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噬記憶之街

8月3日 18:51
回憶是什麼?該用什麼來形容呢? 是該像齣戲一般,正因為一切都已然發生,只是照著有過的軌跡前進,是如此生硬,如此使人厭惡。 還是該像相簿,片斷的回憶蒐集成一冊,悄然翻起一頁一頁,用想像去彌補每張照片之間的空隙,也太過不真實。 話回從頭,回憶該如何定義呢? 「你還好嗎?」 此時的我面前正有個人蜷曲著,像隻蟲子一樣一動也不動。 站著不是蹲著也不是,我索性便盤腿坐了下來。 不知是不是因為坐下時動作過大,似乎讓這孩子恢復了點知覺,原本背對著的臉此時轉了過來。 一張還未從夢中脫離的臉。 「你是誰?」輕如黃鶯的聲線,緩緩道出這樣的開頭問句。 該說是心裡有數吧,我並未被這樣唐突的問題所嚇到,反倒回給了他一張大大的笑臉,是那種連眼睛都瞇起的十足笑臉。 孩子困惑,但這樣的氣息並未從臉上散發,因為他的臉依舊未變。 是眼睛,從眼神裡透露出了疑惑,以及微小的不安。 「我是誰?」 這句話使我的笑臉瞬間僵硬。 即使當下我在要收起笑臉還是持續笑臉上起了天人交戰,但我還是收了起來。 只是單純覺得不適合此刻而已。 「你忘記自己是誰了嗎?」我輕聲。 孩子搖了搖頭,將臉又埋了回去。 我單手托著下巴,歪著頭繼續發問。 「那你還記得最近一次發生的事情嗎?」依舊輕聲。 話音剛落,孩子身子突然一震,彷彿感覺到什麼駭人的東西正在靠近一樣。 接著,他哭了。 「嗚……嗚……嗚嗯……」 雖然我並不是沒有對付過這樣的孩子,但此時我還真不知該如何是好。 「要哭的話就大聲哭出來,姐姐我都在這邊陪你。」「一條街。」 嗯?他剛剛有說話嗎? 「你剛剛說什麼?」下巴滑落托著的手,我的上半身前傾而出。 停止哭聲的孩子用手擦拭掉流出的鼻涕,將頭轉回來後又重複了一次剛剛的話。 「一條街,一條看起來……沒有盡頭的……街道……姐姐怎麼了嗎?」 這次突如其來的發問著實嚇到我,緊張的將臉藏進了雙手之中。 「沒事沒事!」 絕對不能讓他看見此刻我臉上的表情! 「還能走嗎?我帶你去一個地方吧!」 我一下的站直了身,雖然隔著指縫,但孩子的頭搖著。 「好吧!」 我轉過身並蹲下。 「真的不行的話我背你,快點快點別磨磨蹭蹭的了!」 原本無力的孩子此時迅速的便趴上了我的背。 是被我那有點過激的情緒刺激到了嗎?不管了啦!現在這可不是優先處理事項! 凌晨五點半,破曉之際。 我背著這孩子從剛才離開的便利商店外開始奔跑在大街上。 「要去……哪裡……」柔弱的口吻。 「要去一個,」換了一口氣,我接著說:「能讓你恢復記憶的地方。」 孩子未能明白話中的意思,正想再次發問之時,身邊卻被一陣怪異的風所包圍。 「我會建議閉起眼睛喔!」 話音剛停,包圍的風將身體急速抬升。 太陽此時也從地平線之上浮現,晨光揮灑在我與這孩子的身上,宛如穿上金黃色的大衣般。 「快看啊!看看這日出!」 我大吼,但卻沒有半點回應。 可能剛剛上升的速度過快,孩子在我肩上暈了過去。 我側臉望著那小小的臉龐,不禁想起了那人。 「當初也是一樣的畫面吧。」 我閉上眼,回憶著那段日子之下,吹過的那陣陣清風,正如此刻一般。 「好好休息吧,趁著一切還未恢復正軌的此刻。」 一樣的話語,但卻是從我嘴中說出還真是不一樣的感覺。 算了,停下這多餘的自言自語吧。 「但還真沒想到同樣的事情又再次發生……那條街。」 我不會忘的!雖然曾經忘過,但永遠也不會了。 向著陽,風吹著仍未停。 2019/10/08,晚
1
回應 0
文章資訊
159 篇文章11 人追蹤
Logo
每天有 11 則貼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