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突然發現長大了的瞬間 #長大的心聲

2022年6月16日 00:30
過了二十歲之後,離開家鄉念書 現在和朋友分別時說的「回家」 不再是有著晚飯等著我回家的家 而是那個,只有十幾坪的出租屋,和愛我的小狗未未 在幾個月最長至學期結束才回家的這些生活常態裡 突然意識到,自己長大的瞬間 ---------------------- 一、   在上學的第一份打工,本來做得很順利 把未來的每一分錢都分好:房租、保險、水電等 可是卻遇上了疫情丟了這份很喜歡的打工 那時候學校附近的打工很難找 也有好多店家受到影響 第一次戰戰競競的打電話給房東阿姨 希望能談一下房租,能不能把年繳分兩期 看著自己戶頭的餘額將低於自己的限制 但衣櫃並沒有多幾件新衣服 化妝品除了打工用上以外 放著放著都快過期了。這個情緒低落是持續性的。 有一天,爸爸打來電話,他第一句問我:吃飯沒? 明白這是爸爸說想你的意思。 等我回答完,他下一句問我: 你錢夠用嗎?打工同事對你好嗎? 那一瞬間我抿了抿嘴,臉頰被未未舔了幾下 接著是嘴巴嚐到鹹鹹的味道,但我馬上控制情緒 防止潰堤,因為爸爸在掛電話前總會說一句: 「什麼事一定要跟家人說。」 在那之後,我總騙爸媽,還有錢呢,不用擔心。 然後再努力地找打工。 這是我第一次意識到自己長大的瞬間。 二、   接觸狄卡認識了很多人 在這個表達欲主流的時代 特別珍惜身邊擅長傾聽的朋友。 當我很開心的分享自己很喜歡的歌手 或是歌曲的時候 對方告訴我他不知道,或是沒聽過 我驚覺,身為00年,那些歌曲早已是十年前的事情了 再跟你們說一個鬼故事: 「少女時代已經出道十五年了!」 以前看狄卡喊著對方是姐姐,現在被叫姐姐,甚至在打工被叫阿姨... 這是我第二次意識到自己長大的瞬間。 三、   每次回家,我都感覺爸媽他們臉上的細紋又變多了 他們告訴我為了白頭髮染髮 為了怕身體出毛病改變很多飲食習慣 有一次洗完頭後 突然想到自己好久沒有被媽媽挖耳朵了 拿著毛巾走進媽媽的房間,將毛巾墊在頭下 熟練的媽媽挖耳朵的技巧幾年來都沒有變 我說,我們好久沒出去玩了 我想帶你們出國玩,我們好久沒有去哪裡哪裡 疫情結束後我還想帶你們坐頭等艙 她說:以前總是我帶妳去哪裡,現在換妳帶我們去玩吧 雖然媽媽平常都有保養自己 但以這樣的姿勢看了十幾年 這些手上、臉上的細紋,好難過,想再多做點什麼,開始擔心時間不夠。 這是我第三次意識到自己長大的瞬間。 四、 前幾段感情,因為不合適放手了,心情很難過 沒有打開手機打電話給任何一個人或是社群軟體更新動態 因為明天有很重要的考試與報告,晚上還要打工。 所以選擇打開電腦工作,延遲了一晚崩潰。 這是我第四次意識到自己長大的瞬間。 五、 人雖然是群體生活,但不去談戀愛也沒什麼 一個人吃飯、看電影、看海、看醫生。 接受再好的朋友,再愛的人,也許都只能階段性的陪伴自己 可能孤獨是人生的常態,而我們要學習和孤獨的自己相處 我心裡總惦記著,不是爸媽,就是我家那條狗 面對人,知道喜歡,可以當朋友;面對人知道不合適,可以放手了 那一刻灑脫的感覺,是我第五次意識到自己長大的瞬間。 六、   身邊很多朋友,包括現在的女友也是 很常和家人打電話,表達對彼此的思念 不過我和家人幾乎不打電話 但只要是我發的每一條訊息,傳的每一個梗圖或連結 他們都一定會回應。 有一天,我誤傳了早安給爸爸 爸爸很開心地給我拍了他吃早餐的照片 那一天他分享了很多照片給我 睡前還不忘跟我說晚安,我想他很高興我早上傳給他早安吧 而後來我才明白,爸媽要的關心是我最簡單一句問候。 冬天穿暖,生活打理 學會自己買菜做菜 馬通壞了自己修 燈泡壞了自己修 我們家本沒有信仰 我爸習慣顛沛流離的生活。 但等到他成家立業,年紀大發覺了世界上有他一個人承擔不了的東西 才覺得有神靈真挺好的 我想,從本質上,我們都是,既失去家鄉又無法抵達遠方的人。 我沒有急著與家人切割 而是學會如何更加獨立 面對未來出社會需要更強大的內心 我也不是硬著頭皮都不會和家人傾訴 我是想珍惜他們,就像珍惜長大的自己 我們最終都要遠行,都要跟過去的自己告別 但長大也不用怕,我們只是離了解自己的路上近了
愛心嗚嗚WOW
1612
留言 69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