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聞錄]黑令旗(12)

2018年1月26日 02:48
前情提要
[聲明]異聞錄系列都是真實案例改編,有些地方可能會因作者心情(無誤)擴大劇情描述。請保持輕鬆的心情,抱著爆米花收看就好。無法接受請點擊離開,謝謝。 ————————————— 眾冤魂們互看一眼之後,一臉不願的相互點了的頭,接著取來自身鮮血滴在骷髏鬼手中的黑令旗上。黑色的旗面顏色變得更加深沉,上方的血書變成陰暗的紫紅色,宛如一碗鮮血淋在紫黑色的曼陀羅花一般,一種詭異、邪魅、不祥的感覺壟罩在這面四角旗子上。 骷髏鬼揮了旗子,跟剛剛在代天宮時一樣,一團幽暗的紫黑色煙霧從黑令旗中彈出,可這次的顏色更加深沉、更加漆黑。這團煙霧直往屋外衝去,在豬舍的外邊繞了一圈後才穿過牆跑到嘉明所在的豬圈中。 此時嘉明仍盤坐在念佛,這團黑霧找到嘉明後便擴散開來,接著慢慢凝聚罩在嘉明身上,一旁的振國就這樣看著黑霧漸漸吞沒嘉明。振國身旁的野豬們開始興奮了起來,又蹦又跳的把振國拽倒在地上,把振國嚴嚴實實的包圍起來。 忽然之間,罔市阿嬤綁在嘉明脖子上的髒腰帶“砰”一聲被打開,像是閃光彈放出強烈的亮光。那團紫黑色的煙霧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 在豬圈外的冤魂們並未看到這道光芒,第一是因為冤魂們背對著這道光,第二是不知何時,這豬圈外的青銅柵欄像是樹木一般長出茂盛的枝葉和形狀如銅錢般的纍纍果實,把整的豬圈給包圍住。 當裡頭這道光芒乍現之時,強光一打到這青銅枝葉上,大半光線都被這青銅樹吸收,剩下的光線穿過樹梢後大部分又化成朝露般的晶瑩液體凝結在同葉子上,最後最後少部分的光線才如柔和的月光一般淡淡的散出。 骷髏鬼又再揮了一次旗子,紫黑色的煙霧又衝出屋外後透過牆找到嘉明,跟剛剛一樣壟罩住後,嘉明脖子上的腰帶“砰”又鬆了一個,一道強光又在這被青銅樹包圍的豬圈內打散黑令旗召喚出的紫黑怨氣。 鬼魂們揮了七次旗子,腰帶上的七個結都打開了。 青銅戰車上變成少女的罔市阿嬤,右手打了個響指後對著一干冤魂們說到:「現如今天上地下,除非是大羅金仙、上古真神出手相救,不然這陳嘉明是死到不能在死了。領黑令的冤魂無法輪迴投胎、這下你們可以安心地去了吧」 一聽到罔市阿嬤這彈指,倒在豬圈地上的郭振國趕緊走了出來,從腰間拿出一塊上頭寫著“六時無常”的令牌,對冤魂們說到:「大家現在把怨恨放下了,進到這塊令牌來吧!我直接帶你們到陰府報到,你們下輩子無論生在何道,都會投生在Y市,元君已安排好了來日來帶領你們修行積德的導師了,大家放心吧。」 剛剛在代天宮取下天靈蓋的那個女鬼(現在頭頂少了天靈蓋,估計是遺落在那忘了拿回來。)無奈的笑了笑之後,像是釋下重擔一般吐了一口大氣。回看一眼身旁夥伴後,第一個走進了振國手中的令牌。 其餘冤魂也一個一個走進了令牌中。 唯獨帶頭的骷髏鬼,焦黑的雙手死死的抓著那枝變成淺黑色的黑令旗。隨著最後一個身旁的夥伴走進振國的令牌中,壓抑的情緒終於爆發了出來。 「老妖婆!是你!是你阻擋我們索命!是你救了陳嘉明對不對!?全Y市唯有五大境主能救他,你這鬼王也算一方境主。剛剛我們所有地方都搜過了,唯有你這戰車之下沒有搜。陳嘉明是不是躲到你的戰車之下了!?」骷髏鬼指著青銅戰車上罔市阿嬤凶狠的怒罵到。 「我說過了,我這裡沒有藏人。」罔市阿嬤笑著說到。 「不可能!!」 骷髏鬼怒火中燒,喪失了理智。聲嘶力竭地喊出這句之後便把黑令連揮兩次,召喚出最後兩股怨氣之後,旗子一扔直接衝進去戰車底下想把陳嘉明給生吞活剝。 可衝進戰車下之後才發現,哪有什麼陳嘉明,底下只有兩隻比貓還大的老鼠。一黑一白的大老鼠一看到骷髏鬼衝進來,惡狠狠的咬骷髏鬼,那老鼠的全是尖牙,牙齒比刀劍還要鋒利。這戰車底下空間狹小,骷髏鬼想退又退不出去,甩又甩不開這兩隻老鼠。 「我不早就警告過你了嗎?當你揮這旗子超過七次,我可無法保證會發生什麼事」變成少女的罔市阿嬤坐在戰車上身了個懶腰,慵懶的說到。 -------------------------- 這邊解釋一下: (1)青銅樹 佛教當中摩利支天是拿無憂樹的枝椏 這邊感覺柵欄都變青銅的了 用青銅樹會比較符合鬼王的神秘氣氛
(圖為三星堆遺址出土的 搖錢樹) (2)六時無常 佛教「六時」的說法源於古印度。「晝夜六時」即,晨朝、日中、日沒(以上三時為晝)、初夜、中夜、後夜(以上三時為夜)。 而「無常」指為一切世間萬物終將變異,無常存者。 (3)黑白二鼠 這是由於道教的斗姥造型都會手捧日月 而佛經裡面把日月比喻成黑白二鼠 放在這邊也符合阿嬤髒亂環境的設定 所以就作此描寫 而且個人感覺如果寫 烏鴉跟啾吉在車子底下 真的有點刻意⋯⋯⋯ ---------------- 喜歡記得按個愛心噢! 阿嬤愛你~ [異聞錄]黑令旗(完結篇)
愛心
358
留言 23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