的有感情,那姐姐就更不可能希望我留下,照我的推測,1/10當晚或許姐姐就是因為知道楊對我另有所圖,所以一直乖巧聽話的她才會吃醋跟楊鬧頂嘴。 但以我的感覺姐姐是不可能會輕舉妄動就幫助我的,如果在威脅到她自己的情況下,她出賣我而所導致的嚴重情況,就不單單只是把我叫出去客廳質問然後軟禁這麼簡單了。 在我想好大致的計畫後,我先以試探的方式詢問姐姐:「昨天我惹大哥不開心,他現在還好嗎? 姊姊你怎麼沒去陪著大哥?」聽到我說的話姊姊突然起身抓著我的手問道:「發生甚麼事,剛剛盧經理突然打電話來,說你聯絡他還講了一些有的沒的,但是他把對話都刪了也把你封鎖了,要大哥放心。 大哥他要我不准問,接下來他跟我說你生病,讓我進來照顧你」。若是之前,我真的百分之百會相信她這麼真誠的表演,但是能在楊身邊待這麼久,她怎麼可能會不知道發生甚麼事,再說若真的要照顧我需要這麼小心翼翼的盯著我的一舉一動嗎?不過這樣也好,剛好我能藉著她這點「甚麼都不知道」來幫我逃出去「姊姊,我知道妳在大哥身邊也久了,這份工作對你來說意義很深。 發生甚麼事也不重要了,妳要待在大哥身邊,甚麼都不知道才是最好的。妳也跟我相處一段時間了,我是真的很喜歡妳,現在我只希望能默默地離開。我知道妳不想大哥生氣,我現在有兩個辦法:第一,我整理一下假裝甚麼事都沒發生,妳提議出去走走,再偷偷請阿姨幫我把行李拿到大廳,我藉買飲料為由離開;第二,妳出去和大哥說我睡了,若他休息睡了或是出去賭,妳再傳訊息跟我說,我會想辦法離開。不管怎麼樣我都不想害妳被罵,妳就裝作甚麼都不知道,而我只要能回家其他甚麼都不重要。」她靜靜的看著我,眼神依舊溫柔看不出來在想甚麼。「好,我幫妳。等等我去跟大哥說妳睡了,看情況我再訊息妳,但是你不要回我,我知道妳會看就好。」說完她離開我的房間,接下來我提心吊膽的待在房間裡,等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大約15分鐘後,姊姊告訴我現在她和楊在客廳聊天,讓我不要輕舉妄動。 又過了10分鐘左右我感到門外有人走動,接著姊姊告訴我楊要休息,他們現在在最靠近我房間的臥室裡,看來楊還是不放心我,挑了最靠近我的地方休息,因為知道楊有睡眠障礙的問題,這讓我更加緊張,如果他一直沒有睡著呢? 如果他睡不熟在我離開時突然發現呢? 這些可怕的假設讓我更加不安,我趴到門後仔細地聽著外面的聲音,我發現有細微的刀叉和腳步聲。 當時是1/12上午10點半,我想到阿姨10點上班的事,所以我立刻打了阿姨的手機,在阿姨接起後馬上掛掉,連續兩次後阿姨感到奇怪並走到我門外,在她輕敲了一下門之後我便馬上打開門,我示意她小聲,並輕聲問她姊姊和楊在哪,阿姨告訴我她們都在我隔壁休息,然後我注意到地板是大理石,行李箱就算再小心都會發出聲響,所以我讓阿姨和我一起搬出行李箱並大致告訴她昨晚楊要強暴我的事,阿姨送我到套房門口,她緊緊抱了我一下,叮嚀我要小心。 我拿著行李,以最快的速度搭電梯下樓並來到飯店門口搭計程車,當我坐上車後第一件事就是打電話給K請她到機場接我。當時記得到達機場是1/12中午11點多,而旅行社幫我改的機票是下午4點,距離Check in的時間還有好長的時間,我擔心楊會請金沙集團派人來找我,倘若真被抓回去…….下場我根本不敢想,但我又不敢報警,澳門政府都是靠賭場賺錢的,就算是警察我也不敢相信。 所以我不斷的在機場走來走去,神經緊繃的注意每一個人,直到飛機起飛,我才確定自己安全而昏昏睡去。 當抵達高雄看到K的那一刻,在終於看到熟人的當下,我終於忍不住放聲大哭。隨後在K的陪伴下,我偷偷回到當初楊提供位於鳥松的宿舍,搬走我的東西,並將鑰匙其他東西放在櫃檯後離去,結束了這一場可怕的噩夢。 *** 🔆很多人會覺得明明是這麼奇怪的事情怎麼會到最後一刻才發現事情不對勁,但是如果你真的認識他你們就會知道他的「事前準備」多厲害。 K在她要離職的時候她還被那個人罰跪在佛堂抄經文⋯ 她是在我之前的受害者,那人很聰明,雖然我們兩個是同時期進入公司,但是他卻分別的我們下手。資訊不對稱的情況下我們就難逃出他手掌心 謝謝你看完我的經歷,希望大家幫忙分享出去吧,藉著一點點的力量讓這件事情不要就這樣被他平息掉,讓「下一次」發生在另外一個女孩身上。 我最大的希望,就是讓我成為「最後一個女孩」 謝謝你們❤️
14596
回應 428
文章資訊
Logo
每天有 91 則貼文
共 428 則留言
文藻外語大學
大家好,我是文中的K 這裡要做幾點補充 1. 他常常為了我有男友這件事情發脾氣 理由是他是董事長 如果我有男友會有行蹤外洩的疑慮 加上他有精神障礙 會沒辦法自然的跟我相處 2. 合約上雖有24HR ON CALL條例 但是他有口頭補充 除非緊急否則不會用到這點 而正常工時為9小時含1小時休息 實際上 我每天幾乎都工作12小時甚至超過 只要他沒說可以走我都不能下班 所謂的休息時間也只是讓你在廚房吃個飯 也不能用手機 就是不能跟外界聯繫 3. 他是一個在路邊看到流浪動物就會停下來餵食的人,甚至有流浪街友他也都會去了解狀況給予金援 所以如果你要說為什麼我們那麼相信他 因為他的前置工作真的做的非常好 包含上網查這間公司及董事長都非常正面 4. 文中說我年底跨年請假與男友出去玩導致他認為我們沒有責任心 事實上 我們月休6天 我那天只是正常畫假 而且也提早告知 根本沒有為了玩而不注重工作(那時已經連上好幾天的12小時) 但是他還是大發脾氣 只因為他就是不高興 5. 文中汽車旅館事件我在此做個描述 當時我已經連續好幾天被他精神折磨到在哭 不管是上班時間還是下班回家都壓力大到崩潰 除了每日12小時上班 回到家還要回覆他的各種訊息 可能傳一篇他寫的文章要你詳讀並心得 可能傳一首他創作的音樂聽三遍並要了解背後故事(他會考試) 再加上要應付他各種心血來潮 找你講什麼都要回覆他 而且回覆不能簡短 必須長篇大論 文情並茂 否則又是一頓罵 比如原po就只因為回了「我會加油」被他罵混蛋 那段時間甚至我下班到家要休息了或睡著了 他就破口大罵 他說就是因為我沒有對工作用心 沒有責任感 才能睡得著 已經每天忍受他的脾氣 超長的工時 就連回家好好睡一覺都沒辦法 他也是不斷用家人來壓我 跟我說要為家庭好就要有所犧牲 總之那次是我陪他開車出門 他一路罵我 把我罵到哭(因為他說的話讓我當時真的深深覺得我很失敗) 後來突然就冒一句說他腰真的很不舒服沒辦法再開車了 叫我不要想太多 就直接右轉進一間汽車旅館 當時的我根本是沒有反應時間的(他完全是到了門口才講) 因為一直以來他都說他有精神疾病 沒辦法與人正常相處 必須有一些肢體接觸 自然的 像多年好友或家人那種(加上他一直強調他生意做那麼大 應酬多 對性一點興趣都沒有 如果有 他大不了花點錢就可以找好幾個)所以我們都是信任他的 他平常會要求一些像父女般的擁抱或勾手拉手(因為V姐姐真的一直都是這樣做的)所以我也沒多加懷疑 汽車旅館那天我本來就因為壓力在哭 後來他說希望我跟他之間可以沒有秘密 他說這樣這份工作才可以長久(他稱這叫做磨合期) 後來我就老實跟他說我真的沒辦法接受他所需要的肢體接觸 只是一般朋友或父女的接觸也沒辦法 因為我跟他真的沒那麼熟 後來他也同意 但是要求出差時還是必須照舊走 否則會輸錢 所以我沒有慘遭他的毒手(後來我仔細想了一下 他只是想等帶到澳門再下手而已) 6. 因為上述提到的肢體接觸 有時候會有意無意碰到我的胸部(不知道是不是故意那種) 加上他常常會問一些很私密的問題甚至床事 我記得有一次我真的覺得太怪了 我私底下找了V姐姐談(我們都非常信任他) 我問他之前的助理有沒有發生摸胸部或其他開黃腔之類的事 姐姐跟我說 沒有 頂多就是不小心的 幾乎沒人反應過 所以我才又傻傻相信他真的不是故意的! 後來在澳門原po出事後也有問過V姐姐 但她還是一樣回答沒有!!! 7. 我離職是因為他一直跟我們說 在台灣惹他生氣就算了 但是去到澳門必須百般順從他 如果因為我們惹怒他他一定會輸錢 叫我們想想那些錢可以救多少動物幫助多少人 說我們讓他輸錢就是對不起社會大眾 我深知我自己絕對不可能不惹他生氣 就以他認為最基礎的肢體接觸我就沒辦法了(也不想24小時跟他黏在一起 連根朋友聯絡都不行) 又何況他什麼都能亂發脾氣 我才決定離職 我一點都扛不起對不起社會的責任 我要離職那天他還叫我去佛堂罰跪念經 跪了兩個多小時 最後我還是堅持要走(當時被他罵哭的很慘)他還一邊錄影說我是被心魔控制才會這樣 喔對了 去面試的人他都會錄影喔 他就有放其他人的影片給我們看 好累 其他之後再補充 🔺我相信我們絕對不是第一個受害的 但是我們報警時 警察、檢察官都很訝異於他沒有案底這件事 我必須說 原po比我還聰明 因為我就連到了離職都還認為是自己抗壓性不足 還傳了訊息特地跟他道歉 我們現在的訴求就是一定要讓檢察官起訴 讓他有案底存在 也避免讓其他跟我一樣傻傻的女生被他所營造的善良形象蒙蔽 他真的是一個非常狡猾的商人 他的律師聯絡不到原po談和解就直接找到原po媽媽那邊去 還向警察表示原po媽媽跟他談的很開心試圖誤導警方 如果不是警察打電話跟我確認我們還不知道這件事 希望大家幫忙 告訴自己身邊的朋友讓她們小心 我們證據沒那麼多 加上他的財力和正面形象 目前判決結果出來了 不起訴... 我們想讓他留下案底都沒辦法 我們都只是一個剛出社會的女孩 當時每天在哭每天懷疑自己就連被侵犯都還是認為是自己的錯是自己想太多 原po哭著打電話給我 還有原po一下飛機抱著我哭的畫面到現在都還歷歷在目 我們只是冰山一角 我們也堅決不和解不要任何補償 就是為了讓他有案底 為了之後不要再有受害者 但是很顯然我們就是一隻小蝦米 根本鬥不過會鑽法律漏洞的大鯨魚 提醒身邊的人 至少讓身邊的人不要再受害了 這是我們跟你們現在唯一還能做到的
長庚大學
建議再po心情版 不要只讓女生看到和發言 讓多一點人討論
輔仁大學
這篇之前不是發過了嗎🧐🧐
逢甲大學
這篇之前不是上過熱門嗎 後來事情解決了嗎
文藻外語大學
B3 B4 當初擔心影響案件偵辦撤文 現在因為事發地在國外 還有我們想都想不透的各種理由 檢方不起訴 加害者一樣沒有留案底 一樣繼續聘請助理 一樣過他的逍遙生活 我們當初做的最壞打算就是不起訴也要讓大家知道這件事 尤其現在又是畢業季 他們最喜歡毫無經驗的新鮮人了
謝謝妳們特地發文告知所有女孩 但可以提供更詳細的公司資訊嗎… 上網搜尋高雄烏松化學公司發現有很多間@@....... 幫妳按愛心推上去,真的太噁心了,真的很想抱抱妳們........ ※更新-查到這間公司了 B7、 B14 也有網友找到了
看來應該可能大概是X昇的楊董事長先生 怕被吉所以把一些資訊馬掉 那個經營理念現在看還真諷刺呵呵 大家務必小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醒吾科技大學 觀光休閒系
誼X企業嗎
逢甲大學
如果真的遇到危險 手機、護照帶著趕快離開 錢跟衣服行李等都可以在有的... 而傷害是永遠的
致理科技大學
看完了覺得很驚險也很慶幸你們都沒事 期許你們這些不好的回憶能透過時間沖淡這恐怖一切!
東海大學
刑法7? 要不要發在外板 感覺可以讓更多人知道
通報 📢 好像有人對這篇文章有新想法唷,快來去看看!
輔英科技大學
有看到一間符合你描述的公司 除了地址、網址不一樣 其他都有9成像 例如照顧流浪狗……慈善0...化學製品…… 不知道是不是同一家
因為 b0 發生了這樣的事,不知道是否有去諮商或是進行心裡輔導呢?諮商不是壞事,只是有專業上的協助,專業人員來聽你訴說,會讓你的心裡創傷恢復的比較快,也是讓你可以好好面對接下來的人生🙂 可以尋求有做性侵害的機構,例如勵馨基金會,可以幫你連結諮商資源,或是司法陪同的部分。(我知道原po已經結束司法部分了,但還是說明一下。)
靜宜大學
看了網友的關鍵字應該沒意外就是 @昇企業有限公司負責人@景@了 YouTube 還有相關作詞之歌曲 104似乎已關閉誠徵相關董事長助理 但有相關國貿助理會計助理等工作 大家小心
希望你們現在都很好
國立臺北護理健康大學
之前有po過嗎? 怎麼感覺有看過這篇文章 辛苦你了 還好你冷靜的應對 還好離開了 心疼你
長庚科技大學
Ptt也有類似經驗!
真的是太垃圾了😡😡😡
實踐大學 家庭研究與兒童發展學系
希望有更好的律師幫你打這場官司
亞東科技大學
幫推廣
匿名
這則留言已被刪除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銘傳大學
嗨你好~ 我單單就不起訴處分書給的內容 做一點小小的我能理解的解釋 基本上我國刑法的效力是屬地原則 也就是看犯罪行為在哪裡發生(刑 第3和4條) 依妳上述的意思 似乎這些犯罪行為皆在澳門發生 抱歉 地理不是太好 有些地名沒有很懂 若有錯誤 請指教 那第一關屬地原則就不過關了 再來討論刑法效力的例外部分 屬人原則或是保護原則 基本上屬人是處罰自己人 也就是本國人犯罪 那保護原則是處罰外國人 為了保護本國人的權利和義務 但有個前提 必須是犯罪人對被害人犯下最輕本刑3年以上有期徒刑的重罪 剛好妳刑法228 利用權勢性交 法定刑只有6個月到五年的刑罰 不符合最輕本刑3年以上 所以不符合我國刑法所規定能處罰的對象 檢察官才會說是不起訴處分 其實處分書有明白的指出 犯罪人確實符合228條的犯罪構成要件 惟不管是犯罪人國籍或是犯罪地 或是刑罰的裁定 都使本國法律沒有適用的效力 才會造成今天處分書的結果啦~😂 又因為沒有法律的適用 所以該行為在本國不罰 依刑訴252第8款 行為不罰者為絕對不起訴 這就是處分書想跟妳說的XD 或許可以從犯罪人國籍的該國法律去下手 但這塊我也不是太懂 希望不管是哪國的法律 都能還妳一個公道 還有...大家不要再對司法有太多誤解了😢 其實很多時候做一下功課 會發現 檢察官或法官還是有他們的道理的XD 以上是我弱弱的理解 我也不是什麼很厲害的法律人 歡迎大家指教~ 存粹想解答一下 原po關於此不起訴處分最後結果的疑慮 哈哈
致理科技大學
沒辦法幫助妳什麼😭 只能幫妳按愛心上熱門 希望記者快來抄!!!!
匿名
這則留言已被刪除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國立臺灣大學
B21 呃那不是判決噢...只是檢查官的不起訴處分而已 - 如果不服可以提異議 但要注意時間 看可不可以用221強制性交吧 最輕本刑就有三年以上了噢 - 建議如果無法負擔請律師的金錢的話,法院會有法扶律師可以諮詢噢只是時間不多,另外有很多大學也會有法律服務社可以諮詢
長榮大學
好可怕………
匿名
這則留言已被刪除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銘傳大學
B24 啊啊啊抱歉抱歉 沒有注意到😂 謝謝妳的指正~ 我改一下XD 我改好了!!!真的謝謝妳哈哈哈
朝陽科技大學
幫高調 讓記者抄 這種人一定要處理掉 希望不要再有下個受害者
龍華科技大學
講這麼明小心被吉 我是被台中某麵包店的師傅性侵 因為涉及店家衛生問題而被店家要求閉嘴不然就告我毀謗 (他上班邊騷擾我邊摸他下體,因為差點被發現還跑去摸食材裝忙) 這師傅跟店家沒有任何關係,就是被僱用的 只是被僱用的,卻為了自身名聲而不惜對我提告 老闆娘還承諾我會裝設監視器,不會再有下個被害人 那表示她認同我,但卻還要我住嘴。 很遺憾的,我們並不能為自己再做些什麼 妳發洩可以,但真的別講那麼明白 而且下面留言都已經講出公司名提醒人了 也達到妳的目的了 妳還是自保吧,他真的想吉也難 被強暴犯說要反過來告誣告+被店家威脅告毀謗的女生路過
文藻外語大學
給你抱抱 你很勇敢了女孩 這種公司就是該被搜出 真TM噁心
嘉南藥理大學
國立臺東大學
實在是超級奇怪的故事其實... 尤其是咖啡跟快睡著那邊..... 如果是我就鎖門,還管他準不準 很累還撐到凌晨5點,你是不是有病阿... 在楊第一次睡著就要趕快走了 另外,喬裝一下,隨便編理由,下去買東西之類的,離開都可以,真虧你還睡的下去......,還找什麼經理幫忙,笨蛋阿!逃走當然越少人知道越好,就算經理沒有出賣你,別人問他一樣會講不是嗎 還想著收行李...,是我直帶證件、手機、錢飛走了,整個行李不要也罷 還改什麼機票......坐計程車去機場有那班上哪班阿...... 越快在你清醒的時候走越好,明明知道有危險,真不知道你再浪費什麼時間 這個工作一開始就奇奇怪怪的,你怎麼做的下去....
中國文化大學
它還有一家子公司
樹德科技大學
我之前也有發生性侵 也被不起訴處分 偵辦是高雄地檢署王姓檢察官嗎? 他當時偵辦我的案子很不友善 (想知道是否同一位檢察官偵辦,當然機率不一定很高)
B29 女孩妳好~我之前有看到妳的文章 真的很難過妳經歷了這麼多黑暗的事.... 陰影很難被抹滅 但希望妳現在有好點了 妳很棒 很勇敢 ! 願意勇敢在這說出妳經歷的事情 真的真的很心疼妳......很想抱抱妳 那些人總有一天報應會到他們身上的 不是不報 是時候未到
龍華科技大學 資訊管理系
B35 我也剛拿到不起訴書 看到上面寫著被告完全亂掰的證詞真的很傻眼 真能夠臉不紅氣不喘的說謊嗎 真的是好佩服............... 謝謝妳,真的讓我心裡好了不少(´๑•ω•๑`)! 我不打算繼續再議了 看到不起訴書我就已經反胃了一整天 不知道還要維持多久... 而且因為沒證據,檢察官會直接打斷我話儘速開庭 再繼續也是折磨。
大仁科技大學
(不知道直接放連結會不會被告) 綜合各樓得到這家公司名字 剛剛順手按了一個一星 一人一星 灌爆爛ㄐㄐ吧女孩們
國立高雄海洋科技大學
誇張欸 我有跟到當初的文 也在等後續 結果只有不起訴 只好讓這間企業紅上去! FB快來抄
國立臺北護理健康大學 嬰幼兒保育系
做錯的事人一定會有報應!!!
開南大學
非常認真的把文章看完 真的很難過原po遇到這種事情 也勇敢的把這件事情說出來 不要再有下一個受害者 一邊看文章心裡一邊想像著妳遭遇的情景 真的好可怕 還好妳的聰明冷靜才能幸運逃出 希望妳能夠得到公道 也希望妳能盡快走出這一段黑暗的回憶加油❤️
亞洲大學
台灣司法是不是讓人覺得失望⋯ 有時候都不知道到底法律是在保護好人還是壞人?
國立高雄海洋科技大學 海洋休閒管理系
B32 人就是這樣 看的同時會想說「你就這樣做這樣做啊」 看鬼片時女主角摸黑走,你都很想說 「幹開燈啊」 可是有時候事實真的跟你想像中的不一樣 他是當事者,深陷一個可能會令自己遭受危險的處境下,原po其實已經很冷靜了。 千萬不要說奇怪。
高雄醫學大學
這裡有出現那家公司欸
逢甲大學
B32 哇喔,那妳很棒哦 事後諸葛誰都會,沒必要還特地留言羞辱原po「奇怪」、「有病」
銘傳大學
垃圾法律
我遇過類似這樣的老師,但沒有到性侵。 他是一位盲人老師,當他想越界師生關係去對待我的時候,常會假借老師的權威以及盲人的需求,來合理化他行情緒勒索跟騷擾之實。我那時也很崩潰卻很難發作,因為在我剛任職助教時,他常常提到他對待歷屆助教的各種好處與親密,叫我可以放心的接納他的好意,跟他做好朋友。 因為是盲人,所以我平時手臂都要讓他扶著,這我可以理解。但一直到我有了機車,然後騎機車載他的時候,他就會有一些肢體接觸,把手放在我的肩膀上,然後常常在我騎車的時候,把頭靠在我肩上跟我說話。因為實在是很不舒服,但又礙於他是盲人我還懷疑自己是不是多慮了,所以我去問其它載過老師的學生,問他們是否也經歷過這樣的事情,其他同學卻說沒有,老師就只有抓著機車後面的扶手,跟他們並沒有任何肢體接觸。 他還常常說一些讓人不舒服的話,在單獨吃飯時,會一直說他對我的感受,還有會一直想要洗腦我去接受他的看法甚至是人生觀。還常常有很多情緒性字眼,例如「妳怎麼這麼簡單都不懂,再給妳一次機會,說吧」,或是「這是我對妳的愛啊,知不知道」類似的話,所以我到中期常常拿出手機錄音,以留下他對我言語騷擾的證據。 還有我有一個暑假成為他暑期工讀的TA,每天都要帶他去吃三餐,然後回他家陪他聊天吃點心。但有一件更可怕的事是,我有一個任務就是要帶著他去別的縣市辦事情,而我必須跟他住一起。因為出差費用都是老師支付,住宿費自然也是,所以當他問我要分開房間還是要住一間的時候,我很猶豫,因為一方面他是盲人,會對陌生環境比較難行動,另一方面是他為什麼要問這個問題!如果是老師跟學生,不僅是為了避嫌,還有就是尊重彼此吧,前提是異性的關係,一定要分房間睡的阿!老師會這樣問並不是尊重我的決定,而是要提出來讓我為難,看我願意為他「犧牲」到什麼程度。我那時候遲遲沒有說話,老師就問,「住同一間但兩張單人床,妳可以嗎?」我那時被他的問題勒索的感覺,所以只好回答「也是可以」 我自從那次暑期工讀後,就對他越來越冷漠,然後想辦法脫離他,還好那時有很多朋友站在我這裡替我說話,也討論過要不要像其他教授求助,最後我礙於他是盲人需要工作與協助,所以才私底下鼓起勇氣寫辭職信,和平的結束這個讓我產生憂鬱傾向的工作。 - 過程中我不斷心裡拉扯的問題: 1. 盲人vs. 老師 vs. 異性 2. 對我很好 vs. 過度親密接觸 vs. 情緒勒索 3. 工作性質不能短期被替代所以我走不開(需要懂老師的sop需求跟電腦操作系統)
國立成功大學
女孩們看到苗頭不對真的就要立刻走人!!!!
大同大學
有沒有考慮要丟爆社和ptt 這樣更多人會看到!!
匿名
這則留言已被刪除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僑光科技大學
B42 雖然我也有一樣的疑惑 但我覺得妳說的很有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