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更- 我在科技公司出差被工程師同事偷窺,公司包庇性騷擾犯

8月13日 16:45
更新: ----------------------------------------------------------------------------------------------------------------------------------------- 很謝謝大家對這件事的關注、和很多鼓勵我的留言, 還有很多熱心的網友到那間公司留google負評,雖然全都被刪掉了。 事發至今雖然過了五六年,但如文中所述,這間公司是家族企業, 即使後來自己下市、賣給了一間上市櫃公司, 但該公司長官、部分高階主管以及重要員工都還留著, B確實也還在那裏工作。 從下面留言看到很多人也有職場性騷擾的經歷 (不管男生還是女生,都有可能被性騷擾), 我希望我的故事有鼓勵到你們、讓你們知道你們不是孤單的。 以下針對幾點回覆 🔺有關檢討受害者 : 文中提到我當時穿著和個性保守、和異性很保持距離, 以這樣的”完美受害者”形象,已經減少了一些檢討受害者言論, 但果不其然,還是有人可以找到理由檢討我(或是即使我很幸運有蒐證到了,還是會有人懷疑此事的真實性) 包括質疑我為了找證據單獨進B房間以及「誰叫我不離職」。 (大家有興趣可以去查查Just-World Theory公正世界理論) 但我覺得自己現在心理上已經足夠強壯,所以才敢出來寫這篇, 謝謝幫我回覆那些留言的網友們。 1. 單獨進對方房間: 當下實在太生氣,覺得一定要搞清楚B是怎麼看到我的;同時也想到,很多性騷擾受害者之所以不被採信、在勇敢站出來時被大家懷疑,就是因為沒有證據。 我套不出話,當下只能想到要進他房間找他是怎麼看到我的。 2. 不離職: 當時很喜歡我的工作和公司,要是離職的話,須要放棄我經營了許久的案子和客戶。 我不瞭解為什麼需要離職的人是我,不是傷害別人的人。 有關檢討受害者,我還想說的是, ❕即使我今天是一個穿著喜歡展露自己身材優點、 和異性互動尺度較開放、 或是真的喜歡利用自己優勢的女生, 也不是他人可以性騷擾的藉口。 ❕許多人在事發當下常常會因為嚇到而傻住,沒有反應過來; 或因權力不對等的關係,而不敢拒絕; 又或因知識不對等,而不知拒絕。 因此,「不拒絕」也絕對不是對方「同意」這些踰矩行為的理由。 Only Yes means Yes. 任何理由,都不能把性騷擾/性侵害合理化。 檢討受害者的言論、以及懷疑受害者, 就是性騷擾和性侵害受害者常常會不敢站出來的原因。 🔺有些人可能認出我: 我的發文寫出很多描述自己的細節, 但我不擔心被認出。 因為我認為,要是別人知道這件事是身邊朋友真實發生的故事, 或許今後會更重視性暴力議題。 🔺有關報警過程: 有些人在問後續有沒有提告。 很遺憾,台灣的法律沒辦法還給我一個公道。 除了行政申訴外,當時也同時試著走了刑事, 希望他留下案底,以後再犯的話他會有個紀錄。 (”如何處理性騷擾事件”已補充在下面,希望能幫助到有需要的人) 但我這件事發生在瑞典,因司法管轄權無法被起訴,連上偵查庭的機會都沒有。 (性騷擾在台灣只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妨害秘密罪只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依照台灣法律,最輕本刑為三年以下有期徒刑者,因無司法管轄權而不得起訴) 當初跟律師討論得知這些資訊時也很絕望, 但即使知道會白費力氣,我仍然去報警。 報警的過程又是另一個傷害,該派出所員警的處理態度令我深感無助和失望。 看得出來他們覺得性騷擾是個不值得重視的案件, 因此處理起來態度非常隨便、蠻不在乎。 除了請一個新手員警負責我的案件幫我做筆錄 (辦事不大牢靠,我連兩天都待在派出所才做完,因為負責的員警不小心把我的資料刪掉數次,我在那裏很無力地重複我的事發經過)。 重點是,竟然在我做完筆錄時, 在場的員警們輕浮地”傳閱”我的筆錄, 還當著我的面說「哇~這個筆錄簡直像是小說。」 我很難受,覺得全世界的人都很噁心。 但那時已心力交瘁,沒力氣再做什麼”申訴警員”之類的程序。 我非常後悔當時在瑞典時沒有立刻報警(這裡也提醒其他性騷/性侵受害者,一定要鼓起勇氣報警), 當時怕鬧大以及因報案程序無法繼續後續拜訪客戶行程,而未正式處理,後來拖到回台灣無法提出刑事告訴。 因此到現在沒有任何人可以幫我調查B到底是怎麼偷窺我的。 以下正文: ----------------------------------------------------------------------------------------------------------------------------------------- 在Dcard看到很多遭遇職場性騷擾求助的文, 我也有相關經歷,這件事對於我接下來的人生和性格有很大的影響。 事發至今過了五六年,覺得自己已經走出來,可以冷靜地談這件事了, 因此想寫一篇我的經歷和後續處理和大家分享。 文長,內容分成以下部分: 1. 事件背景: 🔴我的工作背景 🔴性騷擾發生經過 🔴公司包庇性騷擾犯 2. 後續處理: 🔴如何針對資方提出違反性別工作平等法的申訴 🔴結語 🔺補充:如何針對性騷擾者提出申訴或告訴 ----------------------------------------------------------------------------------------------------------------------------------------- 🔴我的工作背景 這是我的第一份工作,我當時是一名負責歐洲市場的國外業務。 因工作性質時常要出差,有時自己一人,視專案需求有時需要PM或工程師同行。 在這間公司待了四年。雖然薪水低,但公司長官們很照顧我。 相較於其他社會新鮮人,在工作上給了我許多其他人沒有的機會學習、積極培養我; 在公司時高層也特別關心我,喜歡找我聊天。 我一直心存感激,那時單純的我甚至心裡還想會一輩子為這間公司工作。 這間科技公司是一間家族企業。 公司內許多高階主管常帶頭開黃腔、評論女性同事身材等; 希望女性業務拜訪客戶時穿短裙; 客戶來訪時,希望女性業務帶自己的女生朋友陪同客戶去夜店玩樂; 同事們喜歡給公司長相比較突出一點的女同事冠什麼”RD女神”的稱號 (個人認為很物化女性,很噁心。大家是來上班的,不是來選美的)。 在此po文內容的這次嚴重性騷擾前,進公司第一年就曾被另一名當時的主管(簡稱D)言語和肢體性騷擾, 初出社會,不曉得怎麼處理職場性騷擾, 因為D是直屬主管,我不敢得罪他,就這樣在權力不對等下的性騷擾中隱忍了一年,任由他欺負。 在我調BU、直屬主管不再是D後,我刻意跟他保持距離、開始敢反抗他的性騷擾, D因此惱羞,後續在工作上有合作時,常公開刁難我、 明明不是我的錯時卻告訴其他同事是我搞砸的、 或是威脅我要向高階長官說我工作能力有問題,導致我很長一段時間上班心理壓力都很大。 (又過了一年,後來剛好有機會告訴公司人資這件事,結果自己也身為女性的人資C不但沒有教我怎麼處理,甚至還告訴我「女性在職場上本來就會有許多不公平的事,我應該要接受,因為這是工作上的磨練。」然後這件事後來不了了之。) 🔴性騷擾發生經過 2016年10月和一位工程師同事(以下簡稱B)在瑞典出差, 期間B就常言語性騷擾,如以幫公司省錢為由,提議和我同房、詢問我的三圍等。 我本身就個性保守,甚至有些害怕男生, 所以在公司都特別跟男同事保持距離(每每要找R&D討論案子時,常常不敢進R&D那層樓的那種),完全不是可以聊這方面話題的人。 當下覺得噁心、生氣,認為他怎麼可以這樣跟我說話,且感到受辱。 B看到我尷尬、不知所措、又有點惱怒的反應,表現出覺得逗到我很樂的樣子, 我很生氣但也不能怎樣,我的案子負責的R&D就是B,我很怕得罪他, 除了一起去客戶端開會之外,還是要帶著他跑、照顧他。 且公司灌輸的觀念是, 身為業務的我出差時應該照顧R&D(幫他訂交通住宿、帶他去吃飯之外,有空閒時間也應帶他們去當地觀光)讓他們能夠開心工作。 和B一起出差的第三天吧,我們移動到Gothenburg一間旅館,我們兩間房間就在隔壁。 隔天晚上B突然傳line告訴我「在房間不要不穿衣服哦,我覺得(這間旅館)怪怪的」
imgur
我看到訊息很緊張,馬上打電話問他為什麼這麼說。 B只是含糊地說「這間旅館就是感覺怪怪的」、「有些人就喜歡觀看女孩子在私人空間的所做所為,因此房間很有可能被偷裝針孔」帶過, 另外提到「不要只穿上衣,不穿褲子哦~」, 我確實私下有只穿上衣的習慣,但那時沒多想,以為他是單純提醒, 內容剛好和我個人習慣吻合而已,沒有聯想到他有什麼問題。 但是因為這些話,我當下很害怕,趕快上網查怎麼用身邊物品確認房間有無針孔。 我把房間燈都關掉,開了手機攝影模式, 一邊發抖,一邊環照房間,看哪裡有紅點,網路上說紅點是針孔。 我檢查了很多次都沒找到,只能無助地哭, 後續換衣服、洗澡時都不敢開燈,晚上害怕得睡不著。 隔天早上和B一起吃早餐,B突然問我「你為什麼洗完澡要這麼忙?」 我問他是什麼意思,B問我「為什麼洗澡之後都要不穿衣服走來走去」, 我嚇到了,因為我確實因為洗完澡後想等身上乳液乾,不會馬上穿衣服。 我進一步問他為什麼知道, B用興奮的語氣說他「從他房間看得到我在浴室和房間的樣子,包括工作、洗澡、睡覺、房內走動等」。 他在向我描述時的態度之輕蔑,讓我作噁。他告訴我他很高興他可以從他房間看到我的身體私密部位、描述我身材如何如何、跟他想像中比起來的差異為何。 當時的我已經忘記害怕,一心想知道他是怎麼看到的, 追問之下他只說「不要問,我怕你覺得我是變態」以及「不要再問了,好尷尬」 我用很多開放式問題確認他真的有看到我之後, 便一直想要試著”看到”他是怎麼從他房間看到我的,因為我一心只想著:我需要證據。 吃完早餐之後我們走到房間外的走廊上面,我央求B讓我進他房間。 那時為了能夠套他話,我忍住害怕或是受辱的反應, 整個過程是以很輕鬆的語氣、並刻意表現出無所謂的態度, 甚至忍住噁心對他撒嬌,想要探出他是怎麼看到的。 僵持了很久,好不容易B讓我進他房間後, 我掃了我們兩間房間相接的那面牆,找不到任何我想像中的”洞”或是有裝任何裝置。 我想把唯一擋住部分牆的衣櫃移開時,他把我壓到牆邊, 開始觸碰我的身體後方,碰到屁股時我冷靜地說不可以, 他靠在我耳邊說「要不要趕快出去,我怕我會受不了。」 我求他告訴我他是怎麼看到的,我當下已無法害怕,憤怒占據我的心思,我一心只想找到證據。 僵持很久我蹲下來掙脫他,快速打開衣櫃檢查, B把我抓住,靠在我耳邊繼續說,要是我再不出去他「真的會受不了」。 我離開他房間後拜託旅館幫我換房間, 當時的我也不敢講發生什麼事, 我說我需要一個有書桌的房間,拜託他們讓我換房。 換房後,我還一直擔心我會因為換房間而得罪B。 隔天一起吃早餐時我開了手機錄音,果不其然B主動提起這個話題。 他突兀地提起「我有很多乳液」。 我拜託他告訴我他是怎麼看到的,告訴他這樣我以後才能小心一點。他一臉得意樣不回答我。 但我錄到了他說他看得到我在房間做什麼這些話, 還在我問他「能否告訴我從什麼角度看到的」時, 他戲謔地回我:「看得到毛的角度」這樣的言語性騷擾。 🔴公司包庇性騷擾犯 我一開始不打算處理此事,因為諸多原因: 😰 性騷擾本來就是很少在聊天時能被討論到的話題。加上我覺得整件事很噁心,對我來說很難以啟齒。 😰 以這間公司的內部風氣,我要是把這件事傳出去,只會被當成八卦,造成二度傷害。我很害怕被當成笑話討論,我覺得很丟臉。 😰 我那時很喜歡我的工作和前公司,我不曉得這件事會如何被處理。我擔心要是揭發了,我可能會被貼標籤、在公司待不下去。這些都是要處理之後的結果不理想的話,我要自己承擔的。 😰 怕會被”檢討受害者”: 我在公司一直以來的形象都是保守、害羞的女生。穿著保守、且非常與男性同事保持距離,但看了很多性暴力受害者在曝光後受到不同的檢討受害者評論,我不曉得我會被用什麼理由檢討(可能說我不應該在房間裡不穿衣服?),因此不敢發聲。 😰 我極度害怕告訴別人這件事後會被B報復,就如同D報復我一樣。就B的個性,我甚至害怕B的報復方式會是下班跟蹤我、潑我硫酸等。 😰 要是處理此事,會須要將我的經歷回憶一遍,寫下來,甚至和外人訴說,我覺得這件事情很難以啟齒,而且要回憶的話,過程對我來說會很痛苦。 😰 我一度充滿自我懷疑,覺得發生這樣的事自己很丟臉、是自己的錯:認為自己太好欺負才會遇到這些事 和B合作的案子告一段落、B回台灣後,我後續還是自己跑客戶, 12月出差結束回台後我忍了三個月,勉強自己正常工作。 但後來因創傷反應過大(晚上睡覺惡夢連連;上班也會上到一半莫名其妙大哭,已無法正常工作;在公司見到B會感到害怕和噁心想吐), 在那裏上班都會回憶起噁心的經歷,每天都很痛苦,決定提出離職。 並且在諮詢社工後,決定提出性騷擾申訴。 提離職後被公司當時的董事長兼創辦人E慰留,找我單獨談話。 我想是個好機會講出我遇到的事。我想董事長那麼疼我,應該會替我打抱不平。 有了在瑞典發生的經歷,覺得任何情況下都要準備好蒐證,於是進會議室前我開了錄音。 我告訴董事長事情發生的經過,以為董事長會站在我這邊。 結果董事長一臉慈父地對我說「B只是喜歡我,表達方式錯誤而已」, 說我外在條件好又很優秀,「遇到這種事很正常,不應放在心上」。 藉由誇獎我來親近我,企圖淡化性騷擾事實; 並用我條件好、遇到這種事很正常,來合理化性騷擾。 我告訴董事長我離職前打算提出性騷擾申訴,請公司處理這件事。 董事長看起來很關心我, 告訴我他要「幫我轉調其他事業單位,以後不會再跟B有接觸,要我不要提出申訴」。 也就是說他想息事寧人。 把我調走後我是不會再見到噁心的B, 但我先前做到一半的案子和維繫好的客戶要放棄,還需要重新適應新的工作內容、新的部門環境; 身為騷擾者的B卻反而得以假裝沒事繼續留在原單位工作。 董事長說「他會請人資去跟B談話,以後B就會學到了,我不應該提出申訴,會害到B的人生、而且公司可能必須開除B。」 我因為被B性騷擾,才想要提出申訴保護自己,竟然變成我在害他(?)。 董事長很擔心B離開公司,因為B確實工作能力不錯,許多大案子都是他做的。 然後董事長提了一些長官讓我選擇,說讓他們跟我討論我應該要怎麼做, 告訴我「不需要做到提出性騷擾申訴也可以處理此事。」 (提到的人其中包含我當時的直屬主管,我原本沒有講在瑞典發生的事,結果在提離職時被他刁難,我不得不說出我被B偷窺的事。結果他也沒有要處理的意思,只說好吧讓我走。) 我告訴董事長我願意跟當時的執行長K聊聊, 因為我可能比較能夠信任K,且他是我以前曾經短暫direct report的對象。 接著,董事長馬上請了K來跟我單獨談話, K溫柔而堅定地告訴我「這件事是我和B之間的事,不應因此事提出性騷擾申訴影響公司名譽,我這樣”處理不恰當”會害到公司,公司“很無辜“。」 我是申訴B,又不是申訴公司,我不懂這樣為什麼會影響公司名譽。 K還表示「這件事發生在瑞典,不是在這個辦公大樓內,因此跟公司無關,不算職場性騷擾。」 然後K冠冕堂皇地提議「讓B在第三方在場的情況下跟我道歉,要我就此了事。」 但我根本一點也不想再看到B,我覺得看到他就很痛苦, 而且我極度害怕他知道我告訴大家這件事的話,我會遭到報復。 結束和K的談話,K去和內部討論後, 發現公司必須處理此事,否則已違法性別工作平等法,因此立場轉變。 和人資約談我,表現出願意讓我提出性騷擾申訴的樣子。 我在離職前一天正式繳交申訴書 (同時也有報警,但又是另一個二次傷害的故事),前公司處理我申訴書的性平調查小組裡其中一個人資N,在那時看了我申訴B的文件後是裡面唯一來關心我的人。 她聽起來很心疼地問我,是不是在這段時間上班都很害怕, 還告訴我她也有被職場性騷擾的經驗,建議我以後要如何面對。 後續N和我約在外面進一步訪談申訴書內容的細節一次。三個月後收到N代表公司寄給我的性騷擾申訴調查報告。 內大致上是: ❗️ 偷窺指控不成立,因為無相關證據。且B針對偷窺的相關說辭明顯是開玩笑,「一般人」於「理性狀態之下」不至於相信。(我的理解是,他們想要暗示我精神有問題嗎) ❗️ 肢體性騷擾不成立,因為當時在房間時B對我的觸碰只是為了要請我離開房間。 ❗️ 言語性騷擾不成立,因為我當下並未向B表達我不喜歡他說的那些話。(符合許多對性騷擾有誤解的人所表示的: 「沒有拒絕就是同意」) 在和董事長和K的談話後,我已了解到公司不會對B加以懲處, 但我沒想到我的受害經驗會被否定,甚至是把不成立的理由歸為我的問題, 對我來說是很嚴重的二次傷害,甚至比性騷擾本身帶給我的傷害還大。 收到這樣的結果,我情緒非常激動。 一邊發著抖一邊傳訊息給N「我收到她的信了,對公司非常失望,我會針對公司向勞工局提出申訴。」 下班回家的路上覺得自己已經沒力氣走路,希望自己在路上被撞死。 不是為了讓加害者或公司感到罪惡感(可能他們也不會有罪惡感,他們那時有害怕我去自殺只是因為怕事情鬧大) 只是因為自己無助到,覺得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希望了,沒有任何人可以相信。 離職前是帶著感恩的心走的,但現在一點感恩也不剩, 因為前公司就是性騷擾共犯,並且還跟加害人一起帶給受害者更嚴重的二次傷害。 這間公司裡不只我被欺負,還有別的部門也有女生、離職的學姊也有被性騷擾的傳聞,沒有一個人敢處理,大家都吞下去; 不只有今天B和D加害者,還有好多別的主管、男同事也有相關傳聞,他們都是這間公司這樣縱容出來的。 其實一間公司發生職場性騷擾並不可恥,可恥的是,他們縱容、甚至包庇騷擾犯,以致於公司發展出這樣的風氣。 帶著這些人在我心裡烙下的恨和創傷,我更努力地希望能改變些什麼。 後續我向勞工局提出針對公司的申訴,連同先前D未得到妥善處理的事件一起提出。 我申訴前公司後,耳聞前公司長官在要把常駐德國的D派回台灣,對我提”誣告”(誣告他性騷擾),才能幫公司「洗清名譽」。 有關B,這件事在公司鬧大後,則是聽說公司高層要派B外派三個月,幫他避避風頭。 我感覺不出來他們覺得自己有錯。 🔴如何針對資方提出違反性別工作平等法的申訴 我的社工告訴我,職場性騷擾不被公司妥善處理時,依法可向勞工局申訴公司。 我們上班地點在新北市樹林區 (請注意是根據”當事人工作地點”的縣市,該縣市的勞工局方為負責機關), 因此我填寫了”新北市勞工就業歧視申訴書”、 整理所有資料(包含申訴B的申訴書、申訴公司的申訴書、所有錄音檔案、依錄音檔案逐字打出的譯文、任何可當作證據的line截圖), 連同進前公司第一年時被D性騷擾的事件, 一起向新北市政府勞工局的”就業安全科”提出申訴 (連結在文末)。 我針對以下幾點申訴前公司: ️❗申訴人向雇主提出性騷擾申訴不但未獲得受理且遭勸退: 如前面所述。 ️❗️申訴人向資方提出性騷擾申訴未獲得公平調查: 如申訴報告的內容。 ❗️ 雇主未實施性騷擾教育防治訓練,也無頒布禁止工作場所性騷擾的書面說明: 依法大於30人的公司都應訂定性騷擾防治措施、申訴及懲戒辦法,並在工作場所公開揭示。 而我當時找不到內部文件,是詢問後他們才提供相關資訊給我的。 ❗️ 雇主於知悉前條性騷擾之情形時,未採取立即有效之糾正及補救措施: 在D和B的事件中,公司在知悉性騷擾情事後,並未保護受害者、並未立即處理此事, 反而屢次要求我不要提出申訴。 而在D的事件中,雇主知情後理應即時將騷擾者及受騷擾者隔離。但大家都假裝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 D一樣留在原單位,我還是必須痛苦地繼續跟D共事。 而那時D長駐德國,我至德國出差時住公司宿舍, 前公司已知道我和D的事卻仍讓他保有宿舍鑰匙; 我很害怕,向當時的主管反應鑰匙能否不要由D保管,主管冷漠不予理會。 (請參考雇主職場性騷擾防治義務(連結在文末)) 🔴結語 整個過程中,受到台北市的現代婦女基金會許多幫助。(連結在文末) 在處理我這個個案時,他們其實只負責台北市的業務,但我的社工仍然提供了許多資源給我。 在我還害怕曝光身分時,我的社工在電話上關心我的心理狀況; 給我建議、告訴我有哪些管道可以處理我的事件; 教我如何提供證據、如何蒐證; 在前公司對我有所回應時,提點我該如何應對; 提供法律諮詢; 一直到後來幫我安排心理諮商、陪伴我度過創傷; 我很感謝他們。 經歷創傷的我像被禁錮住、被困住了,而我知道,困住我的人是自己。 我一直活在恨之中。 我試了各種不同方法,但有好長一段時間,我不知道如何能走出。 而現在我想我已經好了, 除了很偶爾才會做的惡夢,夢到回到前公司上班。 針對性騷擾(或是延伸到整個性暴力)議題,我有太多話想說。 雖然經歷整件事的過程很辛苦,但我確實從中學習到、自我成長許多,也變得更加堅強。 如果大家有興趣,我會想再寫更多文章分享,例如關於如何蒐證、如何面對創傷、若身邊的人被性騷擾/性侵,該如何陪伴創傷者,等等。 🔺補充:如何針對性騷擾者提出申訴或告訴: 根據性騷擾防治法第25條 (連結在文末), 性騷擾事件有以下兩途徑可處理 : 行政申訴以及刑事告訴 (兩者可以同時並行) 須注意是有時間限制的: 1. 行政申訴: 須於一年內提出行政申訴 (向加害人所屬機關、部隊、學校、機構、僱用人或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提出申訴), 2. 刑事告訴: 須於6個月內提出刑事告訴 (向警察機關)
imgur
此表出自衛服部製作的性騷擾防治宣導文件, 我覺得整理得很清楚, 整份文件的連結在文末供參考。 參考資料: ----------------------------------------------------------------------------------------------------------------------------------------- 在此附上一些希望能幫助到大家的資訊: ⏹ 新北市性騷擾免付費諮詢專線(其他縣市要再查一下):0800-000-785 ⏹ 全國保護專線:113 ⏹ 被性騷擾怎麼辦? - 衛生福利部 (PDF檔)
⏹ 全國法規資料庫- 性騷擾防治法:
⏹ 全國法規資料庫- 性別工作平等法:
⏹ 雇主職場性騷擾防治義務:
⏹ 現代婦女基金會:
愛心嗚嗚驚訝
2028
留言 427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