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中山大學

金曲多項入圍/米莎:我的歌曲超越這個語言,它是音樂

2020年7月16日 01:53
「我在想跟自己比較流動的經驗有關」她說。 睽違 3 年,新作《戇仔船》探索生命與存在哲學,凝視著那個不可見的世界,或是說異常的那面,依然行的是水路。 水面下的事物才是她想看的東西。 「水面下是什麼?水面下就是潛意識」 米莎說「我們放在夢境裡頭,不會跟別人講的事情。」 - 若此身為樹《戇仔船》 作詞、作曲、演唱:米莎 若此身為樹 便以濃密綠蔭 呵護鳥兒 若此身是鳥兒 就奮力振翼 妝點天空 若身為天空 便以無盡的藍 輝映河流 若身為河流 就靜靜流淌 滋潤綠樹 若生為眼 就去探求真實 若生為耳 就要聆聽絕唱 若生為腳 那就前往遠方 若生為雙臂 那就擁抱吧 擁抱吧 若生而為人呢 若生而為人呢⋯ - 《戇仔船》發想自於法國哲學家傅柯的《古典時代瘋狂史》。中古時代,人們會將痲瘋病患送上船,這樣的船被稱為「痲風船」。後來,人們則改將不被社會接納的瘋人、窮人或罪犯,驅逐上愚人船,隨波逐流向未知的世界。 米莎說,某天突然覺得,為什麼有這麼多光與希望?那到底要叫黑暗與失落去哪裡? - 跟我來 我知道船停靠的岸《戇仔船》 作詞、作曲、演唱:米莎 跟我來 我知道船停靠的岸 跟我來 我的腳步不急不慢 跟我來 雪白的船又輕又寬 跟我來 天色還早 陽光還不烈 露水太濃 脫掉你的衣服 扔掉你的鐮刀 不需講價 無紛無擾 不牽不掛 跟我來 我的笛聲多好聽哪 - 米莎花了 2 月的時間寫歌,歌曲延續魔幻寫實般的風格,例如:〈雙雙〉來自於《山海經》,一種多體合一的奇獸,延伸關於這個世界的雙面性,包含光與暗、善與惡。 〈Love Recipe〉寫的是想把愛人給吞下肚的原始慾望;〈妖妖花〉則是獻給 LGBT 族群,她認為這樣生命很像不被允許開放的花,但應該綻放。 - 雙雙《戇仔船》 作詞、作曲、演唱:米莎 能夠嗎 能夠嗎 一隻手給予 一隻手取走 他總是 他總是 一張嘴笑 一張嘴哭 怎麼能 怎麼能 一隻眼睛看從前 還有一隻眼睛看以後 - 「她是個優秀的歌者,但在那之前,更是個精彩的詩人,」早川徹在《戇仔船》專輯內頁提到他所認識的米莎。「我記得在後院烤肉時,她唱了一首 Leonard Cohen 的歌,那是非常動人的演唱,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時刻。」 那是米莎跟著生祥樂隊與東京中央線在加拿大巡迴演出的一段插曲,她唱了〈Bird on the Wire〉,這首不斷被世人傳唱的經典歌曲,暗喻著人在各種情境底下,尋找內心平和與自由的狀態。 同樣關於自由,專輯另一首歌曲〈1984〉,標題是米莎的出生年份,借用到 George Orwell 同名小說的概念,裡面提到各種意象,虛實交錯。 - 1984 《戇仔船》 作詞、作曲、演唱:米莎 一九八四年 一月的早晨 和現在一樣冷 山背後翻越過來第一線光 他們抽去腳下踏著的地 蜘蛛在天空中織網 無重力 全然自由 我以為這世界是嶄新的 一九八四年 河流伸懶腰 早已氾濫過了 我也坐著大臉盆 水打水漂 看早晨第一線光 從山背後翻越過來 這世界難道不是 這世界難道不是嶄新的 - 「後面是在這個世代的樣貌」她說,「不管是感受到斷裂,感受到失根,最後我還是在作品裡頭放了一條河流。我們還是可以找到靈魂裡面的自由。」
5
回應 0
文章資訊
Logo
每週有 12 則貼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