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記 冰封下的玉山前五峰

5月22日 17:01
因為疫情的緣故,原本白天工作、晚上讀書、假日上山的我改行當起宅男,也終於願意面對那些許久未整理的行程與照片。這次來跟大家分享的,是年初一趟雪攀玉山的旅程。(年初拖到現在也夠久了……)
故事要從2021年1月上旬開始說起。記得那時我剛走完一趟歷時五天、總長度超過五十公里的高山縱走。下山後寒流襲臺,山區紛紛白了頭,也是在此時我收到了朋友的來訊:「玉山雪很少,霧淞很多,這樣沒有問題嗎?」
雪攀玉山的行程早在數個月前就訂下,專業並非算命的我也沒辦法猜到會遇上尷尬的雪況。然而假期有限,儘管雪少冰多並不利於冰爪行走,但我們還是決定既來之則安之。上山!
霧淞從塔塔加登山口便開始出現,走了幾公里後更是把冷杉林都撒上一層白色的……白色的鹽巴。哎呀,難道就沒有「糖霜」以外的形容了嗎?
由於一早就離開東埔山莊,抵達排雲的時間比預計的更早。這趟行程主要以攝影為主,所以交給國家公園的企畫書也不是傳統登山版本。向管理員報到並說明後,我們便繼續往主峰的方向邁開步伐。
風口前的鐵籠區結滿霧淞,若不戴好岩盔,只怕每一抬頭都要與冰霜來個親密接觸。小弟我在這裡就被一大塊崩落的霧淞砸到,真的慶幸自己沒在裝備上偷懶,否則大概要叫直升機了。
玉山主北岔的牌子被霧淞給封印,乍看之下有點獵奇。
往玉山主峰方向的鐵鍊區也盡數被霧淞佔據。雖然畫面上看起來冰天雪地,但其實碎裂的霧淞並不那麼適合冰爪行走──比起冰的堅硬滑溜,一定厚度的雪還是對登山者更友善一些。
根據中央氣象局的資料,此時的溫度是零下五度,狂風之下體感溫度一定更低。我知道不少攝影師將在零下環境拍攝視為成就,但我還是不建議沒經過專業雪訓的攝影者,租了雙冰爪就想嘗試雪攀。在極端環境犯錯的代價往往比一般山徑更高,不可不慎。
第二天山區的天氣更加惡劣,帶刺的小蘗被霧淞包裹、圓柏的枝葉被霜雪壓彎。原本預計要走完玉山北主東,但在峰口猶豫了一陣子,還是決定回排雲等待天氣回穩。畢竟帶著器材,還是希望有除了白牆以外的風景可以欣賞。
如果說消防員的故事是「火神的眼淚」,那這張照片不知道能不能稱得上「山神的鼻水」。但是目前山神應該正在杜鵑營地忙著滅火,可能只剩下鼻酸QQ
玉山西峰附近有座山神廟,最初是日本的神祠,毀壞後由玉山國家公園重建。來西峰可別錯過呀!離山頂並不遠的。
偷渡一張自己的照片。無展望的玉山西峰在霜雪的點綴下,反倒成就了一種美感。
離開排雲山莊的前一晚,老天又降下一場大雪。儘管新雪加上放晴使得雪攀北峰、東峰可能性大增,但我與朋友還是決定下山。山一直都在才不是重點,假不能一直都請才是主因QQ
大雪甚至掩埋了玉山的哺乳類動物,聞者鼻酸、見者拭淚。
隨著海拔下降,天氣也逐漸轉好,心中難免感到可惜。但運氣也是實力的一環,即使沒拍到大景也沒什麼好哀嘆的。以上是我安慰自己別掉眼淚的說詞,供大家參考。
朋友沒爬過玉山前峰,我也順道再走一回。彼時海拔不高的玉山前峰竟然也積了雪,我們倆與一群穿著鮮豔的叔伯阿姨們直呼難得。而回程的路上雪已經融去一半,原來是限時版的景色嗎?
回到登山口後迎來了半邊藍天,那絲暖陽照得我是鼻頭一酸,差點有回去爬玉山北主東的衝動,只能對自己說:「玉山玉山,我們期待下次見面」,結果隔不到幾個月我還真的從另一條路線將此行未竟的北峰與東峰走了一遭。但那又是另一則故事了。 最後讓大家欣賞我在山頂的一貫姿勢,所謂休息是為了爬更多天的山,祝大家防疫不無聊,身體都健康。
我是一位喜歡登山、拍照與寫字的大學生。如果對我的照片有興趣,也歡迎到我的IG逛逛:
61
回應 4
文章資訊
共 4 則留言
實踐大學 金融管理學系
太太太美了!!謝謝分享
英屬哥倫比亞大學
來簽到啦٩(ˊᗜˋ*)و 謝謝分享~真的超美!😆 在這防疫期間大家一起守護台灣😷
國立政治大學
漂亮!我是一月中旬去的 只剩下一點積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