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 愛久見人心 6

6月4日 21:06
有些人與你交會的同時,也教會了你一些道理,這大概就是這個人曾經存在的理由,你們只有曾經,沒有永遠。 -------------以下正文-------------   朋友以上戀人未滿?我又不懂了,大概是我對愛情的想法太粗淺了,我以為做愛這件是只跟愛人發生。   那晚,愛意不能表達,只剩下沉默,輾轉難眠,我想了想的確,輕洛說過她國中時喜歡過一個男孩,她會為他醋,為他焦慮,要是那個男孩後來沒跟其他女孩交往的話,他們現在大概是郎才女貌的一對佳人吧。   隔天淨瑄跟君本帶了鹹酥雞跟啤酒來串門子,輕洛還是一如往常的模樣,可我則沒辦法用正常的心態面對她,自我尷尬,自然地話也不多。   「你今天怎麼回事?」輕洛不悅的語氣,像把利刃刨挖著我的血肉,我免強的告訴她我沒事。   「我不喜歡你這樣,把氣氛搞得很糟。」責備我,因為我不說話,讓大家以前和樂的氣氛都不在了,所以我都不能有自己的情緒是嗎?   「我沒有,難道我不開心還得假裝開心笑給你們看嗎?林輕洛我不是狗,憑什麼要對著你搖尾巴!」我再也忍不住了,我第一次對她那麼兇,她大概是嚇到了。   「沒有,我只是希望不要影響到大家,我們都還是好朋友呀」她語氣突然柔和,臉上的無奈忘記隱藏了,我的心還是痛痛的。   「我覺得我們還是有點距離比較好,我也無法對待你像從前一樣了。」我狠下心說,我不是賢者也不是聖人,真的不是。   後來我們各佔據床的一邊睡了,我沒有失眠,雖然事情的發展與我想像中背道而馳,但我也不認為提心吊膽著生活在一起會更好。   後來的半年裡,她依然會關心我,而我已經籌備好半年後要自己搬出去住,我應該要有自己的生活,雖然我還是喜歡她,但不盡人意的,她在寒假期間受了傷,開了刀,疤痕沿著她脊柱蔓延,看著有點恐怖。   於是開學後我擔起褓姆的責任幫她處理傷口,消毒擦藥樣樣來,還得幫她洗頭,雖然出自於朋友的身分都會幫忙,而我自己清楚,不管如何,我還暫時放不下她。   不知道後來是我真的感動她了,還是她自我感動,她問我是不是真的感受不到她的喜歡?她說她想了很久,發現自己對我超乎友情般的存在,說著說著唇就壓上了我的唇,這...荒唐。   後來的我們就是以閨蜜為名的包裝袋,裝著酸甜苦辣的愛情,每當我回想起過程中她送我的每把刀子,體無完膚了我才甘心離開。
6
回應 0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