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解讀 咒術迴戰152真希與母親(補更

6月12日 19:44
這兩天又看了一些說法,補充一下 目前還有兩個說法: (1)真希殺了她媽媽,媽媽變成咒靈 這個比較可靠的證據就是胸口脖子那部分的血量是噴濺的,如果人體上有這樣的傷口應該已經失血過多,但刀子上沒有血跡。 另外她走路沒有留下血痕,血痕應該是直哉的。 不合理的部分是變成咒靈的速度過快,還有維持人型的部分,目前沒有看到有咒靈可以維持人型,除了解開束縛後的里香和作為人類怨靈的真人。 (2)真希試圖殺了母親,但她有特殊保命手段 畢竟是生出真希真依的人,有咒力也是合情合理。 但是這兩個說法都沒有辦法解釋她後續遇到直哉的情緒轉折,尤其是後者。 前者變成咒靈不能跟咒術師共存還好說,但是後者她如果還是站在保守派,應該要選擇救直哉等待後續協助。 另外還有一個有趣的點被找出來,直哉曾經當著她們母親面對真希真依評價,認為真依至少還有女人的樣子會順服,真希則是「哪天被人從後面捅刀子都不意外」,所以最後真的被捅刀子。 (138話) ++++++++++++++++++ ##個人解讀僅供參考可能有捏他## 首先這段要跟前面真希去忌庫合在一起看。
這段提到幾個點。 (1)真希希望伏黑繼承,除了方便營救五條的行動。並且他不認為自己真的遜色於伏黑,只是禪院家不認可。 (2)真希行動的目的除了證明自己,還有要給真依個棲生之所。這也是當初她跟真依對話真依不希望她繼續勸她的點,因為她越努力禪院家給真依和她母親的排斥和壓力就越大,試圖用這種方式要他們接受命運。 真依原本也打算就這樣接受當家族最下層的存在。 這也就推導出母親的「回去」,是認為這樣的抗爭是徒勞,而且讓他們越過越慘。
後面母親在遇到真希時不希望她靠近,換言之就是她知道真希在屠殺整體禪院家。 但是很顯然的她只知道真希憤怒,而不知道究竟是什麼讓她憤怒。 而真希找她的目的是再確認當初「為什麼阻止她去忌庫」。 從後面母親再出現在直哉面前時脖子上染上了血眼神空洞來看應該是自殺失敗,因為從真希的能力來看不可能沒有處理完就離開。 所以她應該是吿訴了她母親什麼,才讓她試圖結束自己的生命。這個資訊顯然是「新的」,才會讓她改變原本的行動方式。 而從她一開始的驚恐,她應該只是不希望真希去淌拯救五條悟的渾水。並不知道她們父親要弒子。 所以我推測,答案應該是「真依被父親殺了/真依死了」這樣就可以扣題「真依解開對真希的束縛」,和她們父親的「孩子不應該擋住父母的道路」。 禪院家沒有咒力的人是最下層的存在,所以就算生命被奪走或任人擺佈都無所謂,那支撐他們活下去的,除了木訥的活著,或許剩下的就是孩子們。 從最後來看這個母親是愛著孩子的。 禪院家在虧待這些沒有咒力或咒力低下者時給出的原因是真希,所以為了讓日子過下去,她選擇把恨發洩在真希身上。不承認禪院是真希的家,不認為她的出身是喜悅的。 但是她自己也很清楚,有問題的是這些咒力者。所以真依一死,做為這個母親在禪院家的束縛也解開了。 所以當她發現直哉沒死時,根本沒有思考他是否還有咒力,直接衝上去就要把對方處理掉,不希望他在未來造成對真希的不利,無視多年被視為殘渣低人一等這件事,用直覺行動。 最後的畫面則是用「你們」,所以在她此時的心理認可真希做為女兒的身份,並且生下的那刻起「不需要她們做什麼本身就有意義」。 我不太認可這個母親被附身的推測啦,畢竟真希是完全沒有咒力的存在。 而且這樣最後給她那些鏡頭和安排那幕也沒有意義。 最後面其他在外面的禪院家都被殺光應該是真希的手筆,因為常理上一般人打不過咒術師,而咒術師之間對決會留下咒力,能夠不用咒力打贏咒術師的只有真希跟甚爾。 可能是作者時間不夠,所以交代的比較不清楚或者故意留白。當然也可能是我穿鑿附會強行解釋。以上總之搶個頭香。
71
回應 14
文章資訊
熱門留言
國立成功大學
我覺得最近的劇情有一點點混亂 一點點一點點而已不要罵我
B3 作者本來就比較喜歡片段式的方式呈現故事,另外好像沒有專職助手。 之前好像就有人勸過修刊一陣子,不過他是說故事的完整性會破壞掉,但從上一話確實體力跟不上了,只好暫時休息。 為你頑強的求生意志點讚。
B3 求生欲好強哈哈
共 14 則留言
國立臺灣體育運動大學
那把菜刀是類似天逆鉾的咒具嗎哈哈哈哈 可以讓直哉凝聚不了咒力XD
B1 比較有可能是跟真希打鬥把咒力用光吧,哈哈哈。我覺得作者只是想製造這個下剋上的環境。
國立成功大學
我覺得最近的劇情有一點點混亂 一點點一點點而已不要罵我
B3 求生欲好強哈哈
B3 作者本來就比較喜歡片段式的方式呈現故事,另外好像沒有專職助手。 之前好像就有人勸過修刊一陣子,不過他是說故事的完整性會破壞掉,但從上一話確實體力跟不上了,只好暫時休息。 為你頑強的求生意志點讚。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
有人跟我一樣嗎?真希大屠殺我整個粉不起來了⋯
中國醫藥大學
B6 我也是…覺得很..有點說不上來 可惜?傷心? 就是覺得一個十六七歲的小女生做出這樣的事好難過,完全不覺得大快人心 (她從小就受到家族輕視,妹妹也才剛死去,會這樣做好像也是合理的,但就是不希望她這樣殺人)
國立成功大學
B7 我很訝異的是 直哉這麼快就死了
B6 B7 我不會覺得不妥欸。 應該說禪院家天生就有天與咒縛的遺傳,而老一輩的咒術師為了鞏固權力跟恐懼對於有這樣可能的人特別壓抑,從甚爾也是被瘋狂打壓來推測,前面恐怕還有其他天與咒縛的人,只是還沒有闖出名號就被禪院家掩蓋掉了。(天與咒縛到甚爾的程度,比咒靈還剋咒術師) 從甚爾的恨度,她們父親的態度,還有真依最後的遺願,禪院家的老舊派跟天與咒縛派是不能共存的局,沒有咒力是低賤人種,但是當成為天與咒縛就是不戰不休,所以真希的人生選項只有死亡或與家族為敵,她的選擇是赴必死局死亡,而真依選擇犧牲自己讓真希活下去。 補一下,真希在學院裡面是四級咒術師,但是他是可以拔除二級的咒靈,一般咒靈會比咒術師強,所以真希應該可以歸到二級以上(她爹特一)。 一個16歲還沒特別挑選咒具就二級以上的年輕人,禪院家不僅不培育反而是打壓,不讓她有機會跟更上級的靈對抗跟學習,思想真的很奇葩。 另外,刀子嘴的姐妹情超好嗑。
國立臺北大學
B8 對啊 好希望他戲份多點
B8 作者表示真依死了,禪院家吃便當啦(X 其實我覺得作者對真依有偏愛,跟娜美類似小賊貓的設定,鏡頭都特別漂亮。 27歲不結婚抽卡下一代,滿口表哥的仇女鋼鐵甚粉,明明叫直哉感覺卻彎彎的。 我覺得槽點太多了,可以先下去(X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
B9 雖說如此 但想想真希也是平安的長大成人了啊 雖然備受歧視冷眼 但她依然可以衣食無憂還有咒具可以使用 禪院家難道就真的如此罪不可赦? 個人是覺得殺了主謀的扇和甚一即可 不必要整個家 連同母親都殺了吧 這樣和當年夏油弒親而被唾棄有什麼不同? 個人是覺得 一旦真希做了這樣的決定 已經很難重返主角團了 且可能會被上層通緝 伏黑知道後會怎樣 (我說我不想當家主、而你卻滅了整個家) 乙古那個純愛大師知道了會怎樣 想到這裡總覺得這角色有點可惜了
B12 真希雖然有衣食供應但沒有咒具可以使用,只能做最基礎的勞動唷,也就是下級傭人的程度。而他老爸還是特級在角逐繼承人的候選者。 真希的咒具看人物介紹是五條家(遊雲)和私人物品和高專,唯獨沒有說來自禪院家,他是不顧一切離家到東京上學,如果沒有五條,東京會不會收下他也難說。真依則不同她有具現化的咒力,所以能上京都咒術學校。 我個人的理解她沒有殺她母親(請往上拉最上面描述),因為她要動手不可能沒殺成功,她連特級一都是直接一招了結。 對於禪院家沒有所謂的清除上層就可以坐下來繼續談,因為從對最高領導者動手的那刻,就會被視作叛徒,就算不先動手其他人也會衝上來搶功要拿真希的人頭去換御三家的獎勵和繼承權。 前面也說了,大多數的咒術師比起咒靈更怕專門剋他們天與咒縛。 路會不會越走越小不好說,至少他目前是和主角派一樣要拯救五條悟,如果五條在被放出來勢力一定會重新洗牌。虎杖跟五條目前也是被通緝殺無赦的狀態,所以目前不算離開主角圈,反而更像主角圈。 伏黑根本不在意禪院家,他願意當繼承者只是為了救五條,而他更看重的是自己的姊姊,還有咒專的朋友,沒有什麼怎麼做人的問題。 在咒術迴戰裡面就算是反派,只要能貫徹自己的理念人氣值不一定會差,漏壺、花御、夏油跟甚爾都是。 真要講,漏壺他們還可以打著自然力量反撲的大旗對抗罪惡的人類。 本來就沒有什麼對與錯的問題,每個人都是在為自己的生存、夥伴和理念戰鬥。
國立臺灣藝術大學
謝謝原po的文章,我一開始看到真希弒母有點小難過(因為後來發現媽媽其實是愛她們的,想讓她們活下去,雖然是跪著),看完這篇文章之後覺得好像蠻合理的。看完這幾話之後還是會喜歡真希,只是心疼她這麼小就失去想要守護的人,還雙手沾滿鮮血。可能想要對抗體制的話就會有很多人犧牲,畢竟說這個意念根深在很多人心裡(指禪院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