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 愛久見人心 3

5月31日 21:32
-------------以下正文-------------   「妳還在生氣啊?」隔天上完課我快步到她座位旁拉下臉怯懦地問輕洛。   她說她沒生氣,只是覺得我有事都不告訴她讓她覺得很不被當一回事,靠!那不是生氣是啥,我只能說下次不敢了。   她拿起書眼神柔情語氣強硬:「那今晚就到106來,不准有藉口。」我說好的遵命,我完全把昨晚的情緒拋到九霄雲外。   晚上九點書桌上的手機嗡嗡震動,果然是輕洛的訊息:「怎麼還不來?」   我也不知道我在矯情什麼,其實我也沒什麼事情,就是想拖,直到收到訊息才願意動身前往。   玩的還是拉密,我不太會玩遊戲,可是輕洛願意教我玩,說真的她是真的蠻有耐心的,畢竟她為了教我也算是費盡口舌了。   玩了幾局後我實在是有點累呀,我說我先休息一下,當我趴在巧拼準備閉上眼睛時,一雙手將我的臉捧起,她低下頭鼻尖碰了我臉頰一下: 「妳累了嗎?」   在我恍惚之中,淨瑄突然開口: 「欸!你們不要活在你們自己的小世界好不好!」   淨瑄是輕洛最要好的室友,幾乎不管什麼事她們都是一起行動的。   輕洛笑笑地讓大家別鬧。我說才沒有!但極力撇清也藏不住紅的跟番茄似的臉,我覺得她也喜歡我,但我現在還不能說。   接下來的幾天裡,我們之間就收斂了很多,沒有其他的肢體接觸,我們也不提起那晚的事,就這樣照常串門子,依舊鬧哄哄。   所有事情都正常推進時,不知道云柔怎麼回事,從她告訴我君本冷暴力室友後就常常找我聊天,不是我自作多情啊,她真的是一逮到機會就攔住我聊一堆日常瑣碎,要不然就是line我一些吃的喝的,當然這些我都不會告訴輕洛,只是難免撞見時,她會揶揄我。   云柔的訊息我都會回,大概因為孝順又善良吧,我認為她真的是個很好的人,另一部分我發現,我除了自己的室友、君本跟106以外就沒什麼接觸別人。   那時候四月份中旬,南部天氣炎熱,怕熱的我只想當條死魚,云柔說想出去玩,問我能不能跟她一起,靠,我只想當死魚呀,可是要怎麼拒絕,算了,答應吧,要交朋友總是得付出一些心力!   然而這時我又在猶豫要不要跟輕洛說,雖然我喜歡她,但我們也還沒在一起,我報備豈不是很奇怪嗎?於是我裝傻到了出遊前一天。   「亞霄!我們明天出去玩好不好?」輕洛拍我的肩順便晃了晃,咦,我問她假日不回家嗎?因為她是個爸媽寶,嬌生慣養的小工舉,每星期都要回家讓爸媽哄。   「沒有呀,想說下星期就要期中考了,這週就先不回去。」輕洛開心地回應,就像我好像一定會答應一樣,我說呃可是我跟云柔約好要去台南玩耶,要不然一起吧?   「妳居然沒先告訴我!跟別人偷偷約好出去玩...」輕洛還是帶著微笑,只是抑揚頓挫中有些失落的痕跡,老實說我以為她又要生氣不理人了呢,沒生氣那就好,嚇死。   隔天我跟云柔搭上了最早的一班火車,打算玩到晚上再回宿舍,感覺上萬無一失,過程我還都拍了照片,當然好東西,一定要跟喜歡的人分享!於是我發給輕洛:「之後一起來!」   奇怪!都下午了怎麼都還沒回應!覺得奇怪卻也沒想太多,她大概也跟室友還有君本一起出去玩了吧。   直到我跟云柔搭上回程火車,輕洛都還沒回我。   「為什麼不回我訊息呀?」我有點委屈又有點擔心,輕洛會不會真的打算都不理我。   「反正妳玩得很開心,我回妳妳也不一定會回。」她氣憤道,卻將手上的彈珠汽水塞到我手裡說是專門買給我喝的,我就當她態度軟了吧。   我以為這事過去了,不妙的是輕洛後來幾天特別冷淡,不管我做什麼說什麼,她都淡然應對,就這樣度過了期末考的最後一個科目,那天除了是暫時解脫的日子,還是輕洛的19歲生日呢,雖然她對我態度淡漠,但我還是串通好那群朋友,教室裡大家低頭寫卷子,就我一個人在暗自竊喜。
5
回應 0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