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住的第三間鬼屋

2021年11月6日 22:26
兇宅 故事有點長,麻煩請花點耐心看完, 謝謝🙏 大學的時候是在屏東唸書,我是桃園人,因為家裡經濟條件的關係,必須要半工半讀,白天上課,一下課就到網咖上中班(晚上12:00下班)。 雖然身為窮學生但還是希望能有個小廚房,於是就和同學合租了三房二廳的公寓。 記得當時的租金是7000元,平均下來我只要付3000元,因為我想住有衛浴的主臥。 記得看房時,房東說原本住在這裡的是一位女老師,所以保持的都很乾淨。 房東看我們沒說話就接著說,因為女老師出國了,所以才有空房出租,不然依他們房子的條件是很難有空屋的。而且家俱、洗衣機還是全新的,聽到這我和室友就決定要租下了。(在這裡奉勸任何要租屋的人,如果要租房,最好先到附近的警察局查看看是不是兇宅,或是有沒有發生什麼社會案件!)(上網查兇宅也能查到哦!謝謝卡友告知!) 前三個月都還好,甚至一點狀況也沒,畢竟半工半讀、加上年輕愛玩,有陣子就只是回去洗澡而已。 某天沒有朋友邀約、又不想通宵打遊戲的下班後,決定回租屋處睡覺。 主臥的衛浴是乾濕分離的,洗完澡後一踏出浴室, 就彷彿看見一個女生倒在淋浴間,髮絲散落在臉上,全身是血,感覺中了好幾刀,而雙眼盯著我看…。 那時候只覺得是自己鬼片看太多在瞎想,完全不放心上,但睡覺時心裡還是怪怪的,所以就把浴室門關上,但我只要背對浴室門時,就又能感受到那雙眼睛的注視。 隔天睡醒衝衝忙忙的趕早八,早就忘了這件事!而且本身有魚一般的記憶,所以也很難記得😂 回想當時,我記得是我憂鬱症最嚴重的時候,只想要待在家裡,還推掉了所有朋友、同學的邀約,晚上怎麼樣也睡不著,安眠藥吃了五顆也還是睡不著,吃憂鬱症的藥吃到傷到脊椎神經,下半身動不了,還去掛急診,拿藥單給急診的醫生看時,醫生說可能是藥物的負作用。 當天晚上下班又經歷了前一晚的狀況,就這樣過了一、二個月(那時候並不是不怕,只是在網咖下班,就直接打遊戲到天亮,大概八點多才會到家洗澡睡覺,想說只有白天在家睡覺,應該沒關係吧!至於學業,是完全荒廢了)。 至到某天我要睡覺時,我很清楚自己並沒有睡著, 所以很肯定不是夢! 我一閉上眼就看見大門站著一個男的,手裡拿著刀,一臉喪失理智、眼神兇惡的拍打著門,沒多久一個女生(長頭髮、瘦瘦的、氣質很好)就去開門, 女生把門一打開,一把刀就迎面而來,因為男人離女生大概有一個手臂的距離,刀子下去時並沒有碰到女生的身體,而女生嚇到連後退了幾步,男人衝上前對女生砍了一刀,刀子劃破了女生的衣服,從肩窩滲出血,女生轉頭跑回主臥,想躲進浴室裡, 結果逃跑的速度比不上男人,在連中了好幾刀後,倒在了淋浴間,而男人最後在女生的腹部補上了一刀,沒多久女生沒了氣息,男人見狀把刀丟在一旁,抓著女生的雙腳,從浴室拖往門外,拖過走廊、經過客廳,最後大門門口走去,然後畫面就沒了。 這種感覺像是被押在螢幕前,逼著你要看完這一個片段。 當下我嚇得抓了錢包、手機、鎖鑰就出門了。 隔天也不敢跟室友們說,但租屋簽約是一年,那時才住了半年,如果直接搬走,剩下的人就得多付租金,正愁著要怎麼跟室友開口,又不嚇到他們的前提下要怎麼說,一直到中午室友傳簡訊(那時候還沒有賴)給我說有事想和我商量,於是我和室友約了下班後到小七見面。 一碰面室友就問我最近有沒有睡在租屋處, 我反問室友為什麼這樣問, 室友說:上大學前我家的神明(室友家有供奉神尊,但哪尊神明我就不記得了。室友的爸爸是乩身。)給我一串佛珠戴在身上保平安,上星期的某個晚上自己斷掉了,因為佛珠斷了,所以才想說週未回家一趟,一回到家我就把斷掉的佛珠放在神桌上,結果晚上神明就降乩要我三天內搬家,所以我要跟你說我得搬家了,不好意思! 我聽完之後沈默了一會兒,室友還以爲我生氣了,不停的道歉, 我嘆了口氣跟室友說了我發生的事, 並且告誡千萬不要晚上回去,現在先去同學家借住,等白天在回去拿換洗衣物,房東的部分,我會在跟房東聯絡。 後來室友在三天內找到了套房順利搬走了,而另一個室友去住男朋友家, 我當時就去同學家裡住(同學的媽媽也有在修,算紫微斗數很厲害,聽阿姨說她的紫微斗數是在夢中神明教會的,這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阿姨看到我就發覺我的情況不對勁,就聯繫了專門處理卡陰的師兄。 阿姨幫我約在市區的地藏王廟處理, 到了後師兄看到我對我微微一笑後,我就什麼也不記得,回過神時,已經處理好了,也包了紅包給師兄, 回到阿姨家,阿姨煮了碗湯麵給我,跟我說,你受委屈了,我抬眼看見玉瓶觀音娘娘就忍不住的淚崩, 事後才知道阿姨的主神是玉瓶觀音娘娘。 好了,故事結束了,謝謝觀看☺️ 改天再來分享別的故事😁
愛心WOW
199
留言 25
文章資訊