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與勇者,第二章-一生

2月8日 18:13
此後數年,若曦固定了自己在這裡的模式,早上起來後,去書店借書、還書,接著到咖啡廳喝咖啡,看書。 晚上時,在城內的到處晃悠,偶爾到公園,觀察著人們的行為,偶爾則是漫無目的走在銀河星空之下,然後回家。 如此反覆,也在這幾年,若曦得到了無數情書、告白,更有甚者,直接掏出了婚戒,想與若曦結婚。 而那人只是和若曦第一次見面。 若曦在眾人的簇擁聲中,無視了這個傢伙,回到家中。 不過,若曦依舊在三年前與一個男人交往了,名叫鄭石,是個裁縫師。 一次,若曦有感衣服有些稀少,于是去城西挑衣服,進到的店家就是鄭石的店。 在鄭石的追求下,若曦答應與他交往。 「若曦。」鄭石與若曦兩人坐在公園的長椅上。 這是若曦的固定行程之一,只要若曦來到公園,她總會看著來來往往的人們。 若曦沒有說話,轉頭望向鄭石。 鄭石有些無奈,認識若曦以來,儘管他們交往了,但若曦從未展現過任何情緒,彷彿所有事情都提不起興趣。 「我想了很久,我一直很喜歡你,很喜歡,希望你能夠給我個機會,讓我與你走過這輩子。 請妳,嫁給我,若曦。」鄭石站了起來,半跪在若曦面前,誠懇的說著。 「好。」若曦說著,臉上依舊毫不動搖。 「...謝謝...謝謝你,若曦。」鄭石顫抖著雙手,眼淚落了下來,對著若曦說著。 若曦沒有說話,拿起鄭石手裡的婚戒,套在了自己的手指上。 兩人結婚、鄭石搬進了若曦的房子,就這樣平平淡淡的過著如同以往的生活。 鄭石早上出門後,若曦就將換洗的衣服拿去洗後,就出門借書。 在咖啡廳坐到中午以後,回到家裡,做了一份便當,送給鄭石,接著就在鄭石的店裡看書,晚上則同樣,時常在公園坐著。 數十年,一晃而過。 鄭石六十三歲,儘管沒有生下孩子,但他收了十多個徒弟,在附近的幾個城市都是有名的大師級裁縫師。 而若曦,在一次回到魔王城後,讓雲陽教自己偽裝面容與身形後。 如今的她,不再是當初那般風華絕代,而是如同正常老人一樣,滿頭白髮與不少皺紋。 若曦依舊如同當初,借著書,到城中的咖啡廳坐著看書,隨後在星空下漫步。 而鄭石則時常感嘆,自己怎麼就娶了個不愛自己的老婆。 感嘆完後,又總是自嘲的說著。 「大概是因為,我愛她。哈哈」 如今鄭石老了,沒辦法在陪著若曦到處走動,而是待在家裡,教導一個最近新收的弟子。 如今要讓這位裁縫大師做一件衣服,可謂千金難求。 半夜,兩人的房裡。 「咳咳。」鄭石醒了過來,咳嗽了幾聲,隨後又是幾聲咳嗽聲。 看來....我快要走了。 鄭石忍不住心想,看著身旁的妻子,感到極度不捨。 「儘管,我這一生,從未與你有過擁抱以上的行為,但我還是十分愛你。」鄭石低聲說著,忍不住又咳了幾下,生怕吵醒自己熟睡的妻子。 「我知道你不愛我,但我也知道,你從未愛過其他人,對不起啊,沒辦法讓你愛上我,若曦。」鄭石輕輕拂過若曦蒼老的臉頰,忍不住落下淚水。 「咳咳....」鄭石輕輕的吻了若曦的臉頰,這是鄭石,這一生第一次親吻若曦。 「我愛你。」鄭石掙扎著爬了起來,來到客廳,坐在客廳中,想起了這幾十年,若曦與自己生活的點點滴滴。 回顧起,當初自己見到若曦時的怦然心動。 回想起了,若曦給正在工作的自己,送來便當時,同事們那羨慕嫉妒恨的眼神。 回憶起了,那數十年如一日走過的公園、城市。 「謝謝妳,若曦,給了我這樣,幸福的一生。」鄭石露出了微笑,閉上了雙眼。 離世了。 若曦走了出來,蒼老的面容漸漸變的年輕,變回了魔王若曦的真正容貌。 「這是什麼感情?胸口悶悶的。」若曦低著頭,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眼睛一眨,若曦掉了一滴眼淚。 張了張嘴,若曦擦去眼淚。 「這就是...不捨嗎?」若曦長長的吐出一口氣,確定了自己的感覺,悶悶的胸口也在那滴眼淚落下後,舒服許多。 「鄭石,也謝謝你,明知道我不曾愛你,你也依舊義無反顧的陪我走完這一生。」若曦對著鄭石說著,同樣輕吻了鄭石的臉頰,隨後離開了。 若曦在離開前,丟下一個種子,這是雲陽得知若曦在人類世界的事情後,露出了極其不滿的表情,給若曦的。 種子漸漸的變成了若曦在人類世界偽裝的樣子,隨後迅速蒼老。 種子化作的假若曦,牽起了鄭石的手,坐在鄭石身旁,隨後不再動作。 早晨,小徒弟發現了師父與師母的遺體,諸多在其他城市發展的徒弟們一一回來,舉辦了一次盛大的喪禮。 下葬後,墓碑上寫著。 若曦與鄭石之墓,兩人相愛一生,最後,兩人的手牽在一起,雙雙身亡。
3
回應 0
文章資訊
12 篇文章11 人追蹤
Logo
每週有 11 則貼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