輔仁大學

#討論 默示同意

6月16日 04:40
前情提要
法律上之意思表示,可分為明示與默示,所謂默示即「知」而不為反對之意思表示始足當之。依據最高法院之見解,除表意人之舉動或其他情事,足以間接推知其有承諾之效果意思者外,倘單純之沈默,依特定人間之特別情事,在一般社會之通念,可認為有一定之意思表示者,亦非不得謂為默示之意思表示。 依智識程度正常之成年人必有之社會通念,女性倘同意與男性赴特定室內空間(男方家、女方家、摩鐵),且男方一開始便表明是二人獨處,則欲性交之意圖乃表露無遺,屬於性交之要約,女方如若同意赴約,即屬承諾,兩方自然乃屬合意性交,基於信賴保護原則,女方自然不得主張男方成立妨害性自主等相類似之罪名,否則難免讓人感受不公,簡直屬於仙人跳,若本院判決男方有罪,則無疑助長歪風,使有心人士利用法律毒害他人以謀取利益,此非法律之初衷,乃屬濫用司法。 本人在此保證 如果未來我能出任國民法官 國民法官改為可以審理妨害性自主案件 遇到這種案件 判決書是由我來寫 我會把這些內容寫進去 各位如果看到這樣的判決 就知道是我寫的了
11
回應 36
文章資訊
熱門留言
中國文化大學 法律學系
這個輔大粉頭是男的啦 ==
你是不是沒發嘍到最高法院最新的見解 沒有得到明示同意就可能該當強制性交喔
中央警察大學
1.酒醉算不算喪失行為能力?如果算,那自然沒有意思表達能力,就沒有默示的意思吧? 2.你知道不少性侵案件,被害人第一時間不是不知道要反抗,而是會有精神衝擊造成暫時麻痺或是無法反抗嗎?請問這種也算是默示嗎? 我不知道你是拿別人的帳號發文的還是怎樣,你身為一個女生,如果不多了解一下,就最好祈禱自己不要在非自願的情況下落入自己所講的狀況之中。
共 36 則留言
中央警察大學
1.酒醉算不算喪失行為能力?如果算,那自然沒有意思表達能力,就沒有默示的意思吧? 2.你知道不少性侵案件,被害人第一時間不是不知道要反抗,而是會有精神衝擊造成暫時麻痺或是無法反抗嗎?請問這種也算是默示嗎? 我不知道你是拿別人的帳號發文的還是怎樣,你身為一個女生,如果不多了解一下,就最好祈禱自己不要在非自願的情況下落入自己所講的狀況之中。
中國文化大學 法律學系
這個輔大粉頭是男的啦 ==
政大粉頭、嘉大藍頭、輔大粉頭應該皆為同一人 之前每篇質疑過了沒有一個敢回 應該是有一個帳號被鎖了就換一個
你是不是沒發嘍到最高法院最新的見解 沒有得到明示同意就可能該當強制性交喔
國民法官是陪審團的概念 要的是不專業的民眾 你越專業 之後就不會找你去了
國立臺北大學 法律學系
講得出這種話很明顯你不是法律人
國立臺北大學
B4 哥 求字號 我好懶
原 PO - 輔仁大學
B6 請正名為「歐陸法系法律人」 法律完全出自人的思想 是人的主觀思想產物 隨便一個路人主觀上認為的真理「殺人償命」 是不是法律思想? 是阿 所以人人都是法律人 而你說的是「歐陸法系的法律人」 那是可恥的存在 為了考試拿高分、為了當官 可以出賣自己的靈魂 接受那種禍國殃民、毒害人類的法律思想 B7 110年度台上字第1781號刑事判決 但是這個判決 本人是唾棄而不採納啦 畢竟國民法官判案本來就是不需要附理由 所以當然我想引用什麼都可以 我要引用早年老公強姦老婆判無罪的判決 也是可以的
僑光科技大學
法律要被法盲民粹侮辱了,從之前要推出這制度的時候,我就已經在擔心 B4 文章原本就在斷章取義,法規內容跟實務見解雖然都帶出來了,啊只表明要獨處本來就不能直接斷定是允諾人家可以上她 法律學一知半解亂解讀 就算法規跟判決能引出來,但國文程度很差,隨便亂套用亂曲解,這核心概念就是在用被害人太腦殘活該=同意被犯罪
僑光科技大學
社會通念都知道,喝到爛醉躺在夜店門口睡覺高機率會被犯罪,預見會發生仍沒危機意識且這樣做,那男生犯罪了可以主張女生『自願』的? 百分之百完全符合B0自以為是的法律水準 法律被妳這樣亂玩 講得出專有名詞不代表妳用得正確
原 PO - 輔仁大學
B9 B10 畢竟我是個有獨立思考能力的人 讀了中華民國的現行法律 以及司法實務見解 我會有自己的想法 去批評或贊同 而不會照單全收 法律系的人通常是最愚蠢的人 會把那些書上的東西、實務見解 直接當成宇宙真理 不敢像我這樣表達自己的想法 法律本就完全屬於人類思想產物 都是人的思想去定義 歐陸法系的思想、最高法院法官的見解、大法官的見解 以及本人我的見解 都絕非宇宙真理 只是人類主觀下的思想罷了 當然沒有誰對誰錯 我不像可悲法律系的 為了考試不得不接受那些東西 我可不會臣服於那些爛法律思想
原 PO - 輔仁大學
#討論 世間本無對錯 - Dcard
對錯都是人定的 我說的都不是宇宙真理 最高法院法官的判決書也一樣 都只是人類主觀下的思想產物罷了 所以 憑何要我認同他們寫的判決書? 對我個人而言 我說的才是對的 我有獨立思考能力 沒有要考試 當然不需要背誦、接受別人的法律思想
國立臺北大學
你好可愛哦,竟然覺得國民法官可以寫判決書~~ 還有你的信賴保護原則好像有點好笑🤭
原 PO - 輔仁大學
B13 你恐怕連法官其實很懶的寫判決書都不知道 有些法官都嘛丟給法助寫 甚至還有丟給替代役男寫的耶 反正投票完 結果出來了 我自願負責撰寫判決書 說不定受命法官因為可以少寫一份判決 會高興到請我喝一杯星巴克勒 啊法律、名詞都來自人的定義 我有我個人對於「信賴保護原則」的定義 以及我認為的適用範圍 我如果擔任國民法官 判案本就不需要理由 我判決書理由想怎麼寫是我的自由
國立臺北大學 法律學系
B14 我覺得你先去搞懂國民法官的制度再來吧 怎麼會覺得你自己一個人可以決定一切呢🤭 口氣真大
原 PO - 輔仁大學
B15 我沒說制度上我能決定一切啊 三個恐龍法官+六個正義人民法官 投票多數決嘛 決定有罪或無罪 以及刑度嘛 我知道啊 到時候 誰敢跟我講歐陸恐龍思想 我絕對當場嗆爆 不排除當場拍桌咆哮
弱弱的我,問幾個問題??還麻煩 b0 指導一下...... 1. 性愛契約的適法性? 2. 一方於行為當下,突然撤回意思表示,則又如何?
原 PO - 輔仁大學
B17 首先提醒你 國民法官判案就是單純多數決 來決定有罪或無罪 是不需要附上理由的 因此我可以完全跳脫既有框架 理由隨我講 而性愛契約 我國實務上認為違背公序良俗 但本人若出任國民法官 會認定為有效 而且雙方皆有配合另一方完成契約的義務 不能一方想履約 另一方突然解除契約 這是不行的 只能請求解除(出於雙方當事人之合意解除契約) 不能單方面直接形成解除效果 也就是不能單方面撤回意思表示 但如果真的沒有完成性交 到時候我會再研究一下法條 看我能否判賠相當金額做為補償
國立臺北大學
坐等恐龍國民的出現🤭🤭🤭
原 PO - 輔仁大學
B19 法律是人民的法律 人民的正義觀才是法律該有的面貌 所以只會有歐陸法系的恐龍法官 不會有恐龍國民 未來就是一律給我殺人償命、以牙還牙 那些歐陸法系的髒東西可以丟進垃圾桶了 期待未來國民法官可以審理更多案件 包括專科拘役或罰金之輕罪 以及參與二審、三審之審判 最後 就是全部由國民法官來判 把那些所謂的職業法官 都給我資遣掉 蔡英文關於疫情這塊真的做得不好 但只要民進黨願意繼續往這個大方向進行司法改革 我一輩子都投給民進黨
b18 再弱弱的問一下 民事契約只要對方不願履行,是否可以當場強制履行???還是要依循民事救濟始仍為之??
原 PO - 輔仁大學
B21 如果契約之存在 為雙方所不爭執 那麼本人認為可以當場直接強制履行 (比如性愛契約,直接強制對方完成契約所約定事項) 但如果一方主張契約不存在 則應該循訴訟途徑 由國民法官進行判斷 而倘若之後認定雙方之間並不存在契約 比如不存在性愛契約 但一方已強制另一方進行性交 則因為主觀上堅信契約存在 因此沒有犯罪故意 仍應判無罪 但應該賠償相當之金額(損害賠償) 或者返還已獲得之利益(不當得利) 另因各地風俗民情難免有差異(社會通念的差異) 以及節省時間與資源 我會希望能在各村、各里 設社區法庭 廣播召集大家去活動中心開庭 (門口核對身分證,確定為當地居民) 直接當場多數決 做出一些小案件的判斷
國立臺北大學
贛你ㄇ精神病? 直接請法警把你驅離~~ 各位看到這篇千萬不要被誤導... 此人所說皆為無稽之談,簡稱「廢話!」「廢話!」「廢話!」 在那邊搬弄是非~ 胡言亂語~ 地區問題刁民就你?🙄 (一定整天吃飽太閒去逛警局妨礙公務ㄉ大媽😒)
國立臺北大學
以下就不用再理這個繩晶併了~~👎
國立臺北大學 法律學系
B23 別這樣啦,我覺得她好可愛
原 PO - 輔仁大學
B23 啥是妨礙公務? 需要我借你刑分的書嗎?
國立中正大學 財經法律學系
B26
國立高雄大學 政治法律學系
現在已經有規定判決不能丟給法助寫囉
國立臺北大學 法律學系
B26 嗶嗶!你怎麼可以偷看教科書! 要有自己的想法啊!
原 PO - 輔仁大學
B29 閱讀市面上那些法律書籍 跟有自己的想法 並無衝突啊 做個極端的舉例 假設我是為反而反 那麼我要攻擊我國法律界的普遍論調 難道不需要瞭解論調的內容嗎? 不瞭解的話要如何攻擊? 此乃舉重以明輕之法理 我若為反而反 都還是需要去翻閱那些書 何況本人並非為反而反 而是瞭解而已 瞭解後才有同意或者批判 亦即有我個人的想法 (當然,歐陸法系大多都是髒東西,我大多都不會同意的)
匿名
這則留言已被刪除
6月18日 05:26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國立中正大學 財經法律學系
B30 歐陸髒東西有包含債權行為物權行為嗎?
國立臺北大學
B32 我覺得物權無因性蠻討厭ㄉ 全世界也沒幾個國家物權債權分開的 你看如果採有因性的觀點,就可以跟不當得利881了,回歸767的懷抱,484很棒啊
國立中正大學 財經法律學系
B33 很想但考試不准
原 PO - 輔仁大學
B32 具體舉例言之 「債權行為不以有處分權為必要」 這就是真的骯髒理論 可以賣掉別人的東西是什麼鬼? 如果我來判 賣掉別人的東西絕對無效 東西就是給我還回去 個人財產權比交易穩定更重要 如果舉辦全面公投 我有把握也是我這方佔多數 只有禍國殃民的德國法律人 以及他們的追隨者 才會認同這種東西
國立臺北大學 法律學系
性交不是法律行為,自不會有「法律上之意思表示」要約、承諾,更不會有成立契約(成立性交契約?72條直接無效了啦)按你的說法,意思表示錯誤(主觀意思、客觀表示行為不符)還可以撤銷,更是助長你所謂的「歪風」,這是基本總則的概念。 基本上你的論述無意義,你只能討論,不能寫判決書(就算可以也是判決違背法令),如果你持的論點是「雖然法律這樣規定,但我覺得應該如何...」,那請不要發法律版,因為你沒有要以法律為基礎討論(法律的定義,立法院三讀通過經總統公布,不是你說了算) 所謂平庸之惡,如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