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過〉

8月3日 22:06
眼 不知不覺蓄滿 浪 午後的星海 浮沉不休 每一朵光 向遠方 奮力揮手 等候被鏡頭拍成略帶鹹味的畫面 等候傾斜的橋眼前緩降 從白金天空 我 努力上坡 把腳栽為苗 把頸鑄作笛 希望榨出汗 汗稀釋成潮聲 薰衣草色的午覺 逐漸冷淡 季風吹動時間 吹不動吊床的空隙 空隙之上的霧 與霾 當我再次旅客 水筆仔般的童年 記憶不老 只是逐漸 乾硬如出爐許久的鬆餅 連蜂蜜 都人工
1
回應 0
文章資訊
34 篇文章8 人追蹤
Logo
每天有 12 則貼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